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冠前她只是黃曉明表妹 從蹭冠軍到名副其實一姐
2021年02月06日15:58

  2020年,世界體育賽事因為疫情而變得脫節。

  原本撲朔迷離的奧運名額之爭,隨著中國女乒新一代領軍者的呼之慾出,也逐漸清晰。

  國際乒聯現世界排名第一的陳夢,在去年年底突破自己、實現了蛻變。

  她拿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女單世界冠軍,也在難度超高的全國錦標賽中首次奪魁,成為2020年整個乒壇中,最令人矚目的那顆星。

  布達佩斯世乒賽的0比11帶給她什麼?

  是什麼讓她觸底反彈?

  在冬訓的總結中,陳夢有很多思考。

  01

  2場比賽被打回原形

  從2019年6月開始,陳夢就登上了世界女單排名第一的位置。

  結合年齡結構與綜合戰績,外界開始將她視作新的“國乒一姐”。但在陳夢看來,這個頭銜並不踏實,也名不副實。

  從2014年第一次隨隊參加世乒賽團體賽開始,她先後3次與隊友一起站在最高領獎台上,外帶還有一次世界盃團體賽。

  但直到今年重啟的女乒世界盃賽之前,已經26歲“大齡”的陳夢還未曾拿到過單打世界冠軍。

  相比於國乒曆任“一姐”的首次單打奪冠年齡,陳夢這把錐子從布袋中紮出來的時間,實在是有些晚。

  她清楚地知道,質疑聲這兩年一直圍繞在自己身邊。

  “每次去參加世乒賽都是跟著去報團體,跟著拿冠軍,蹭的冠軍,我也不舒服,心裡也沒底。我也想用單項的世界冠軍證明自己。”

團體比賽中的陳夢
團體比賽中的陳夢
  

  陳夢原本有2次展現自己實力的絕佳舞台,但都演砸了。

  第一次是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女單決賽,她打進決賽,在決賽中面對隊友王曼昱,結果以3比4落敗。

  回憶那場比賽,陳夢對新浪體育說道:“我自己在比賽中出現了一些問題,導致沒有拿下來。”

  這是她實現蛻變的必經之路,也是必須跨過的第一道關卡,但在機會前,她卻止步不前。

  難過、痛苦,這種滋味無法形容。

  失利後的陳夢盡快調整了過來,她知道一切並不算太糟糕。在東京奧運會前,她還有許多證明自己的機會。

雅加達奧運會陳夢決賽不敵王曼昱
雅加達奧運會陳夢決賽不敵王曼昱
  

  更難得、也更重要的一次機會在2019年如約而至。

  在布達佩斯世乒賽,陳夢一路過關斬將,職業生涯第一次晉級了世界大賽決賽。

  此前6年的時間,這是陳夢一直心馳神往的舞台——2013年世乒賽,她在16強中敗在了李曉霞的拍下;

  2015年世乒賽,原本得到女單比賽門票的她,在最後一刻被隊友替換,只參加混雙比賽;

  2017年,她還是未能觸碰到領獎台,8強負於了朱雨玲。

  在東京奧運會還沒有被推遲的2019年的那個時間點,誰都知道這一屆世乒賽的女單冠軍有何種意義。

  那幾乎是一張必定可以去奧運打天下的機票。

  這是一場頗有意義的決賽。

  這邊的陳夢,急需一個冠軍加持“一姐”頭銜;那廂的28歲劉詩雯,也一直渴望著這座獎盃。

劉詩雯與陳夢
劉詩雯與陳夢

  在這場巔峰對決前,外界普遍看好更年輕的陳夢。

  在兩人各自不同的期待相撞時,劉詩雯爆發出更猛的火力。

  她在先失一局的情況下強硬扭轉局面,更是送給陳夢一記略顯尷尬的11比0,最終等待15年後,終成世乒賽女單冠軍。

  “渴望”帶來的鬥志,讓劉詩雯昇華。

  聚光燈另一邊的陳夢很是挫敗,又一次遭受打擊。

  在往後長達一年的時間里,她無數次地回憶這場比賽,得出了一個結論——

  “我覺得自己在一些方面做得不夠好,還沒有具備能夠拿到這個冠軍的綜合實力,所以我就真的覺得自己還沒有練到那個份上,要去磨練也好,要去加強也好,還有很多需要做的。”

  陳夢冷靜分析後,心態轉而坦然,開始釋然。

  她知道,距離“一姐”寶座看似不遠的路途,霧氣瀰漫,要想到達目的地,她只能靠自己撥雲見日。

  陳夢一直認為自己挺適合乒乓球這項運動,因為自己不畏懼各種挑戰。

  “我在遇到困難時,會用積極的一面去看待它,這對我運動員的身份比較有幫助。”

  也是因為這兩場失利讓陳夢能夠認清自己,看清事實,“從那之後,我覺得自己開始真正地慢慢長大,變得更成熟,能夠分析清楚問題所在,這對我來說是一種進步。”

  布達佩斯世乒賽之後,她重新梳理情緒,以迎接萬難的心態去面對訓練與比賽,不斷錘煉自己。

  02

  兩重突破

  疫情的出現,讓世界體育停擺,東京奧運會推遲到2021年,對每一位備戰奧運會的選手都產生了影響。

  陳夢也不例外。

  2020年11月,世界乒聯的比賽在山東威海重啟,率先展開的女乒世界盃頗受關注。

  陰錯陽差,原本拿到參賽資格的劉詩雯因傷退賽,陳夢頂替其參賽。

  8個月久疏戰陣,剛進體育館的陳夢興奮不已。

  在一個月前,她剛剛在這個體育館里拿到了第一個全國錦標賽女單冠軍,出生於山東青島的她相信這裏能給她帶來好運。

陳夢奪得全國錦標賽冠軍
陳夢奪得全國錦標賽冠軍

  “我感覺好像又回到了我的地方,回到山東,我感到整個空氣也變得更舒服了。”

  陳夢在賽前換了膠皮,為了給她製造積極的心態,她的主管教練馬琳拿起球拍,甘當陪練。

  在運動員職業生涯中,馬琳先後4次拿到男乒世界盃冠軍,因此有“世界盃王子”的美譽。

  在對練前,馬琳對陳夢開起了玩笑,“讓我這個‘世界盃王子’來給你的新球拍開封。”

馬琳與陳夢
馬琳與陳夢
 

  參加女乒世界盃的那幾天,她想到了過去一年的種種經曆。她想到了女隊主教練李隼對自己的一番鼓勵。

  在此前的奧運會模擬賽時,陳夢表現黯淡,不僅止步於女單準決賽,還在參加的混雙比賽中被打懵了。

  李隼找到陳夢,對她說,“你就把這次比賽當成是奧運會,你不想做什麼現在就要去做。你能不能做到?”

  陳夢點頭,用行動表示自己的堅決,馬上拿起球拍上場。李隼感到欣慰,他覺得陳夢更有擔當了,“這就是進步。”

  “擔當”一直是陳夢追逐的一種境界。她常會翻出幾位大滿貫的比賽錄像或照片來看,希望自己能領悟她們的比賽氣質。

  “我看到她們身上很多優秀的地方,比如擔當與責任,我覺得這兩個特質形成了她們的個人魅力。如果想要成為‘一姐’,這些是必備的條件。”

  人們常說“水到渠成”,這是一種豁達的心境。但陳夢則希望自己能積極去爭取。

  “既然現在已經有了這個機會,那我就要去往這個方面去努力塑造自己,而不是說只是等,等到有一天外界說我是‘一姐’了。”

  這種有意鑄造的擔當也終於幫助陳夢綻放了光彩。在這次女乒世界盃賽中,她闖入決賽,又一次來到世界之巔跟前。

  對手是陳夢很熟悉的隊友孫穎莎。她比陳夢年輕,被外界譽為世界乒壇最有希望的“00後”選手。

  這次PK意義深遠。

  作為還未出成績的“中年”選手,陳夢擋不住,就要被跨越了。

  第一局,陳夢重演了世乒賽的過程,在10比6率先拿到局點的有利情況下,先贏後輸。

  她腦子裡瞬間生起一個念頭,“難道這就是命?我真的與女單世界冠軍無緣?”

  第二局,她陷入被動,處於落後。千鈞一髮之際,她必須做出抉擇。

  外表柔和的陳夢在這一刻狠下心來,她不信命,決意去突破心理桎梏。最終,她做到了,連勝4局,上演了逆轉好戲。

  通過這場比賽,陳夢也發現自己的境界又提升了一層。

  “在我真正地有了擔當和責任後,我領悟了什麼是大局觀。正是因為發掘了大局觀,才幫助我能夠把握住比賽的勝機。”

  03

  用冠軍做回自己

  在拿到世界盃女單冠軍獎盃後,陳夢笑意盈盈地親吻了一下。

  畫面靜和唯美。

陳夢手捧世界盃女單冠軍獎盃
陳夢手捧世界盃女單冠軍獎盃
  

  發卡幾乎成為了陳夢的標籤,每次比賽,她都會用兩個發卡固定住前額的柔髮,給人以精緻幹練的形象。

  她說自己性格剛柔並濟,在生活中盡顯柔和的一面。

  “但真正站在場上的時候,我覺得自己還是挺狠的,挺剛的。”

  尤其是這幾年,在職業生涯露出崢嶸光景後,她覺得這種跡象越發明顯,“因為我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知道自己想要到達什麼程度。”

  因為長相柔婉,陳夢也吸引了很多粉絲的關注,他們說陳夢是國乒現在顏值巔峰。對此讚譽,她卻笑著否認。

  “我覺得自己肯定談不上是美女,只能說是長得會讓人看得比較舒服吧!”她也承認,粉絲對她的喜愛,與自己在這幾年取得的成就有一定的關係。

長相甜美的陳夢
長相甜美的陳夢

  不可否認地是,因為那張甜美的臉,陳夢在年幼時就能受到優待。

  她記得,剛練乒乓球時,相比其他小夥伴,教練與大隊員會更喜歡自己,“他們可能會更關注我的表現,也會多給我一些指導,這也是我的一點點優勢。”

  這是她年幼時最珍貴的回憶,小夥伴們會圍繞著她,誇讚她的下巴尖得好看,臉型也顯小。

  陳夢最滿意的是鼻子,“我的鼻樑還挺高的。”

  但回憶里也有令自己困惑的片段。

  陳夢年少成名,13歲就進入了國家隊。2012年2月,18歲的陳夢在卡塔爾公開賽中一舉奪魁,拿到了第一個世界巡迴賽冠軍,就此進入眾人視角。

  但也是因為自己年輕,在人才濟濟的國乒隊伍中,陳夢並不能憑藉這個冠軍就改變其在隊中的位置。

  因為和黃曉明是表兄妹的關係,因此,在往後的日子裡,媒體在報導中會自動地給陳夢冠以“黃曉明表妹”的頭銜。

陳夢與表哥黃曉明
陳夢與表哥黃曉明
  

  陳夢也曾“失去自我”。

  “那個時候,我心裡偶爾也會有一點不舒服,因為我覺得我在一些比賽中有好的表現,但每次都只會說我是黃曉明的表妹。”

  她希望自己一點一滴的進步都能被他人看在眼裡,也被外界認可,她曾向自己許諾,終有一日一定要證明自己。

  但轉念一想,能和表哥在各自的領域共同進步,吸引到更多人的支持,也是一件好事。

  “現在我慢慢取得了一些冠軍後,就逐漸地不會再有人只說我是‘黃曉明表妹’,在說到我時更多地會說是陳夢。”

  最終,她用冠軍做回了自己。

  04

  悠閑與激烈

  陳夢有一個與很多年輕人與眾不同的愛好——她喜歡喝紅茶與普洱,這也是她在訓練後的放鬆方式。

  為何會鍾情於喝茶?陳夢說這和自己父母的喜好有關,“小時候他們喝茶的時候會給我稀釋一點。我不愛喝白水,喜歡喝有顏色、有味道的東西。”

陳夢桌前擺放著茶具
陳夢桌前擺放著茶具
  

  她對新浪體育透露,只要時間充裕,她會在訓練後捯飭茶具,先用茶壺把茶水倒進大杯,然後再倒入小杯。

  她左手拿著小杯抿上一小口,然後嘴唇翕動幾次,再飲一小口。

  整個過程能持續一個小時左右。

  訓練之餘喝茶對陳夢而言裨益很多,能讓她感到怡然自得,還能讓她思考比賽、思考人生。

  有意思的是,在比賽前,她在品茶時無法全然放鬆。

  “每次比賽時看錄像,喝茶的時候,很專注錄像,感覺茶的味道也不對了,可能和我備戰比賽緊張有關係。休息的時候,看書的時候,我就覺得喝茶的味道挺好,那個時候我心態也不著急。”

  除了喝茶,她還喜歡旅遊。但運動員的身份讓她無法像圈外的好友那樣隨心所欲。

  她看到好友的旅遊朋友圈會忍不住點讚,也會留言:羨慕你們,這是哪裡,等我以後不打球了可以去玩。

  陳夢從不後悔選擇這條路。

  在和好友聊天時,對方會感慨陳夢從小在運動隊生活,日複一日的訓練以及活動軌跡的固定,會讓她失去很多,但陳夢並不認同好友的說法。

  “我最多隻是覺得自己的童年會少一點樂趣。”

  相反地,她認為每天安排緊湊的訓練會讓自己感到踏實。

  “有時候放假時間一久,我心裡還會覺得空落落的。因為我已經融入在這種生活節奏中了——20年的集體生活。所以,不同的生活,各有各的好。”

  能夠在鬧中取靜、忙碌中悠然自在,這似乎就是陳夢成功的秘訣吧。

  (董正翔)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