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警示實體經濟與資產價格脫節加劇 大型資管機構未雨綢繆降低風險敞口
2021年01月29日00:39

原標題:IMF警示實體經濟與資產價格脫節加劇 大型資管機構未雨綢繆降低風險敞口

隨著全球資產價格“無視”疫情嚴峻形勢迭創新高,越來越多的國際金融組織紛紛擔憂資產價格與經濟基本面脫節風險加劇。

1月27日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佈《全球金融穩定報告》更新內容並警告稱,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脫節仍在延續,一旦投資者重新評估全球經濟增長前景或政策展望,全球資產價格或將面臨回調風險。

IMF指出,當投資者對經濟增長預期或財政、貨幣政策展望發生變化,全球資產價格或將面臨回調風險。這種風險疊加金融市場脆弱性,可能導致市場信心發生連鎖反應,危及全球宏觀金融穩定。

多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對此直言,當前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日益“脫節”的一大重要原因,是美聯儲等多國央行採取極低利率環境,以及各國持續加碼財政刺激計劃規模,刺激越來越多投資者不顧疫情衝擊下實體經濟複蘇疲軟,紛紛湧入金融市場追漲獲利,由此造成資產價格與實體經濟之間的“落差”日益擴大,造成巨大的資產高估值泡沫。

管理377億美元的Elliott Management創始人保羅·斯林格表示,當前美股存在的高估值泡沫,很大程度源於美聯儲的低利率政策導致通脹預期快速走高,令投資者不得不選擇收益率更高的股市來對抗越發升高的通脹壓力。

歐米伽諮詢負責人里昂·庫伯曼也認為,美聯儲為未來2-3年預設的低利率環境助長了投資者對美股的樂觀預期。因此,美聯儲不僅致使大量資金流向股市持續推高泡沫,也令流入實體經濟的資金相應減少,無法起到扶持實體經濟複蘇的作用,導致金融市場與實體經濟脫節日益嚴重。

1月28日淩晨,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對此辯解稱,過去數個月驅動資產價格上漲的主要因素,是疫苗研發順利推進與市場對大規模財政刺激計劃出台預期升溫,其實低利率與資產價格之間的關係沒有市場預期的那麼緊密。

記者多方瞭解到,儘管各方各執一詞,但越來越多的全球大型資管機構正對資產價格與實體經濟日益脫節開展風險對衝。

“目前我們感覺到投資者對美國新一輪財政刺激計劃的預期過高,若它沒有令美國經濟複蘇幅度達到市場普遍預期,將會觸發大量獲利回吐盤湧現,令資產價格趨於走低。”一家歐洲大型資管機構駐亞太區首席代表告訴記者。因此他們已降低美股投資組合的風險敞口,將約75%美股持倉通過股指期貨等衍生品進行套期保值。

在多位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看來,若金融市場資產價格出現大幅回調,還將觸發多米諾效應,其中包括企業債務水平大幅上升、非銀行金融部門脆弱性加劇、部分新興市場國家主權債務面臨兌付危機,及部分國家銀行體系盈利能力大幅下降等,由此危及全球金融穩定性。

“儘管我們不願看到這種狀況出現,但金融市場有著自己的運行規律,任何與實體經濟脫節的資產高估值泡沫都很難持續很久。”這位歐洲大型資管機構駐亞太區首席代表直言。

資產價格高估值泡沫嚴重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美股無視疫情嚴峻迭創新高,此前一再警告美股泡沫的大型投行紛紛改口。

摩根大通分析師Marko Kolanovic發佈最新報告建議,投資者不要理會有關股票泡沫的警告,應趁著市場拋售潮趕緊加倉。因為美股市場將在經濟複蘇和企業利潤回升環境下,繼續攀升。

高盛策略分析師David Kostinr也認為,儘管目前美股呈現諸多不正常現象,比如那些漲幅很大、估值很高的高成長股與高市盈率股已出現高估值泡沫,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火熱預示著美股漲勢正趨於見頂,利率負增長公司股票成交量創下歷史極端水準等。但若按當前美國國債收益率與公司現金水準估算,當前美股指數仍處於歷史平均估值下方。尤其是美國基準利率若持續保持極低水平,美股高估值不會像某些人想像的那樣“荒謬”。

在一位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看來,這恰恰反映出華爾街多數投資機構的“態度”——儘管美股估值與實體經濟基本面日益脫節,但在極低利率、新財政刺激計劃出台激發市場看漲熱情、賺錢效應凸顯的共振下,很少有人還將美股高估值視為“泡沫”。

他回憶說,去年9月,華爾街不少投資機構一直在討論美股存在三大泡沫,即美聯儲極低利率政策帶來的通脹泡沫,市場樂觀預期創造的估值飆漲泡沫,眾多投資者熱情投資所帶來的情緒泡沫。但現在討論這些泡沫的聲音已經大幅趨弱。因為只要新資金湧入持續推高美股,這些泡沫都顯得不足為慮。

在他看來,這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大量QE資金未能流入實體經濟,而是湧入金融市場,其中最典型的一種狀況,是民眾在收到美國財政刺激計劃所發放的救助金後,並沒有將這筆錢用於消費,而是投資美股獲利,由此令整個金融市場充斥著各種“無視實體經濟基本面”的套利交易,比如大量散戶投資者執著地加碼QE政策套利,買漲美股買跌美元,還有不少投資機構以極高杠杆參與通脹套利交易,一面買跌美國國債一面追漲比特幣。如今,眾多散戶還大舉投機買漲gamestop等股票狙擊“基金空頭”獲利。

這令美國金融市場資產泡沫跡象日益明顯。

數據顯示,過去12周流入美股的資金高達2550億美元,創造歷史最高水準,這背後,是越來越多散戶投資者害怕錯失美股上漲賺錢機會,紛紛湧入美股追漲,造成日益龐大的羊群效應。

此外,美銀美林用於跟蹤市場情緒的牛熊指標漲至7.2,靠近極端牛市的8,表明市場買漲美股的樂觀情緒正逼近巔峰。

“目前能阻止美股繼續泡沫化的殺手鐧有兩個,一是美聯儲較市場預期更早地收緊QE政策,二是美國新政府的新一輪財政刺激計劃規模大幅低於市場預期。”上述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表示。可惜的是,美聯儲似乎不願出招遏製美股泡沫化升級。近日美聯儲多位官員先後表示,美聯儲無意加快收緊QE政策的步伐。

大型資管機構加強“風險對衝”

面對資產價格與實體經濟日益脫節,越來越多大型資管機構開始未雨綢繆。

“目前我們多項投資指標均顯示美股等資產估值泡沫已經極其嚴重。”上述歐洲大型資管機構駐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表示。比如當前美股平均市淨率(P/BV)達到4.27,較歷史平均水平高出逾67%,這意味著美股上市公司實際淨資產遠遠落後於市場預期價格,呈現巨大的估值泡沫;此外美股企業價值倍數(EV/EBITDA)為16.9,較歷史平均水平高出逾65%,也反映出美股投資者盲目樂觀預期已超過對上市公司實際盈利能力的考量;還有美股上市公司當前市銷率(EV/Sales)為3.12,較歷史平均水平高出64%,凸顯當前股價已嚴重偏離公司經營基本面。

因此,他所在的歐洲大型資管機構年初起來一直在調低美股投資組合的風險敞口,即通過買入股指期貨、3倍沽空美股ETF等衍生品,將美股看漲組合的風險敞口降低至25%以內,較去年12月下降了逾13個百分點。

在他看來,若美股持續上漲,此舉可能會拖累美股投資組合實際收益率下滑3-4個百分點,但淨值波動率與極端情況下最大回撤值則較去年12月分別下降了15%與23%。

“目前,我們主要的機構投資者出資人(LP)——養老基金與大學基金——均認可我們的謹慎做法。”他告訴記者。

記者多方瞭解到,過去兩週以來採取類似風險對衝措施的對衝基金也為數不少。

一家華爾街事件驅動型對衝基金負責人向記者表示,1月中旬以來他們開始陸續減持比特幣等此前漲幅過大的資產,因為當前美股等金融市場正呈現機構獲利離場、散戶蜂擁追漲的跡象。這背後,是投資機構對未來全球實體經濟複蘇艱難度有著更深入的洞察——目前很多國家經濟之所以快速複蘇與失業率相對較低,主要原因是這些國家已出台的一系列財政刺激計劃令旅遊、餐飲、酒店等眾多行業企業在沒有業務收入狀況下,通過國家資金救助繼續發放員工工資。但未來這些國家若因債務規模激增而縮減財政刺激計劃,那麼越來越多行業失業率與企業破產數量將驟增,由此令整個資產價格大概率大幅回落。

“一旦資產價格大幅回落,對全球金融市場穩定性的衝擊將相當巨大。”他進一步分析說。其中,大量套利資金紛紛從新興市場撤離回流“救急”,將令不少新興市場國家再度陷入主權債務兌付違約風波;失業率與企業破產數量激增將導致不少國家銀行市場遭遇巨大沖擊,稍有不慎將會釀成局部性金融危機。

“當這些金融市場穩定性風險開始步步逼近時,我們必須早早離場隔岸觀火。”這位華爾街事件驅動型對衝基金負責人感慨說。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