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探3》,萬達電影最後的救命稻草?
2021年01月27日13:44

原標題:《唐探3》,萬達電影最後的救命稻草?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億歐網(ID:i-yiou)作者:周亞楠

“電影行業是我的夢。”王健林曾說。

2005年,他在99%的股東都反對的情況下,義無反顧地成立了萬達電影,進軍影視行業。在他看來,“這是一個沒有天花板的行業”。

大手筆收購海外最大院線AMC、市值一度超過千億,承載著王健林電影夢的萬達電影,曾有過一段夢幻般的高光時刻。但經曆政策管控、影視泡沫、疫情影響後,如今只能四處變賣資產,市值僅餘下433.43億元(截至2021年1月26日收盤)。

財報顯示,萬達電影2019年虧損高達47.29億,2020年前三季度其歸母淨虧損20.15億,不出意外即將迎來連續兩年虧損。雖然退市新規出台後免於被ST的命運,但投資者的信心並不充足。

陷於業績和股價雙低點的萬達電影似乎並不慌張,一方面完成定增、逆勢擴張,另一方面還握有《唐探3》這一殺手鐧。

眼下院線正在逐漸回暖,元旦檔電影迎來一波高潮,但疫情還在反複並未消退,春節檔走勢如何仍不明朗。

在不知曙光何時到來的情景之下,萬達電影的激進抄底是胸有成竹還是拿命一搏?推遲一年上映的《唐探3》會成為最強王炸麼?

逆勢擴張的賭徒

過去一年,影視行業遭遇凜冽寒冬,小影院大批倒閉,大影院巨額虧損。企查查數據顯示,2020年共有近4.6萬家影視相關企業以及900餘家影院及相關企業吊銷註銷。

然而,萬達電影卻選擇押注院線、加快擴張。

2020年11月9日,萬達電影發佈《非公開發行A股股票發行情況報告書及上市公告書》。根據公告,萬達電影此次非公開發行股份數量1.96億股,發行價格為14.94元/股,募集資金總額達29.3億元,是年內影視行業首家完成定增的公司。

公告中披露,募資將主要用於新建影院項目以及補充公司流動資金及償還資金。其中,擬投入新建影院項目募集資金超過20億元,截至披露日,自有資金已投入金額為1.1億元。

這是萬達電影在高機遇和高風險面前的一次豪賭。

高機遇在於,疫情之下行業洗牌加速,中小影院因資金壓力退出市場,頭部院線及影投的市占率進一步擴大。

事實上,從2009年開始,萬達電影院線在票房、觀影人次、市場占有率這幾個核心指標上,已經連續11年位列全國第一。

疫情讓這一優勢繼續擴大,2020年萬達電影院線全國票房市場占有率比2019年提升1.2個百分點,達15.4%。反觀大地、上海聯和、中影數字、中影南方等院線的市場份額,則都出現不同程度下降。

浙江傳媒學院副教授、法學博士楊吉告訴億歐EqualOcean,萬達電影的院線在中國是排頭兵,在影院市場只要稍微有複蘇的情況下,市場占有率將使其在同類的院線當中拔得頭籌。

官方數據顯示,萬達電影2020年第四季度國內影城電影票房已恢復至2019年同期的86.5%。

但高風險在於,在疫情走勢不明朗的情況下,這種賭性十足的行為一招不慎將滿盤皆輸。

其一,規模效應本身就是一種風險。萬達集團在2012年收購的美國最大連鎖電影院AMC,因海外疫情遭受重創,已連續關閉1000家電影院、解僱600多名員工、多次出售股票籌集資金,處在破產邊緣。

其二,30億的定增並不能完全解決負債壓力。2020年三季報顯示,萬達電影的貨幣資金為13.41億元,同期短期借款為38.07億元、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為3.5億元。募資中僅有8.69億元將用於補充流動資金及償還借款,不足以彌補資金缺口。

其三,巨額商譽面臨減值壓力。2019年萬達電影巨額虧損的一大原因,就是商譽減值59.09億元,而減值之後仍然高達81.12億元,占245.86億元總資產的33%。受疫情影響,2020年萬達電影可能無法完成業績承諾,或將再次面臨商譽減值風險。

其四,院線業務收入減少。萬達電影主要收入來源為觀影收入、廣告收入和賣品收入。2019年財報顯示,觀影收入佔比最大達59.10%,但毛利率僅為6.61%;廣告收入和賣品收入展播都約為12%,但毛利率皆在60%左右。疫情衝擊下,後兩部分業務收入或將顯著減少。

歸根結底,依然是資金問題。

“現在限製文化企業最大的問題是資金流,而資金流又牢牢地受限於文化產品是否能賣得出去、款項是否收得回來等。當文化產品已經在倉庫放到眼瞅著要生鏽了還沒賣出去,現金流怎麼來?”楊吉說。

在他看來,如果疫情未有明顯改善、影視行業沒有處於上升期,那麼盲目擴張就是一種不理智的行為。

救命稻草《唐探3》

逆風而上的萬達電影,亟需通過《唐探3》打贏春節檔這場仗。

“以往一部爆火的電影獲得的收益,對於影視公司的利潤改善是非常明顯的。”投資者方方(化名)告訴億歐EqualOcean。

曾有公告透露,萬達電影在《唐探3》上投資總成本為4.38億元,投資比例為34.5%。依此計算,《唐探3》的總成本約為13億元。根據業內分成規律,總票房需要接近40億元,投資方才能回本。

在楊吉看來,這部影片成本未必有那麼高。“首先片中特效並不多,主要是日本東京實拍。其次是主要演員不排除會以基本酬勞+投資入股的方式參與影片拍攝,深度與影片收益捆綁。額外增加的,是這一年資金佔用和二次宣發的成本。”

而且《唐探3》賣相極佳、極具票房號召力,不出意外應穩賺不賠。

數據顯示,在大年初一將上映的7部影片《唐人街探案3》、《你好,李煥英》、《刺殺小說家》、《熊出沒.狂野大陸》、《新神榜:哪吒重生》、《侍神令》、《人潮洶湧》中,《唐探3》全平台想看人數超過1000萬破歷史紀錄,其他影片則反響平平。

楊吉認為,從種種跡象上來看,陳思誠能頂牢壓力一年不上映,充分反映出主創對自己片子的信心。相反,去年《囧媽》第一時間院轉網這個舉動,一方面是聰明,另一方面也體現出出品方認為這部片子熬不了太久。林超賢的《緊急救援》撤檔、改檔、提前上映,也是如此。

實際上,唐探系列也未曾讓萬達電影失望。2015年,《唐探1》成本8000萬,票房8億;2018年,《唐探2》成本3億,票房33億。因此《唐探3》被寄予厚望,萬達電影董事長曾茂軍曾自信表示,《唐探3》可以提前鎖定春節檔冠軍。

多數影院也對《唐探3》持較高期待。有調研顯示,《唐探3》的排片比例是所有春節檔影片中最高的,預期排片沒有低於30%的,大多數在集中在35%-45%左右。

“春節檔就是《唐探3》的一枝獨秀,這部最具有吸金力的作品,將會為萬達電影當前頗為吃緊的財務狀況提供一種改善的可能與契機。”楊吉表示。

但也有種種跡象顯示,《唐探3》有表現不及預期的風險。

1月22日,中國電影發行放映協會發佈《關於做好2021年春節檔電影院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影院要嚴格執行線上售票預約限流,確保場次間隔合理。

從目前的趨勢來看,除非再次發生大規模疫情,否則影院不會集體關閉。但是就地過年、減小聚集、控制人流等調控措施也傳遞出信號,今年春節檔票房空間或許有限。

“對標在疫情期間上映的《送你一朵小紅花》,票房達到13億。如果上映條件和元旦一樣,那麼《唐探3》預計可以輕鬆拿下15億-18億,但更多那就難了。”楊吉預測。

“萬達電影的股價表現也是在和疫情角力。”投資者方方(化名)表示,“如果過年期間疫情不發酵,預計萬達電影今年至少得漲一倍,現在可能就要收斂一些了。”

但在投資者胡胡(化名)看來,《唐探3》的票房超預期只是一個催化劑,如果未達預期的話影響也不會太大,其投資邏輯還是在院線,從這個層面來說還是看好的。

需要更多好電影

“《唐人街探案》系列作為萬達影視的核心IP,未來將繼續系列化並持續擴展IP的外延,包括系列網劇、衍生品、遊戲等,最大限度地發揮唐探系列IP價值。”萬達電影王會武表示。

但僅憑一個IP,如何能支撐起快速擴張的萬達電影?

2018年,萬達電影因為《唐探2》稍有起色,但接下來兩年仍舊業績慘淡。萬達電影曾表示,業績不達預期的一部分原因,是主投主控影片較少且部分票房不及預期。

2019年,《誤殺》、《熊出沒·原始時代》、《飛馳人生》的票房表現雖可圈可點,但和同期其他公司的熱門影片《哪吒之魔童降世》、《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等相比仍有一定差距。2020年,除了聯合出品、聯合發行的《我和我的家鄉》,沒有其他拿得出手的影片。

而且影視行業的文化個體具有不可複製性,就算最知名的導演都無法預測其下一部電影究竟是糖還是毒藥。萬達電影需要持續不斷的好作品,才能為其帶來源源不斷的現金流。

從2021-2022年的片單來看,萬達電影已開始嚐試開發多元化類型影片。

一是,進一步開闢多個IP系列,比如《尋龍訣2》、《誤殺2》,以及陳思誠導演的全新科幻電影IP系列《外太空的莫紮特》。

二是,對以往佈局薄弱的主旋律、科幻題材有意加強,如《神州》、《上甘嶺之四十三天》、《宇宙探險編輯部》、《摺疊城市》等。

三是,在熱門劇集影視化上亦有佈局,如《想見你》、《快把我2哥帶走》等。

還有一個轉變是,萬達電影此前在電視劇方向上投入並不大,通過片單能夠看到在未來兩年萬達電影將上映將近20部劇集,此番態度轉變主要源於疫情之下的戰略調整。

另外,在現階段電影市場競爭格局中,製片方、發行方、院線與影院的投資主體正日益呈現出集中化趨勢。

萬達電影自2019年完成重大資產重組、整合產業上遊的內容端後,已逐步形成全產業鏈佈局。上遊擁有萬達影視、新媒誠品、騁亞影視等電影、電視劇、遊戲內容生產端,中遊通過參股五洲發行覆蓋宣傳發行業務,下遊有國內萬達院線以及國外Hoyts影院、主營廣告的萬達傳媒與Propaganda、主營在線票務與周邊衍生品的時光網。

“今天的萬達電影已然在影視傳媒中做到了全產業鏈的貫通,當務之急是要把更多的作品做好。”楊吉直言,“支撐人們走進影院的一定是好的電影。”

寫在最後

“萬達電影哪怕再不行,瘦死的駱駝也比國內絕大多數的馬要大。”

在楊吉看來,當影視行業出現週期率時,萬達電影處於一個多元化集團當中,這相對於其他公司而言就是一種極大的優勢。

行業龍頭萬達電影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正不斷整合產業上遊的內容端,在下遊搶奪份額掌握話語權,同時打通上下遊業務做全產業鏈。

對搖擺不定的投資者來說,股價低點和入場機會之間只差一線,押注需要勇氣。但對於大眾來說,永遠需要一方影院供我們沉浸在光影迷離的世界中,享受現實之外的片刻安寧。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繫idonews@donews.com)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