殯儀館內娶亡妻男子被質疑,丈母娘發律師函:為什麼不讓她安息
2021年02月04日20:57

原標題:殯儀館內娶亡妻男子被質疑,丈母娘發律師函:為什麼不讓她安息

一年前,在殯儀館為病逝妻子楊柳舉辦的特殊婚禮,曾引發無數網友的關注,新郎徐世南也因此成為了各大媒體的新聞主角。

一年後,徐世南特地註冊網絡視頻賬號,並將亡妻的相關視頻公之於眾,那一場特殊婚禮視頻再次引發網友熱議。楊柳的母親同樣關注著這些視頻,她心痛不已,希望下架相關視頻,讓女兒得以安息。

近日,這位新聞主角與嶽母之間的紛爭,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

殯儀館里辦特殊婚禮

2019年10月20日,是楊柳頭七的日子。當天清晨,原本是一場告別的葬禮。但是在大連殯儀館內,楊柳的丈夫徐世南,特意給逝去的妻子舉辦了一場特殊的婚禮。

楊柳穿著一身潔白的婚紗,被169盆來自全國網友贈送的鮮花圍繞。告別大廳中,兩個投影儀滾動播放著楊柳生前美麗的照片。

圖源網絡

楊柳的母親唐女士告訴極目新聞記者,楊柳與女婿徐世南最初是通過網絡相識。“他們在一起分分合合很多次,當時女兒上班,女婿沉迷網絡。”唐女士說。她一直不看好女兒的這段感情,兩人戀愛期間,徐世南還曾產生過輕生念頭。但是兩人一直沒有徹底分開。作為母親,在女兒適婚的年紀,唐女士見兩人還有感情,便同意了這門親事。

兩人在2013年8月13日領證結婚。領證後,兩人一直沒有辦婚禮。“我女兒跟徐世南都是在單親家庭長大,女婿家條件不是很好,婚禮一直沒有辦成。”唐女士說。

在唐女士的支援下,兩人前去山東東營搞水產養殖,兩人的經濟條件也逐漸好轉。可是好景不長,楊柳於2014年查出了乳腺癌,手術後身體漸好。可是4年後,楊柳乳腺癌複發,癌細胞迅速擴散。“我自己也患有癌症,女兒癌症複發後,她也沒有告訴我。”唐女士說。當她再次見到女兒時,已經病危。

2019年10月20日,原本準備的是一場告別葬禮,唐女士當天才發現是一場給女兒補辦的婚禮。“我更不知道他還請來了媒體記者。”唐女士說。

嶽母要求下架亡女視頻

離那場特殊的婚禮,已有一年三個多月,女兒楊柳也已經離開人世一年三個多月。可是讓母親唐女士一直無法安心的是,女兒的骨灰,至今還存放在殯儀館內未能下葬。

“我曾經想給女兒下葬,徐世南不準,連去殯儀館看女兒骨灰的機會都沒有。”唐女士說,中國人一直講究人去世後入土為安,這也成為她的一塊心病。

然而,在半個多月前,唐女士的鄰居告訴她,網絡上發現不少關於楊柳生前的視頻,還有那場特殊婚禮的現場視頻。她便在網絡上查看,女兒生前的每一段視頻,再次揭開她失去愛女的傷疤。

“他有幾個微信號,有一個專門發與女兒相關的視頻,婚禮的視頻還特意置頂。”唐女士說。對於女婿的這一做法,她一點都不理解。“即使他愛她,埋在心裡不行嗎?人已經不在了,為什麼不能讓她安息?”唐女士說起此事時幾度哽咽。

希望徐世南能下架相關視頻,成了唐女士近期最大的心願,看見徐世南將視頻公之於眾,在網友面前樹立了一個愛妻人設,唐女士越發氣憤,之後又欲言又止。

“我不想追究太多,過去的已經過去,現在我只希望他能下架相關視頻。”唐女士稱,為了徐世南能下架相關視頻,她已通過法律途徑,委託律師向徐世南寄了一份律師函。

女婿解釋只為懷念和鼓勵

極目新聞記者聯繫到徐世南,他稱妻子楊柳去世後,他一直想唸著她,也一直在網絡平台發佈與妻子相關的視頻,同時也在網絡平台分享了不少關於他本人生活的視頻。

妻子去世後的一年間,他發現不少其它賬號一直在陸續轉發他給妻子辦的特殊婚禮視頻。因此,他於去年年底,特意開通了一個賬號,只發與妻子相關的視頻。

如今,徐世南開通的這一視頻賬號,已獲得34.7萬網友關注,發佈114條視頻,累計獲讚量達377.9萬。

徐世南稱,他與楊柳2013年領證後,一直計劃著裝修房子辦婚禮。可是楊柳在2014年查出乳腺癌,置辦婚禮的計劃也因此擱置。2014年楊柳手術後,因化療發胖,一直愛美的她也不願再辦婚禮。

“楊柳手術後的兩年,經曆了8次化療,32次放療,一年的靶向治療。”徐世南說,楊柳在網上分享了積極向上的抗癌經曆,被網友們稱之為“抗癌小明星”,鼓舞過不少癌症病人。

半個多月前,他曾收到來自嶽母唐女士委託律師的律師函,但他表示,將妻子生前的視頻上傳到網絡,一是為了懷念妻子,二是為了鼓勵更多的癌症病人。“我沒有炒作,也沒有違法,我不會下架相關視頻。”徐世南堅定地說道。

律師表示視頻涉嫌侵權

萬商天勤(武漢)律師事務所吳良濤律師認為,在殯儀館舉辦的特殊婚禮有違常人倫理,如今將婚禮當天視頻以及逝者相關視頻上傳網絡獨具流量,會快速引起社會關注。

圖源網絡

吳良濤律師稱,楊柳雖已經去世,如果她的名譽權被侵害,親屬仍然有權維護。但網上傳播視頻,更多侵害的是肖像權,是否涉及隱私權和名譽權,要看視頻的具體內容。若是因為相關視頻,導致楊柳的母親隱私被曝光,給她一些不必要的打擾,這就侵犯了其安寧權,楊柳母親有權維護自己的正當權利。

浙江融哲律師事務所王雯律師認為,楊柳母親有權要求視頻發佈者下架相關視頻。自然人死亡後,其近親屬因下列侵權行為遭受精神痛苦,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以侮辱、誹謗、貶損、醜化或者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姓名、肖像、名譽、榮譽;非法披露、利用死者隱私,或者以違反社會公共利益、社會公德的其他方式侵害死者隱私。

來源:極目新聞記者 劉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