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財對話丨專訪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A股行情反映中國經濟結構正在轉型 科技股泡沫目前不會破滅
2021年02月02日19:16

原標題:南財對話丨專訪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洪灝:A股行情反映中國經濟結構正在轉型 科技股泡沫目前不會破滅

“2020年全球央行是閉著眼睛放水,導致美國的赤字有史以來最大,接近負20%。這是很誇張的情況,也絕對是市場沒有經曆過的。”交銀國際董事總經理、研究部主管洪灝在近期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專訪時表示。

疫情“黑天鵝”令全球股市在2020年跌宕起伏,多次熔斷、V型反彈……在告別“史詩級波動”的2020年之後,全球股市在2021年初迎來全面上漲。美國三大股指屢創新高,A股也表現強勁,其中上證指數於1月初站上3600點。不過,隨著美股市場發生歷史罕見的“散戶與機構”大戰,全球股市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回調。

面對如此動盪、複雜的走勢,2021年股市行情預計如何?A股散戶投資者該如何操作?洪灝表示,散戶投資者們需要做好自己的功課,知道自己要什麼,並擁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A股行情反映中國經濟結構正在轉型

《21世紀》:2020年創業板指數應該是全球表現最好的指數之一,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洪灝:我覺得這是有很多因素決定。大家在股票漲的時候都想找出股票漲的原因,其實即使找到一些所謂的因素,它也不一定就是上漲的因素。我覺得最明顯的因素是整個科技板塊的漲勢。在去年3月之後,美國納斯達克指數不斷創新高,然後映射到中國的股市。我們經常說科創板就是中國的納斯達克,因此創業板和科創板都有很好的表現。科技板塊的漲勢說明在疫情之中和之後,人們意識到疫情改變了生活,而一些科技板塊反映了新的生活方式和生產方式。此外,這反映了中國經濟結構轉型的一個新的結構,就是科技佔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

《21世紀》:如果仔細來看,2020年創業板指數應該是漲了將近65%,其實遠遠高於納指的漲幅。這是否說明說以A股為主的新興市場開始慢慢吸引投資者?

洪灝:千萬不要用股票的漲跌來判斷市場是好是壞。如果按照這個理論,2015年A股6000、5000點泡沫時,是我們股市最強的時候,事實上它不是。如果看一下基本面,2015年基本面是最差的。當時我們看到的是股票史無前例地走高,但是基本面數據呈下行的情況。股票走高往往是因為流動性和信貸的寬鬆,所以股票上漲反映更多的是流動性的條件,而不是說基本面表現良好。

散戶投資者需做好功課

《21世紀》:因為A股大漲,散戶投資者的熱情也跟著大漲。你認為散戶投資者應該如何進行理性投資?

洪灝:每當別人問我怎麼樣去進行理性投資,我第一個問題就是誰去決定誰要不要理性。如果在一個流動性非常充沛的條件下,最理性的動作就是衝到市場里,大買特買那些對流動性敏感的板塊、容易上漲的板塊、估值很高的板塊、對未來有很大期望的板塊、很容易帶動人情緒的板塊。這是最理性的行為,因為在這個條件下,這種行為對於市場的反應是對的。

其次,在不同環境下有不同的理性行為。在我剛才描繪的泡沫環境下,理性的行為就是去享受泡沫。我覺得大家對泡沫持有負面的情緒,覺得這是一個貶義詞。其實不是,人類的進步以及經濟的增長往往都是在泡沫產生且破滅之後。比如,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造就了今天的互聯網、5G的盛景,今天整個互聯網的基礎設施都是在20年前搭建好的。如果沒有那一場泡沫,就沒有今天的互聯網。因此,千萬不要覺得泡沫是一個特別不好的事物。它是一個市場對於流動性的充沛、對於未來的期望以及人性癲狂的一種反應。

總體而言,找到一個能讓你安心睡覺、令自己舒服、適合自己的投資方法,就是理性投資。

《21世紀》:你對A股散戶投資者有哪些建議或者忠告?

洪灝:其實你知道A股散戶都不是投資者,他們就只是在投資。無論是所謂的廣大的投資者,還是投機者、散戶、機構,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在做投資時做好兩點。第一,知道自己要什麼。如果買股票只是為了交易賺點小錢也可以,業餘愛好也可以,如果要用炒股去改變生活也可以,但是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做這件事情的目的是什麼。

第二,要有獨立思考,做好自己的功課。同時要對自己的行為、投資決定負責,這也是很重要。經常有人就是說贏的時候就得意忘形,但輸的時候就全是別人的錯,我覺得這種心態是很危險的。或者一個不能對自己的投資決策負責的人,他的行為是非常危險的。

預測只是一個“指南針”

《21世紀》:你剛剛多次提到泡沫,那我們現在是處於一個泡沫的階段嗎?

洪灝:絕對不是。我們中國哪裡有泡沫?滬深300、上證50、恒生國企指數的估值才十幾倍。儘管大型互聯網科技公司的估值在30倍左右,但也不貴,跟美股不太一樣。

《21世紀》:茅台算貴嗎?

洪灝:你看這個就是一個問題——什麼是貴?什麼是便宜?貴大概就是市盈率50倍。但是,茅台每年盈利增長百分之十幾、二十,而且現金流非常充沛,還沒有債。估值應該反映公司的強處,而不是只反映一年的盈利。如果估值只是反映一年的盈利、並假設盈利永遠不變,那麼這個估值方法絕對是有失偏頗的。

我覺得市盈率50倍看上去不便宜,但是50倍裡頭凝聚了很多公司的強處,正如我剛剛所提到的。現在只要市場上漲,大概第一個反應就是說是不是泡沫。畢竟5年前的泡沫以及它導致的最後一地雞毛仍曆曆在目,所以大家都心有餘悸,但是我並不覺得這就說明了當前A股漲得快的股票就是泡沫。

我覺得現在談泡沫為時過早,有一些好的股票被投資,價格也很高,主要還是因為這個是好公司。

《21世紀》:根據你的預測,說今年上證的交易應該是2900點到3600點,今年開年之後我們A股就站上了3600點。這符合你的預期嗎?

洪灝:符合。交易區間的預測最主要的意義在於讓大家大概知道股票的交易區間以及交易的重心。我們今年的交易區間預測是比2020年上了一個台階,去年是2700點到3500點,今年是2900點到3600點,它的底部在不斷地抬升,頂部稍微有一點抬升。

從圖形上來看,時空上來說,它就像一個巨大的、聚斂的三角形。它的底部不斷抬升,但是它的頂部是往下壓的。一般來說,這是一個選擇方向的圖形。我們也知道其他的股票市場或者其他的指數都已經選擇了方向,比如說恒生國企指數、MSCI中國、MSCI新興市場都選擇了向上的方向,所以在大的三角形收斂的時候,我們覺得最後它的選擇方向是向上,那麼現在似乎市場正在做這個決定。

所以我一直都說不要過分地糾結3600點。今年可能是3602點,就突破了兩個點。而去年我們預測是2700點到3500點,結果跑出來是2650點到3450點,最後差了50點,也不能說是預測錯誤,所以我覺得真的沒有必要太糾結於具體的點位。

此外,第二個結論很明顯,即要買不擴容的指數。換句話說,不擴容的指數為大家提供的機會更多。上證50、滬深300、恒生國企指數等都屬於這類指數,只要買這些指數,甚至買這些指數里規模最大的前10只股票就可以。

無需糾結板塊,也無需糾結點位,因為市場結構發生了變化,就這麼簡單。

關於指數點位,我再舉個例子。大家經常說中國股市沒有漲,一直在3000點左右。但是,事實並非如此,我們出現了這麼多大牛股、深成指數不斷創新高。因此,我覺得,可以把這個交易區間當做一個指南針,只告訴你東南西北,而不告訴你具體的路徑。

《21世紀》:你預測2021年將是價值王者歸來的一年,這樣的判斷依據是什麼?

洪灝:可以想像這麼一副畫面,一個大將軍騎著大白馬轟隆轟隆地往前走,那麼肯定有先遣部隊。其實2020年6月至今,價值股已經開始跑贏其他股票,而且是非常明顯的反應。那麼現在銅、鐵礦石、螺紋、大宗商品、工業商品、木材、咖啡、可可玉米、棉花全部在創新高。這個就是價值王者歸來,或者說價值股覺醒了。我也希望價值王者歸來可以實現,因為畢竟它的過程還是比較波折的。

《21世紀》:是不是全球的股市都會出現價值王者歸來的情況?

洪灝:美國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因為這是由市場結構決定的。

《21世紀》:如果我們拋開指數不看的話,你怎麼看待今年A股的走勢?

洪灝:A股將呈上漲的趨勢。因為整個交易曲線正在抬升,所以股市也將走高。一般來說,如果有人說將呈震盪的趨勢,其實就說明他對股市也沒有特別多的想法。

我剛才已經提到,整個市場重心正往上走,整個交易區間是在往上走,那麼A股的指數應該也會是這個方向。

《21世紀》:從全球來看,你怎麼展望2021年的股市?

洪灝:買,就是買。除了債券什麼都買。不管是哪個國家的股市,哪個漲得最好就買哪個。中國漲得最好就買中國,就這麼簡單。

中國正處於週期的修復回暖階段

《21世紀》:週期性一直是你預測的基礎,那麼這次疫情是否破壞或者影響到你對2020年的預判?

洪灝:沒有錯,2000年可能是我(做預測)有史以來記錄最好的一年之一。2015年、2013年記錄也很好。2020年就是運氣很好,我的預測,如點位的預測、拐點的預測都比較靠譜。

《21世紀》:但是疫情是不可控的,2020年年初沒有人會想過會有一場全球的疫情。那麼你做預測時的參照是什麼?

洪灝:做預測的時候,如果你去翻我的微博,那麼我在2月19日就說未來的兩個交易周、10個交易日會出現一個大級別的回調,但是沒有想到回調幅度這麼大。我們預測的是20%左右的大級別回調,結果最後是40%的跌幅。這比我們預測的多跌了一倍。3月20日,我們預測市場要反彈,至少要有技術性的反彈,因為當時美聯儲直接入市購買債券。

我覺得我們要做的判斷不是說疫情,而是說這個市場怎麼樣去反應,市場預期怎麼變化,這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說疫情何時結束。沒有一個專家敢說疫情何時消失,但是要記住,人類一定會戰勝病毒的。幾百年的歷史告訴我們,無論是黑死病、天花、麻疹、霍亂,還是SARS,都一一被我們戰勝。所以我覺得新冠病毒一定會被我們戰勝,只是時間問題。

我們做投資的時候,不能背上一個非常黑暗的展望。如果前途是一片黑暗,那就無需投資了。我們展望的基礎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人類一定戰勝病毒。那麼在這個基礎上,哪些板塊、哪些投資將會收益更多,才會是關鍵問題。

《21世紀》:基於你的週期模型,你覺得中國和美國的經濟各處於哪個階段呢?

洪灝:中國是一個(週期)領先的經濟體。我們把中國和美國的PPI放在一起對比,就會發現中國PPI領先於美國PPI,而且是高度相關的。目前中國處於一個週期的修復回暖階段,美國是跟在我們後面,大概就是這個情況。

《21世紀》:如果從長週期來看,中國目前是處於什麼位置?

洪灝:增長率肯定是要下降。當然,我相信高層也認識到這一點,所以根據“十四五”規劃,到2035年,中國隱含的名義GDP增長率大概為4.7%,或是4.5%至5%左右,比現在的6%、6.5%低很多。這不是一個災難。為什麼一定要增長那麼快呢?現在的問題不是總量的問題,而是結構的問題。結構的問題也是分配的問題,即我們在保持這麼多年的高速經濟增長之後,我們需要讓更多的、廣大的人民群眾都能夠享受到經濟增長的果實,這個很重要。

科技股泡沫目前不會破滅

《21世紀》:其實2020年是跌宕起伏的一年,我們經曆了熔斷、負油價、股市V型反彈。2020年12月5日,全球股票市值超過100萬億美元。那麼歷史上市場有出現過類似2020年的表現嗎?

洪灝:有,1929年。區別就是1929年全球央行沒有開閘放水,2020年全球央行是閉著眼睛放水,導致美國的赤字有史以來最大,接近負20%。四分之一的美國的狹義貨幣供給和40%的廣義貨幣供給都是在2020年前8個月印出來的。這是很誇張的情況,也絕對是市場沒有經曆過的。

《21世紀》:各國央行有沒有考慮過開閘放水的後果,比如通脹?

洪灝:這就是放水極限的問題。或者說,人在做選擇時總是有各種各樣的後果。那麼,我們現在選擇的問題是立竿見影地看到後果還是說把惡果留給後人。我覺得這個答案是很明顯的,就是人要及時行樂,延緩品嚐痛苦的期限。因此,我覺得,即使知道有後果,但還是會這麼做,這是由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決定的。

《21世紀》:科技股泡沫一直是美股市場討論非常多的一個話題。你也曾經說科技股已經見頂,然而現在科技股依舊堅挺,你如何看待科技股接下來的走勢?

洪灝:意見是可以變的,千萬不要因為自己說了一句話就死抱這個觀點。經過疫情的衝擊,世界已經改變。在這個事實發生變化的時候,我隨之改變我的意見。科技股已經顯著上漲,是不是泡沫大家心裡很清楚,但我一直強調是不是泡沫和泡沫何時破滅是完全不一樣的問題。

千萬不要糾結這是個泡沫,所以要做空它。這裏隱含兩層意思,第一,泡沫就是一個貶義詞;第二,泡沫一定要看空,但是忽略了泡沫會越追越大的現象。從交易的角度出發,當你去做交易時,沒有人是100%有把握的。但是,面對一個強勢的市場,你知道要買進、而不是看空。目前肯定就是這樣的市場。

《21世紀》:那麼你現在怎麼看待科技股?

洪灝:科技股現在就是個泡沫,但是它的泡沫目前不會破滅。很多人想著在頂部就看空,一定要買在最低點,賣在最高點,但是這種心態容易崩壞。這個世界上沒有人能夠每一個頂和底都把握得清清楚楚的。就我個人而言,我試過好幾次,的確有成功的經曆,但是我也不能夠保證我能夠不斷地重複成功。不過,我非常幸運,抓過幾次底、幾次頂。

(作者:施詩 編輯:和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