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熱評:“屍字頭”入詩:或可自賞,莫付流觴
2021年02月02日13:06

原標題:新華熱評:“屍字頭”入詩:或可自賞,莫付流觴

  新華社杭州2月2日電 題:“屍字頭”入詩:或可自賞,莫付流觴

  新華社記者馮源

  一位女詩人的幾首作品因嵌入不少“屍字頭”漢字描摹“黃白之物”,招致批評。批評意見可能未窺全豹,爭議之詩或為遊戲之作。但文學創作的基本原則還是要遵循的——圖自賞,創新可以大膽嚐試;為流觴,詩文不能有傷大雅。

  中國有著古老的詩歌傳統,“詩言誌、歌詠言”,用詩歌表達自己的心聲,是詩人的自由,應該尊重。但是袒露心聲,也應該尊重詩歌之美、詩人身份乃至於讀詩愛詩之人的耳目。試想“武鄉侯罵死王朗”時,羽扇綸巾的諸葛孔明若滿口“魯提轄拳打鎮關西”時的“粗鄙之語”,那實在是一件煞風景的事。

  與“五穀輪迴之所”相關的事物,並不是說一概不得入詩入文,畢竟《莊子》中就有“道在屎溺”的說法,文藝作品中適當地打破禁忌,也確實是一種創作手法,可以更好地觸動受眾的心靈。但是,人皆有羞惡之心,“羞惡之心,義之端也”,過度解構也會引發受眾的反彈,所謂物極必反,就是這個道理。辛棄疾《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篇尾感慨佛狸祠下烏鴉留下的一片狼藉,要借用“一飯三遺矢”的典故,但是作者避開禁忌點到即止,以一句“廉頗老矣,尚能飯否”代之,終成被人激賞千古的警句。

  《漢書》三班、建安三曹、眉山三蘇、小仲馬是大仲馬“最好的作品”……文學史上的家學淵源,古今中外屢見不鮮,也被無數為人父母者所豔羨。我們要防止對名宿之後有過多的惡意猜想,但是全社會也有理由希望他們能在繼承創新上下功夫,或青出於藍,或別開生面。這是公眾喜聞樂見的。

【糾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