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曾經對西方人最友好的島,現在受夠了?”
2021年01月31日00:26

原標題:“這個曾經對西方人最友好的島,現在受夠了?”

印尼的峇里島是舉世聞名的旅遊之島,島上景物萬種風情,甚為綺麗,每年的遊客更是絡繹不絕。

然而,近期有多名外國人從峇里島被驅逐出境,一名是俄羅斯的社交媒體網紅,另一名則是美國女性,他們都因無視當地防疫規定而在網上被眾人指責甚至是謾罵。

因為這些事件,後續還引發了一場社會討論,有人發出這樣的疑問:峇里島這個在印尼堪稱“對西方人最友好的島嶼”,是不是真的對他們“受夠了”?

一些專家則指出,其實有許多印尼人不願意看到本國被當作是第三世界國家,甚至淪為西方人的“遊樂場”,他們對曾經被殖民的那段歷史心生芥蒂。

《澳州人報》報導截圖
《澳州人報》報導截圖

多名在印尼的外國人近期被驅逐出境

據澳媒《澳州人報》(The Australian)1月27日報導,其中一名被印尼政府驅逐出境的俄羅斯人名叫謝爾蓋·科森科(Sergey Kosenko),他於去年10月持旅遊簽證進入峇里島。上週末,他在當地一家豪華酒店舉辦了派對,違反了防疫規定,因而被驅逐出境。

報導稱,事實上,在社交媒體Instagram上擁有約490萬粉絲的科森科,上個月就已經引起了當地政府的注意。在他錄製的一段視頻中,他駕駛著摩托車駛離碼頭,一名身穿比堅尼的乘客則在其身後擺出了雜耍姿勢。

這一危險舉動引來了當地的批評之聲,但遠不及另一個外國人。據報導,28歲的美國黑人婦女克里斯汀·格雷(Kristen Gray)和她的同性伴侶桑德拉·亞曆山大(Saundra Alexander)也於上週四(21日)被驅逐出境。

報導介紹,這兩名女性被驅逐出境的原因是在推特上“散佈可能令公眾感到不安的信息”。據報導,格雷曾在推特上兜售她一本名為《我們的峇里島生活,也是你們的》(Our Bali Life is Yours)的電子書以及一項網上諮詢項目,這一諮詢項目旨在幫助那些想搬到峇里島的外國人,繞過入境臨時禁令進入印尼。

目前,格雷的一系列推文已被刪除,在那些推文中,她大肆宣揚自己在峇里島“高貴奢華”的生活方式。同時,她還稱讚峇里島是有色人種和LGBTIQ人士(性少數群體)的“安全天堂”,只有外國人可以在當地的同性戀和變性人等議題上擁有特權。

一些人認為,格雷在疫情期間向他人大肆宣傳前往印尼,這種做法是無視防疫規定。另一些人則怒斥她是“垃圾遊客”(trash tourist),指責其在峇里島使用“西方特權”:當峇里島人在一場破壞旅遊業的疫情中掙紮時,格雷卻在當地享受“貴族生活”。

同時,印尼政府還對格雷將峇里島宣傳成“接受同性戀人群的目的地”表示了關注。事實上,印尼多數人信奉伊斯蘭教,峇里島雖是該國唯一信奉印度教的地區,但印尼幾乎很少有人公開支援同性戀。就在格雷遭驅逐出境之時,她聲稱自己之所以被盯上,是因為她是同性戀人士。

現在看到的祖國,並非印尼人之希望

針對此事,峇里島一位名叫格斯·達克(Gus Dark)的藝術家對香港《南華早報》表示,雖然峇里島可能自身也有問題,但格雷的一番言論像是“打開了一個水龍頭”,對於峇里島旅遊業不受控制地增長,當地人壓抑和沮喪的情緒都湧了出來。

“很多外國人(在峇里島)都覺得自己有‘外交豁免權’,當地一些人還把他們當‘小國王’一樣供著。”達克說道。

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的講師蒂托·安比約(Tito Ambyo)則認為,許多印尼人對本國被殖民的歷史有著“複雜的感情”,他們對被當作是第三世界國家的人民而感到不滿。

“印尼人認為他們應該有發言權,他們希望能在世界上有一席之地,而不是被當成美國人、澳州人或是俄羅斯人的遊樂場。”

安比約和其他的“人權觀察家”還表示,在印尼談論LGBT的話題並不算違法,但格雷卻因此事被驅逐出境,這很大程度上是由於網絡上人們的憤怒所導致的。事實上,許多無視防疫規定的外國人,在印尼只是被罰款或是被罰做俯臥撐而已。

視頻截圖
視頻截圖

報導提到,由於印尼是東南亞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峇里島如今正在努力遏製飆升的感染率。然而,一些白人遊客經常違反防疫規定,且耍賴稱自己“沒錢”,執法人員就會要求這些人原地做俯臥撐當作懲罰。

當地政府表示,因違反防疫規定而被處罰的人中有80%是外國人,多數來自歐洲。而近幾日,約100名違反口罩令的外國遊客中,70多人交了罰款,大約30人則耍賴稱自己“沒錢”。

來源:觀察者網 文:熊超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