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藥格局非常時刻: 第四批國家集采擬節省藥費124億
2021年02月05日00:29

原標題:醫藥格局非常時刻: 第四批國家集采擬節省藥費124億

本次集中採購共158個中選產品,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達到96%,全國患者預計將於2021年5月用上此次集采降價後的藥品。

政府集采政策是“保基本”,醫院渠道內國產藥品大概會占到70%到80%,滿足患者基本需求,而對於有更高端需求的患者,則往往選擇零售市場。

2月3日,第四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在上海開標,並產生擬中選結果。本次集中採購共158個中選產品,擬中選價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達到96%。第四批藥品集采涉及高血壓、糖尿病、消化道疾病、精神類疾病、惡性腫瘤等多種治療領域,初步測算,預計1年節約藥費124億元。據瞭解,全國患者預計將於2021年5月用上此次集采降價後的藥品。

從現場情況和公佈的結果看,降價依舊是最受關注的話題,國產藥品降價幅度依舊很大,跨國藥企在此次表現中依舊是謹慎,部分企業依舊棄標。而且各企業報價策略也越來越成熟,如那格列奈片/120mg/12片規格,諾華這次報價每片1.18元,卡在最高有效申報價上1厘錢,而在第三次國家集采中,很多跨國藥企報價直接報出多倍於最高有效申報價。

對於價格問題,中國醫藥商業協會副會長付鋼向記者表示,所有集采產品將來肯定都會回歸性價比,同時需求也是分化的。政府集采政策是“保基本”,醫院渠道內國產藥品大概會占到70%到80%,滿足患者基本需求,而對於有更高端需求的患者,則往往選擇零售市場。

與此同時,包括益普生等多家跨國藥企相關負責人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社會化分工越來越細,已經出現了包括百洋醫藥等在內的第三方專業化的商業平台,對企業集采外市場開拓是非常有效的平台,也可以有效節約企業營銷成本。

與此同時,需要注意的是,從需求側看,帶量採購、大量專利藥物到期、人口老齡化等因素將進一步推動原料藥需求增加。北京鼎臣醫藥管理諮詢中心負責人史立臣認為,在國家集采製度化常態化趨勢下,原料藥行業、商業化模式都已經在變革中,而且從目前國家出台的包括原料藥反壟斷等一系列政策看,通過形成組合拳的模式為集采更好地發展鋪路。

節約124億元

2月3日晚間,第四批全國藥品集中採購擬中選結果公佈。本輪集采共納入45個品種80個品規,共涉及21家外資企業和105家國內企業,當晚,華東醫藥、京新藥業、東陽光、美諾華、普利製藥等企業披露了相關產品參加此次集中采購併擬中選的信息。

與此前幾批集采相比,第四批集采重點聚焦基本醫保藥品目錄內用量大、採購金額高的藥品。此次集採納入的45個品種80個品規中,注射劑品種8個,滴眼劑3個,其餘均為口服製劑。米內網數據顯示,45個通用名藥品在2019年中國公立醫療機構終端合計銷售額550億元,涉及最高採購規模超過250億元,有9大品種採購額超10億元。

降價仍是主旋律,一批常用藥品、抗癌藥品費用將明顯降低。

如胃潰瘍治療藥物艾司奧美拉唑腸溶片(20毫克/片)集采後每片價格從9元下降到3元,整個療程可節約費用約240元。抗癌藥索拉非尼單片價格從95元下降到30元,按每天2片的服用量計算,每個月可為患者節約藥費3900元。

治療多發性骨髓瘤的抗癌藥硼替佐米注射劑單支價格從1500元降至600元,整個療程可節約費用約3.6萬元。精神分裂症治療藥物氨磺必利由原研藥企業賽諾菲公司中選,單片價格由12元降至1.6元,患者每個月可節約費用約912元。

從公佈的結果看,市場重點關注的注射劑也是競爭激烈,共有8個注射劑納入名單。從各個藥品的採購規模看,9個採購規模超10億元的產品中,就包括帕瑞昔布注射劑、氨溴索注射劑、多索茶堿注射劑、泮托拉唑注射劑等注射劑產品。

在價格平均下降幅度上,與前三批集采近似,本輪平均降幅也接近52%,最高降幅則達96%。初步測算,預計1年節約藥費124億元。

國家醫療保障局副局長陳金甫此前指出,前三批國家組織藥品集采共涉及112個品種,中選產品的平均降幅達到了54%,截至2020年,實際採購量已經達到協議採購量的2.4倍,節約費用總體上超過了1000億元,有效降低了患者負擔。同時,地方按照國家組織集中採購的基本規則,開展藥品集中帶量採購工作,省級集采累計達到259個品種,每年可節約費用達到240億元。

對此,付鋼指出,政府集采政策是“保基本”,企業以價換量,但所有集采產品將來肯定都會回歸性價比,同時需求也是分化的。

格局謀變

跨國藥企在國家集采中的表現也一直倍受關注。

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在第三批國家集采中,招標時採取了“簡單粗暴”的直接報出遠遠高於最高有效申報價的價格者主動出局,而此次跨國藥企的報價相對來說較為“溫和”,很多企業是踩著“線”報價。如那格列奈片/120mg/12片規格,諾華這次報價每片1.18元,卡在最高有效申報價上1厘錢。

付鋼指出,因為要維持全球價格體系,很多跨國藥企無法大幅降價。

不過,實際上,在集采開始之前,已經有跨國藥企對旗下品種主動降價。1月18日,兩次醫保談判都以失敗告終的輝瑞抗癌新藥“愛博新”,就主動宣佈降價,將月治療費用從29799元降至13667元,降價幅度為54%。

除了主動降價外,跨國藥企也更多地尋求院外市場。付鋼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很多跨國藥企過期的專利藥,在實踐中多數屬於長期重複使用的產品,在患者中仍會有長尾效應,需求仍然在,為此,部分患者仍會堅持購買醫院價格較高的原研藥。

不過付鋼也指出,在此背景下跨國藥企要將人群進一步擴大也有一定的困難,因為在醫院里新加入的首診患者往往都會先用處方國產藥,雖然也會有人群再到藥店轉向原研品牌,但不會有像以前那麼快的增速。

“這種原研的非專利處方藥,從醫院渠道轉向零售渠道,從數量上肯定會有所下降,價格也相對平穩,但是它營銷費用也會降低,所以它會有合理的利潤,不需要配備相應的營銷團隊,可以節約資金和資源聚焦在新上市的專利藥,基本上這是所有跨國公司在中國的策略,其實在其他國家他們也都是這樣的策略。”付鋼指出。

據瞭解,此前納入集采的拜唐平價格大幅降低,但因為產能不夠,很多醫院出現斷貨現象,但在很多零售市場依舊有銷售。付鋼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這種現象會越來越多,大多數跨國藥企已經形成了共識,即已經形成規模的原研品牌藥,在集采過程中就放棄原有院內渠道而主攻零售市場。在零售市場上,價格依然維持品牌的價格,還可以回收利潤,然後把醫院推廣平台解散,再把力量投入到創新藥的市場。

包括付鋼在內的專業人士都認為,上述情況會越來越多,會出現專業化的商業平台,這些平台可以有效節約企業營銷成本。

付鋼指出,從目前上市公司公佈的數據看,絕大部分上市藥企營銷費用率都在45%~50%以上。以往藥品毛利高,有些單個產品也有兩三千人的營銷團隊,但在當下集采、醫保控費等醫藥背景下,這種模式不可持續,與此同時,醫藥行業也出現了專業化分工,比如專業的臨床外包平台和商業化平台第三方平台。

集采政策實施以來,包括武田製藥、安斯泰來、益普生等多家跨國藥企都與百洋醫藥集團深度合作,佈局院外市場處方藥的零售工作。益普生中國總經理陳家麟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當下,跨國藥企需要改變思路,積極尋找更多業務拓展的路徑。

(作者:朱萍 編輯:林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