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五號“太空牽手”的背後
2021年02月04日04:56

原標題:嫦娥五號“太空牽手”的背後

2020年12月6日5時42分,嫦娥五號上升器成功與軌返組合體實現交會對接,並於6時12分將樣品容器安全轉移至返回器中。由中國航天科工二院二十五所研製的月球軌道交會對接微波雷達,作為這次關鍵任務的核心產品,是中遠距離測量的唯一手段,成功引導完成我國首次月球軌道自主交會對接任務,助力嫦娥五號實現“太空牽手”。

日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來到中國航天科工二院二十五所,探訪由該所自主研發的“國貨之光”背後,航天青年的奮鬥、創新和堅守。

“我們研製的微波雷達在此次任務中首先捕獲、穩定跟蹤、精確測量、可靠通信,成功引導嫦娥五號實現‘太空牽手’。”二十五所空間載荷總體技術研究室主任鄧曉東看著監視屏幕上的對接畫面,感慨萬千。鄧曉東說,在二十五所,人人皆知“93號樓6樓東側的燈永遠亮著”,那一角是微波雷達研製團隊的辦公室。

38歲的賀中琴是微波雷達研製團隊第一位女設計師,也是第一批參與產品研製的設計師之一。從參加工作開始,她與微波雷達朝夕相處14年,共同成長,“說起微波雷達,就像說起自己的孩子”。

2007年,賀中琴考入中國航天科工二院讀研。此時,微波雷達項目剛剛啟動,導師孫武正是項目總負責人。剛滿24歲的賀中琴便加入了微波雷達研製團隊,一頭紮進產品研發工作。

雖說是團隊當時唯一的女孩子,但賀中琴從未享受過“優待”,“我們都是一門心思搞研究,科研面前不分男女”。回憶起剛加入團隊的時候,賀中琴有些不好意思,“師傅對所有事情都很嚴格,我那時年紀小,被他訓斥兩句,就躲到廁所哭鼻子,還挺丟臉的。”但是擦乾眼淚,賀中琴咬牙接著幹,“飛船隻發射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師傅的話賀中琴一直記在心裡。在孫武的帶領下,賀中琴迅速成長為團隊骨幹。

為了給微波雷達設備在飛船艙里尋找一個合適的安裝位置,賀中琴帶著幾名操作人員在北京六環外的一個暗室,一待就是大半年,“正值盛夏的時候進去,出來的時候已臨近春節”。

由於試驗對環境的要求特殊,為了隔絕外界干擾,他們必須在鋪滿吸波材料的暗室里操作。暗室只有一個門,每次進去,他們都得把之前鋪好的吸波材料挪開,最後進去的人再重新碼好。“除了吃午飯,我們都不敢再出去,也不敢喝水、上廁所。”賀中琴說。

2011年,賀中琴作為主任設計師,帶領團隊開始了探月工程交會對接微波雷達的預先研究工作。緊張的研究週期、從零開始的自主設計,沒有可借鑒的經驗,問題常常一個接著一個。“大家的想法就是拚了,管它什麼難題,來一個解決一個!”

在同事眼裡,賀中琴是個樂觀、豁達的團隊開心果。但一提到女兒,賀中琴的眼淚就在眼眶里打轉,“對小家總是虧欠”。

賀中琴的丈夫也是一名航天人,加班加點也是家常便飯。微波雷達開展軟件落焊時,女兒剛滿1歲,看著接下來滿滿噹噹的工作日程,分身乏術的賀中琴狠了狠心,決定給女兒斷奶。每天晚上10點多回家,聽到臥室里傳出女兒撕心裂肺的哭聲,賀中琴只能一遍遍默念,“寶貝,對不起”。

同在微波雷達團隊的賈學振是賀中琴的師弟。他2009年進入項目組,“一晃就是10個年頭,基本沒有假期,有時一出去就是小半年”。

嫦娥五號的軌道器和上升器交會對接,採用了抱爪式的弱撞擊對接機構,是體量相差巨大的“大追小”複雜受力過程。因此,需要微波雷達的測角精度更高。

“我們採用了創新的誤差補償算法,進一步提高了微波雷達的測角精度,大幅提升了精準對接的勝算。”副主任設計師賈學振說。

精益求精是航天人的精神。在此前“天舟”“天宮”交會對接微波雷達已經實現減重一半的基礎上,這次嫦娥五號再次開展了輕量化的改進。

技術在不斷迭代升級,交會對接雷達減去的重量比月壤采樣重量還重,“哪怕1克的重量減輕,對月壤采樣任務的意義都是巨大的。”鄧曉東說,探索一代、預研一代、研製一代、裝備一代,重大工程的需求將牽引著基礎技術發展方向,像3D打印技術、微波高密度集成技術等一系列先進技術,將進一步支撐微波雷達向芯片化、低功耗、高集成化發展,支撐工程需求。

從2011年到2020年,從神舟八號與天宮一號的“太空之吻”,到嫦娥五號軌道器和上升器的“太空牽手”,9年間,二十五所微波雷達“六戰六捷”的背後是航天青年數十年如一日的執著與堅守。正如微波雷達總師孫武所說:“我們已整裝待發,向月球進發!向更遙遠的深空進發!向更廣闊的領域進發!”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韓颺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2月04日 02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