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頭娃娃”事件調查:問題產品仍在電商售賣
2021年01月26日04:08

  來源:《IT時報》公眾號vittimes

  原標題:“大頭娃娃”事件調查:問題產品仍在電商售賣 “妝字號”嬰兒霜也不保險

  文|IT時報記者 錢奕昀

  編輯|挨踢妹

  30秒快讀

  1、7個月大的漂亮女娃“柚子寶寶”變成了“大頭娃娃”,發育遲緩、臉部腫大,問題指向了治療濕疹的寶寶霜,經知名博主送檢後發現,該款“益芙靈多效特護抑菌霜”激素嚴重超標。

  2、濕疹、激素,這兩個關鍵詞幾乎是所有新手媽媽都耳熟能詳的,媽媽們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也曾給寶寶用過激素面霜?

  3、這些披著“消字號”外衣的嬰兒護膚品門檻低、審批鬆,大家開始動搖對消字號的信任。但《IT時報》記者調查發現,妝字號也並非保險。

  近日,“大頭娃娃”女嬰柚子的遭遇讓人氣憤又心疼,據博主“老爸評測”曝光,疑似塗抹了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嚴重超標的消字號產品“益芙靈多效特護抑菌霜”(以下簡稱益芙靈)所致。

嬰兒使用“益芙靈抑菌霜”兩個月後成大頭娃娃,圖源:老爸評測
嬰兒使用“益芙靈抑菌霜”兩個月後成大頭娃娃,圖源:老爸評測

  1月17日,經過9天調查,問題面霜生產廠家所在地漳州市衛健委發佈通告稱:經有檢測資質的第三方機構檢測,已確認召回的涉事產品“益芙靈多效特護抑菌霜”和“開心森林一抹舒寶寶皮膚抑菌霜”含有氯倍他索丙酸酯,企業涉嫌生產、銷售偽劣產品,涉事企業所在地衛健部門已將有關線索移送公安機關。

  1月11日,連雲港市贛榆區衛生健康委宣佈,對出售問題產品的金寶貝母嬰生活館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罰款4000元並責令其整改。

  看著才7個月大的寶寶,柚子父親(微博:柚子寶寶的爸爸)表示,接下來將用法律維權。

  事發後,消字號嬰兒護膚品成了輿論中心。據媒體報導,受到益芙靈侵害的“大頭娃娃”多達數十個。杭州老爸評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老爸評測)也表示,收到過其他類似面霜受害者的投訴。

  門檻低、審批鬆的消字號嬰兒護膚品,是否還混跡於各大電商平台母嬰店?

  今年1月1日實施的《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和5月1日即將實施的《化妝品註冊備案管理辦法》又能否為嬰兒護膚品保駕護航?

“益芙靈抑菌霜”底部“消字號”標識,圖源:新京報
“益芙靈抑菌霜”底部“消字號”標識,圖源:新京報
“益芙靈抑菌霜”備案信息,圖源:全國消毒產品網上備案信息服務平台
“益芙靈抑菌霜”備案信息,圖源:全國消毒產品網上備案信息服務平台

  01、找不到的字號信息

  老爸評測告訴記者,目前市面上常見的面霜有兩種備案:妝字號和消字號。

  “妝字號的面霜,經過藥監局備案,在包裝上要全成分標識,可以宣傳保濕作用。

  消字號,經地方衛生部門批準即可,審批相對容易,在包裝上也不需要全成分標識,並且消字號產品只能宣傳消毒殺菌,不能宣傳皮膚護理的作用。”老爸評測表示。

不同字號的區別,圖源:北京藥監局
不同字號的區別,圖源:北京藥監局

  二者技術標準也有所不同,《化妝品安全技術規範》(2015年版)特別規定,兒童用化妝品在原料、配方、生產過程、標籤、使用方式和質量安全控制等方面除滿足正常的化妝品安全性要求外,還應滿足相關特定的要求,以保證產品的安全性;《消毒技術規範》則未提及任何兒童產品。

  但是《IT時報》記者在天貓、京東上搜索“嬰兒霜”卻發現,難以從產品名稱中區分字號,搜索“妝字嬰兒霜”“消字嬰兒霜”,幾乎沒有搜索結果。

  即使打開多家品牌旗艦店的商品界面,翻遍詳情也未見有關字號的說明。記者又仔細查看了產品包裝圖,也未看到包含字號的包裝照片。

  除了諮詢客服,唯一獲得字號信息的方式,是少數爆款產品的“買家秀”中“湊巧”有人曬了圖。而對於大部分曬圖不多的產品,消費者很難得知其屬於哪類商品。

  1月15日,記者在天貓和京東的“戒之館旗艦店”發現,一款3天前還銷售火爆的消字號“戒之館嬰親霜”,此時已經下架。

  店舖首頁公告表示,因消字號產品負面輿論巨大,接省衛生部門停止銷售消字號產品通知故將產品下架,另品牌已加快升級(目前升級的妝字號產品在備案申請流程,功效如一)。

  對於字號升級是否合規,記者諮詢了一家生產許可證、產品備案申請代辦企業。對方表示,辦理妝字號生產許可證的要求高於消字號,但兩類產品的功效不同,妝字號備案能否成功要看藥監局根據產品來審批。

  北京至譜律師事務所主任李聖表示,如果戒之館嬰親霜獲得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通過,能在官網查詢到其備案信息,那麼從消字號升級為妝字號是合規的。

  除了字號,備受外界關注的違規添加激素問題,也很難在電商平台上發現。

  “對嬰兒護膚品的檢測,有常規9項、獨立試驗等,而激素檢測並非必需項。”多位檢測機構工作人員告訴記者。一家檢測中心的常規9項報價600元,而包括此次問題嬰兒霜超標激素氯倍他索丙酸酯在內的41種糖皮質激素檢測,報價高達3800元。

  記者查詢天貓、京東多款嬰兒霜發現,大部分產品並未列示激素檢測報告。這也意味著,如果產品違規添加激素,而沒有被監管部門抽查或市場投訴後抽查,消費者很難發現。

  02、妝字號也非保險,問題商品難知曉

  即便是標準較嚴的妝字號嬰兒護膚品,就一定安全嗎?答案並非如此。

  廣東省藥監局發佈的《廣東省化妝品監督抽檢信息的通告(2020年第1期)》里,廣東康嬰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嬰寶)旗下的“康嬰健嬰兒紫草膏”被檢測出禁止添加物地塞米鬆(344ug/kg)。

圖源:廣東省藥監局
圖源:廣東省藥監局

  公開資料顯示,地塞米鬆屬於激素類成分,濫用可能會導致皮膚變薄、顏色變淺,甚至紅腫發炎,對於兒童來說,該成分會影響生長髮育,必須在醫生指導下合理使用。

  1月21日,《IT時報》記者在天貓康嬰健旗艦店發現,這款“康嬰健嬰兒紫草膏”赫然位列店舖“必囤單品”首位,“拒絕濕癢!護臀!17萬媽媽的選擇”的廣告語奪人眼球。

曾因質量問題被查處的嬰兒霜依然在售,且無任何提示,圖源:IT時報;
曾因質量問題被查處的嬰兒霜依然在售,且無任何提示,圖源:IT時報;

  圖源:IT時報

  該產品月銷量超過1000份,累計評價高達7256條,生產許可證號為“粵妝字號20160419”。

康嬰健嬰兒紫草膏生產許可編號,圖源:國家藥監局
康嬰健嬰兒紫草膏生產許可編號,圖源:國家藥監局
圖源:康嬰健旗艦店
圖源:康嬰健旗艦店

  但在廠家出具的2019年10月“41種糖皮質激素”檢測報告中,顯示檢測結果合格,不含地塞米鬆。

圖源:康嬰健旗艦店
圖源:康嬰健旗艦店

  值得注意的是,產品上方還有一條“包裝升級通知”,顯示產品由“嬰兒紫草濕疹膏”更改為“嬰兒紫草膏”,只換包裝,成分不變、效果不變。

  2019年9月2日,國家藥監局《對廣東康嬰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飛行檢查通報》中提到:“企業不能提供召回的康嬰健嬰兒紫草濕疹膏不合格處理記錄。”

  這份報告還顯示,嬰兒紫草膏等產品的銷售明細中無產品生產批號,多批次均用同一條形碼標識,無法保證產品的可追溯性。

圖源:國家藥監局
圖源:國家藥監局

  記者在國家藥監局網站搜索發現,康嬰寶是一家十足的“問題企業”。

  早在2019年8月29日,國家藥監局《關於廣東康嬰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停產整改的通告(2019年第57號)》就明確指出,康嬰寶在人員管理、質量管理、物料與產品等方面存在問題,且某批次康嬰健嬰兒紫草膏標籤標識的配方成分與批生產記錄一致,但與國家藥監局備案的配方成分不一致,企業擅自變更配方。

  批生產記錄中的生產工藝同樣與企業備案時申報的不一致。

  通知指出:“該企業上述行為嚴重違反了《化妝品生產許可工作規範》有關規定,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已要求廣東省藥品監督管理局責令該企業暫停所有化妝品的生產銷售,對該企業涉嫌違法生產行為依法嚴肅查處。”

圖源:國家藥監局
圖源:國家藥監局

  廣東省藥監局網站顯示,2020年康嬰寶又因“康嬰健嬰兒橄欖洗髮沐浴露”不符合衛生標準,被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12.25728萬元罰款。

  但在天貓康嬰健旗艦店,無論是“康嬰健嬰兒紫草膏”還是“康嬰健嬰兒橄欖洗髮沐浴露”現在仍在正常銷售,且沒有任何關於企業、產品曾遭受通告、處罰的提示。

  記者發現,2019年10月之後,關於紫草膏的用戶評價並未中斷。

  《IT時報》記者向客服出示國家藥監局下發的停產責任通告,客服表示,藥監局責停的是假冒他們生產的廠家和假冒偽劣產品,旗艦店產品都有檢測報告。但這份於2019年8月29日發佈的停產整改通告明確指出是“廣東康嬰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對於2019年10月店舖是否暫停過其他產品的銷售,客服含糊表示,店舖現在沒有產品下架。

  今年1月1日起實施的《化妝品監督管理條例》規定,平台內化妝品經營者應當全面、真實、準確、及時披露所經營化妝品的信息。

  那麼,電商平台購買嬰兒化妝品,消費者是否有對問題企業、問題產品的知情權?

  李聖認為,針對這種情況,化妝品經營者有及時披露的義務,平台有告知消費者的義務,或者平台明知屬於問題產品,應該披露給消費者或者直接由平台下架。同時,平台本身應該建立一套完善的審核製度以防範商家的誠信風險。

  “如果抽檢是某一批次產品有問題,目前法律法規並未對電商平台是否應該或建議就該情況對消費者進行公告/提示進行約束,但根據《消費者權益保護法》,消費者享有知情權,電商平台、生產商、銷售商有告知說明的義務。

  同時根據第四十四條規定,消費者通過網絡交易平台購買商品或者接受服務,其合法權益受到損害的,可以向銷售者或者服務者要求賠償,網絡交易平台提供者明知或者應知銷售者或者服務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未採取必要措施的,依法與該銷售者或者服務者承擔連帶責任。

  而《電子商務法》規定電商平台發現假冒產品後應當採取的‘必要措施’為‘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終止交易和服務等必要措施’,而不僅僅停留於公告/提示。”李聖表示。

  Tips

  1。如何甄別嬰兒護膚品?

圖源:PxHere
圖源:PxHere

  老爸評測:市面上的消字號面霜如果宣傳有功效(例如祛濕疹等)、使用之後功效明顯等字樣,需要謹慎購買和使用。

  皮膚科主任醫師、微博2020和2019十大影響力健康醫療大V楊希川:消字號產品不具備醫療效果,只有標註“國藥準字號”才屬於正規藥品,號稱零添加激素又具有神奇治療效果的,信了就等於上當。

  此外許多號稱“純天然/純植物”產品也不一定安全,尤其是一些來曆不明的小作坊手工生產,往往含有潛在安全隱患成分,濫用可能會引發不良反應。出現問題時,要第一時間諮詢專業醫生,規範治療。

  李聖:國家藥監局在2020年11月發佈的《化妝品註冊備案資料規範(徵求意見稿)》指出,為嬰幼兒、兒童使用的產品,應當同時提交毒理學試驗報告和產品安全評估報告。監管部門對兒童化妝品的要求正逐步提高。

  2。如何查詢化妝品資質? 

  可登錄國家藥監局網站或者手機App“化妝品監管”查詢所購買化妝品的標籤標識信息與其產品註冊或者備案信息是否一致,如不一致,則產品質量存疑。

  也可在小程式“國務院客戶端”搜索“化妝品查詢”,無論是國產還是進口化妝品、特殊還是普通化妝品,都可以查詢產品信息。

  此外,消費者還可以通過國家/地方藥監局網站、省衛健委、企查查、天眼查等網站,查詢產品監督檢查信息、行政處罰決定等。

  排版/黃建

  圖片/IT時報、老爸評測、PxHere、漳州市衛健委、國家藥監局、北京藥監局、廣東省藥監局、全國消毒產品網上備案信息服務平台、康嬰寶天貓旗艦店、新京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