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給自己表個白
2021年02月04日17:34

原標題:每天給自己表個白

原創 於年 何久居 收錄於話題#老闆娘碎碎念13個

淩晨。

我和朋友在群裡討論趙英俊的離世。

一方:看趙英俊的遺言,我就有一個感覺,這個世界不太美好,但是我們,所有人都在努力讓這個世界變得更美好。(趙英俊)他沒有心懷不公,沒有覺得為什麼是他,就是心懷善意。我最近在看《哲學家都幹了些什麼》這本書,比較有趣。樗:(雖然我覺得這就像是心靈馬殺雞),就好像《心靈奇旅》一樣。
我:一方說,她上學那會兒心靈雞湯喝多了,所以心態好。如果真能喝成一方這樣,那我也願意喝。

樗:那我知道我的問題了。我從來不信雞湯,不喝(但是長大以後)

一方:我就有可能是因為雞湯看太多,所以現在我不管看什麼書,看什麼東西,我都會自帶雞湯屬性。看到任何東西都會覺得,我們要向善,心態放平,要樂觀,要對這個世界充滿愛。

樗:我從小看的都是人性本惡,你說說這可咋整,打小喜歡的書都不是對這個世界積極向上的。小時候喜歡看歷史書,發現這個世界都是騙人的。

一方:哈哈哈哈並不是你覺得這個世界不好,你就是不好的。

樗:我可好了,我知道,我可喜歡自己了。這個世界配不上我哈哈哈哈

我:那我得喝點雞湯補補,我老覺得自己不咋好。世界還行,我不行。

樗:你行不行,世界說了不算,只有自己說了算。

我:那不是挺自戀的嘛。

樗:哪怕是世界只有你一個人覺得自己行,你也是行的。你有自己,就是一切。沒有比你自己更強大的後台。所以,再沒有人為自己撐腰的時候,你要為自己撐腰。

一方:對呀,今天人生體驗計劃(差點開天窗)這件事,要是我就放棄了。你遇到問題的時候想去解決它,這種品質,能做大事。

我:這不是我的品質,而是我覺得,一旦我放棄了,樗會對我很失望。

一方:哈哈哈哈哈

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方:所以這也是你對你自己的要求

樗:你怕不是有毛病吧

我:哈哈哈哈哈你的認可對我可太重要了

樗:給我整得壓力有點大

一方:那你給她改備註,“她認可我”

我:我自己也得給自己洗腦,自己認可自己。

樗:你不用認可自己,你只需要喜歡自己,就夠了。

我:嗷!那我就是不認可,才不喜歡的。

樗:自己不是用來認可的,是用來好好對待的。在任何時候,你都只有自己。

我:(可能是在自我綁架吧)

樗:所以,你不喜歡她,你就失去了整個世界。你不喜歡你,沒有人會喜歡你的,因為你會本能地覺得別人也不喜歡你。

我:那我努力發現自己的優點吧(眼睛瞪得像銅鈴)

樗:不用發現優點,你不是因為自己優秀而喜歡自己的。

我:/(ㄒoㄒ)/~~

樗:你只是喜歡自己,像喜歡風,喜歡雨,喜歡四季。存在,就是喜歡。

我:因為風溫溫柔柔,雨潤澤大地,我什麼也沒幹哇。

樗:還有山洪呢,還有龍捲風呢,你存在本身,就是給自己的驚喜。

一方:我懷疑你在寫詩。

樗:喜歡自己不需要理由。

我:我總覺得喜歡自己,需要一點理由,這個理由可能是由優點推導出來的。

一方:還要推導?

樗:哦好吧,那你就別喜歡自己了。我認真地說一句,“你”真可憐。

我:要不我還是去做個心理諮詢吧/(ㄒoㄒ)/~~

樗:你本身的自己就像一個不被大人期待的小孩一樣,存在被自己否定。

我:也不是否定,就是,像你和一方,可以很自然地說喜歡自己,自己真棒。我就不太能這麼說,因為感覺自己不棒┑( ̄Д  ̄)┍

樗:你不喜歡她,你就否定了她,你知道嗎?你不能不喜歡她,因為她只有你,她太可憐了,你都不喜歡她。

一方:我今天直播講課之前,也覺得自己不棒。我很焦慮,但是真正去講的時候並沒有什麼,這個情緒它只能存在比較短的時間。

樗:別怕,一切都是垃圾。這個世界里只有自己才是最值得被認真對待的。

我:我能想到的方法,就是自己多鼓勵自己,多肯定自己,洗腦一下。時間長了,自我肯定可能就比較自然了。

樗:你的問題不是肯定自己,是不用去肯定自己。肯定就是有條件的,容易被擊潰。

我:嗯。

樗:你是沒想開。

我:對。

樗:我現在,誰說我不好,你說唄。誰說我不行,哦。反正我喜歡自己就行,不用他們喜歡。他們不喜歡我也不在意。

我:挺好,已經是很高的境界了。我老覺得別人挺好的,自己不咋好。

樗:我理解,但我的思路有個不一樣的地方是:我再努力學一點,配得上明天的你吧。因為白軒寧在我心裡,值得更優秀,值得懂更多,值得學習更多,去讓她更好。思路特別簡單“不是我不好,是我值得更好”

我:挺好,這話裡面的時態挺好,值得學習。

樗:就,我和我自己在相處,我始終把自我,放的比現實的我高一點點,我就是她的舔狗。

我:有種人物對話,鏡頭轉換,其實是同一個人的感覺,可以拍一集短片。

樗:哈哈哈哈精分,抽離出來看自己,把自己變成自己的舔狗,世界都不一樣了。我每年生日都會給下一年的自己寫封信,記得嗎?

我:記得。

樗:其實我舔的就是下一年的自己。那個你特別得近,就是365天以後。所以,我就不會不快樂。我可太喜歡自己了,就算我覺得自己不好,也不是因為別人,而是因為可能會讓365天后的自己不好。就,說白了還是為了自己,話語權還在自己手裡。

我:嗯。

樗:讓別人肯定你,就是做別人的舔狗。為了自己,就是自己的舔狗。這麼一對比,你看。所以,你努力做自己的舔狗吧,很快樂,很不一樣,很妙。

我:好,每天給自己表個白。

樗:對咯,不是肯定自己,是表白。

……

談話的內容大概就是這些,略有刪減。

從趙英俊的離世,聊到彼此對世界的看法,對自己的想法。

我的朋友可以很自然地誇獎自己,說自己真棒,但是我不行,我覺得自己沒什麼棒的。

我見過一方笑起來誇自己的樣子,在自己組裝書桌以後,在自己嚐試修電腦以後,在自己第一次縫圍裙以後,她笑著說:哎呀,我真厲害。

表情柔和,笑容可愛,絲毫不矯揉造作,也不會讓人覺得自戀。

但是我不行。

我仔細回想,實在是想不起來值得肯定自己的事。

自卑嗎?我覺得也說不上,總之覺得自己沒什麼特別的,自我誇獎的話自然也說不出口。

樗說我不喜歡自己。

我不喜歡自己嗎?我也不知道,沒仔細想過這個問題。

第一次聽到這個問題,好像也是樗說的。

在我剛失戀的時候,去她家。那會兒我還沒從情緒里走出來,很容易哭。忘記說到哪個部分的時候,樗問我:你難道不覺得自己以後會遇到更好的人嗎?

我說,不覺得。

倒不是我覺得前男友足夠好,而是我自己覺得不值得。

她當時應該挺震驚我會這麼說,沉默了一下,用類似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的口吻說:餘世文,你真的不愛你自己。

我聽完心裡悶地沉了一下,但也想不出反駁的話。

我愛我自己嗎?既然這麼猶豫,那想來是不愛了。

現在,我可以很肯定地說自己完全從失戀的情緒中走出來了,但對於“自己是否值得更好的人”,我依然沒那麼篤定。

倒不是上一段感情給我多少重創(不至於),而是,我覺得這是一個涉及成長環境,以及在成長過程中所受影響,多種因素混雜在一起,多維度導致的結果。

我在普通家庭長大,接受應試教育,按部就班,循規蹈矩,小學的時候是不折不扣的乖孩子,致力於尋求“標準答案”。

初中的時候,我思考最多的問題就是:去做雞頭還是鳳尾。

那會兒我在全市最好的中學,沒有之一。紀律嚴格,一切唯成績論。我成績不好,沒什麼存在感。

班主任是個五六十歲的老太太,年輕時當過知青,下過鄉。聽說之前一直在上海任教,退休後回到家鄉小城,然後返聘到我們中學。

有這樣的老師,按道理說,我們班的學生應該三生有幸。事實上,也確實如此,當時校長的兒子也在我們班上,校內任何比賽,我們班總是第一。

但是,我卻深感夢魘。具體事例不多講。

彼時不覺得有多嚴重,但直到大學,我偶爾夢到那位老師,醒來枕頭卻是濕的。

我不能把一切因素歸結給外界。

剖析自我否定成因這回事,我總不能說,都怪我去了一所好學校,遇到一位嚴厲的老師,從此一蹶不振,覺得自己技不如人吧?

當年市高考文科狀元也是我的中學同學,如果全是學校和老師的鍋,那我們班應該人人抑鬱才是。

所以,我明白這其中肯定有我自己的原因。或性格或想法,或其他。

我也不知道這段經曆是否算得上我價值取向中的重要轉折點。

應該算吧?但佔比多少呢,我也說不清楚。

我只能說,如果要給從小到大的自己排個序,那我肯定最不喜歡那個時候的自己。誇張到什麼程度呢,就是我清楚記得,高一的時候,我和同學說:活過那三年,我死都不怕了。

可能有點中二病,反正那個時期的我,敏感又脆弱,一點兒都不可愛。

也可能是那時候埋下的種子,讓我始終覺得自己不夠好。

成績不好,長得不好,沒有任何擅長的事情。

啊,說起來不知道是好笑,還是心酸,我唯一能想到的,中學時期最厲害的事情是,我三年來,沒有一次上過違紀的小黑板。

我們學校紀律嚴格,晚自習會有老師巡邏檢查,有時候老師會故意在門口弄出一些動靜,如果你抬頭和老師對視,那麼不好意思,你違紀了,因為你不夠專心。

如果你專心的話,理應不被任何事情幹擾才對。所以在這種奇葩的規定下,上違紀小黑板是很正常的事情,成績好的同學也上過。

但是我三年來,從沒違紀,可想而知,在遵守規則以及乖這件事情上,我有多一絲不苟。

或許,這就導致我在成年之後,極其討厭“聽話”和“乖”這樣的字眼。

但與此同時,悖論的是,我就是受這樣教育成長起來的人。

就好像一個留著清朝辮子頭的人,四處奔走疾呼,剪辮子啦,卻忘記自己的辮子仍牢牢長在腦袋上。

前幾天,我和朋友聊到弟弟的學習。

我說弟弟愛玩遊戲,明明成績不好。朋友反問我:難道成績差就不配玩遊戲嗎?

我一時語塞,說,不是不配,而是要分清主次。

朋友說,有些事情一定要自己經曆過才懂,那是他自己的人生。

我說,擔心弟弟抽菸喝酒燙頭,變成小混混。

朋友又反問我,抽菸喝酒燙頭,就是小混混嗎?

我說,學生當然要以學習為重,難道我們不應該成為更好的人嗎?

朋友說,更好是一個多維度的概念,你為什麼要用你理想的樣子去期望別人呢?

我當時下意識想脫口而出,我那是為他好哇。

但我忍住沒說,我知道,當我說出“我那是為他好”的時候,就是一種道德綁架了。

就像那種打著“為你好”旗號泯滅一切多元的那種人。

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雙標。

楊千嬅有首歌,叫《友誼小姐》,其中有句歌詞我很喜歡。

“你可否賞識我,莫問名次”

我在凡事追問成績的環境下成長,我深深厭惡那個環境和那時候的自己。

我問,有沒有人可以不在意我的名次,而是單純賞識我呢?

我非常想知道,誰可以。

我為這句歌詞觸動。

但是當有一天,我成為被問的人,我又忍不住計較我弟弟的名次。

好像只有他成為我理想中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人,我才覺得他是個不錯的男同學。

我感到羞愧和抱歉,為我弟弟,也為自己。

樗說,要喜歡自己,而不是肯定自己。肯定是有條件的。

你要有優點,你要有好處,你要做到什麼事,我才會覺得你不錯。

對啊,我就是這麼想自己的。

我見過更好的人,所以始終覺得自己不夠好。甚至自己也說不清所謂“好”的概念和邊界。

帶著這樣根深蒂固的念頭,即使聽到別人的稱讚,我也會覺得那是客套或吹捧,總之,不是事實。

我看過一段話。

它回答了我的問題,誰會不問名次的賞識你呢?

你自己。

雖然我覺得,我可能很難在短時間內學會喜歡自己,但我想,我要學著慢慢喜歡自己。

沒有理由的,喜歡自己。

人生體驗計劃

我們希望通過故事徵集的方式,瞭解100種職業。

經曆幫助我們做出選擇,但我們也許沒有那麼多時間去試錯,去浪費。

我希望人生體驗計劃,可以提供一個窗口,帶你去看看那些你感興趣的,卻不那麼瞭解的職業。

如果你有意願成為這1/100,可以掃碼填寫報名表單,講述你的故事。

你可以自己用文字記錄下來,回顧自己的職業生涯;你也可以在和我們的溝通交流中,由何久居寫作者執筆,梳理出來。

期待你的參與,助力更多美好故事發生。(於年)「何久居」

江湖兒女何處可久居

四海為家不如喝酒去

喝酒|聊天|打尖|住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