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平凹女兒的詩被群嘲,曾被父親稱讚“我遠遠攆不上”
2021年02月02日00:05

原標題:賈平凹女兒的詩被群嘲,曾被父親稱讚“我遠遠攆不上”

1月28日,文學藝術界刊物《文學自由談》微信公眾賬號發佈該刊物2021年第1期文章《唐小林:賈淺淺爆紅,突顯詩壇亂象》,引起輿論熱議。

文章寫道,“賈平凹的女兒賈淺淺爆紅,背後是各路文學名家和詩人積極為賈淺淺的詩歌撰寫評論,溜鬚拍馬。”

前述文章列舉了賈淺淺各項詩歌比賽的獲獎經曆和詩歌作品,批評賈淺淺詩歌是“回車鍵分行寫作”、“肮髒噁心的垃圾文字”。

賈淺淺個人介紹 圖片來源:人民文學出版社微信公眾賬號“當代”
賈淺淺個人介紹 圖片來源:人民文學出版社微信公眾賬號“當代”

文章列舉了賈淺淺一首《那年,那月,那書》:

他忽然清清嗓子對我說/嗨,我叫邁克,是來西安的留學生/你看的什麼書/《廢都》。我答道,並且努力把窩著的書角展了展/廢都?那是什麼意思呢/那個老外聳聳

澎湃新聞查詢發現,這首詩收錄於賈淺淺新出版的第三本詩集《椰子裡的內陸湖》。

《文學自由談》文章稱,“這種‘淺淺體’詩歌,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為有無數看不見的手在翻雲覆雨、興風作浪。”

文章還列舉了賈淺淺的詩歌《郎朗》:

晴晴喊/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等我們跑去/郎朗已經鎮定自若地/手捏一塊屎/從床上下來了/那樣子像一個歸來的王

《文學自由談》文章稱,“這種肮髒噁心的垃圾文字,這與詩歌怎麼能夠捆綁在一起,更無法想像,那些出版商們為何要如獲至寶、爭先恐後地包裝出版。”

此外,《文學自由談》文章作者寫道,“讀賈淺淺的詩歌,無數的錯別字和各種硬傷從字裡行間汩汩而出”。例如:《夢在左,靈魂在右》中的“風驟雨橫,門掩蒼(滄)浪之水”,《Z小姐的雨天》中的“一隻(支)煙的功(工)夫,她和這個世界都陷入沉默”。

賈平凹曾稱讚女兒:

我遠遠攆不上了

對於賈淺淺詩歌的質疑,2月1日,澎湃新聞多次致電賈淺淺父親賈平凹,截至發稿前,賈平凹暫未回應。

在賈淺淺的詩作中,有多處引發爭議的段落,例如使用“屎”“尿”等不雅詞彙,關於賈淺淺的爭議頓時席捲網絡。在賈平凹筆下,曾經如此稱讚賈淺淺的寫作才華:“她的詩在各種雜誌上不斷地發表,偶爾我讀到了,也讓我驚訝,她怎麼有那麼多的奇思妙想!那些句子是她這個年齡人的句子,是這個時代的句子,我是遠遠攆不上了,倒生出幾多感歎和羨慕。”

2017年父親節,人民文學出版社微信公眾賬號“當代”曾刊登《賈淺淺:我的父親賈平凹》一文,文中賈淺淺寫道,“我從小到大特崇拜我父親,就是除了不讀他的書,不看他寫的文章。”“我日後要是有幸出什麼研究我父親的書,大家一定要堅信這是我們倆人共同研究的結晶。”

圖片來源:人民文學出版社微信公眾賬號“當代”
圖片來源:人民文學出版社微信公眾賬號“當代”

但在賈淺淺近年的學術成果中,有多篇論文有關賈平凹,例如《生命的言說與意義——試論賈平凹的書法創作》《文學視域下賈平凹繪畫藝術研究》《歷史與文學的雙重變奏——賈平凹的敘事策略》《寫給父親的一封信》《賈平凹散文精選》《賈平凹書畫與文學藝術精神關聯性研究》等。

同日,陝西省作家協會一位工作人員告訴澎湃新聞,暫未關注到賈淺淺引發的網絡熱議。

“賈淺淺的入職流程

是公開、規範的”

資料顯示,賈淺淺曾任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文學院副教授,澎湃新聞記者撥通了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文學院前副院長韓魯華的電話,他表示,自己看過賈淺淺的詩歌,也讀過她所有的論文,但是對於文學之外的爭議並不關注。他強調:“淺淺是個好娃,我認為她在詩歌寫作上是有才華和靈性的。”

對於賈淺淺多篇論文關於賈平凹,韓魯華認為,這並沒有違法學術規範。“沒有規定說她的父親是賈平凹,她就不能研究賈平凹了。”

對於網友的非議,他認為這是賈平凹的名聲太大所致。“資料顯示,賈平凹曾任西安建築科技大學文學院院長,父女曾在同一所大學工作,對此,韓魯華表示,賈淺淺的入職流程是公開、符合規範的,與其父的身份並無關聯。

同時,澎湃新聞記者撥打了賈淺淺現在就職單位、西北大學文學院院長段建軍的電話,他以“自己最近有事,不方便接受採訪”為由拒絕了採訪。

賈淺淺

文學評論者盧輝:

她擁有詩人的天賦和能力

“賈淺淺的文字是頗有靈氣和個性的,她擁有詩人的天賦和能力,把文學變得更加感性、可視化。”文學評論者盧輝告訴澎湃新聞記者,他曾為賈淺淺詩集《椰子裡的內陸湖》寫作評論《“寬與遠”的詩歌境地》。在他看來,人們應該更多將目光放到賈淺淺的文學創作,閱讀她的全部文學作品,而不是聚焦於幾首玩笑一般的“打油詩”。他認為,有些網絡評論是以偏概全了,不能用幾首詩歌來判斷賈淺淺的真實寫作水平。

資料顯示,賈淺淺是西北大學文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賈平凹文學館常務副館長,魯迅文學院32屆高研班學員,參加第35屆青春詩會,出席第八次全國青創會。

同時她也是陝西省青年文學協會副主席,作品散見於《詩刊》《作家》《十月》《鍾山》《星星》《山花》等,出版詩集《第一百個夜晚》《行走的海》《椰子裡的內陸湖》,曾獲得第二屆陝西青年文學獎。入選2019名人堂·年度十大詩人。

2月1日,澎湃新聞多次聯繫西北大學文學院、西北大學黨委宣傳部,並以郵件形式聯繫賈淺淺本人,截至發稿前並未獲得回應。

網友評論

不少網友讀了賈淺淺的詩笑了:

李MUFC李:隨便說 幾句話 不加標點符號 就算是詩 了嗎

一棵歪脖子樹:寫這詩的人是文學博士,那我豈不是一代文宗?

風痕:這…感覺還沒我高中語文老師寫的好

酒:要說起我的父親,那還得從頭說起。。。。。。一個文學院副教授,這文章開頭對得起小學語文老師不

還有網友直接下場開寫

範斯特洛夫:

《詩人》

自從我會用了回車我好像也成了詩人

《賈淺淺:我的父親賈平凹》

彷彿有股熟悉的味道

十一月an:夏洛特煩惱:我的區長父親

文章奇哉啤酒美哉:《我的作協父親》

賈淺淺的詩到底怎麼樣,

文壇沒個數嗎?

核心期刊《文學自由談》近期刊發了一篇題為《賈淺淺爆紅,突顯詩壇亂象》的文章,引發輿論,尤其是文學圈的廣泛關注。

賈平凹在女兒的成長和創作道路上到底發揮了怎樣的作用?賈平凹有沒有因為愛女心切,為其通向詩壇提供各種捷徑,從而跨越了規則,踐踏了公平?

賈平凹的創作成就、他在中國文壇的地位,是得到公認的。正因如此,我們更應該給賈淺淺的詩歌作品、文學水平一個客觀公正的評價。雖然“文壇是個圈”,但也必須用作品說話,打破“圈子”“關係”的想像,才能在文壇長期立足。揠苗助長,是培養不出大作家的。

賈淺淺的詩到底寫得怎麼樣?這對文學研究者來說,不該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

來源 | 澎湃新聞 範佳來 喻琰 梁舒奕 李勤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