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網龍CEO熊立:疫情籠罩下 “數字教育中國方案”出海加速
2021年01月29日09:10

原標題:獨家專訪網龍CEO熊立:疫情籠罩下 “數字教育中國方案”出海加速

【TechWeb】1月29日消息,當國內諸多明星“在線教育”企業大肆砸錢投廣告請代言激烈爭搶用戶時,有一家也在做“線上教育”的企業正悄然在海外開疆擴土。

和專注於K12課外輔導的在線教育企業不同,網龍的教育業務專注於改善K12階段的學校課堂教學。這樣一家以to G和to B業務為主導的“數字教育”解決方案提供商,在疫情肆虐全球的這一年,服務覆蓋全球20多個國家和地區,將數字教育的中國方案因地製宜,為當地學校提供“在線教學”的產品、內容和服務,成功打造了各類停課不停學的範例。

持續了一年多的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很多國家並未見消退。減少人員聚集,將傳統課堂搬到線上、打造在線教學成為很多受疫情困擾國家的理性選擇。但是各國教育基礎設施千差萬別,如何在短期內搭建起完整的、可交付的線上課堂,是各國政府和學校的關切所在。

網龍CEO熊立介紹,網龍的智慧教室解決方案很好的解決了這一問題,能幫學校快速搭建起一套完備的“在線教學”服務體系,因而在疫情期間承接了大量業務。

網龍智慧教室解決方案是一套完備的數字化教學解決方案,它彙集了網龍旗下諸多的教育產品,其中包括用於課堂教學的普羅米休斯互動平板;可協助獲取教學資源、遠程授課和全面分析評估的交互式教學工具–Edmodo Classroom;以及讓學生在沒有網絡的情況下也能持續獲取學習資源的AiStream社區中心;學生個人學習設備、移動設備管理系統等等。

就在近期,馬來西亞最大州沙撈越州啟動使用網龍智慧教育解決方案,首階段24所沙撈越州的中學參與,此後將在全州中小學推廣應用。

事實上,網龍起於遊戲業務,在2010年成立教育業務子品牌華漁,正式開啟教育征程。除了自研產品如101教育PPT等等之外,網龍還通過不斷投資併購全球化企業來加速自身的教育業務佈局。

比如網龍智慧教室解決方案中的普羅米休斯互動平板、教學交互工具Edmodo等,分別是網龍在2015年和2018年併購的國際性公司的產品。自帶“全球基因”的產品,為網龍開拓全球市場提供了“捷徑”。網龍2020年中期報告數據顯示,其來自教育業務的收益為11.38億元,占集團總收益的40.3%。

網龍CEO熊立
網龍CEO熊立

疫情促進了線上教育服務的需求,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疫情也給跨境工作人員的溝通往來增加了阻力。

在全球疫情陰雲籠罩下,網龍如何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時,積極拓展業務、鞏固海外領先市場份額、服務更廣泛需求,既是挑戰,更是機會。

近期,網龍CEO熊立接受了TechWeb的專訪,就上述問題進行瞭解讀。

下面摘錄部分採訪實錄:

TechWeb:2020年持續了整年的疫情對網龍教育業務有何影響?

熊立:疫情對教育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疫情爆發之前,在K12階段課堂上,線上教學一定程度上還是非常輔助的手段,而由於疫情的原因,它成為了教師的主流手段。把原來傳統的課堂教學模式轉變為線上的直播、錄播等方式來進行。實際上是對我們公司教育業務有蠻大的促進作用。我們自己做教育的特點,就是做教育的整體解決方案,很大的業務比重是放在數字化K12課堂教學當中。

2020年在線教育的發展,給了網龍一個展示自己多年積累的教育能力的機會,實際上在無論是國內還是海外,我們都有蠻大的業務承接量。

以國內為例,在疫情期間,我們承接了湖北、福建等省的線上教學需求,幫助他們完成線上教學。

海外很多國家在去年四五月份以後也同樣面臨疫情的影響,我們的旗下的全資子公司Edmodo在線學習平台,在疫情期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推薦。包括埃及、美國的很多國家和地區都使用Edmodo完成他們的K12教學或者義務教育。以埃及為例,全國大概2300萬老師和學生都使用了Edmodo來完成日常教學。

TechWeb:目前網龍教育業務主要市場是在海外,因為疫情,海外業務的拓展是加速了還是阻力加大了?

熊立:肯定是加速了。

如果沒有疫情,我相信各個國家包括中國在內,對數字教育的接受程度不會像2020年這麼高。

我們教育業務大部分收入來自於海外,相當一部分是教學解決方案的收入,會有一些硬件銷售收入。受疫情的影響,一些硬件的落地或者部署方案會有所延遲。

以埃及為例,我們在2019年下半年跟埃及簽訂協議,當時是預計在未來5年內逐步進行智慧教室整體解決方案落地。這個方案因為疫情的原因,可能在學校的建設、普羅米休斯互動平板的落地上會出現時間上的推遲。

但是埃及教育部對網龍提供的智慧教育方案是非常信任的。所以在疫情期間埃及全國K12學校使用Edmodo產品,去年下半年,埃及方面希望我們進一步幫他完成數字化的AI科技內容的生產。

這些都是因為疫情的影響。雖然我們在硬件銷售方面受到一些影響,但在內容和軟件的提供上會得到比較大的提升。

TechWeb: 網龍智慧教室解決方案”是一個固定方案,還是一個可自定義方案?

熊立:智慧教室解決方案是一個涵蓋“硬件、軟件和內容”的整體解決方案。

原則上來說,我們是有標準化的產品,比如搭載普羅米休斯平板、搭載101教育PPT系列備授課軟件、搭載我們將K12階段教學內容顆粒化後的140萬個知識點。這些基本上構成了網龍數字化教育解決方案的基本雛形。

對各個國家來講,各個國家教育部對智慧教育這4個字的理解會略有不同。在落地的具體過程中,各國的教育部或各省各州的教育主管部門,都會對智慧教室中的軟件或內容提出一些自己的要求和標準。我們方案在落地時會根據各個國家對智慧教育的具體需求,做一些修正。

TechWeb:網龍智慧教室解決方案最吸引“一帶一路”沿線諸多國家的部分是什麼?

熊立:我們最吸引客戶的點,其實不是靠單個產品的吸引,而更多的是整體解決方案。網龍整個產品線比較複雜和龐大,“硬件、軟件、內容”三方面的產品非常完整,又相對獨立。

我們研發的“央館虛擬實驗”是用VR的技術把中小學的數學、物理、自然科學的實驗,通過VR的模擬方式來完成。這個產品我們把它放在智慧教室解決方案當中。但客戶也可以單獨採用這個產品。

TechWeb:網龍智慧教室解決方案里涉及的產品有沒有考慮和第三方合作?

熊立:我們智慧教室的核心解決方案肯定全是自己的產品,但是真正落實客戶的智慧教室,一定包括很多供應商和我們一起去完成。

比如我們在埃及交付的智慧教室中,除了老師使用的電子白板是使用我們普羅米休斯互動平板之外,學生使用的智能終端PAD,我們是跟國內的硬件廠商在談合作,是由他們去競標。我們做一個整體解決方案,然後他們去和埃及政府競標,我們不幫助埃及選擇,但解決方案是完整的。

要強調的是,我們一定不會因為解決方案導致整個產品線拉得太長太大。

我們會把握住自己的優勢。比如我們自己的普羅米休斯互動平板全球市場占有率第一;我們是全球最大的數字內容生產供應商;我們在教學互動過程中使用的工具等等。同時我們會找相應的供應商、友商一起來把整個方案往全球各個國家推廣。

我們董事長曾提到我們的目標是把“數字教育的中國方案”推廣全球,我們是以方案推廣為主的一個公司,當然我們希望帶動更多國內教育企業一起走出去。

TechWeb:2021年,網龍在教育業務方面有哪些計劃和目標?

熊立:在網龍看起來,做在線教育是一個可能5年10年甚至15年20年的一個整體的規劃的目標。

具體到2021年的側重點,我覺得可以從兩個方面去講,第一個方面就是我們會更加註重人工智能技術和教育產品的結合。在網龍教育產品當中,會更多的融入人工智能的功能,比如AI課件、央館虛擬實驗等等。

第二部分我們還是會利用自身的優勢,繼續走全球化、一帶一路的戰略路線,全球化肯定是往未來幾年最主要的一個發展方向。希望能夠幫助更多的國家和地區改善他們整個國家或地區的數字化教育現狀,這是我們2021年繼續延續的兩大工作重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