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蒙傳統醫學:從交流互通到協作互鑒
2021年02月02日05:16

原標題:中蒙傳統醫學:從交流互通到協作互鑒

中蒙醫學交流由來已久,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就有記載,如匈奴露宿丸最早載於晉朝葛洪的《肘後方》中,而在蒙醫專著《方海》《四部醫典》《脈診概要》中也可以看到“陰陽學說”“五元學說”等中醫理論的影子。

梳理兩種傳統醫學的整體理念和發展曆程即可發現,兩者多有相似。現代,兩者也同時面臨著一些問題:如何與西醫學互為補充與促進,如何更好地發揮防病治病與維護健康的作用?

在科技部國際培訓項目“中醫藥臨床實踐與研究進展高級研討項目”的研究中,中國中醫科學院中醫臨床基礎醫學研究所趙靜教授與來自蒙古國傳統醫學科學院的研究人員對此進行了研究(以下簡稱“研究”)。研究建議,中蒙傳統醫學通過聯合培養高水平醫學人才、加大草藥研發與保護力度、擴大非藥物療法的應用,共同推進傳統醫學在世界的發展與傳播。

傳統醫藥在慢病防治、保健方面大有可為

在蒙古國,超過1/3的人口聚集在擁有優質醫療資源的首都烏蘭巴托,而農村醫療服務體系則相對落後。2004年,蒙古國啟動為偏遠地區的民眾提供常用傳統醫藥的項目——“家庭傳統藥箱”,所用藥物的費用每年每家約8美元。據統計,目前,該項目已涵蓋了15萬餘人。

研究認為,與“家庭傳統藥箱”相比,在醫療資源短缺的偏遠地區,針灸等非藥物療法以及傳統預防方法因其簡、便、廉、驗的特點具有廣泛的民眾基礎和優勢。例如,在20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向蒙古國派遣了多批中醫醫療團隊,同時,蒙古國也陸續派醫生來中國學習針灸。當時,蒙古國的肝病和肺結核患者較多,中醫對症治療不僅療效顯著且醫療成本更低,獲得了蒙古國廣大民眾的認可。

儘管如此,由於地理受限及醫療人員比例失調,針灸等傳統療法的使用範圍面臨不斷縮小及人員斷層等問題,針灸等非藥物療法的優勢未能充分發揮。

因此,研究建議,首先促進針灸等非藥物療法的應用。“蒙古國人民為了抵禦冬季的嚴寒,大多嗜酒喜肉,因此中風、酒精性肝病以及腰痛的發病率較高。同時,由於蒙古國人口分散,儘管醫保覆蓋範圍較廣,但仍需在提高衛生服務質量水平基礎上,改善醫療資源分佈不均的情況。針灸不僅對蒙古國多種高發病療效確切,且操作簡便,便於掌握與推廣。此外,推拿、太極等多種形式的中醫非藥物療法,因其作用明確,副作用小,操作便捷等特點在世界範圍內廣泛傳播,這些非藥物療法對於服務邊遠地區的牧民以及降低醫療成本都有一定的幫助。”趙靜說。

除此外,傳統醫學想要在醫療保健中發揮更大的作用仍有許多問題需要解決,比如傳統草藥質量和研發途徑受限,傳統醫學特色鮮明度降低等。

因此,研究還建議加大草藥研發與保護力度。中蒙兩國分享經驗並開展合作,如借助現代醫學手段研發更多類似青蒿素、三氧化二砷等“現代草藥”,從而提高傳統草藥的質量、療效、安全性以及國際影響力。又如,兩國共同建設傳統草藥加工和銷售基地,進而推動相關產業的發展。

趙靜介紹,1999年,蒙古國議會頒布了第46號令《蒙古傳統醫藥政策》,使《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和《俄羅斯藥典》在蒙古國具有相同的法律效力。“與很多傳統醫學尚未立法的國家相比,傳統醫學在蒙古國一直得到政府的認可與支援,並具有廣泛的民眾基礎,這些都為其現在的發展以及未來與西醫學一起服務於更多民眾提供了充分的條件。”

中蒙傳統醫學應聯合培養高水平醫學人才

研究顯示,在蒙古國,由於現代疾病譜的轉變以及高水平蒙醫人員的減少,使得蒙醫學也面臨著傳統治療手段逐漸消失、傳統特色不斷削弱的趨勢。因此,儘管每年有固定數量的蒙醫學生畢業,仍存在傳統醫學整體特色淡化、臨床診療能力下降的問題。

“近年來,隨著醫療模式由疾病照護向健康照護轉變,中蒙傳統醫學因其重視預防、治療形式多樣等特點再次引起關注,這就更需要突出其自身特色與現代醫學形成互補。”趙靜說。

趙靜介紹,與我國開展系統的中醫教育相似,蒙古國也已開展了系統、全面的蒙醫教育。蒙古國現有7所設有傳統醫學學科的高校和機構,並開設了學士、碩士、博士學位課程。同時,也有規模相當、官方認可的蒙醫學專業培訓計劃,成為發展現代蒙醫及提高蒙醫整體水平的必要條件。

“任何醫學都不是完美的,不論是蒙醫學、中醫學還是西醫學,都面臨著民眾日益提高的健康期許與自身不足之間的矛盾,只有不同醫學體系間互相協作,才能更好地為民眾健康服務。在我國及蒙古國這樣具有傳統醫學基礎的國家,需要開展有針對性的傳統醫學教育,培養更多高水平的復合型傳統醫學人才,即在掌握現代醫學知識的基礎上,突出傳統醫學在高發病及疾病預防方面的特色與優勢,並在實踐與研究中將不同醫學的優勢與不足進行互鑒,更全面地認識疾病與健康。”趙靜說。

趙靜舉例說,中醫方劑藥味較多,而蒙醫藥物較少,中醫藥可適度精簡藥味,更加有利於可持續的生態發展;作為馬背上的民族,蒙醫的非藥物療術具有一定優勢,可供借鑒開發。研究建議,中蒙兩國可以在傳統醫學教育、科研及臨床中加大合作力度,通過共建傳統醫學中心,互派學留學生、進修生,鼓勵高年資醫生通過“師帶徒”的形式傳授傳統特色療法等,共同培養高水平的結合醫學人才。此外,醫務人員還應善於利用互聯網平台的優勢,向民眾普及治未病的知識、推廣傳統醫學的優勢,組織、參加傳統醫學學術會議向海內外同仁宣傳最新的研究動態。

“為了更好地發展傳統醫學,中蒙兩國應互通有無、彼此尊重,在培養高水平結合醫學人才、推廣針灸等非藥物療法以及加大草藥研發與保護力度等方面共同協作,探索結合醫學服務健康的新模式,服務於不同國家的民眾。”趙靜說。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張曼玉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2月02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