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事件對“金主”北京文化影響幾何?
2021年01月26日21:50

原標題:鄭爽事件對“金主”北京文化影響幾何?

鄭爽的混亂,與她所謂金主北京文化相比,不值一提。

1月25日晚,北京文化公告稱,近期因資金困難,未能按期歸還銀行貸款,發生貸款逾期,逾期貸款本金5億元。2020年1月22日,北京文化向興業銀行北京安華支行申請不超過人民幣5億元的綜合授信額度,用於補充公司流動資金,授信期限1年。

“正在積極與債權銀行溝通,公司將通過出售資產、電影項目融資等方式,全力籌措資金,緩解公司資金緊張局面。”北京文化表態。

北京文化還處在鄭爽事件爭議中。鄭爽因“代孕棄養”引發巨大爭議的後果是,主演作品難以上線,作為《只問今生戀滄溟》(原名《倩女幽魂》)主投資方,北京文化現金流持續承壓。

這會成為壓垮北京文化的最後一根稻草嗎?

鄭爽近來以綜藝項目為主,圖片來源:鄭爽微博
鄭爽近來以綜藝項目為主,圖片來源:鄭爽微博

“過億”

有傳言北京文化董事長宋歌是鄭爽“金主”,或許,世紀夥伴原董事長婁曉曦才是鄭爽鐵杆粉絲。

2016 年 ,北京文化以13.5億元完成對世紀夥伴 100%股權收購,後者為《倩女幽魂》主投資方。2019年,《倩女幽魂》開拍時,鄭爽已處在“不穩定”爭議中,手上雖握有趙寶剛導演大劇《青春鬥》,但在影視圈口碑相當矛盾。一個例證是,在2020年,她主要在參加綜藝。種種原因,婁曉曦選擇了鄭爽作為《倩女幽魂》主演。

北京文化公告顯示,2018年,天津嘉煊與世紀夥伴簽訂電視劇《倩女幽魂》聯合投資協議和《補充協議》,約定雙方共同投資聯合攝製電視劇,雙方投資比例為天津嘉煊40%、世紀夥伴 60%。天津嘉煊作為該劇的承製方負責製作完成該劇,包括但不限於:改編劇本、組建劇組、聘請演職人員以及完成各項拍攝工作及後期製作等。世紀夥伴分五期將投資款支付至天津嘉煊指定賬戶,第一期款約定為:協議簽署後支付人民幣3000 萬元、收到該劇全部版權證明文件後支付 7500 萬元;第二期款為攝製組正式建組時支付投資款的 20%;第三期款為攝製組開機時 支付投資款的 20%;第四期款為攝製組拍攝過半時支付投資款的 20%; 第五期款為攝製組殺青時支付投資款的10%。

公告還顯示,世紀夥伴 2018 年3月1日支付天津嘉煊 1500 萬元,2018 年 3 月 16 日支付 7500 萬元,2018 年 12 月 6 日支付 1000 萬元。截至2018 年 12 月 31 日,累計支付天津嘉煊投資款1億元。

但北京文化的變動遠大於鄭爽。2020年4月29日,北京文化發佈“關於轉讓世紀夥伴100%股權的公告”,擬將持有的世紀夥伴100%股權以4800萬的低價轉讓給北京福義興達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幾乎同時,婁曉曦微博實名舉報北京文化系統性財務造假,其中提及,北京文化利用《倩女幽魂》等項目助力未完成業績的子公司,通過電視劇進行利益輸送

“2019年5月23日天津嘉煊提交了《情況說明》,世紀夥伴支付天津嘉煊的《倩女幽魂》投資款 8900 萬元、《模範生》投資款 3000 萬元,天津嘉煊按照婁曉曦的要求轉入其指定公司和工作室,經與天津嘉煊核對並檢查相關項目資金使用,核實後金額為 1.15 億元。為保護上市公司利益,公司收到《情況說明》後立即採取相應的法律措施。世紀夥伴預付款存在無法收回的風險,公司根據會計謹慎性原則, 計提減值損失 3000 萬元。” 北京文化公告稱。

值得注意的是,《倩女幽魂》項目還直接掛鉤北京文化業績造假,並最終引來問詢函。

據北京文化公告,2018 年度,世紀夥伴對在製電視劇《倩女幽魂》進行投資收益權的轉讓處理,對其持有的該劇 60%的投資份額收益權轉讓給雅格特,作價人民幣 3.8億元。世紀夥伴確認轉讓收入 3.58億元(含稅 3.8億元),並結轉相應成本 1.95億元。約定付款時間分三次:第一次:協議簽訂後並且世紀夥伴與三家網絡平台之一家簽署銷售合同後 30 個工作日後支付全款的 50%、 第二次:2019 年 6 月 30 日之前支付全款的 30%、第三次:2019 年 12 月 30 日之前支付全款的 20%。雅格特於 2019 年 3 月支付 5500 萬元、三家網絡平台抵頂應收雅格特 5752.80 萬元,餘款 2.67億元逾期。

對於《倩女幽魂》項目會計差錯,北京文化稱,雅格特於 2019 年 3 月支付 5500 萬元,後續雅格特未按約定履行付款義務。2019 年公司內審及資產清查組持續關注《倩女幽 魂》轉讓協議進展情況。2020 年 4 月 13 日訪談雅格特法人,其確認相關權利義務沒有移交給雅格特,仍由世紀夥伴實際實施,雅格特目前沒有支付後續合同款的安排。依據合同約定的實際執行情況,《倩女幽魂》的權益並未實質轉移給雅格特。 2020 年 4 月 2 日,北京文化通過訪談婁曉曦並經其 本人證實,原《倩女幽魂》轉讓協議確認收入不實。 2020 年 4 月 26 日,世紀夥伴與雅格特簽署了《倩女幽魂》轉讓協議之解除協議,世紀夥伴收回雅格特對《倩女幽魂》60%的投資份額。

“架構”

事實上,北京文化與世紀夥伴的矛盾,早已從公司架構上就埋下伏筆。

客觀上,北京文化只是一個殼,當初摩天輪借殼上市,後來又裝入夥伴世紀和星河文化,公司真正經營業務的,是摩天輪、世紀夥伴和星河文化。最初,這幾家公司初始商譽高達15.8億,2019年後,還剩下1.19億。星河文化由著名經紀人王京花女士創建,以全方位的藝人經紀為主營業務。

北京文化這種模式,更像是一種金融合作,給了下屬子公司相當大主動權,但也埋下隱患。

2021年1月3日,北京文化公告,於12 月 31 日收到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北京監管局(以下簡稱“北京證監局”)《關於對北京京西文化旅遊股份有限公司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2020]179 號,以下簡稱“警示函一”)和《關於對宋 歌、張雲龍、陳晨採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2020]180 號,以 下簡稱“警示函二”) 。

在警示函一中,北京證監局明確指出,北京文化在2018年報財務信息披露不準確,2018年度多計營業收入約4.6億元,多計淨利潤約1.91億元;並認為該公司在對子公司管理、預付款及投資款管控、項目管理等方面存在重大問題。因此,對北京文化予以警示,將相關違規行為計入誠信檔案。

在警示函二中,北京證監局明確,宋歌、張雲龍、陳晨分別作為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財務負責人及董事會秘書,未按規定履行勤勉盡責義務,對其予以警示,將相關違規行為計入誠信檔案。

在收到警示函的前幾天,北京文化發佈公告,總裁宋歌、董事會秘書江洋、財務總監賈園波均選擇辭職。宋歌仍擔任董事長,江洋與賈園波均仍在公司任職。

另一頭,從北京文化影業模式來說,比起製片公司,更像投資公司。在2018年,其投資《我不是藥神》《無名之輩》《芳華》等多部電影均實現大賣,但沒有一部為第一出品方,均為參投。《流浪地球》第一出品方為中國電影。

《流浪地球》刷新國產科幻片想像,圖片來源:豆瓣
《流浪地球》刷新國產科幻片想像,圖片來源:豆瓣

“北京文化的模式,從好處來講,真正實現了製片分離,似乎是種專業化。但沒有製作能力的影視公司,到底又有多少壁壘?”有上市影視公司高管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他認為,北京文化模式,就是一場資本冒險。

2020年三季報顯示,北京文化前三季度營收僅1308.11萬元,同比-98.84% ;淨虧損1.17億元,同比-130.49%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賬上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餘額6377萬元,同期短期借款8.96億元。

這場冒險還在繼續,或許與鄭爽並不相關。“該劇(《倩女幽魂》)款項極有可能不能流入公司”,2020年7月份的公告中,北京文化透露。

(作者:賀泓源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