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曝被美容院誘導強製消費34萬的女生,被涉事美容院告了
2021年02月03日07:27

原標題:自曝被美容院誘導強製消費34萬的女生,被涉事美容院告了

記者 時婷婷 編輯 劉洲

對於小靜稱被誘導強製消費34萬元一事,涉事美容院實際經營主體——海陵區潔歐蔓美容美體中心何姓負責人予以否認,並證實已對小靜提起法律訴訟。

小靜稱,2020年12月8日晚,可諾丹婷金鷹店找到她家,並逼迫她簽訂協議,錄製視頻道歉。/受訪者供圖
小靜稱,2020年12月8日晚,可諾丹婷金鷹店找到她家,並逼迫她簽訂協議,錄製視頻道歉。/受訪者供圖

1 官方介入當天,消費者稱被店家逼迫簽協議

此前上遊新聞《江蘇女生被美容院套路推銷:2年被強製貸款消費34萬,不買項目就不準穿衣服離開》報導顯示,小靜是江蘇省泰州市人,2018年11月份,她在超市路上被一名男生攔下填寫表格後,被帶到可諾丹婷美容院泰州金鷹分院(以下稱可諾丹婷金鷹店)做免費皮膚檢測和補水護理。店裡美容師表示,可以參加他們的活動,原價1萬多元的套餐現在只需8000元。“我一再拒絕,她們就是不讓我走。下午4點多進去的,晚上7點多才出來,最後花了6000多元買了套餐。”

小靜稱,在進行6000多元臉部美容套餐過程中,該店美容師不斷向其推銷天灸、康韻、綠藻、AQP等產品,稱具有調理月經、增強身體免疫力、美容等功效。前後2年她花了34萬元左右。每次她拒絕時,就會有兩名周姓美容師圍著她,讓她向家裡人、向男朋友要錢,或要求辦理網貸。據悉,十幾萬貸款金額全部用於美容院消費,其中,最貴的一件連體衣價格達8900元。

小靜表示,2020年,可諾丹婷因誘導消費、虛假宣傳被央視曝光後,可諾丹婷金鷹店改名為萱婭美容美體。

2月1日,小靜向上遊新聞記者表示,事情發生後,泰州市海陵區市場監督管理城北分局(以下簡稱城北分局)介入調查。2020年12月8日,她被要求到城北分局調查情況。她向城北分局提出,因消費清單和美容卡都留在美容院,且沒有留下錄音錄像證據,只有貸款和支付憑證及可查購買項目。城北分局告訴她,這屬於自願消費,不能認定為強製誘導消費。

“當天協商說可以退換10萬元,但我沒有當場同意。12月8日晚上9點多,美容院老闆帶人到我家,把我堵在家裡要我寫同意退款《協議書》。我被要求關掉手機後,她們說如果不同意會找我麻煩,會把這件事告訴我男朋友,還說出了我父親的名字。我不知道她們怎麼找到我家的。”小靜說,她平時都獨自居住,當天晚上被嚇懵了。事後她曾到派出所報案,但因沒有錄音證據,被告知這屬於經濟糾紛。

2020年12月9日,小靜認為她是被逼迫的,於是對頭天晚上籤訂的《協議書》提出反悔。

2020年7月,可諾丹婷被曝光後,門店改名為萱婭,但依然使用可諾丹婷產品。/受訪者供圖

據多個團購及社交平台顯示,因存在虛假宣傳和誘導消費被曝光後,自2020年8月起,全國多家可諾丹婷門店稱升級為萱婭和康雅薈品牌。

今年1月5日,泰州市海陵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回覆稱,美容院店長拿走了小靜的部分贈品,執法人員製止未果。/受訪者供圖
今年1月5日,泰州市海陵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回覆稱,美容院店長拿走了小靜的部分贈品,執法人員製止未果。/受訪者供圖
對於何某是否系從城北分局門口拿走贈品,而非其表述的系小靜主動退還一事,該店另一名負責人稱,此事已全權委託律師處理。其代理律師回應記者稱,自己只負責案件代理,是否接受採訪將視採訪提綱再定,且以只接受當面採訪為由拒絕再度回應。
小靜提供的貸款和消費憑證顯示,2019年5月4日,小靜借款1萬元後,當天就用在支付可諾丹婷美容項目上。/受訪者供圖
小靜提供的貸款和消費憑證顯示,2019年5月4日,小靜借款1萬元後,當天就用在支付可諾丹婷美容項目上。/受訪者供圖

4 詢問錄音曝出執法人員斥責消費者“缺心眼”

此外,2020年12月8日小靜在海陵區市場監督局城北分局接受詢問錄音顯示,在近兩小時詢問中,小靜多次表述其被強迫和誘導消費,是在另一名有同樣遭遇的夥伴提醒下才意識到自己被騙,於是通過發帖尋求幫助。

錄音中,市場監督局執法人員多次表述:“你知道什麼叫強製消費嗎?不讓你出門,不讓你穿衣服才是強製消費。你提供的轉賬和貸款信息無法證明你是強迫的,人家堅決否認。你是(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誘導你殺人你也去嗎?一次上當、兩次上當你還去,你是缺心眼嗎?你這是上帝般的消費呀!我也想被這樣的消費。”

除多次否認美容院並非強製消費外,城北分局執法人員還出現了前後說辭不一致的情況。其中一名男性執法人員稱,檢查過程中並未發現小靜所描述的商品和憑證,但隨後又稱對商品進行檢查後發現商品有相關產品信息,並非三無產品。而對於小靜提出有誘導及虛假宣傳的情況,詢問及通報中均未提及。

上遊新聞記者注意到,執法人員雖明確表示通過查看購物信息,可以發現有明顯不合理的地方,但商家曾給小靜提供食物,有時還讓她打包帶走。在瞭解小靜母親去世父親很少管她的情況後,執法人員說:“人家瞭解你的情況後才對你好,給你做吃的,讓你花錢。你是花錢買溫暖。”

詢問結束後,一名女性執法人員提出,經查詢有很多地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對可諾丹婷誘導、強製消費進行了處理,是否可以針對相同案例借鑒處理。但一名男性執法人員以很難取證、一旦處理對店家打擊很大為由,否定了女性執法人員的提議。該男性執法人員還表示,門店經營者係泰州市本地人,不可能存在小靜所說的情況。

2月1日,針對執法人員上述言論,海陵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辦公室李主任表示,已瞭解相關情況,執法人員確實到現場進行過調查,也製作了筆錄。對於錄音中的相關內容,會向領導彙報,再予以處理。

5 多地門店被查處,溫州曾作出90萬元罰款

上遊新聞記者梳理髮現,自2018年起,可諾丹婷門店涉嫌虛假宣傳、強製誘導消費的情況就屢見不鮮。自2020年“3.15”央視曝光後,可諾丹婷仍多次陷入消費者維權風波。

據央視報導,可諾丹婷某市場片區李總經理曾強調,“我們要養韭菜,以前就是不斷地老割韭菜,割了之後不去種韭菜,你怎麼割?那你新客進不來我們怎麼割?割沒了。”“我們這裏就這樣子的呀,為了錢不擇手段。”

2018年浙江溫州市官方報導顯示,95後大學生小吳稱,自己在街頭填寫問卷後被帶到可諾丹婷美容院免費體驗,在之後體驗中其先後花費15萬元,當表示無力支付後,店員就會誘導其開通支付寶花唄、借唄、辦信用卡方式辦理貸款。其在店家誘導下花費4萬多元購買的由熱感面料並配以磁石,可治療婦科疾病並塑身的連體衣,經當地市場監督管理局調查,其連體衣與市場銷售的普通塑身衣並無差別,市場售價僅是小吳購買價格的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之間。溫州市鹿城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以違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反不正當競爭法》的第二十條第一款之規定,對商家作出罰款90萬元的行政處罰。

2019年7月,海峽都市報也曾報導,福州可諾丹婷美顏美體店還疑似存在迷信式推銷和強迫消費等問題。

北京市聞澤律師事務所律師連大有表示,對於商家是否有誘導欺騙行為,要依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處罰辦法》的規定,並根據一般人的理解,對商品或者服務做出了不真實、不全面、不準確的宣傳,均是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宣傳。其實,《侵害消費者權益行為處罰辦法》第六條進行了列舉式說明,特別是當消費者在經營者店舖內處於不完全自由的情況下,迫於各種壓力不得不作出了超出一般人選擇的時候,就極有可能是受到了欺騙或誤導。如通過以虛假的“有獎銷售”、“還本銷售”、“體驗銷售”等方式銷售商品或者服務。特別是在消費現場辦理大額的消費卡、甚至用信用卡、花唄、借唄等信用方式進行消費時,受虛假的宣傳影響的可能性更大。

連大有認為,市場監督管理部門在接到消費者投訴後,應依法調查核實,絕對不能對消費者採取侮辱性的語言。如果商家採用不讓消費者出門,不讓穿衣服,則可能不僅僅是強迫消費問題,有可能涉嫌刑事犯罪如非法限製人身自由、敲詐勒索等問題了。

“另外,從雙方《協議書》內容看,明顯存在不平等條款,是否造成侵害名譽權,應經過有權機構認定。且不屬於《協議書》債權債務關係,屬合同糾紛。根據小靜描述,(美容院)存在堵門情況,還可能涉及個人信息泄露的情形。”

2月1日,小靜向記者表示,1月29日她接到泰州市海陵區法院通知,海陵區潔歐蔓美容美體中心以名譽權糾紛向該院提起訴訟,要求小靜刪除視頻及相關維權信息,並公開道歉,同時承擔律師費及相關訴訟費用。海陵區法院接到申請後作出(2021)蘇1202訴前調339號調解申請,目前正在等待調解。

原標題:《自曝被美容院誘導強製消費34萬的女生,被涉事美容院告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