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當好BBC記者?這有一份速成教程:先有結果、後有證據
2021年02月05日21:14

原標題:如何當好BBC記者?這有一份速成教程:先有結果、後有證據

如何當好BBC記者?

這份速成教程請收好

遵循“先有結果、後有證據”的原則

大漠開始了他的新聞“製造”之旅

採訪時

原攝影機位為平視角度

大漠及時“糾正”

“低一點”“斜一點”

“有自然的呼吸感”

“突然問他”

不管提出什麼問題

被採訪的路人

回答時只需要面對鏡頭

一本正經地念“123……9”即可

拍攝人物活動時

要“站遠”“焦距拉近”

“鏡頭斜一點”“抖動起來”

“顯得像偷拍的感覺”

大漠還錄製了

髒亂的垃圾堆

擁堵的車道

“冷漠”的路人

作為場景切換的鏡頭素材

最後

只需要簡單的後期處理

“讓光源顯得不穩定”

“營造一種‘陰間’的效果”

一起看看成片吧

暗綠色的濾鏡

焚燒的垃圾堆

雜亂的街道

配上不實的文字解說

“有內味了”

嘴裡說著“123456”的受訪路人

轉眼成了

“家人全都去世

兒子還關在教培中心”

的悲慘形象

破敗雜亂的街景

面無表情的人們

“這些人對這一切的災難已經麻木了”

乾涸的水井

廢棄的小磚舍

成了沒有水、沒有食物

“被洗劫一空”“已經逃離”的人家

就連我們從小到大

常見的“實驗小學”“實驗中學”

也成了“中國公開的秘密(人體實驗)”

鏡頭隨著開走的一輛卡車走遠

最後落到了

“感染性廢物”標誌上

面對這樣的“黑色幽默”

網友直呼

“讓你模仿沒讓你超越啊”

“我都懷疑這是BBC內部培訓資料”

或許@大漠叔叔 的視頻只是惡搞

那真實的BBC中國新聞報導

又是什麼樣的呢?

BBC,請把燈光調亮一點!

近日,BBC中文網發佈一條視頻《新冠疫情:BBC記者重返湖北,曾經的疫區是否走出陰霾》,視頻講述了BBC駐中國記者麥笛文探訪新冠疫情過後的湖北。人聲鼎沸的夜市、琳瑯滿目的商舖、笑顏如花的民眾,武漢早已滿血復活。

然而仔細看這段視頻,依舊充滿了BBC的味道。如果說斷章取義的片段、陰陽怪氣的旁白還有些刻意,那麼隱藏在視頻中其他“拍攝技巧”,則讓人有點防不勝防。

比如有意選取光線昏暗低沉的畫面,讓不明真相的外人看來,武漢依舊是一片蕭肅的景象,帶來不易察覺卻又真實存在的壓抑感。

視頻來源:鳳凰網視頻

下文授權轉載自知乎答主@瘋死沃 ,作者用大量詳細的對比提醒我們,在這個視頻時代,“鏡頭語言”的強大塑造能力,不應再被忽視了。

知乎答主原文

我是做貿易的,選用哪個供應商,基本我就能作主。當然,是要向公司彙報的,需要解釋我做這些決定的原因。

在某些時候,我可能需要以主觀因素來做些決定。比如說,我認為某個供商比較好配合,後期工作會比較簡單。這對我來說是個正當理由,但對公司來說就不能擺上檯面,尤其是不能放在工作報告里。

又如,當幾個供商都差不多,各方面不分高下,客觀上挑不出來。於是我只有按主觀喜好,覺得哪個銷售接待時更熱情,那就是他了。但這顯然也是不能寫進工作報告里的。

所以我會怎麼說呢?

比如我想用某個供商時:

產品碼放整齊,分類有序。庫房通風光照條件良好。比如我不想用它時:
貨物稀少,供應量恐有不足。庫房殘破混亂。不能採用。

我要告訴各位,這是同一個工廠的同一個庫房,僅僅是鏡頭方向的不同,就給出了完全相反的結論。

再舉個例子。比如說:

廠房條件良好,設備硬件尚可,生產能力有所保障。
生產線維護得當,廠房整潔明亮。

但如果我不想用它呢?

設備雜亂無序,電線裸露,有安全隱患。廠房昏暗破舊,整體環境佈滿灰塵。不建議採用。
輥輪沾滿膠質雜物,傳送帶上有明顯灰塵,說明工廠久不開工。若採用,恐有重大供貨風險。

這是同一家工廠的同一個廠房的同一個設備。

有些朋友可能會反駁說:那也是鏡頭方向取景的問題啊。你不能要求別人一定要取好的景啊,別人不一味拍好的地方,取景那些普通的,暴露問題的地方,不也是一種客觀嗎?

你這樣想的話,就外行了。

我再舉個例子:

生產現場破舊,但設備正常運轉,工人操作熟練,生產過程緊湊有序。鑒於訂單不大,建議考慮採用該工廠,可以壓低採購成本。至於質量方面,因為訂單量小,我們可以使用高取樣率驗貨的方式進行彌補。如果不想用呢?
生產現場破舊,加之採光不足,甚至沒有足夠照明設備,使生產本身存在風險。工人操作不熟練,面對突擊檢查的鏡頭不知所措,站在原地發呆。

即使是小訂單,也不能採用連生產本身都不能保證完成的供商。

這不僅僅是同一個工廠的同一個廠房。甚至還是同一個鏡頭方向,拍的也完全是同一個東西。取景也是完全相同的。

這是不能用“取景”來解釋的。

圖像和鏡頭就是有這樣的能力。它可以採用不同的取景方向,來表達完全相反的意思。甚至於它還可以對同一個取景對象採用相反的表達方式。

再放一組對比:

邁著自信步伐的工人,正在工作的工人,明亮的暖色燈光,染上暖色的機械設備。這是“勞動最光榮,咱們的生活充滿希望”!而我們只要把鏡頭稍微移一點,感覺就開始不同了。
失去了“光榮”的感覺,但至少,這算是“咱們工人有力量”。這就夠了嗎?不,進一步變化:
這是什麼?黑壓壓的高牆封閉著這個秘密的地下工廠,在極度缺乏照明的機器邊,衣衫不整的工人冷冰冰地面壁。在他背後,一遝生產任務單正毫無感情地盯著他。

這是生產任務繁重的黑煤窯。

這種鏡頭詭計真的是比比皆是:

這是規模龐大、備貨充足、員工有活力、工廠有信心的大廠。
這是貨物積壓,訂單不足,面臨滯銷甚至快要倒閉的小廠。

這兩張照片是同一個拍攝地點。拍攝時間僅相差50秒。

甚至於同一張圖,不同光線:

這又是個完全不一樣的工廠了。貨物充足,碼放有序。

就算是同樣取景,哪怕是同一個畫面,給的處理方式的不同,也是完全不同的結果。

再仔細看一看這兩張照片:

這兩張照片的圖像內容是完全一樣的。但在曝光、色調上就有明顯的不同。

兩張照片對比一下,前面那張是明亮的,它的背景建築並沒有堵塞視野。畫面主體是充足的貨物。在這個主題下,明亮的鍾樓,反而給予了某種暗示,讓你覺得時間是站在貨物這邊的,你會產生一種“這些貨物會被有序地售賣出去變成利潤”的感覺。

而後面這張,用暗塊把貨物遮起來了,相對亮一點的建築成為了主題。而這個建築又是被扭曲裁剪過的,它誇張地佔據了大部分畫面空間。視線掠過昏暗的貨物,撞到了這面牆上,會產生一種“被堵住、無路可走”的感覺。這時背景上昏暗的鍾樓,反而給予了不好的暗示,讓你覺得時間緊迫甚至敲響了喪鍾,毫無希望。

我們再看看BBC的一些鏡頭。(知乎網友@蜷縮在屋頂上的貓 截取提供。)

昏暗的主體,相對明亮的牆佔據了主要畫面。

而這是單一問題嗎?不,這是普遍問題。

是不是白天就好了呢?不,白天,他們也是有辦法的。(知乎網友@彈吉他的胖達 截取提供)

昏暗的主體(小車和行人),大片相對亮一點的高牆堵住視線(建築與樹林)。
昏暗的人物主體,大片暗色系的高牆堵住視線(人牆佔據了畫面大部分區域)。
上圖中,地面也是“牆”,雖然相對亮一點,但也是暗色系的。

如果場景里有牆,他們一定會用牆來堵住畫面;如果沒有牆,他們會使用建築、樹木和人牆;如果連這些都不能堵住畫面,他們就會俯拍,用地面牆住畫面。

取景的選擇確實會對結論產生巨大影響,但這也不僅僅是取景的原因。在取景之外,還有構圖、曝光與色彩。甚至於,同一個取景,或同一個畫面,刻意作些調整,也會得到完全相反的結果。

還是那句話:如果大部分畫面都給予觀眾“壓抑、被堵住沒有出路”的感受,如果一切攝影專業的因素分析出來都是“壓抑、被堵住”的。那麼,他們就是故意要拍“壓抑的、被堵住”的畫面。

鏡頭語言的威力,並不是有些人不知道,就代表它不存在。相反,業內人士一直在使用鏡頭語言來表達他們想表達的信息。

而藝術手段本身,是沒有對與錯之分的。它可以用來搞BBC,也可以用來拍愛情電影。

可怕的一直都是人心。

編 輯丨張 銘

校 對丨鹿 幾

校 審丨李琬瑩

值班編委丨連李生

來源:微信公眾號“共青團中央”(ID:gqtzy2014)綜合整理自微信公眾號“觀察者網”(ID:guanchacn)、知乎答主@瘋死沃、嗶哩嗶哩用戶@大漠叔叔、鳳凰網視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