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亞的另一種疫病,在新冠的陰霾下悄然暴發
2021年01月30日13:19

  來源:我是科學家iScientist

  提到2020年,很多人最先想到的大概是新冠疫情。的確,新冠肺炎是歷史上死亡最多的流行病之一,全球疫情的暴發也很大程度改變了人們的生活軌跡。然而,這世界上其他疾病的傳播,並沒有因為新冠肺炎而停住腳步。

  2020年11月,南尼日利亞的三角洲與埃努古地區突然集中出現了幾例相似的死亡病例。緊接著,當地新增了500多例的疑似病例與170多例死亡,引起人們的不安——尼日利亞五個州暴發了黃熱病疫情 。

  不容小覷的熱帶病

  黃熱病(Yellow Fever)是由一種叫黃熱病毒的單鏈RNA病毒引起的急性傳染病。之所以叫黃熱病,是因為它的發病症狀之一是黃疸,除此之外,多數感染者還有發燒、頭痛等症狀。大約15%的感染者會發展成重症,伴隨著內出血、內臟衰竭及嘔吐物帶血等症狀,死亡率高達50% ,並且尚無特效療法,只能簡單補充電解質、進行物理降溫,靠病人自身的免疫力渡過難關 。

  黃熱病,又是如何傳染的呢?它的傳染途徑與瘧疾類似,都是通過蚊蟲叮咬傳播。大部分黃熱病病例來自非洲、美洲和亞洲的熱帶與亞熱帶地區,這些地區也是埃及伊蚊(Aedes aegypti)的主要分佈地區,而黃熱病毒則來源於非洲森林中的靈長類動物。

埃及伊蚊
埃及伊蚊

  雌蚊在叮咬受感染的靈長類動物後,血液中的病毒開始複製,並轉移到蚊子的唾液腺。當蚊子叮咬人類時,這些病毒便會隨著蚊子的唾液一起進入到被叮咬人的血液中,然後繼續複製。等人類再一次被蚊子叮咬,就又開始新一輪的傳播。

  黃熱病分為城市型與叢林型,前者是人傳人,後者則是動物傳人。正是因為存在著大量感染了黃熱病毒的野生靈長動物,至今我們仍然無法徹底根除病毒[1]。通過對黃熱病病毒分子的進化分析,科學家們推測,黃熱病在大約1500年前於非洲起源,並在300~400年前因奴隸貿易而傳入美洲[2]。

黑猩猩易感黃熱病毒
黑猩猩易感黃熱病毒

  較為複雜的防控現狀

  在科學的發展下,黃熱病疫苗已研發上市多年,價格不貴、安全有效。但是,為什麼黃熱病在尼日利亞還引起了如此嚴重的疫情呢?可能大家已經隱隱約約猜到了,是因為當地醫療與經濟的不發達。

  黃熱病的防控現狀是較為複雜的。一方面,疫苗接種在部分國家尚未廣泛推行,疫苗覆蓋人群的分佈存在不均勻性;另一方面,則是多個環境因素的變化,都可能助長黃熱病疫情的發展。

  舉個例子,南美洲的許多國家,例如巴西的黃熱病疫苗覆蓋率幾乎是百分之百,而許多非洲中部和東部國家的疫苗覆蓋率則趨近於零,不同國家接種率存在巨大差別,這主要是因為在非洲,強製性的嬰兒接種方案還沒被廣泛採用[3]。

  黃熱疫苗的接種情況尚不樂觀
  黃熱疫苗的接種情況尚不樂觀

  1940年至1960年間,法國殖民者在非洲推行大規模疫苗接種政策,令當時多個非洲國家的接種覆蓋率達到了80%。然而,隨著法國的撤退,這個項目也終止了,越來越多的孩子打不上疫苗,感染人群的比例也逐漸上升。1985年至2005年間,非洲的黃熱病病例逐年增加,期間甚至造成了三次疫情暴發。

  1980年後期,部分非洲國家其實已經陸續把黃熱病加入到了新生兒免疫計劃中,然而,只給新生兒打疫苗帶來的效果,比大規模接種帶來的效果要緩慢很多。2006年,14個非洲國家開始了新一輪的接種計劃,頗有成效,減少了黃熱病帶給政府的財政負擔,貝寧共和國等國的疫苗覆蓋率已經高達94%[4],這與世界衛生組織、當地政府所做的努力密不可分。

還需繼續提高疫苗接種率
還需繼續提高疫苗接種率

  另一方面來說,許多因素都可能助長黃熱病疫情的發展。由於這是一種蟲媒傳播的疾病,全球氣候的變化,尤其是氣溫和降雨量,都會很大程度影響疾病傳播和病毒的進化。

  除了黃熱病,地球上還有五百多種蟲媒傳播疾病影響著公眾健康,因此在廣泛推行疫苗接種之外,我們還可以做的,就是蚊蟲控制。比如減少蚊蟲棲息地,使用殺蟲藥與蚊帳,甚至是採用基因改造的方法來控制攜帶疾病的蚊蟲,從根源上解決問題[5][6]。

 黃熱病的防控工作還需繼續開展
 黃熱病的防控工作還需繼續開展

  我們從未放棄努力

  新冠肺炎帶來的影響,對於原本就不樂觀的疾病防控情況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雖然非洲國家的醫療條件一直在提升,衛生環境也在逐步改善,但是疾病防控資源不足的核心問題,一直沒有得到解決。除了新冠,他們還同時經曆著伊波拉、霍亂等危險疾病的暴發。

  幸運的是,人們從未放棄努力。就拿這次的新冠疫情來說,非洲多國的反應相當迅速——為了讓各項醫療技術能在當地快速推廣,醫護工作者和科學家們採用了許多創新方法,比如用無人機給通行困難的地區運輸檢測包,利用合併檢測法(Pool Testing)一次性檢測多人樣品來加快新冠檢測速度,還有在當地迅速推廣自製洗手液和口罩[7]。

 努力加速醫療服務的推廣 | Pixabay
 努力加速醫療服務的推廣 | Pixabay

  這次在尼日利亞發生的黃熱病疫情,也被科學家們視為一個當地測試疫苗運輸系統的機會,為之後的新冠疫苗接種提前鋪路。雖然非洲地區的醫療資源依舊緊張,但在多方的幫助和他們的努力下,相信一定可以渡過這次難關。

  為了呼籲關注包括黃熱病在內等被忽視的熱帶病(NTD,Neglected Tropical Diseases),世界衛生組織將每年的1月30日定為被忽視的熱帶病日(World NTD Day),希望肆虐於熱帶地區的疫情,能夠獲得更廣泛的關注,早日得到更有效的防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