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億額度13分鐘搶空,系統被擠崩!快手港股火爆,卻陷入增長煩惱
2021年01月26日16:28

  等待許久之後,快手終於要赴港上市了,股票代碼1024,一個頗受程式員喜愛的數字。

  1月26日早間,快手科技在港交所發佈全球發售的正式通告稱,將全球發售3.65億股,其中香港發售913.05萬股,國際發售3.56億股,指示性發售價格範圍在每股105港元-115港元之間,對應股份市值分別為4314億港元和4724億港元。

  1月29日為預期定價日,2月5日快手將正式掛牌上市。如果按照發售價的中位數110港元計算,快手本次全球發售的所得款淨額,在扣除相關包銷費用及全球發售相關預計開支後,將達到394.77億港元。

  快手赴港上市引發了香港“老鐵們”的熱捧:

  富途證券首日80億融資額度在認購開始後13分鐘就被一搶而空,更有投資者表示某券商快手打新頁面當場被搶購“崩潰”。

  投資者熱情高漲

  快手成立於2011年,是中國頭部短視頻社交平台之一,主營業務包括直播、線上營銷服務以及電商、網絡遊戲等其他服務。

  數據顯示,快手認購首日,投資者打新熱情高漲。1月26日10點30分認購開始,富途率先釋放80億港元的融資額度。短短4分鐘,賸餘銀行融資額度就僅剩1.34萬港元,而排隊人數還有4萬多人。13分鐘後,富途證券首日的80億融資額度就被一搶而空。還有投資者反映,打新開始,自己剛進某券商快手打新頁面,券商系統就當場表演“崩潰”,顯示系統繁忙。

  港媒援引彙豐消息報導,該行已為個人客戶預留超過1500億港元資金,作為快手香港IPO新股認購貸款。

  另據《香港經濟日報》援引券商數據報導稱,基於226億港元的保證金貸款額計算,快手科技香港IPO面向散戶的股份目前已獲20倍超額認購。

  陷入增長煩惱

  根據快手最新招股書,截至2020年11月30日,快手的平均日活躍用戶數為2.63億,而截至2020年9月30日,快手的日活為2.62億。

  此前披露的數據顯示,快手在2020上半年的日活為2.58億。這意味著,在2020年第三季度,快手的日活淨增長僅為400萬,而10月和11月兩個月的淨增長僅為100萬。

  2019年6月,快手曾提出2020年春節之前達到3億DAU的目標。據媒體報導,這場戰役的關鍵策略主要包括兩個,一個是依靠快手極速版,另外一個就是依靠春晚紅包。

  2019年8月,快手推出了主站的衍生產品快手極速版,一年後(2020年8月),快手極速版的平均日活躍用戶突破1億。此外,快手在2020年春節期間,成為了央視春晚的獨家互動合作夥伴,並在除夕當晚發放了10億元現金紅包。

  這些舉措也收到了成效,2020年2月,快手宣佈其日活在2020年初已突破3億。另據數據對比,快手應用的平均日活躍用戶從2020年9月30日止9個月的2.624億上漲到了2020年11月30日止11個月的2.638億。

  在風險提示中,快手也指出,“儘管我們已經並日後會繼續採取多種手段,但我們無法保證我們平台用戶的參與度將持續,或我們的業務可保持過去的增長速度。此外,市場競爭加劇加上我們的行業趨向成熟, 我們用戶群的增長速度可能會減慢”。

  短期難盈利

  根據最新招股書,截至2020年11月30日止十一個月,快手的總收入為525億元,毛利為209億元,毛利率為39.9%,經營虧損為94億元。

  而截至2020年9月30日,快手的經營虧損為89億元,2020年上半年,快手的經營虧損為75億元,虧損持續增長。

  招股書稱,經營虧損主要是由於快手致力擴大用戶群和提升用戶參與度、提高品牌知名度及發展快手的整體生態系統,導致銷售及營銷開支占總收入的百分比增加。

  營收方面,快手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營收分別為203億元、391億元和253億元,截至2020年9月的營收為407億元。

  2017年、2018年、2019年及截至2020年9月30日止九個月,快手的虧損淨額分別為200億、124億、197億和974億。在剔除公允價值變化後,快手經調整利潤為7.74億、2.04億、10億以及虧損72億。

  快手預計,2020年銷售及營銷開支絕對金額較2019年會有所增加。因此,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虧損淨額較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會有所增加。

  此外,快手錶示,“由於我們持續投資生態系統,故預計在不久的將來銷售及營銷開支和研發開支絕對金額會不斷增加。因此,我們無法保證在不久的將來會盈利”。

  直播收入佔比大

  除了上述信息外,快手還披露了其他一些信息。

  比如截至2020年11月30日,快手每位日活躍用戶日均使用時長從去年同期74.2分鐘增長至86.7分鐘,快手電商交易總額從去年423.4億元增至3326.8億元,直播平均月付費用戶從去年4850萬增長至5810萬。但是,每月直播付費用戶平均收入從去年53.4元降至47.6元。

  另外,快手近期也斥資添置了自持物業。2021年1月15日,快手與北京首農信息產業投資有限公司(“北京首農”)訂立框架協議,同意通過北京快手購買總建築面積約11.42萬平方米的若干物業,總對價(含稅)約28億元,及租賃總建築面積約11.95萬平方米的若干物業和相關停車位,首三年每月總租金約為2280萬元。該等物業將主要用作辦公室。

  新招股書中,快手還披露了一項業務風險。2020年11月12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出《關於加強網絡秀場直播和電商直播管理的通知》(“第78號通知”),列明網絡秀場直播或電商直播平台的登記規定及直播業務有關實名登記、用戶虛擬打賞消費限額、未成年用戶虛擬打賞限製、直播審核人員資格、 內容標籤及其他方面的規定。

  快手稱,營業記錄期間,其大部分收入來自直播業務。快手也正徵求監管當局提供更多指引,並且衡量第78號通知的各項規定執行和對快手業務的影 響。快手稱,用戶虛擬打賞消費限額最終可能對快手的虛擬打賞收入及經營業績造成負面影響。

  據今日媒體報導,快手將於2月5日正式掛牌,其計劃通過香港上市籌集多達54億美元的資金,發行價區間為105-115港元,共發行3.65億股。

  削弱“六大家族”

  快手平台上“主播家族”按照外界普遍的分法,流量基本被“六大家族”長期霸占,分別是辛巴的818家族、散打哥的散打家族、方丈的丈門家族、張二嫂的嫂家軍、二驢的驢家班,以及牌牌琦的716家族等。

  據金融投資報,有分析指出,這些家族長期佔據頭部,意味著其他主播的發展長期被抑製,小主播想獲得足夠流量幾乎只能成為家族成員,表面上是家族里的“徒弟”,實際卻更像簽約“藝人”,一旦違約,需要賠付天價違約金……反饋到平台本身,就是長期難有新的大流量主播出現,吃老本總有吃空的一天。

  衝刺上市階段,快手也似乎屢屢嚐試斷臂求生,削弱平台里的“家族”個數,包括拋棄此前的經營理念,不再“讓平台自然成長”,引入“直播公會”入駐,嚐試構建新的主播生態……

  根據快手2020年11月發佈的報告,機構主播@瑜大公子 剛開始直播間不足60人,如今單場直播帶貨破億;主播@徐小米 從月成交額8萬上漲到1.2億;主播@李海珍 從月銷幾百單飆升至日均8萬單……

  據天下網商,在2020年8月的新榜直播電商大會,快手電商營銷中心負責人張一鵬就曾經表示:“大家可能很關注某一個頭部達人賣了多少,實際上快手電商GMV佔比最高的是粉絲量在10萬到100萬的主播。我們的結構非常健康,快手中腰部網紅佔比達到40%,KOL年增長率最快的是粉絲量在300萬-500萬和500萬-1000萬的賬號,我們在不斷地賦能更多的中小商家和中小達人。”

  不過要完全消除家族製的不利影響,快手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一個繞不開的事實便是,在辛巴帶貨假燕窩事件發生之後,快手日活和月活用戶數都出現了明顯下降。

  當家族製不再代表快手電商,當人們想到快手電商不再局限於幾大家族,或許才是快手電商真正開始進階之時。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作者:白楊)、每日經濟新聞、澎湃新聞、界面新聞、金融投資報、天下網商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