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可能超越李安的人
2021年02月05日19:08

原標題:趙婷,可能超越李安的人

原創 長江公寓 那個NG

出品 | 虎嗅年輕組

作者 | 長江公寓

本文首發於虎嗅年輕內容公眾號“那個NG”(ID:huxiu4youth)。在這裏,我們呈現當下年輕人的面貌、故事和態度。

趙婷再一次創造了歷史。

今天(2月4日),作為奧斯卡風向標之一的第78屆金球獎提名名單揭曉,趙婷獲得最佳導演提名,是歷史上首位獲得該獎項提名的華人女性導演。

除此之外,她執導的《無依之地》還獲得了劇情類最佳電影、最佳女主角、最佳編劇三項提名。

《無依之地》劇照

她上一次創造歷史的時刻在5個月前。趙婷憑藉這部電影拿下了2020年威尼斯電影節最高獎金獅獎。繼李安《色·戒》後,時隔13年,她成了第一個捧起這座獎盃的華人導演。此前賈樟柯《三峽好人》、蔡明亮《愛情萬歲》、張藝謀《一個都不能少》《秋菊打官司》、侯孝賢《悲情城市》都曾獲此獎項。

同時,她也是93屆奧斯卡頒獎禮的熱門獲獎人選。

這個38歲的華人導演突然頻繁出現在大眾視野。我們在驚喜中也好奇,她是誰?她從哪裡來?她有怎樣的故事?

趙婷,1982年生於北京,父親是前首鋼總經理趙玉吉,繼母是演員宋丹丹。

看到這裏,可能很多人會認為這是一個星二代隨隨便便成功的故事,但實際上相反,趙婷的整個電影生涯大部分時間都在為找投資、找資源而精疲力盡。最辛苦的時候,身高170公分的趙婷瘦到只有88斤。

她離開家去倫敦的上學的時候只有14歲,她形容這段經曆就像自己突然去霍格沃茨報導。

趙婷從小看著電視上美國電影《人鬼情未了》《修女也瘋狂》《終結者》長大,她也在很多場合里說起過王家衛《春光乍泄》帶來的衝擊,幾乎改變了她整個人生。“我(拍電影)的目標是把攝影機放置到人物的身體里。”她說。

18歲拿到簽證後,她搬進洛杉磯韓國城的一套單間公寓里。在採訪中,她說:“在國內,最好的高中通常都是以地方命名。我翻了翻電話簿,看到了洛杉磯高中。我想,那我要去洛杉磯高中。”

趙婷拿到蒙特霍利約克學院的學位之後,靠學生貸款到紐約大學帝勢藝術學院繼續深造。為了賺生活費,她當過酒保;公交司機罷工,為了慳錢,她買滑板上學。

處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原計劃拍攝資金100萬美元,但最終拍攝全片的預算只有區區10萬美元。這還全數來自《哈利·波特與魔法石》《小鬼當家》導演克里斯·哥倫布在紐約大學設立的青年導演扶持計劃。當年共有三個劇本入圍,趙婷《哥哥教我唱的歌》就是其中之一。

那時趙婷每天都在印第安人聚集的荒山野嶺里找演員,而說好要到位的資金總是一再爽約。她每天的心情就在建組在望的興奮和錢又沒了的沮喪中反複橫跳。

但真正把趙婷往前推了一把的,並不是從天而降的幸運,而是厄運。

某一天,她精疲力盡回到紐約家中,卻發現自己所有的拍攝設備,包括電腦和硬盤全部被人偷走。要麼就此放棄這條路,要麼直接開拍。趙婷選擇了後者。

她對自己攝影師男友說:“我們不能再等了,我就拿這些錢(10萬美元)去給孩子們拍一部電影,但我沒法現在付你錢。”

最拮據的時候,她也沒有向家裡求助。直到很多年之後,宋丹丹看到《導演幫》的報導才感慨:真不知道她當時那麼缺錢。想說缺錢我資助的時候,她已經不需要了。

從這個時候開始,趙婷電影的母題漸漸浮出水面:邊緣人群、空曠神秘的美國西部、虛構與非虛構之間的任意轉換。

斬獲2017年康城電影節“導演雙週最佳影片藝術電影獎”的《騎士》,同樣是在成本極低的狀態下,採用了非專業演員進行拍攝。這個故事講述了美國西部,一個競技騎手是如何在受傷後一步步放棄夢想。

這部影片和《三塊廣告牌》同時入圍了2017年多倫多電影節特別展映單元。後者主演麥克多蒙德(Frances McDormand )在看完影片之後,發出了和很多荷李活製片同樣的疑問——“誰是趙婷?”

《無依之地》劇照

這直接促成了麥克多蒙德邀請趙婷擔任《無依之地》的編劇兼導演,這是趙婷第一次邀請知名演員擔任影片主角。

同時,漫威影業邀請她成為投資高達2億美元的《永恒族》的導演。直到趙婷拿到這兩個片約,她才徹底還清了學生貸款、第一次拿到醫療保險。

《無依之地》雖然有知名影星加盟,投資依然只是百萬美元級別。趙婷製片團隊套用了此前《哥哥教我唱的歌》《騎士》的拍攝經驗,提前找50個人錄下視頻,讓趙婷在其中挑選演員。在接受IndieWire採訪時,“很多時候,到了拍攝現場我才知道要選擇拍誰。”

這種在不確定中達成目標的能力,來自學生時代的打工經驗。在接受《荷李活報導者》(THR)採訪時她說:“當酒保,只有小費(可賺),所以你要讓顧客感到舒適,就必須與他們交談。很多時候,你在拍電影也會遇到一些人。如果問我如何和非職業演員相處,我會說你要聽他們的故事。”

會有很多人把趙婷和華裔導演天花板李安相比。畢竟他們有太多相似之處:同樣畢業於紐約大學帝勢藝術學院,同樣的華人背景,同樣是金獅獎得主,同樣具備控制藝術片與商業大製作的能力。

甚至,趙婷有了超越李安職業生涯成就的可能——如果她同時拿到奧斯卡最佳導演與最佳影片獎項。

對此,趙婷在接受《GQ》採訪的時候回答:首先,我感到很榮幸。其次,不會有下一個李安,只有一個李安,唯一的李安。

也開始有其他女性導演去問趙婷的成功經驗。她給出的建議是:作為一個年輕的女性導演,你要把不放棄當作一種責任。

現在,趙婷正在《永恒族》繁重的後期剪輯工作中,9個月之後,這部電影將在大銀幕與我們見面。

趙婷的電影之路仍在繼續,她還在故事的中途。就像她威尼斯電影節上說的那樣:See you down the road(我們路上見)。

原標題:《趙婷,可能超越李安的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