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書店變身公共閱讀空間,復合文化空間還有多少可能?
2021年02月04日18:59

原標題:網紅書店變身公共閱讀空間,復合文化空間還有多少可能?

據《2019-2020中國實體書店產業報告》顯示,當前中國書店總量在70000多家,2019年,中國關閉了500多家書店,但新開書店的數量則超過4000家。

為什麼同為書店,有的熱熱鬧鬧,有的卻難以為繼?從網紅書店到長紅書店,這中間僅僅是一字之差嗎?未來,書店業還會有哪些新的想像空間?今天讓我們通過行業本身變革和“城市閱讀美空間”打造兩個案例,來看看時下書店維持“長紅”的秘訣以及公共閱讀空間泛化的新路徑。

網紅書店的“長紅”之路探索

2008年開始,受困於較低的毛利以及過度理想化,不少書店迎來關停潮。有些即便躲過了倒閉的命運,也是東搬西挪,逐漸從租金較高的繁華地帶搬到租金更低的偏遠地段。作為非衣食住行類的剛需,書本身也是個低頻且客單價較低的品類,並且受到噹噹、亞馬遜等線上渠道的影響,書店轉型勢在必行。2013年之後,國內誕生了一批具有網紅特質的書店,其中成長較快的當數創立於北京的言幾又、起步於貴州的西西弗以及生長於上海的鍾書閣等。

言幾又以“融合”為特色,將文創、咖啡、美食等多種業態融於書店之中;鍾書閣則以“美貌”驚人,讓去書店拍照成為流行;西西弗以“小”為特色,是個名副其實的書店,一般不超過一千平方米……

2015年,誠品書店在大陸的首家分店落戶於蘇州,一時間成為書店業的標杆性事件。誠品的落戶,從時間角度來看算不上早,卻帶給國內書店業不少思考——書店不僅可以存在於路邊,還可以和更多的業態以及商業地產更好地結合。目前國內大多數網紅書店走的其實是“文化空間”的路線,除了咖啡,閱讀區、活動區也是這些空間的標配。

以人為中心的“幾何”

在以馬伯庸為主的圖書館美學生活真人節目《神奇圖書館在哪》中,幾何書店成為其中之一。幾何書店創始人林耕認為,幾何像一個樂高,希望每一個人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搭建幾何的內涵。

目前,幾何已經在全國開了十三家店,均以拱型和洞穴為主題打造。在林耕的心裡,他希望所有幾何里的每個人和每本書都是一個點,點線面彙聚在一起,最終組成一個極具想像力的文化空間。

“幾何從創辦至今,我們一共舉辦了1000多場活動,所以我更在意的是每一家幾何店每個月做多少場活動。”林耕認為,文化空間就應該要以“人”為中心來做,“如果說物以類聚,那麼幾何就是人以群分。”

以人群分類的背後,其實也是品牌對於自身特性的堅持。

林耕說,幾何今年還要在成都再開兩家社區店,目的是服務散落在社區里的各種小社群,為他們提供一些文化活動和空間。未來,這些活動還將進行在線化傳播,譬如線下社區店裡居民們自己組織了一場小型音樂會,通過直播的方式讓其他地區的會員也能參與進來。當然,關於書店的社區化嚐試早在前幾年就已有品牌在做,目前還沒有誕生出非常成功的品牌或案例。但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這些關於文化空間的看似天馬行空的新思考很有必要。

“賣會員”的西西弗

​​​​​​

以人為中心的幾何書店,專注於內涵、特色和創意,而西西弗則以多元經營模式盈利,大多靠書之外的東西賺錢,如咖啡、文創和會員。其中,販賣會員的盈利模式可以突破傳統書店低客單價的窘境。會員充值可為書店帶來充裕的現金流,可以用來繼續開店;另外,既然充了值,下次一定還要來,既增加了消費者的黏性,又提高了複購率。

事實上,西西弗的高坪效也一直為業內津津樂道。“在我看來,西西弗是當前連鎖書店中做得非常好的一個品牌。”林耕認為,西西弗是一個真正的、純粹的書店,它以獨到的商業模式,保持著自己的特色。

從西西弗的模式可以看出,與其說它是賣書,不如說是在賣“會員”。截至2020年12月30日,西西弗在全國已經擁有超過500萬會員。若以每位會員每年充值1000元來粗略估算,僅會員費,西西弗一年就可擁有50億元的收入。

不過,有業內人士透露,堅持直營的西西弗之所以能盈利,還有幾個因素:

一是當前商業地產商希望通過引進知名或者網紅書店,起到為商業中心引流的作用,因此西西弗進駐商業中心,租金成本極具優勢。

其次,在和出版社合作時,連鎖型的西西弗因採購量大,也具有較大的話語權。談判好的情況下,可以不支付定金就進書,且最長可以獲得一年的賬期。

最後,眾所周知的是,西西弗以暢銷書見長,上新速度和圖書流轉率都非常高。由於量大,店裡圖書一旦滯銷,它還可以無條件退回出版社,因此,選書失敗所引發的庫存風險幾乎為零。

前不久,日本著名的蔦屋書店首度落戶上海,需要通過預約才能參觀的消息一經放出,每天6個時段的名額很快就被約滿。在日本,蔦屋起家於家門口的二手書店。隨著發展的需要,蔦屋才逐漸從書店演變成一個服務當地居民的復合式文化空間,在這個空間里又根據客群的需求不斷裝進多種業態,比如寵物美容店、咖啡店、餐廳等。

有人稱它為“全球最美的書店”,有人談論它以圖書為核心的多元經營,還有人研究它提出的“生活方式提案者”的運營模式。而這一切的基礎,都離不開蔦屋書店6000萬會員的數據體系。蔦屋書店的創始人叫增田宗昭,他在2003年建立起了T-card會員積分體系。最初的T-card只是蔦屋書店的會員卡,用戶可以通過它來借閱、購買圖書。隨著蔦屋書店業務規模的擴大,如今T-card積分體系(T-Point)已經囊括了全日本168家公司、64萬家店舖,包括日本最大的加油站、消費者身邊高頻的宅急送、全家便利店等,成為了一個覆蓋衣食住行的通用貨幣。

隨著蔦屋書店的進入,將其在日本的“生活提案師”經營理念帶到中國,而在上海蔦屋書店裡也安排有生活提案師。而生活提案師的出現,是否能讓鳶尾書屋長存?值得期待 。

打造泛閱讀空間,網紅書店的功能轉型

說到底,開張、關門是市場經營主體的常態,活下來的書店除了在經營上要有自己的獨特方式外,其社會作用也在發生變化。書店的作用不僅僅是賣書,當它的社會功能在公共空間被放大,成為市民公共空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自然也就從“打卡式”流量網紅書店,轉變為常態化閱讀空間。網紅書店不止於賣書,也不該只止於顏值,如何利用好這些網紅書店,讓單純營業性的書店成為基層文化建設的載體?那麼成都圖書館打造的“城市閱讀美空間”不失為一個好的案例。

2020年5月,成都圖書館推出“閱讀美空間”評選活動,梳理成都市網紅書店數量及佈局,並在其中評選出言幾又、方所等15個“城市閱讀美空間”。日前,第二批“城市閱讀美空間”名單出爐,其中共包含24家品質書店,既有鍾書閣都江堰店這樣的網紅書店,也有安仁書院、溪雲書院、怡湖青江書城等口碑書店,還有輕安文化等小眾書店。

目前,成都市圖書館的“城市閱讀美空間”已覆蓋成都14個區(市)縣,共37家。成圖的公共閱讀文化逐步融入每個城市書店,讀者閱讀的體驗感受也得到提升。

成都市圖書館結合當下最流行的“圖書館+書店”模式,聯合成都各大品質書店,升級“閱讀+”創新服務打造了“城市閱讀美空間”,致力於為廣大讀者建立一個融合閱讀、生活、美學等多元化的文化公共服務空間體系。完美融合“借書、購書、看書”三大需求,為廣大讀者提供便利。

讀者使用身份證或社保卡即可到店免費進行借閱、專屬區域閱讀、參與“城市閱讀美空間”舉辦的閱讀活動等。配合成都市圖書館全國首創的社保卡免註冊免押金服務,市民在家門口就可以享受到便利的品質閱讀。

“城市閱讀美空間”的打造讓公共閱讀服務走出圖書館,優化公共文化服務效能,為市民打造出“身邊的圖書館”,真正提升市民的閱讀獲得感和幸福感,彰顯書香成都文化特色,推動世界文化名城建設。

時下,書店已不止於“書店”,隨著它衍生的咖啡廳、文創周邊、展覽廳甚至是全民閱讀空間的發展,已然成為公共文化傳遞、服務的載體,日漸融入進市民的文化生活中。網紅書店需要抓住社會功能轉變的機遇,積極融入城市公共空間建設,不斷提升城市文化水平,從而延長自身壽命。

◆本文內容選自新零售商業評論、成都圖書館微信

◆本文圖片來自言幾又、幾何書店、西西弗、鳶尾書店、成都圖書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