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領散戶血洗華爾街的男人,出身貧寒,是最酷的億萬富翁
2021年02月05日08:08

原標題:率領散戶血洗華爾街的男人,出身貧寒,是最酷的億萬富翁

原創 外灘君 外灘TheBund

這一週來

美股市場極度狂野

散戶們殺紅了眼

他們背後

藏著這樣一位“帶頭大哥”

散戶暴打華爾街空頭大鱷,這可能是2021年開年以來,最讓人喜聞樂見的海外熱點話題。

以年輕股民為主的散戶,和華爾街空頭資本大公司們,在一家名為GameStop的實體遊戲連鎖店展開大戰。大批散戶通過互聯網論壇空前團結,GameStop的股價如火箭般躥升,兩週時間里從20美元漲到了480美元。

以往為所欲為的“大空頭”們,這次節節敗退,舉手投降。

在此過程中,矽谷億萬富豪查馬斯·帕里哈皮提亞(Chamath Palihapitiya)被視為散戶的“帶頭大哥”。

這位前Facebook高管、知名風險投資人、金州勇士隊的小老闆,雖然有著幾十億美元身家,卻毅然決然站在了“不懂股票”的年輕人這邊。

因為普通人經曆的苦難,華爾街精英們不在乎,而少年時代家境貧困的查馬斯卻能感同身受。

同時,他通過這次經曆,也從這些年輕投資者的身上學到了很多。

01

出身貧寒的賭桌天才

即便對於美國人來說,在矽谷之外,查馬斯並不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但他在美國投資圈,是近幾年來勢頭最勁的新力量。

他年輕、特立獨行,眼光總是和老派白人大基金背道而馳,相信科技的力量,試圖用錢讓世界更美好。商業媒體Business Insider曾稱他為“矽谷最酷的人之一”。

1976年,查馬斯出生在斯里蘭卡——許多國內媒體僅因為他的出身,給他貼上了“貧民窟百萬富翁”這樣紮眼的標籤,其實並不準確。

在查馬斯幼年時期,家境還算不錯,母親是一名護士,父親則在斯里蘭卡的衛生部擔任公務員。6歲那年,父親因為工作關係調動到了加拿大,他們全家搬到了那裡。

幾年後,變故來了。因為患上了抑鬱症,查馬斯的父親失去了工作能力,失業了很長一段時間,沉迷酒精無法自拔。母親為別人當管家謀生,後來還兼職助理護士,一人扛起了家庭重擔。

上了高中,查馬斯就開始在漢堡王之類的地方四處打工為母親分憂,他大包大攬,常能自己幹完幾個人的工作量。

同時,他還展露出了一些不同於常人的天賦,比如賭博。每個週末,他會用假身份證潛入賭場,在德州撲克牌桌上贏到40到50美元(現在他仍是相當出色的德州撲克玩家,全球排名101位)。

“我對冒險充滿熱情,而且很享受在高壓之下做出決策。”

查馬斯說,他發現很多成功的撲克玩家都是窮人出身,這讓他深信窮人有著富人所不具備的風險承受能力,用中國老話講就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對於有錢人來說,錢是他們定義成功的方式,所以他們渴望金錢,但我從來沒有那麼在乎錢。”

1999年,查馬斯從名校滑鐵盧大學拿到電氣工程學位。

畢業後他在投資銀行當了一年交易員,很快發現這份看似體面的工作並不是自己想要的,就和女友一起搬到了加利福尼亞,開始到矽谷闖蕩。

02

“矽谷里有著太多笨蛋”

21世紀來臨,矽谷的神話時代也開始了。在矽谷剛立足時,自視甚高的查馬斯和那裡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他先是去了美國知名門戶網站AOL(美國在線),從聊天軟件開發一路當到公司最年輕的副總裁,發現周圍儘是一些笨蛋,思路永遠跟不上自己。

於是查馬斯試圖在2005年換個賽道,來到互聯網投資公司Mayfield Fund,卻明白了自己這個亞洲面孔,無法真正融入那些白人老頭基金合夥人的圈子中。

這份工作只持續了幾個月,他加入了當時剛問世一年的Facebook,成為了朱克伯格的得力搭檔,為臉書開拓用戶群。

4年時間過去,查馬斯作為副總裁幫助臉書在全球收穫了5億擁躉,成為現象級的社交平台。當公司變得太過龐大,身邊又不斷冒出“不聰明的人”的時候,他開始意識到,是該轉身離開了。

賺夠了錢的查馬斯決定做一份屬於自己的事業,也就是日後名震矽谷的Social Capital(下文簡稱SC)。

作為風險投資公司,SC的行事風格相當狂野,且充滿著理想主義。查馬斯沒有聚焦在自己的老本行互聯網,而是把投資目標鎖定在醫療、教育行業,因為他堅信這些事情可以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他解釋過自己會把錢投給怎樣的創業者。

“首先他要夠謙遜,能聽得進不同意見;第二他的求知慾必須旺盛,會問許多‘為什麼’。”

“最後,他得是一個有著超強韌性的人,因為創業要經曆許多磨難,前一天你還在世界之巔,第二天一切的一切卻都崩潰了,你能享受這樣的生活嗎?”

秉持著這樣的選人標準,他親自會見過每一個來尋求投資的創業者,僅在2011到2015年4年時間里,他就投中了四個企業(3家上市一家併購),獲得了豐厚的回報。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在其他領域中,查馬斯同樣展現了先知般的預見性。

他入股了NBA金州勇士隊,此後四年里勇士拿下了三座總冠軍獎盃;他還買入了大量比特幣,現在有底氣笑稱“正是賬戶里的這些比特幣能讓我睡個好覺”。

另外,他在大批華爾街空頭如禿鷹般圍捕Tesla的時候,堅持買入Tesla的股票。現在Tesla的價值橫掃全球汽車行業,馬斯克成了世界首富,再次證明了他的眼光。

03

站在散戶身後的億萬富翁

這一次GameStop的大戰中,一如既往的,查馬斯又站在了華爾街精英的對面。他在社交網絡上發佈了自己買入GameStop的消息,大大鼓舞了散戶們的信心,股價也順勢上漲。

事實上,他這次並沒有投入太多錢,只買了12.5萬美元的GameStop看漲期權——當時這支股票的價格是115美元,上週他在單股350美元時平倉,翻了三倍。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為了賺錢,查馬斯把本金加上利潤一共50萬美元都捐給了扶持小企業的另一家基金。

他說,這一次的投資的目的在於“學習”,而這場戰役的確讓他學到了很多。

捐完錢的第二天,他接受CNBC連線採訪,面對主持人來勢洶洶的拷問“你為什麼站在散戶這邊”,查馬斯邏輯清晰、冷靜辯駁,把對方陳腐而不自知的觀點一一擊破。也正是這場論戰,讓他被推上了散戶“帶頭大哥”的位置。

查馬斯說,在此之前,自己並沒有意識到論壇中的這些散戶有著如此高的專業水準,“他們所做的基本面分析,甚至比我合作過的許多投資專家都要出色。”

“你不要小看了這些年輕人的智慧,通過互聯網,他們能獲得和那些大空頭一樣的專業工具和計算水平。散戶們在論壇上每天都會公佈自己的倉位和下一步動作,但那些大公司不會,他們依然在用閉門會議、電話和郵件暗中勾結。這並不公平。”

關於那些散戶的憤怒和熱情,查馬斯在論壇上看到了太多如刀片般鋒利的故事,所以感同身受。

在2008年那場金融危機中,華爾街通過各種手段讓散戶們成了接盤俠,許多人一夜之間一無所有,家破人亡。那一輩散戶的孩子們現在有了反擊華爾街的機會,他們牢牢抓住了,而且手段無比正當。

“這些股票我永遠不會賣,因為我不是為了賺錢,而是想讓當初奪走我父親一切的那些公司去見上帝。”散戶們這樣的態度,驅使著他們把這場戰爭進行到底,空前團結。

在賣出GameStop的股票後,查馬斯還買入了其他兩支和前者有著同樣近況的股票,目前繼續關注著事件後續會如何發展。

同時,查馬斯高調宣佈將競選加州州長。

他認為現任州長蓋文·紐森的表現非常差勁,“稅太高,物價太貴,教育水平一落千丈,教師薪水卻只夠勉強度日。”

這位年輕的億萬富翁,能否在投資和股票市場之外,做更多實事,讓身邊的世界更美好呢?我們可以拭目以待。

文、編輯/Cardi C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