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報告2020:解析跨境理財九大趨勢
2021年02月04日00:55

  原標題:重磅發佈:解析跨境理財九大趨勢

  近日,央行廣州分行披露,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通”試點準備涉及的操作及技術層面的前期工作基本完成,下一步將根據疫情防控情況擇機推出。

  2月3日,在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2021智庫發佈周上,《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報告(2020)》正式發佈。

  去年6月,中國人民銀行、香港金管局、澳門金管局聯合公告,決定在粵港澳大灣區開展“跨境理財通”業務試點。

  不過,2020年以來,新冠疫情導致全球經濟、金融震盪,香港與廣東、澳門長期難以正常“通關”,這一現實困境使得兩地人員往來難度倍增。對於跨境理財通來說,其推進難度大於滬深港通,因需解決開戶、渠道銷售、產品風控等跨境問題,相關產品的風控、合規和運營必須符合三地監管要求。大灣區日益增長的理財需求將為金融機構帶來巨大的發展機遇,上述難點也將倒逼金融機構產品創新。“跨境理財通”的交易機製、監管規則比滬港通、深港通更為複雜,但其意義也將更大,將激活萬億規模的存款和理財市場。

  由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廣東粵港澳大灣區研究院、21世紀經濟報導聯合出品的《粵港澳大灣區跨境理財報告(2020)》以各類金融機構翔實的數據梳理,深入的案例分析,梳理了跨境理財的機遇和重點難點,總結了大灣區跨境理財的九大趨勢:

  1. 抓住跨境財富管理機遇有跨境網點的銀行將具獲客優勢

  跨境理財通對中資、境外銀行業金融機構的零售銀行業務是一次重大機遇,可以此個人跨境理財為機遇,重新佈局零售財富管理市場。此前,中資銀行跨境聯動金融業務,主要在國際貿易領域開展,以進出口企業等非居民客戶為主,聚焦信用證、內保外貸等公司銀行業務,在居民個人等零售銀行領域佈局甚少,幾近“空白”。境外銀行在內地多從事對公業務,直到近年來,個別境外銀行開始涉足信用卡、私人銀行及財富管理業務。為推動理財通跨境獲客,港澳和內地客戶在對方銀行開設理財賬戶,將倒逼銀行業加速培育發展跨境金融服務能力,適應不同類型居民的投資風險偏好和理財習慣。

  其中,在港澳地區、大灣區內地城市皆設有分支營業網點的商業銀行,有望通過境內外聯動,以客戶轉介的方式實現跨境理財通獲客。港澳地區銀行在財富管理等零售銀行業務領域經驗豐富,內地銀行具備客戶資源稟賦,資產配置稍顯不足。短期內雖不改變理財市場格局,但將對雙方渠道、能力形成有益的補充。

  2.有序打破“隱形剛兌”問題補充對方市場理財缺口

  內地與港澳金融產品各有優劣,可互補對方投資、理財市場之不足。港澳居民缺乏穩定可靠的固定收益類投資品,亦缺乏以科創為標的的金融投資渠道,老齡化加速導致對穩健類理財需求增長。內地居民也有分散幣種和市場風險,以人民幣開展全球資產配置的需求。就現狀而言,內地投資理念更為“穩健”,以存款、銀行理財為主;香港特區較為“進取”,持有股票規模則遠超存款規模。但過去兩年,香港特區受修例風波、新冠病毒疫情衝擊,面臨經濟下滑和失業衝擊,市民投資理財心態趨於穩健和保守,更傾向於比較穩健、謹慎的投資方向。此外,內地穩健、收益固定的投資品進入香港,將有望彌補香港在老年理財市場的投資品缺口。

  由於跨境理財通涉及到個人投資,雖然內地資管新規正在有序打破“剛性兌付”問題,“隱形剛兌”問題在跨境理財產品仍將或多或少地存在,不應將剛兌這一陋習帶入跨境理財通市場。一方面,可參考股票通計劃,實施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例如內地投資者需要有至少50萬元的資產才有資格參與。另一方面,循序漸進擴大可投資產品範圍,從初期的債券基金、股票共同基金、中低風險的人民幣計價理財產品,擴大至混合共同基金、私募基金及其他。

  3.統一整合大灣區業務一體化思維發力市場

  粵港澳曆經CEPA、大灣區規劃整合,雖人員、資本往來日增,但跨境金融機構在三地定位此前有所割裂。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為國際大行、資管機構、中資大型金融機構的亞太總部所在地。大灣區內地部分則隨其內地總部所製定之戰略開展業務。對於有心發力大灣區業務的金融機構,參考彙豐銀行、東亞銀行、渣打銀行成立粵港澳大灣區業務部門,任命負責管理和推動大灣區業務拓展的高管,協調處理複雜的跨境個人金融業務,會為本機構大灣區業務拓展帶來助力。

  目前,包括五大國有銀行,招行、中信、廣發三家股份製銀行,以及彙豐、渣打、花旗、東亞等境外銀行等21家銀行集團在港澳、大灣區內地部分提供銀行服務,其中大部在三地同時設有零售財富管理業務。另有35家銀行在香港、大灣區內地展業。部分中資銀行在大灣區內地城市大規模開展零售銀行業務,但僅幾家在香港開展零售銀行業務。內地部分銀行在大灣區皆有廣泛佈局,但雖設有海外分支機構但業務範圍較窄,境外銀行熟悉海外理財產品,但內地拓客能力始終不強。

  4.北向通初期或大於南向通長期亦將日趨活躍

  目前,境內外利差較明顯,在新冠疫情壓力下,美國長債利率大幅下行,中美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利差升至近年高點。預期“跨境理財通”的開通初期,“北向通”交易較為活躍,考慮到香港金融產品更多元,長遠來看“南向通”也將日趨活躍。

  滬港通、深港通、滬倫通等推出後,境外2017-2020年淨流入A股1.20萬億元,2020年淨流入2089.32億元,伴隨2020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累計升值6.92%。但2020年滬深淨流入港股2150億港元,機構預計今年有50000-6000億元。“跨境理財通”是個人跨境投資市場開放的關鍵一步,金融機構佈局不可偏廢其一。

  5.銀行開戶成為核心難點監管創新、技術創新仍待突破

  跨境理財通推動,開立銀行賬戶是核心難點。難點不在於遠程開戶存在技術問題,而是需要監管、法規對接。三地對於銀行賬戶管理各不相同,投資人需在三地銀行分支機構分別開立賬戶,且全功能賬戶需親至對方營業網點,手續亦較為複雜,代理見證仍處於試點階段。

  自2019年開始,港澳居民通過“代理見證”方式可經由中銀香港或工銀澳門在本地開立內地Ⅱ類、Ⅲ類個人銀行賬戶。但要開立全功能的Ⅰ類賬戶,進行投資理財產品交易,則仍需親身前往內地相關銀行分行進行身份認證。內地居民開立香港銀行賬戶,部分銀行對在內地見證代理開立香港賬戶要求資金極高,若親至香港銀行營業網點,則面臨目前新冠疫情下內地與香港來往需要隔離的困境。

  增加關於監管創新、技術創新仍待突破的表述,如用金融科技的手段、監管手段創新等推動解決開戶問題。

  6.跨境理財衍生跨境數據有待金融監管法規破題

  金融賬戶開戶所涉個人身份數據,理財收益所涉個人所得稅稅收信息,遠程生物識別認證所涉人臉、指紋數據跨境流動,由於個人客戶資料涉及跨境,個人資料的跨境使用亦需遵守相關規定。特別是,由於大型銀行相繼設立集中業務或大數據中心,統一處理全公司數據信息,通過標準化及集中處理,可降低成本,但相關操作較易引起輿論熱議,為金融機構帶來一定的聲譽風險。

  香港原則上禁止個人資料對外跨境流轉,內地跨境金融數據流通需遵守金融監管和網信部門規定。《個人金融信息保護技術規範》要求在境內提供金融產品或服務過程中收集和產生的個人金融信息,應在境內存儲、處理和分析。《網絡安全法》要求因業務需要,確需向境外提供的,應當按照辦法進行安全評估。

  7.民生領域支付先行一步傳統機構是否覺醒直追

  粵港澳三地電子支付仍未完成全面的互聯互通,只有局部的解決辦法。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工具在港澳均以不同版本運營,並拿下互聯網銀行(虛擬銀行)牌照,港澳商戶端拓展不斷,民生領域支付先行一步。銀行電子錢包支付商戶端數量有限。

  目前,內地居民前往港澳使用電子支付工具,解決方案已經較多。自2021年1月23日起,港鐵重鐵網絡推出二維碼付費乘車服務。預計1年後會引入微信支付(WeChat Pay)、銀聯等電子錢包,最快在2023年引入信用卡入閘。港澳居民在內地支付、消費的解決方案仍有一定限製。港澳居民申辦內地銀行的銀行卡(暫較難申辦信用卡),可綁定內地版本的微信支付、支付寶、雲閃付App等。

  8.跨境不動產按揭有望發力或為港澳銀行獲客利器

  港澳居民在大灣區內的購房需求增加,尤其是在香港居民獲豁免提供內地居住、學習或工作年限證明,以及繳納個人所得稅及社保條件,港人置業熱門地區,非大灣區內地城市莫屬,如深圳、珠海、廣州、中山等,預期未來將有更多香港居民於大灣區內地城市置業。

  按揭貸款信用風險低,資本佔用少,為銀行最優質資產之一。目前,為香港居民提供大灣區置業按揭或物業融資服務的銀行,包括:中銀香港、工銀亞洲、東亞銀行、建行亞洲、創興銀行及南洋商業銀行等,其他銀行亦積極籌備推出有關服務。但銀行不應滿足於按揭服務,按揭帶來穩定收益,亦是獲客手段,從傳統機構走向一家現代商業銀行,需要跨境理財新的業務拓展。

  9.跨境現金管理可作業務抓手立體服務金融民生領域

  隨著大灣區一體化進程深入推進,內地與香港之間往來密切,跨境現金管理仍是大灣區內居民的小“痛點”之一。由於涉及到資本項下開放,港澳居民、內地居民在對方銀行申辦信用卡仍存不小的現實難題。

  目前,在港澳、內地之間換彙,進行個人現金管理,大部分銀行會為現有客戶提供現鈔兌換外幣服務。近年來,中銀香港、工銀亞洲、建行亞洲、星展銀行、恒生銀行等各大銀行均將跨境彙款作為粵港澳大灣區核心金融服務內容之一,客戶在港可將人民幣薪酬、贍家款跨境支付彙入境內的賬戶。

  (作者:辛繼召 )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