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2019年特大、超大城市擴容至16個: 天津成超大城市唯一新成員 杭州、西安、濟南、青島晉級特大城市
2021年02月06日00:39

原標題:2014-2019年特大、超大城市擴容至16個: 天津成超大城市唯一新成員 杭州、西安、濟南、青島晉級特大城市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李果

2020年,中國GDP萬億城市擴容至23個。

與此同時,中國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大城市數量也在擴容。

根據住建部最新發佈的《2019年城市建設統計年鑒》,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大城市數量已經達到30座。

城市經濟增長與城市面積、人口的增長情況,是衡量一個城市發展質量的重要依據。如何在GDP增長的同時,促進城市人口的有效聚集,確保城市合理的開發強度、人口密度、生活舒適度?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若城市經濟發展與城市面積、人口的增長趨於一致,則表明這座城市的發展質量較高、潛力較好。

為此,21世紀經濟研究院以2014年和2019年的《城市建設統計年鑒》數據為樣本,結合城市經濟增長維度,分析這些年來中國大城市的發展質量。我們發現,2014年-2019年,中國城市的規模不斷擴大,而且從大城市到特大、超大城市各類城市都在擴容。

其中,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大城市迎來了蘇州、南寧、石家莊、廈門、寧波、福州6個新成員;杭州、西安、濟南、青島新加入特大城市陣營;天津雖然被擠出GDP前十地位,但卻是2014年-2019年中唯一成長為超大城市的。

到2019年末,按城區常住人口劃分,中國超大、特大城市共16座,其中超大城市包括上海、北京、重慶、廣州、深圳、天津6座城市,特大城市包括東莞、武漢、成都、杭州、南京、鄭州、西安、濟南、瀋陽、青島10座城市。

珠三角和長三角特大、超大城市最多

伴隨著城市化的進程,人口越來越向大城市聚集。

“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支援城市化地區高效集聚經濟和人口,同時也強調合理確定城市規模、人口密度、空間結構。

根據2014年11月國務院發佈的《關於調整城市規模劃分標準的通知》,以城區常住人口為統計口徑,目前將城市劃分為五類七檔。其中,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500萬以下的城市為大城市(Ⅰ型),城區常住人口500萬以上1000萬以下的城市為特大城市;城區常住人口1000萬以上的城市為超大城市。

截至2019年末,全國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大城市、特大城市、超大城市達到30座。

2014年,全國城市數量為655座,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城市為24座,城區常住人口總規模1.62億人,同期全國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累計為4.45億人,佔比為36.40%。

截至2019年,全國城市數量增長到672座,這些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總和達5.24億人。同時,全國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城市達到30座,這些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總量為2.23億人,占全國城市比重達到42.56%。

綜合來看,2014年-2019年,全國所有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增加了7887萬人,上述30座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規模增加了4540萬人,佔比為57.56%,這表明人口進一步向大城市集中的情況非常明顯。

2014年-2019年,蘇州、南寧、石家莊、廈門、寧波、福州6座城市成長為城區常住人口300萬以上的大城市;杭州、西安、濟南、青島4座城市新加入500萬-1000萬城區常住人口的特大城市,特大城市從2014年的7座增加到2019年末的10座;天津則“脫特入超”,是唯一一個從特大城市變為超大城市的,使得國內超大城市增加到6座。

至此,中國已擁有特大、超大城市共16座。

如果將這16座城市按照四大城市群的範圍來劃分,在珠三角城市群中,包括廣州、深圳和東莞,其中廣深是兩個超大城市;在長三角城市群中,包括上海、杭州和南京,僅有上海一個超大城市;京津冀城市群中,包括北京、天津,只有這兩個超大城市,而沒有特大城市;成渝城市群包括成都和重慶,一個特大城市和一個超大城市,這兩座城市也是“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的兩個極核。可以發現,珠三角和長三角城市群擁有的特大、超大城市最多,同時二者擁有的萬億GDP城市也最多。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這體現了人口聚集與經濟增長的高度相關性,也符合“十四五”規劃建議提出的支援城市化地區高效集聚經濟和人口精神。在珠三角城市群中,由於大量的製造業存在,改革開放以來吸引了大量外來務工者成為城區的常住人口。而長三角城市群中的萬億GDP城市數量位列第一,該地區富有活力的經濟,對人口產生強大的吸引力。

西安城區面積與GDP皆翻倍

萬億GDP城市與人口特大、超大城市是否存在一致性?

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髮現,在23座萬億GDP城市中,城區常住人口規模未上500萬的城市有9座,包括無錫、寧波、長沙、佛山、蘇州、南通、泉州、合肥、福州。而16座特大、超大城市中,GDP未突破萬億元的僅有東莞、瀋陽。

僅有13座城市既是特大、超大城市,又是萬億GDP城市,即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重慶、天津、成都、武漢、杭州、南京、西安、鄭州、青島。

2014年-2019年,16座特大、超大城市中,除上海和北京外,其餘14座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皆出現了較明顯的增長。其中,城區常住人口增長最快的是濟南,從2014年的301萬人增長到了595.66萬人,常住人口規模增長了98%。

此外,從單個城市在2014年-2019年的城區常住人口增量看,有4座城市的城區常住人口規模增長超300萬人,分別為天津、東莞、成都、武漢,這相當於“再造”了4座I型大城市。

上海和北京的城區常住人口規模增長非常小,2014年-2019年間兩座城市分別增加了2.46萬人和6萬人,相對於兩座城市龐大的常住人口規模而言,增速都小於1%。上海和北京嚴格的落戶製度及人口控制,對於城區常住人口的增長髮揮了較強的抑製作用。

從城區面積的擴張情況看,西安、鄭州、杭州、成都、青島和廣州的城區面積增速都超過50%。其中,2014年-2019年西安城區面積增長了109%,相當於“再造”一座新城。

伴隨著城區面積的“翻倍”,西安的GDP也實現了較為同步的增長。2014年末,西安GDP總量為5474.77億元,2020年末GDP突破萬億元大關。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西安作為西北地區唯一的特大城市和萬億GDP城市,在該地區的龍頭地位毋庸置疑,也吸引著人口向這裏聚集。不過,西安仍面臨周邊城市激烈的競爭,重慶、成都、鄭州這三座超大、特大城市人口規模均高於西安,而且在萬億GDP俱樂部中,這三座城市排名均遠高於西安這個新成員。

城區人口密度是衡量一座城市生活舒適度的關鍵指標。2014年-2019年,北京、廣州、鄭州和西安的人口密度出現了下降。

同期,武漢市城區每平方公里的常住人口承載量增加了2068人,達到6437人/平方公里,是16座大型城市中增加最快的。而武漢市的城區面積在這期間幾乎未發生變化,因此武漢市未來應該注重人口增長與城市空間發展之間的平衡關係。

武漢還不是人口密度最高的,鄭州才是,達到每平方公里8793人。但一個積極的變化因素是,2014年-2019年鄭州的人口密度已經有較大程度的疏解,2014年該城市的城區人口密度達到14500人/平方公里,人口密度下降與鄭州同期的城區面積擴大有關聯。

撤縣設區城市擴圍

21世紀經濟研究院發現,行政區劃調整對於城區面積和人口的影響因素最大,這成為了城市不斷變大的重要因素。

天津的寧河縣、靜海縣、薊縣在2015-2016年被撤銷,設立天津市寧河區、靜海區、薊州區。

2017年,國務院批複了青島市區劃調整的請示,同意撤銷縣級即墨市,設立青島市即墨區。

2018年,國務院又批複同意山東省調整濟南市萊蕪市行政區劃,撤銷萊蕪市,將其所轄區域劃歸濟南市管轄。

2016年,西安戶縣改為鄠邑區。

成都的面積擴大,也是通過撤縣設區的方式,將過去的郫縣改為郫都區,還代管了簡陽市。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通過撤縣設區的方式,對一座城市的經濟社會發展有較強的推動作用。這使得相關城市可以在更大範圍內調動人力、土地等資源,能協調產業佈局,避免同質化競爭、重複建設。

撤縣設區後,也給原有的縣級城市帶來更多的發展機會,如中心城市通過地鐵等基礎設施的延伸佈局,促進各個城區之間的各類資源更高效率流動。

不過,近些年來愈演愈烈的撤縣設區現象值得警惕,部分城市為了追求做大城市而盲目撤縣設區,將留下不少隱患。比如,撤縣設區後雖然短期內能帶來更多的土地財政收入,但原來城鎮化發展不充分的地區,基礎設施建設和公共服務落後,長期來看將加大城市的財政負擔和債務風險,而且會增加城市的治理難度。

從城區面積與城區常住人口的增速看,在全國城區面積增長9%的情況下,人口增長了18%,但一些特大、超大城市的面積與人口增速“背道而馳”的情況較為明顯。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作為特大、超大城市,城區面積與人口增長增速若出現較大的差值,則可能出現“大城市病”或“空城”的情況。

在16座城市中,深圳市、天津、東莞、武漢需注意大城市病問題,“大城市病”是指人口過快增長帶來的交通、城市管理問題,以及人均公共資源占有率低的問題。2014年-2019年,深圳、東莞和武漢城區面積幾乎為零增長,但城區常住人口卻分別增長了25%、58%和47%。天津在城區面積增長了12%的情況下,城區常住人口增長了66%。

“空城”則是指城區面積增速大幅度高於城區常住人口增速。結合城區人口總量數據,需要注意的城市是鄭州。鄭州城區面積在5年間擴大了74%,但城區常住人口僅增長了5%。

綜合上述分析,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在特大、超大城市的人口聚集度較高的背景下,應更注重城市空間與人口之間的平衡關係。如在公共資源的人均占有率上,進行更合理的配置,並有效的控制區域開發強度與人口密度。

此外,特大、超大城市更要提升治理水平與治理能力,要以人為本,杜絕懶政、怠政,為中國新型城鎮化建設提供可借鑒的經驗,也為站在更高起點上建設世界城市提供良好的樣板。

(作者:李果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