QQ是成年人的“不老神仙水”?
2021年02月08日19:58

原標題:QQ是成年人的“不老神仙水”?

原創 燃財經工作室 燃次元 收錄於話題#互聯網55#QQ1

燃財經(ID:chaintruth)原創

作者 | 馮曉亭

編輯 | 趙 磊

很多人的青春,都與騰訊QQ緊密相連。

“你上次登陸QQ是什麼時候?”燃財經問了幾位70後、80後乃至90後,仍有不少人回覆,“我隔幾天還會上QQ看一下,主要看有沒收到新信息。”

但也有不少人早已忘記自己上一次登錄QQ究竟是什麼時候,“我現在手機里都沒有安裝QQ。”

“最近一次登錄QQ,我記得是2018年,具體日子我忘記了,我只記得那天是QQ寵物停止運營的日子。”出生於1995年的馬婷婷告訴燃財經,QQ承載了她上大學前所有的青春回憶,“那隻叫‘大寶’的企鵝,是我有史以來養的第一隻也是唯一一隻‘寵物’,即便它是一隻僅存在於顯示屏的一個‘電子寵物’。但看著它從蛋殼一點點長大,我一點一滴的心血也全在裡面了。”

她甚至還偷偷攢下早餐錢買粉鑽、充Q幣,就為了給“大寶”提供好的生活條件。

其實早在2018年QQ寵物停止運營前,馬婷婷就沒有玩QQ寵物了。“主要是來到廣州上大學後,周邊同學都是用微信聯繫,QQ很少被提起。後來我的32G手機經常提醒內存不足,索性就把QQ卸載了,後來換了好幾台手機,都沒再重新下載過QQ。”馬婷婷回憶道。

像馬婷婷一樣,很久未登錄過QQ的用戶數不勝數,2016年第三季度,是QQ自有記錄以來,月活躍賬戶數量第一次下降,時至今日,QQ多項數據呈下滑趨勢已有近5年之久。但是QQ並未因此銷聲匿跡,反而還在不斷收穫新一代的年輕用戶。

與此同時,QQ還因其與微信截然不同的用戶體驗和功能,仍吸引著那些不再年輕的QQ用戶們,這些QQ用戶被外界稱之為QQ“釘子戶”,與作為移動互聯網原住民的00後們不同,他們不擅於追捧QQ新推出的功能,不熱衷於為自己做裝扮,只是把QQ作為網絡世界的一片自留地。

“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QQ就是那個和外面廣闊世界聯繫起來的漂流瓶。”一位用戶這樣說。

把記憶裝進QQ

沒有哪個軟件能像QQ一樣,存有那麼多人的回憶。

與馬婷婷不同,林惠雖然也不會用QQ與親戚朋友聊天,但仍會每個月定期將一對兒女的照片上傳至QQ空間里的親子相冊中,“2014年大女兒出生時候我特意為她申請了一個QQ賬號,每週都會以日誌形式記錄她的成長動態,可惜的是在她3歲左右時候,一方面我要重返職場,另一方面她要上幼兒園,每天我們都忙得雞飛蛋打,我和她爸爸也就沒再堅持下去。”

等懷二胎時候林惠才想起被‘遺忘’的賬號,但過去幾年了,賬號也沒綁定手機或身份驗證,嚐試過很多方式都找不回來,為了這事林惠夫妻二人還後悔了很久。

林惠告訴燃財經,雖然2019年QQ版本更新後,新增了QQ號碼註銷功能,但她永遠不會註銷,“不瞞你說,我和我老公就是QQ認識的,也就是現在所說的‘網戀’。”那時候他們都還是懵懂的高中生,每天晚上躲在被窩裡偷偷用小靈通發QQ短信,兩人每天晚上到對方空間“互踩”,久而久之就產生了好感。

“我與他的‘QQ愛’算是比較完整的,我們一起打理情侶空間,換情侶QQ裝,換上情侶頭像……總之做了很多當時我們認為是情侶該做的事,雖然在此之前我們從未謀面。”林惠笑著回憶道。在持續網聊一年後,恰逢他們要上高三,於是高三那年兩人一起‘斷網’,相約考同一所大學,只有單周放假時候才在網吧里開著鏡頭見上一面。

“最後我們因為分數有差距沒考上同一所大學,但由於填報誌願時都報的同一個省份大學,我們也算是從異地網戀‘奔現’了。”林惠打開手機QQ里的相冊,“你看,這幾個相冊都是我和他一起拍的照片,年輕真美好啊。”

林惠手指上下滑動,燃財經留意到,她的QQ相冊有上學、畢業、戀愛、聚會、結婚等眾多場合的留念,而最近的兩個相冊均為她的親子相冊,分別是林惠6歲的女兒和剛滿月的兒子,兩個相冊已收納數千張照片。

“所以你說我怎麼捨得註銷QQ呢,僅是這裏保存的近萬張照片,千金不換。無論QQ空間留言板上的留言和發佈的說說多麼‘非主流’,我都不捨得刪除,只是全部更改為‘自己可見’。QQ空間就是我青春記憶的聚集地,每一個值得銘記的時刻都在相冊中被保存了下來。”林惠感慨道。

QQ對於馬婷婷和林惠而言,或許是一個置於角落但藏著青春的匣子,平常不曾過多關注,但只需露出一絲縫隙,其中一湧而出的記憶碎片即刻將他們拉回青春歲月。然而,對於年近花甲的李承君而言,QQ並不是他的‘青春’,甚至他的好友列表人數也寥寥無幾,但在微信流行前的那幾年,QQ是他和老伴可以與海外留學的兒子‘見面’的唯一途徑。

“一個剛成年的孩子要去德國讀書,這事放在哪個家庭都很難接受,但孩子總要長大嘛,而且一個孩子能走出農村去到國外也不容易,做父母的也只能表示支援,但一想到可能一年都見不著孩子一面,我老伴每天睡覺前都得抹一把淚。”那時鎮上有一個網吧,網吧老闆和李承君道喜時得知他的擔憂,便告知他,只要有台電腦和個鏡頭,全球各地哪都能見著。

李承君請網吧老闆幫忙組裝了一台電腦,教他怎麼使用。老闆幫他註冊了一個QQ賬號,將號碼和密碼用紙條寫著貼在電腦顯示屏上,然後他就打電話問兒子要了QQ號碼。“我兒子那時候聽到我問他要QQ號碼,還打趣說我也變‘時尚’了,聽著開心。那天晚上我兒子回到宿舍便給我發來視頻邀請,真的好神奇,我兒子就‘出現’在電腦里的。之後我老伴也不再會因為擔心見不著兒子而抹淚了。”他笑著回憶。

自那以後,顯示屏上架著一個套著紅色利是封的鏡頭,成了李承君電腦桌上的標配。但在2014年李承君擁有一台智能手機後,便沒再使用過。

李承君告訴燃財經,現在他都好久沒登錄過QQ了,因為有了智能手機,在微信直接發起視頻通話比用電腦更方便。但是他仍懷念電腦傳來滴滴聲音的那幾年,“在那之前,我一直不懂我兒子的生活,有了QQ後,除了和他視頻見面,還可以通過他發佈的空間動態瞭解他在外的情況。”

掛QQ衝等級、氪金的QQ秀、半夜定時起床偷菜搶車位、養QQ寵物玩遊戲、掛著“踩踩不跑堂”的留言板、五湖四海從未謀面的QQ愛……這些很多人遙遠而又熟悉的回憶,都隨著“主人設置了權限,你可以申請訪問”而封鎖於記憶匣子中。

00後馳騁QQ

但是,失去一些70後、80後乃至90後的QQ並沒有就此沒落。現實中的QQ,在一群00後手中,再次綻放異彩。

在一所中學附近的快餐店裡,燃財經發現周邊不少中學生的聊天界面並非如微信般簡潔清爽,反而千奇百怪花里胡哨,燃財經試圖向其中一位學生尋求確切答案。“對啊,你竟然都不知道這是QQ的聊天界面?”初二學生韓子睿說道。

據韓子睿介紹,在QQ的個性裝扮里,用戶可在其中挑選自己所喜歡的裝扮主題,其外,氣泡、字體、掛件、名片、進群特效等可以隨個人喜好進行更換。但韓子睿也強調,“基本都是需要‘會員’身份才能獲取,其中大部分還要求是‘超級會員’,有些也可以花錢購買。”

進入手機QQ的“開通會員”入口,燃財經發現,在該界面下方,有會員、大會員、黃鑽和遊戲四大專區中心,其中會員中心除“精選”外,還有樂花卡、學生、王卡、靚號、明星等業務。在“會員學生專區”,燃財經留意到該權益僅限16至24週歲的學生人員參加,通過認證的用戶可享受購買超級會員的一些優惠,如24個月原價需要480元,而學生特惠僅需198元。

韓子睿顯然還不滿16週歲,但他也是萬千超級會員的一員,據他介紹,從5年級至今,他已經連著充了幾年超級會員,“我最喜歡是‘進群特效’,加入一個新群自帶的特效,足以吸人眼球,還可以經常更換。”

據韓子睿介紹,他身邊不少同學都開通了超級會員,“每個月20塊錢的支出,對我們來說不算太高。”與此相對,2019年騰訊QQ發佈《00後在QQ:2019 00後用戶社交行為數據報告》,報告顯示,一半的QQ會員是00後,其中男生佔比達到71%。

韓子睿補充道,他班上不少同學,除了開通超級會員外,還會同時開通其他會員以滿足某些功能上的需求,如可獲取釐米秀特權的豪華黃鑽、擁有超級會員和豪華黃鑽雙特權的大會員等。釐米秀就是當年PC端QQ秀的升級移動端版本,在原有QQ秀的DIY形象和為好友送花等基礎功能上,還增設了利用釐米形象演繹釐米動作功能。

在00後韓子睿的引導下,燃財經申領了屬於自己的釐米形象,並換上了一件免費的裝扮。此後返回與好友聊天界面,便看見釐米形象出現在會話框中,按照韓子睿的提示,給好友發送了一個“釐米動作”。韓子睿認為,這與表情包很像,但比表情包更能代表自己,“釐米形象都是我自己挑選裝扮的,這就是我眼中我自己的形象。”

圖源 / 燃財經截圖

韓子睿釐米秀中的形象與他在現實中的形象並不相符——現實中的他理了一個小平頭,戴著一副黑框眼鏡,校服很乾淨,給人一個“乖小孩”的印象,然而他的釐米秀形象卻處處彰顯著個性:披肩淩亂的髮型、潮流的風格服飾、驕傲放縱的動作……虛擬的釐米形象與現實形像有著天淵之別。

韓子睿將這現實與虛幻的差距定義為“張揚自我”。年輕人的自我大都是張揚的,但年紀大了之後往往就不需要以這樣的形式獲得自我認同感,一代人終將老去,但總有人正在年輕。

QQ就是“不老藥”

在大多數從QQ轉移到微信的用戶眼中,QQ正如當年所流行的非智能手機一般已被淘汰。然而事實是,QQ如有特異功能一般,永葆著青春。

雖然有眾多曾經“馳騁QQ”的年輕人們已經“拋棄”了QQ,但仍有從未離開QQ的老一輩用戶們,對他們來說,QQ除了是情懷,還讓他們在除微信外仍擁有一個社交陣地,可以結交誌同道合的陌生好友,可以沒有壓力、肆無忌憚地嬉笑怒罵,可以放下現實生活中的矜持人設,重新做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年輕人。

“QQ上有各種主題的QQ群,而且每個人都可以自行搜索申請入群。不是每個群高質量很高,但對我來說,這種途徑更方便讓我結識有相同興趣愛好的朋友。”QQ老用戶沈升說道。

在沈升眼中,微信是用來與熟人進行溝通的,而QQ則用來與陌生人進行溝通,“微信太私密了,基本都是熟人。有些時候想發個牢騷也不敢發在朋友圈,只能發在QQ空間或微博上。”而沈升現在仍沉迷QQ一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因為QQ里基本沒有熟人,會話信息界面也只有加的幾個交流群在活躍,他可以在各種交流群中暢所欲言。

“在QQ里,就是一種很放鬆的感覺,沒有工作群,沒有親朋好友。列表裡活躍的都是一些我不認識但是卻又聊得來的朋友,在社會屬性不強的QQ里‘衝浪’,總讓我有種卸下負擔的感覺。”沈升說道。

在QQ上,成年人的社會屬性降低了很多,他們雖然戴上了面具,卻在言行上展現出更返璞歸真的一面。“基本不會用微信來網上衝浪,在貼吧、微博、豆瓣各種地方留的都是QQ號,這一點這麼多年都沒有變過。”一位老用戶說。

對於很多老用戶來說,雖然作為壓力巨大的社畜沒有太多時間用在QQ上,但也沒有離開QQ。也有一些QQ“釘子戶”們留戀於QQ的原因,不在於QQ可滿足陌生人社交和真實自我表達的需求,而在於QQ里一群“年輕血液”給他們帶來的“創新基因”。

年近不惑的孟蝶是QQ較早的那批用戶,“最初註冊QQ只是為了能跟辦公室的同事一塊聊天,只是沒想到後來,我沉迷上在QQ群裡和一群年輕人聊天的感覺。以至於我現在還每天泡在QQ群裡,看他們聊天。”

孟蝶是2001年註冊的QQ賬號,那一年,騰訊QQ在線用戶剛突破百萬大關,註冊用戶增至2000萬。“那時候用QQ的人並不多,和現在一樣,當初用QQ的大多也是一些年輕人,大部分白領線上交流用的都是MSN。我還記得我單位有過一段時間不允許上班時間掛QQ,領導覺得QQ‘滴滴滴’的通知聲顯得太不務正業了。”孟蝶說道。

“微信出現之後,我身邊的同事朋友都選擇使用微信聯繫了。說實話現在我和親朋好友聯繫都集中在微信,QQ上還保持聯繫的都是些從未謀面的網友。”孟蝶介紹,因為她喜歡看小說,所以她加入了小說作者建立的QQ群裡,群裡大多都是初高中孩子,“每到下午四五點就是群裡最熱鬧時候,一群年輕人唧唧歪歪在討論些新鮮有趣的事,我雖然已經四十歲了,但每天接觸這群年輕孩子,還是覺得自己在變年輕。”

但顯而易見,作為QQ“釘子戶”們,遠沒有00後們更能接受新事物,以孟蝶為例,她雖然知道“釐米秀”是什麼,但她並不打算為自己開通一個釐米形象,“花里胡哨的,折騰不起。”

或尋到一處遠離塵囂的“世外桃源”,或引來一口洋溢青春的“源頭活水”,QQ“釘子戶”們仍有他們堅守QQ的理由,正是因為他們和源源不斷湧入的年輕人,已經21歲的QQ還將繼續自己的“不老神話”,成為中國互聯網上最常青的產品。

*題圖來源於視覺中國,文中配圖來源於微博@騰訊QQ。文中馬婷婷、林惠、李承君、韓子睿、沈升、孟蝶均為化名。

*免責聲明:在任何情況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見,均不構成對任何人的投資建議。

你還在用QQ嗎?

歡迎在評論區留下你的評論。

本文系網易新聞網易號特色內容激勵計劃簽約賬號【燃財經】原創內容,未經賬號授權,禁止隨意轉載。

原標題:《QQ是成年人的“不老神仙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