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衛生隊”到“衛生連”
2021年01月28日05:12

原標題:從“衛生隊”到“衛生連”

    衛生連女兵譚琪參加高空跳傘訓練。 方超/攝
衛生連女兵譚琪參加高空跳傘訓練。 方超/攝

軍隊體製編製調整改革後,一批新型衛勤保障力量應運而生,空降兵某旅衛生連就是在改革大潮中“換羽重生”的新型保障力量。從以前的“衛生隊”到如今的“衛生連”,一字之差,變的不僅僅是名稱,更是全新的職能和使命。

從“後進”到“先進”

早上帶隊出操,上午組織訓練,下午安排就診,晚上修訂方案……深冬時節,空降兵某旅衛生連班長田正比平時更為忙碌,除了日常訓練和保障工作,他還多了一項新任務:與軍醫一同修訂野戰救治方案。雖然“忙得腳打後腦勺”,但他感覺肩上的擔子重了,很充實。

調整改革前,田正是原某師醫院的一名衛生員,同樣是班長,原來的工作相對單一,只需要做好醫療保障工作。部隊合編後,從半訓的保障分隊到全訓的建製連隊,政治教育、軍事訓練、人員管理等工作都在連隊黨支部統一領導下開展,在位率、出勤率、衛勤保障水平、訓練考核成績都要關注,剛到連隊的那段日子,田正坦言“有點不適應”。

衛生連是由原某師屬醫院和團衛生隊等幾個單位合編而成,以往的管理相對寬鬆,任務也比較單一,連隊剛組建不久,旅里組織第一次管理教育評比,衛生連在所有建製連中墊底。

田正清楚地記得,排名出來後指導員就將全連官兵帶到排行榜前,那一次,看到“衛生連”三個字掉在最底下,田正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關起門來,大家對於這個排名不以為然,然而走出去以後,很多人才發現原來連隊的榮譽跟每個人息息相關。”田正說,這件事讓大家很受觸動。

“以前班裡面很多人不好管,我自己也不想管,通過這件事大家逐漸有了轉變,我對自己的要求也嚴格起來了。”田正說,就拿最基本的集合站隊來說,每次集合哨聲一響,三三兩兩慢慢走出去的現象不見了,大家的動作明顯緊張起來,這才是正規連隊、正規班級該有的樣子。

思想上適應了,管理上自然就能適應。田正所在班級的脫胎換骨是衛生連逐漸步入正規化的一個縮影。從那以後,抱怨管得嚴的人少了,正是有了這種好氛圍,全連官兵合心合力,各項製度正規有序。當年年底,衛生連從組建初的墊底實現逆襲,被旅里評為“依法治軍從嚴治軍先進單位”,而後連續兩年被評為先進單位。

從“單一”到“全面”

“幸虧現場處理正確及時,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前不久,旅里組織五公里武裝越野考核,某連戰士小張突然暈厥,參加伴隨保障的衛生連軍醫許博果斷搶救,使其很快脫離生命危險,現場官兵對許醫生精湛的技術和應急處置能力紛紛豎起大拇指。

許博是2014年分配到原團屬衛生隊,他親眼見證了這幾年來的變化,那時候無論是軍醫的專業能力還是官兵對衛生隊的信任度都遠遠不如現在。

“剛到衛生隊時我也經曆了從熱門到冷門的變化。”許博說,起初官兵們看他是正規軍醫大學畢業,找他看病的還真不少,然而衛生隊醫療設施極其匱乏,他只能不停地開轉診單,時間一久,官兵們覺得開轉診單找誰都一樣,找他看病的也就少了起來。

整編為連隊後,衛生連專業力量得到加強,很多領域實現了零的突破,然而專業體系尚不完善,功能科室不全,實踐平台單一,人員技能偏低等問題也亟待解決。

為了加快衛生連的整體建設,盡快提升衛勤保障能力,在旅里的整體建設規劃下,衛生連有序推進各項建設,科室建設、衛勤戰備、專業訓練等方面逐步得到正規和完善,許博也有了更大的施展才能的舞台,來找他看病的官兵逐漸多了起來,許博也積累了豐富的臨床經驗。

設備到位了,科室也建立起來了,專業人才仍然捉襟見肘。面對人才短缺,衛生連也想了很多辦法,他們充分發揮老軍醫、老骨幹的專業優勢,在連隊廣泛開展“以老帶新”“主班帶副班”系列幫帶活動。

中士張武新兵下連後就一直在衛生隊擔任衛生員兼文書,“說實話,也就感冒發燒拉肚子能開點藥,心電監護、檢測、放射等專業一竅不通。”張武說,通過幫帶活動,他從原師醫院過來的戰友那裡學會了理療、戰傷救治等多項技能,成為一名復合型人才。

來到衛生連時間並不長的女衛生員邱瑞則與張武的成長路徑不同,隨著這幾年的發展,每名衛生員有了更多學習深造的機會,邱瑞到衛生連不久就被送到院校學習深造,現在成了一名檢驗技師,必要時還能充當司機角色。有類似經曆的還有炊事班戰士曹宇,由於有學習護理專業的基礎,連隊派他到部隊體系醫院學習口腔專業,進修回來後準備開設口腔科。

據瞭解,經過3年多時間的建設,更多直招士官、研究生、博士等高學曆的衛生員和軍醫加入到連隊,現在的衛生連已初步形成科室功能合理、裝備設施配套、專業技術嫻熟、人員素質過硬、衛勤保障有力的建設格局,一半以上人員成為一專多能的復合型人才。

從“保障”到“保戰”

“跳、跳、跳……”2020年9月中旬,一場實兵對抗演習在塞北草原拉開戰幕,衛生連班長彭昆在空降作戰編成內隨大部隊遠程機動,從天而降。

由於地面風速過大,一些跳傘員不同程度出現摔傷、骨折等情況,作為隨隊醫療小組的組長,彭昆空降著陸後快速指揮醫療小組開設野戰救護所,對傷員實施應急處置和後送,出色的表現贏得領導的表揚。

彭昆是衛生連的一名老兵了,然而這樣的實兵演習以前卻很少參加,在他的印象里,衛生隊整編為衛生連後,這樣的任務才逐年多了起來,光去年他就參加了3次。

如此高頻次地參加實兵演習,要是換作前幾年,彭昆想都不敢想。對於新體製下訓練模式的變化,彭昆感觸很深:“以前總是一門心思搞保障,現在除了日常醫療保障,還要熟練掌握戰場救護的全部技能,真正實現了從‘保障’變‘保戰’的轉變。”

彭昆和戰友們的轉變源於2017年空降兵部隊組織的衛勤專業大比武。那次任務中,參加比武的醫務人員要在實戰背景下完成按圖行進、電台使用、戰場救護、微光條件下靜脈穿刺等多個課目。然而在電台操作使用中,彭昆因為明密語轉換超時,導致“傷員”情況未能及時上報,錯過了戰場救護的最佳時機,而在“組合練習”比賽中,因為衛生員和軍醫協同不順暢,最終輸掉了比賽。

這次比武讓全連官兵深刻認識到:重保障輕戰備、重平時輕戰時的既往模式在新體製下是行不通的,必須立足實戰環境,熟練掌握傘降、標圖、指揮、戰術等多個課目,具備綜合的戰場救護技能。

從那以後,連隊的訓練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作為班長,彭昆除了教大家基本救護技能,還要負責戰術訓練,為了提升自己的組訓能力,他還主動報名參加了班長集訓隊。如今“白金十分鐘、黃金一小時”救治能力訓練成為他們必訓課目,開展火線救護、戰傷救治、戰時傷員後送等課目時也都融入空降作戰流程,訓練場上的硝煙味越來越濃。

“真沒想到衛生連的訓練這麼紮實!”這是上等兵楊家輝來到衛生連一年來最大的感受。

楊家輝是2019年從其他營調到衛生連的,本以為到了衛生連肯定很輕鬆,沒想到除了日常醫療保障和值班,戰術訓練和演習演練一次都不少,剛開始還很不適應,可時間一長他卻感到受益匪淺:既提高了自己的醫療技能水平,戰術素養也沒有落下。

在2020年西北高原組織的空地一體演練中,面對沙漠里大範圍搜救任務,楊家輝作為機動救護組成員,憑藉出色的體能和速度圓滿完成了搜救任務。

“比以前更累,但很充實,現在自己既是一名保障員,也是一名戰鬥員。”楊家輝說,並不後悔當初的選擇。

據瞭解,除了日常訓練緊貼實戰要求,衛生連擔負的任務也越來越多,自連隊組建以來,他們先後參加了“國際軍事比賽”、閱兵、演習演練等數十項衛勤保障任務,在任務中積累了寶貴的實踐經驗。經受過“換羽重生”的衛生連官兵,如今個個都能勝任專業崗位,連隊軍事訓練年年一級達標。

夏澎 陳立春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28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