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活體盲盒在網購平台悄然興起:存在很大健康、安全風險
2021年01月28日19:13

原標題:寵物活體盲盒在網購平台悄然興起:存在很大健康、安全風險

最近,多個網購平台悄然興起寵物活體盲盒,售價從十幾元到上千元不等。打著盲盒的旗號,賣家聲稱“不接受規定品種、盲盒發出不接受退換與中差評、評論不允許曬”。

當前,盲盒的市場熱度不減。中消協近日發出消費提示,經營者銷售盲盒當規範、消費者購買盲盒勿盲目。

跟風而來的寵物活體盲盒又帶來了怎樣的風險?記者多方調查瞭解到,由於存在檢驗檢疫缺失甚至危害人身安全等多重風險,亟待加強監管。

寵物活體盲盒安全堪憂

記者在淘寶上搜索關鍵詞“盲盒”“活體”,出現了不少“烏龜盲盒”“倉鼠盲盒”的商品鏈接。在拚多多上輸入關鍵詞“寵物”“活體”,不僅有常見的貓、狗、鳥等動物售賣,甚至有大白鼠、蠍子、蜘蛛、蜥蜴等。從消費者評價看,他們買來是當作寵物飼養。

盲盒,顧名思義就是在相同的盒子裡放置不同的商品,有一定概率能夠抽到自己心儀的商品。正是這種類似於抽獎的營銷策略,刺激了消費者購買的慾望,成為當下吸引青少年群體消費的營銷方法之一。

相比其他盲盒商品,寵物活體盲盒存在很大的健康和安全風險。有消費者說,“揭開盒蓋的那一瞬間,驚喜與驚嚇都有可能”。

記者在淘寶上一家售賣“烏龜盲盒”的網店發現,店裡有從9.99元到882元不同價位的9種活體烏龜。當記者詢問店家各種盲盒里都是什麼品種時,店家表示會根據不同價位發不同品種,拒絕透露具體品種。對於動物檢疫證明,店家則表示,“烏龜都是自家繁養的,沒有辦理什麼證件”。

在某電商平台的店舖中,記者化身消費者,向店主要亞洲雨林蠍、藍薄荷角蛙的檢疫合格證,店主表示“沒有這樣的”,並且說“由於活體的特殊性,活體發貨,不退不換”“飼養期間也沒有包活”。

更可怕的是,非家養動物的“異寵”——如爬蟲、猛禽、野獸,這類在實體店難覓蹤跡的物品,在網上卻能輕易買到。近年來,長沙海關多次在入境郵包中截獲“野蠻收穫蟻”。長沙海關提醒,非法輸入活體昆蟲,尤其是我國尚無分佈的外來物種,存在極大的檢疫風險和生物安全隱患,海關部門將依法予以處理。

運輸存在模糊地帶

寵物活體盲盒大都通過快遞配送。由於缺少檢驗檢疫,在運輸過程中,這類盲盒存在疫病傳播的可能。

記者在某聊天群中聯繫上了一位異寵賣家。當記者要求提供蜥蜴等寵物託運必須有的動物檢疫證明時,這位賣家表示,蜥蜴、蜘蛛等是放在盒子裡快遞的,不和人體接觸,既不需要打疫苗,也不需要什麼證明。

一些線上寵物店賣家告訴記者,受疫情影響,有的地區規定活體寵物不能乘客車進行託運,而有的寵物店老闆通過“走關係”鑽空子。一位名為“誠信經營正規交易”的賣家說,當地很多寵物託運業務都停了,但他“車隊有人”,仍可以進行活體寵物託運。如果有需要的話,當天發貨,隔壁省份第二天就能到達。

一位快遞小哥告訴記者,對於活體動物配送,大快遞公司一般是不接的,主要是考慮無法評估動物價值,容易陷入賠付糾紛。“現在這種天氣,小動物餓死、凍死、被其他貨物擠壓致死都很正常,一般死了就地丟掉,賠付也是扯皮的事。”他說,由於需求旺盛,很多快遞公司仍會接單。

對此,中國快遞協會法律事務部負責人丁紅濤說,1990年的郵政法實施細則曾禁止郵寄活體動物,但這一規定在實際操作中已被野生動物保護法覆蓋,即“禁止寄遞受保護的野生動物和劇毒、有傳染病的動物”,而不是所有的活體動物都禁止寄遞。

他強調,除野生動物之外的其他活體動物寄遞,並沒有明確的標準。作為郵件的內件物品,一體適用收寄驗視、實名收寄、過機安檢等寄遞渠道安全保障製度。“在實踐中,如果認為某類動物可能屬於禁寄物品,應依法調查取證,包括採用檢驗檢疫等方式。”他說。

網購特殊商品要有“度”

近年來,曾有消費者網購銀環蛇被咬致腦死亡的案例。這類可能危及人身安全的寵物等特殊商品,能否隨意在網絡上售賣?

對此,中國法學會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研究會副秘書長陳音江表示,網購商品的範圍一定要有“度”,超過了規定的“度”,就觸碰了法律的高壓線。電子商務法、消費者權益保護法都規定,經營者不得銷售違禁產品,電商平台要承擔主體責任,一旦發現問題要責令商家下架。相關監管部門可以依據法律法規進行行政處罰,造成嚴重社會後果的,可移交公安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陳音江說,時下流行的寵物活體盲盒,是一種非理性消費。盲盒看起來是消費行為,實際上是一種娛樂行為,有的青少年自製力、自控力不強,容易受到商家的誤導甚至欺騙,需要引起全社會的關注。此外,盲盒這種形式的消費涉嫌侵犯消費者知情權,對於商品種類、品質等監管都處於模糊地帶,這給銷售劣質商品乃至違法違禁物品提供了渠道。

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