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沃斯漲跌背後的隱憂
2021年01月26日10:58

原標題:科沃斯漲跌背後的隱憂

“我們無法在研究的一開始就界定價值,而是必須在研究的進程中發現價值。”紐約市立大學(CUNY)研究生院傑出教授、劍橋大學博士大衛·哈維(David Harvey)在其所著的《資本的限度》中提到。

對於一家企業來說,其動態發展的過程,也是資本市場對其價值發現研究的過程。而股價和市值,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資本市場對企業的價值研究的結果。

專注於家庭服務機器人的企業科沃斯,於2018年5月28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主板上市交易,公司財務狀況開始定時披露,接受資本市場對其進行價值研究。

近幾日,科沃斯的股價經常出現大漲、大跌的情況。1月15日,科沃斯股價盤內漲幅10%,到了1月18日,科沃斯股價盤內跌幅10%。

不過,從雪球網提供的K線圖來看,科沃斯股價大體上處於上升態勢。目前科沃斯股價在113.5元左右,市值在640億元左右,而在2020年年初,科沃斯市值還不足百億。

整體飄紅,且伴隨不時大漲大跌的科沃斯,究竟是家怎麼樣的企業呢?

大漲背後的原因

據天眼查APP顯示,科沃斯成立於1998年,前身叫泰怡凱電器(蘇州)有限公司,2011年更名為科沃斯機器人有限公司。科沃斯最早是做吸塵器一類的清潔機器代工,到2007年,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掃地機器人,是國內掃地機器人市場的先行者。2018年頂著“掃地機器人第一股”的名號在A股上市。

2020年4月28日,科沃斯的股價為17.90元每股,2021年1月21日,盤內最高股價為118.18元每股,約是最低價的6.6倍。科沃斯股價大漲背後的原因是什麼呢?

1.業績恢復,盈利能力上升

根據2020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科沃斯前三季度營收41.42億元,同比增長20.25%;淨利潤2.50億元,同比增長147.17%。淨利潤同比增速如此之快,有一部分是因為2019年科沃斯業績大幅滑坡造成的,與2018年前三季度淨利潤2.88億元對比來看,2020年的前三季度尚沒有恢復至2018年狀態。

不過,1月12日晚間,科沃斯發佈2020年業績預告,預計2020年淨利潤達5.9億元至6.3億元,同比增加388.79%到421.93%。2019年、2018年的淨利潤為1.21億元、4.85億元,對比來看,2020年科沃斯業績已經恢復且超過2018年。

另外,科沃斯業績的恢復以及盈利能力上升,與其大刀闊斧的業務調整不無關係。

從2019年開始,科沃斯就開始進行戰略調整,剝離原有ODM業務,退出國內低端掃地機器人市場,主攻中高端掃地機器人及商用機器人領域。科沃斯本身靠代工起家,剝離代工業務以及低端市場,一定程度上造成了2019年的業績滑坡。但是科沃斯專注於中高端市場,能增加利潤率,提升盈利能力。

2.站準行業風口

當一個行業或其中的頭部企業呈現出利好狀態,會帶動同一領域的其他企業。

例如新能源汽車板塊Tesla股價大漲,蔚來的股價也漲了好幾倍,小鵬、理想順勢登陸美國資本市場;B站上市讓資本市場看到二次元市場對年輕人的吸引力,同一領域的A站閉站之後被快手收購復活。

而科沃斯身上的標籤,有家用機器人、小家電、商用服務機器人、掃地機器人等,這與科沃斯自身的產品佈局有關。

在To C方面,科沃斯的產品有掃地機器人、擦窗機器人、空氣淨化機器人,這些產品都屬於清潔類家用工具機器人,屬於小家電領域;在To B方面,科沃斯有針對銀行、保險、零售等場景的公共服務機器人,屬於商用服務機器人領域。

科沃斯的產品所涵蓋的行業,或處於風口,或有巨大的市場潛力,會帶動科沃斯股價上漲。

在掃地機器人行業,科沃斯仍有巨大的市場潛力。

根據全拓數據顯示,目前掃地機器人在中國沿海城市家庭的滲透率只有5%,在內地城市只有0.4%,遠低於日本、歐洲地區的10%和北美市場的13%。而隨著居民可支配收入的持續增長、消費升級、城市化等因素的推動下,掃地機器人的需求會增加。

而科沃斯是國內掃地機器人市場占有率最高的一家企業,如果用Z=P×N×S來表示未來科沃斯的營收空間與單價、需求、及市場滲透率的關係的話,由於市場滲透率以及人們需求的提升,以及科沃斯的中高端市場佈局對單價的提升,未來科沃斯的市場營收空間會繼續增長。

同時,科沃斯也搭上了小家電領域的風口。

受疫情影響,一些健康類小家電獲得人們的青睞,科沃斯主營的是清潔類機器人,也可以歸屬於健康類小家電。加上隨著人們消費水平的不斷提升,對生活品質的要求越來越高,小家電是品質生活的重要代表和載體。

在資本市場上,立足小家電領域的企業股價也普遍上漲,經常出現某一天整個小家電板塊股價集體上漲的情況。例如在1月13日,小家電板塊大漲,科沃斯漲停,石頭科技漲8%,小熊電器、奧佳華、新寶股份等跟漲。

另外,商用機器人領域也頗受資本市場青睞。

從中國電子學會獲悉,在國際市場,中國服務機器人市場已占全球市場1/4以上,2020年我國服務機器人市場規模有望突破40億美元。商用服務機器人在疫情期間被用於醫療防疫場景,起到重要作用,科沃斯也推出有防疫測溫機器人、防疫消毒機器人。

自2020年上半年以來,資本市場對商用服務機器人領域多有投資動作。2021年1月18日,雲跡科技完成5億元人民幣C輪融資,碧桂園服務成立機器人公司。商業服務機器人領域依舊受資本市場重視。

3.估值邏輯的改變

由於科沃斯在掃地機器人領域的長期耕耘,以及在商業服務機器人領域的拓展,讓科沃斯在傳感器、芯片、控製器等方面的技術有所發展,使得資本市場對科沃斯的估值邏輯由傳統製造業轉向科技企業,因此才獲得超越家電行業的估值水平。

上述三方面是科沃斯股價大漲的主要原因,但是最近除了漲停之外,也會發生跌停的狀況,這是怎麼回事呢?

跌停背後的隱憂

分時段來看科沃斯近幾日的股價走勢圖,確實經常有跌停的狀況出現。大漲、大跌之下,其實也蘊含著部分投資者對目前科沃斯股價的不信任,因為科沃斯,確實存在一些隱憂之處。

克萊頓·克里斯藤森(Clayton Christensen)曾提出一個著名的“顛覆式創新”理論,核心觀點是在一個被優勢企業控制的市場里,新生企業可以為那些被忽視的群體提供更合適的、而且更便宜的服務,從而立穩腳跟。

上文已經提到,科沃斯在國內掃地機器人市場處於市場占有率第一的位置,屬於“優勢企業”,而整個掃地機器人市場屬於增量市場。雖然科沃斯在增量市場中處於優勢位置,仍有許多未發現的消費者需求尚未被滿足,而且有很多企業以“便宜的服務”進入市場,位於市場占有率第一位置的科沃斯存在被顛覆的風險。

以石頭科技和米家為例,石頭科技創立之初背靠米家生態鏈,迅速在國內掃地機器人市場攻營拔寨,佔據國內掃地機器人市場第二的位置。為了盈利能力的上升,石頭科技開始推出自有品牌,而米家也開始啟用另一家生態鏈企業雲米代工,為科沃斯帶來新的競爭者。

石頭科技和米家對科沃斯的顛覆主要有兩點。

一是從智能家居生態方面。小米的AIoT生態是目前比較完善的智能家居生態,掃地機器人終究只是家庭場景中的一部分,與家庭場景融合,才能給消費者帶來最智能化的場景體驗。

而科沃斯目前產品雖然拓展出擦窗機器人、空氣淨化機器人,甚至推出家庭智能管家機器人,但是相對於整個智能家居場景來說,只是一小部分。科沃斯在智能家居物聯網方面相對於美的、海爾、小米等企業來說,並不占優勢。

二是從渠道方面。根據奧維羅盤2020年第18週數據顯示,在線下渠道方面,科沃斯在掃地機器人行業市場占有率為71.61%。但是據公開數據顯示,掃地機器人行業線下渠道的銷售佔比僅為8%。

而石頭科技和米傢俱有互聯網思維,主要渠道在線上,相對於注重線下渠道的科沃斯,銷售成本和管理成本低。

另外,也有一些企業從價格方面入局,拉低掃地機器人的價格。例如一個叫做家衛士的品牌將掃地機器人的價格拉低到200元以內。科沃斯捨棄的低端掃地機器人市場,有企業選擇從這方面入局,畢竟,採用價格戰的方式入場,是佔據市場份額最簡單直接的方式。

除了行業某些地方存在的“顛覆式創新”,科沃斯自身也存在一些問題。

例如在研發方面,科沃斯從2013年到2016年前三季度,科沃斯的研發費用佔比分別為3.16%、3.19%、3.22%、3.32%。近兩年,科沃斯在研發方面的投入有所增加,2018年、2019年研發費用佔比達到3.60%、5.21%,有所提升。

但是,其國際對手iRobot從2013年開始,研發費用率就穩定在12%~13%之間,科沃斯與其在研發費用率上仍有明顯差距。這對於一家技術驅動型公司、資本市場將估值邏輯傾向於科技公司的企業來說,有些說不過去。

另外,科沃斯的產品無論是家用機器人、商用機器人,都需要用到計算機視覺、物聯網、芯片、激光雷達等技術。而面對各個技術層面的垂直企業,以及在AI算法、物聯網系統比較好的互聯網企業,科沃斯都沒有絕對的優勢。

對於科沃斯產品所處的行業風口來說,科沃斯也沒有絕對把握持續站在風口。

在To C方面,在掃地機器人行業,科沃斯的市值落後於後來者石頭科技;在小家電領域,科沃斯的產品在形態上雖然屬於小家電,但是從價格上來說,科沃斯的產品與大家電比肩。

在To B的商用服務機器人領域,同行業競爭者眾多,且有一級資本市場投資者支援,也有一些互聯網大廠親自下場做商業服務機器人,而科沃斯的商業服務機器人好像成了業績累贅,最後一次披露出業績是在2019年中報中。

最後,科沃斯還有在消費者層面的遺留問題需要面對。

在掃地機器人的發展過程中,也有像汽車自動駕駛系統一樣的L1-L5級別。增量市場的競爭邏輯是產品做到60分就發佈,快速占領市場,科沃斯就是採取這一戰略做到市占率第一。

而掃地機器人或受於技術限製,或是早期想快速占領市場,導致早期掃地機器人出現各種問題,比如纏線、避讓困難、一些犄角旮旯之處打掃不到,識別不了寵物糞便等,到了現在掃地機器人仍舊存在某些問題,實現不了完全自動化。這就導致很多消費者對於掃地機器人有著“雞肋”的印象。

正是有這些隱憂,所以科沃斯是否能撐得起目前的市值,也有一部分投資者持懷疑態度。

結語:

在股價大漲與大跌之中,科沃斯仍舊有許多隱憂成為二級資本市場投資者的疑慮,而如何打消這些疑慮,或許科沃斯可以從這些方面努力。

前麥肯錫資深合夥人理查德·福斯特在《進攻者的優勢》一書中提到:企業界向來都有進攻者和防守者,只有不斷進攻,懂得運用新方法,去挑戰極限才可能有新的轉變,進攻者的關鍵可能在於技術優勢,不斷擴展自己的思路。

科沃斯雖然在掃地機器人領域市場占有率處於第一的位置,但是也要繼續保持“進攻”姿態,繼續深挖技術,將技術優勢轉變為產品優勢,轉變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

財經自媒體“藍莓財經”,訂閱號:藍莓財經,個人微信號:615872972,轉載保留版權,違者必究。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