掩蓋不良受監管處罰,年報難產評級報告被推遲,中小銀行迎來不良高峰期
2021年02月06日13:27

原標題:掩蓋不良受監管處罰,年報難產評級報告被推遲,中小銀行迎來不良高峰期

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影響,銀行業保險業信用風險有所上升。過去一年,各機構報告的不良貸款餘額和不良貸款率總體有所上升。

相較大行而言,中小銀行由於規模小,抗風險能力弱,資產質量承壓更為明顯。據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梳理銀保監會的信息發現,截至2月5日,年初以來共有7家中小銀行因為掩蓋“不良貸款”而遭到行政處罰。

此外,記者也注意到,近期山東有2家農商行由於年報難產而被推遲發佈評級報告。有銀行業分析人士指出,由於金融風險的暴露滯後於實體經濟,去年疫情帶來的傳導影響將在今年持續暴露。

7家中小銀行掩蓋不良被處罰

2021年開年,銀行不良貸款處置違規的事情受到銀保監會的重視,截至2月5日,已經有7家中小銀行,1家股份製銀行的分行受到處罰。

銀保監會數據顯示,2020年末,不良貸款餘額3.5萬億元,較年初增加2816億元,日前發佈的治理評估結構顯示,部分銀行將信貸資金長期大量用於同業投資或投向主要股東,且資產質量堪憂,風險隱患突出。

從區域劃分來看,不良貸款集中的地區主要分佈在華北、東北以及西北地區,此次受處罰的中小銀行也主要集中在這幾個地區。

(來源:銀保監會官網。)
(來源:銀保監會官網。)

具體來看,主要違規事項包括違規發放貸款、以貸還息來隱藏不良資產;違規轉讓不良資產;形成大額不良,且未向監管部門報告;虛假處置不良資產等。

比如華北地區,天津銀行因為違規發放貸款,以貸還息掩蓋資產質量,被罰款30萬元;天津農商行違規發放貸款掩蓋不良資產,被警告以及處罰30萬元;山東萊商銀行因違規轉讓不良資產被處罰40萬元。

西北區域,山西高平農商銀行因違規處置不良資產,投資同業理財不審慎,被罰款100萬元,董事長王宏峰取消終身任職資格;陝西長安銀行發放虛假商用房按揭貸款,形成大額不良,且未向監管部門報告,被罰款40萬元。

遼寧阜新農村商業銀行因虛假處置不良貸款被罰款50萬元;四川大邑交銀興民村鎮銀行違規辦理信貸業務,承兌或委託他行承兌無真實貿易背景的商業彙票,違規掩蓋資產質量,被處罰150萬元。

違規處置不良資產的方式有以貸還息,以貸還貸、虛假處置等方式。中國社科院金融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李廣子向記者分析,掩蓋不良的主要方式即是虛假轉讓,然後通過抽屜協議贖回;通過展期或續貸等方式推遲不良貸款風險暴露;通過第三方通道以新貸款置換原到期貸款。

一位國有大行的對公貸款經理告訴記者,“以貸還息是指在對貸款收息難的情況下,就採取了以貸收息的辦法,將無法償還的利息以新貸款形式發放給借款人,形成虛假收入,從而掩蓋了實際的資產質量。”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分析師周茂華向記者分析,中小銀行冒風險違規處置不良資產,主要是出於以下幾個原因,“首先需要滿足監管指標要求,以及完成內部業績考核標準,其次是因為經營監管環境變化,疫情衝擊下不良壓力大幅上升,最後則是中小銀行處置不良往往難以取得較好的市場價格,處置成本還比較高,因此有動力隱藏不良,留待日後處置。”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中小銀行以外,也有大行在不良資產上遭受處罰。比如河南銀保監局在1月18日對上海浦發銀行安陽分行進行處罰40萬元,主要違規事項是因為貸款風險分類不準確,人為掩蓋資產質量真實性。

年報難產致評級報告推遲

中小銀行不良資產處置難度較大,甚至導致年報難產。2月1日,東方金誠連續發佈公告稱,因山東廣饒農商行、鄒平農商行連續兩年未披露年報,將繼續延遲披露評級報告。

公告顯示,廣饒農商行已經連續兩年未公佈年報,在2019年4月、2020年7月分別發佈了延遲公佈年度信息的公告;鄒平農商行同樣兩年未公佈年報,在2019年4月、2020年4月分別發佈了延遲公佈年度信息的公告。

山東廣饒曾是知名的“輪胎之都”,然而據上述評級報告,受產能過剩和環保政策趨嚴的影響,當地輪胎行業風險持續暴露,部分輪胎企業破產,並通過企業間擔保鏈迅速擴散,導致廣饒農商行不良貸款率和逾期貸款佔比大幅攀升,資產質量明顯下行。

截至2017年末,廣饒農商行不良貸款率達13.90%,同比大幅上升11.43個百分點,撥備覆蓋率降至33.16%,遠低於監管最低要求。

同樣由於當地中小企業互保風險持續暴露,部分對外提供擔保企業由於涉訴導致貸款無法正常周轉,鄒平農商行逾期貸款大幅增加。截至2018年3月末,鄒平農商行貸款總額138.4億元,其中不良貸款餘額14.52億元,不良貸款率從2017年9月末的9.27%攀升至10.49%。

據記者梳理,近一年來,還有多家銀行因未發年報被信用中介機構延遲披露評級報告,例如山東博興農商行、濟南農商行、河南伊川農商行等。

從不良貸款的區域分佈看,主要集中在中部、西部和環渤海,而東部沿海地區,如廣東、江浙一帶的銀行資產質量普遍較好;從行業分佈看,製造業、批發零售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則較為突出。

處置不良資產創新試點

據記者梳理廣東中小銀行近期發佈的2020年評級報告發現,不良貸款率已經有上升趨勢。

具體來看,截止2020年6月,廣州銀行的不良率為1.54%,而19年末的不良率為1.19%,上升了0.35個百分點;廣州農商銀行不良率為1.84%,而19年末的不良率為1.73%,上升了0.11個百分點。

截止2020年3月,廣東中山農商行的不良率為1.10%,相比19年末上升了0.14個百分點;廣東清遠農商行的不良率為1.01%,相比19年末上升了0.08個百分點;廣東惠州農商行的不良率為0.96%,相比19年末上升了0.18個百分點。

有銀行業分析人士指出,當前中小銀行的信貸資產質量面臨較大壓力,尤其是在區域經濟結構單一和欠發達省份地區的銀行,信用風險有加速爆發的趨勢,資產質量的惡化會對核心資本產生侵蝕,而中小銀行不良處置方式較為單一。

周金茂指出,“中小銀行需要對不良貸款嚴格分類,摸清不良貸款情況,通過創新等多種手段依法依規加大不良處置力度,適度提高撥備計提,同時,多渠道補充資本,提升資產質量、夯實銀行穩健經營基礎。”

1月27日,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以下簡稱“銀登中心”)網站“銀登網”發佈了一則《平安銀行擬批轉個人不良債權簡介》,這也是銀行業首個掛網推介個人不良貸款資產包的銀行。

從平安銀行這次推介的個人不良貸款資產包來看,此次擬批量轉讓的個人不良債權主要涉及20戶個人不良貸款,債權金額為1773.45萬元,其中本金618.66萬元、利息金額1154.78萬元,且均已進入執行狀態。

中國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莫開偉指出,放開對單戶對公不良貸款和批量個人不良貸款轉讓的限製,不僅進一步擴充了銀行不良貸款的處置渠道,而且還為壓降銀行個人不良資產提供政策保障,有利於緩解商業銀行的不良貸款處置壓力,減輕經營上的負擔,把更多的精力轉向經營管理和產品創新;也有助於盤活信貸資源,騰出更多的資金和規模用於支援實體經濟,提升服務經濟轉型發展的能力。

(作者:翁榕濤 編輯:洪曉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