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菲光確認“賣子”暴露的真相:“Apple產業鏈”的錢可能不太好賺
2021年02月08日15:00

  喧囂了大半年的歐菲光可能脫離Apple產業鏈的傳聞在春節前夕終於得到了初步落地。

  2月7日傍晚,歐菲光和聞泰科技相繼發佈公告稱,確認歐菲光旗下廣州得爾塔影像技術有限公司100%股權計劃出售予聞泰,借此,後者希望獲取歐菲光與向境外特定客戶供應鏡頭的相關業務資產。

  換言之,通過計劃收購歐菲光華南工廠事宜,聞泰科技有望進入Apple產業鏈,就如2017年歐菲光借助收購該廠得到果鏈入場券一樣。

  Apple產業鏈對於手機硬件供應商而言,一直是一個頗有吸引力的門檻。這不僅意味著會有更強的規範性、更豐富的技術能力;同時若能夠良好消化、融合併延伸這份業務,有望獲得可觀的收益表現;在資本市場,“Apple”概念的備受熱捧,還有望提升公司進一步借助資本化進行業務擴展的想像空間。

  但是歐菲光的案例則顯示出,隨著近些年來產業鏈環境的持續變化、國際背景的不確定性,對“Apple產業鏈”的進入與否,可能未必是一個“Yes”的答案那麼簡單。

  果鏈抉擇:進場or出場

  從這筆交易事項可見,對於手機硬件產業鏈而言,眼下並不是對於所有廠商來說,進入Apple產業鏈一定是一個長久無憂的生意。

  根據兩家公司分別的披露,顯示出對接下來發展的不同抉擇:歐菲光走向業務聚焦,聞泰科技則是進一步對產業鏈延伸和擴張。

  歐菲光的公告顯示,借助出售事宜,有助於公司緊緊圍繞“聚焦核心、創新驅動、夯實基礎、行穩致遠”的發展戰略,更加聚焦消費電子、車載等多領域的光學及微電子等核心業務,持續優化公司內部資源配置和業務結構,提升高附加值產品佔比,提高公司整體運營效率和盈利水平。

  聞泰科技官方則表示,通過收購,公司將從產品集成業務向上遊電子元器件戰略拓展,構建全產業鏈客戶服務能力。在全面統籌產品集成業務板塊和安世集團半導體業務板塊發展的基礎上,公司可以通過本次收購進一步向產業鏈上遊延伸,進行產業垂直領域的佈局和整合。

  今年1月26日歐菲光曾公佈,計劃出售旗下四家公司,記者核實註冊地址確認,與Apple公佈的供應鏈名單所列地址相符。顯示出歐菲光的確有離開Apple產業鏈的意圖。

  只是在這其中,目前聞泰科技只宣佈選擇收購對歐菲光利潤貢獻最大的一家,其他三家何去何從尚未可知。從收益表現來看,四家公司中,目前僅廣州得爾塔和江西晶潤光學兩家在2019年實現盈利。

  不可否認的是,歐菲光選擇離開Apple產業鏈,與國際環境的變化有一定關係。在2020年7月,南昌歐菲光科技有限公司突然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清單”。彼時公司公開表示,“呼籲美國重新審視,並期待就此事與美國相關部門進行溝通,希望得到公平公正的對待。”

  從主體來看,被計劃出售的廣州工廠其實並沒有在“清單”之列,但業內關於其被“剔出”Apple供應鏈的傳聞紛紛擾擾。

  公司此前進行過澄清,但在1月末,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探訪歐菲光華南工廠時,廠內員工就表示,2020年的工作量少了一些。

  該名員工告訴記者,按照往年規律,工廠一週工作六天、休息一天,其中一般會有四天加班、兩天不用加班。員工通常樂於通過加班實現更多薪資入賬,但在2020年,“經常不會安排加班,慢慢走了不少人,公司也沒有繼續招人。”

  當然也有工廠員工向記者表示,“整體看,去年沒什麼量特別大或者特別小的情況。”

  從技術角度來說,歐菲光收購的得爾塔公司(原Sony華南工廠更名歐菲影像再更名後的名稱)與Android系鏡頭模組採取的技術路線並不相同,且前者是難度較大、成本較高的工藝。

  在2017年收購Sony華南電子之後的年報中,歐菲光指出,借此將獲取COB(Chip on Board)以外的Flip-Chip(下簡稱“FC”)關鍵製程及相關專利許可。

  公司強調,通過資源整合,將在產線自動化改造和高端鏡頭模組的研發、工藝製程等方面得到大幅提升。

  根據信達證券近日發佈的研報介紹,手機鏡頭模組的工藝可以分為CSP(芯片級封裝)、COB(板上封裝)以及FC(倒裝)三大類。其中,CSP成本低,但模組厚度較高,鏡頭透光率偏低,一般用於低端模組;基於COB工藝的模組是目前主流工藝;FC封裝密度最高,基於該工藝的鏡頭模組厚度最薄,但成本相對較高,目前僅Apple使用,因此只有其供應商具備FC的批量產能。

  出售後的確意味著公司可以著重對Android陣營鏡頭模組業務進行充分聚焦,而從目前的盈利情況來看,似乎並非所有涉及Apple供應鏈的廠商都能夠獲得不錯的收益,綜合外部環境的不確定性,歐菲光此舉頗有些“及時止損”的意圖。

  Apple供應鏈的喜與憂

  毫無疑問,Apple在智能手機中依然是能夠獲取到絕對利潤的一家。對於產業鏈而言,這也意味著可能存在的利潤空間和更高效的生產運營和技術能力。

  但通過梳理歐菲光2017年收購以來披露的財務數據可見,要消化這份收購而來的資產,並進一步拓展在Apple供應鏈的業務範疇,似乎也沒那麼容易“賺”。

  截至2020年中期,廣州得爾塔雖然為上市公司主體歐菲光貢獻的營業收入基本在10%以內,但除了2018年未具體披露數據、2019年上半年仍在消化該項業務並處在虧損狀態之後,其為上市公司貢獻的淨利潤比例一度接近35%。

  不過在毛利率的貢獻方面,後進入的蘋果係目前可能還在進一步優化過程中。

  2017年公司財報顯示,期內光學業務整體毛利率12.97%,如不考慮報告期內整合廣州Sony事項對毛利的影響,傳統光學業務毛利率為15.94%,同比增長4.8個百分點。

  2018財年,公司公司光學產品綜合毛利率為12.73%。

  2019年,公司與國際大客戶合作從前置單攝升級到了後置雙攝項目,鏡頭模組綜合毛利率為8.83%。

  綜合來看,在得爾塔已經為公司貢獻超過21%淨利潤的基礎上,公司該項業務的毛利率水平並沒有從當下的財務數據中得到進一步改善,且實際上此時,公司與Apple的合作已經升級到了更高價值量的後置雙攝層面。

  在2020年中期也是類似。財報顯示,截至2020年6月末,公司Android客戶鏡頭模組綜合毛利率11.08%;非Android影像模組產品綜合毛利率為10.94%,同比增長11.24個百分點,增長是因國際大客戶訂單增多帶動產能利用率提高以及雙攝模組份額提升。

  可見綜合毛利率有所上升,但蘋果係業務毛利率還不及Android系陣營。

  再對比同樣有鏡頭模組業務(但核心業務在偏上遊的鏡頭產品),目前未進入Apple供應鏈,且模組業務出貨量不及歐菲光的舜宇光學。

  2020年舜宇光學中報顯示,公司光電產品事業的毛利率約 11.1%(2019年同期約5.9%),2019年其光電產品事業的毛利率約9.3%。

  綜合來看,即便有“Apple產業鏈”的高難度技術和半年0.55億顆(2020年中報數據)出貨量加持,歐菲光的綜合毛利率還是略遜色於同業。而同時,在2020年中期,得爾塔公司已經成為公司淨利潤貢獻的一大主力。

  關於進入Apple體系,產業界有一個說法,即產業鏈公司的溢價能力可能會有所被壓製。這從歐菲光角度來說尚不可考,但蘋果係毛利率的表現即便在公司收購事項已經走上正軌之後,依然不及Android陣營,也顯示出歐菲光決定在梳理資產之後出售蘋果係業務的合理性。

  實際上歐菲光近期的確是有資產梳理動作。在2019年公司就未披露觸控類業務的毛利率表現,並在年底開始著手將Android系觸控業務獨立。截至今年1月,其對Android系觸控業務的股權轉讓協議已經簽署完畢。

  公告顯示,Android系觸控業務在2019財年為虧損581.11萬元,到了2020年第三季度已經擴大到虧損約3.15億元。

  資本市場對於Apple產業鏈的熱捧還在持續。

  截至2月8日上午收盤,意向收購方聞泰科技漲幅9.82%。近些年持續在擴大產業鏈生命力的聞泰如何接下蘋果係業務,則將是另一個值得關注的故事。

  作者:駱軼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