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夫保險公開賽眾星閃耀 唯獨Tiger Woods缺陣多利鬆
2021年01月25日08:11
衛冕冠軍馬克-利什曼
衛冕冠軍馬克-利什曼

  香港時間1月25日,考慮到已經有了一系列的激勵措施——例如750萬美元的冠軍支票、可能拿到的135萬美元額外加碼獎金,以及南加州豪華而又不拘一格的海景——人們不會認為,那些有天賦的職業高爾夫球員們還找得到什麼不參加農夫保險公開賽的理由。

  這就是即將在聖迭戈舉行的一年一度盛事的情況,比賽將於1月28日至31日舉行。這場美巡賽——澳州的馬克-利什曼將作為衛冕冠軍來到這裏——從來都很吸引明星球員,但今年的明星實力更加過人,其中賽事舉辦地:多利鬆南場,是一個重要原因。

  這座高居於雄偉懸崖之上、俯瞰太平洋、全長7765碼的高爾夫球場,一直如此吸引人,以至在2021年它將舉辦兩場頂級賽事。首先是連續第54年作為農夫保險公開賽的舉辦地,然後,在今年夏天晚些時候,它將成為美國公開賽的舉辦地。

  "它是我在美巡賽上最喜歡、也是我在全世界最喜歡的高爾夫球場之一。"2019年農夫保險公開賽的冠軍、英國人Justin-羅斯說。

  雖然他並沒有代表任何人發言,但很可能英雄所見略同。多利鬆南場在高爾夫世界的各個角落中——球員、球迷和管理者——都有極大的威望,比如美國高爾夫協會,這是他們14年來第二次選擇多利鬆舉辦其旗艦賽事。

  亞當-斯科特(Adam Scott)在最新的官方世界高爾夫排名中排名第21位,他強調說,建立賽季初的狀態,是他職業生涯中第二次參加農夫保險公開賽的主要原因。他也承認,這有助於幫助他對即將到來的美國公開賽有所瞭解。

  可以肯定的是,其他名將也有同樣的想法,因為2017年冠軍、世界排名第二的2號瓊-拉姆(Jon Rahm)、排名第5的讚德-謝奧菲勒(Xander Schauffele)、第6的羅里-馬克羅伊(Rory McIlroy)和第12的布魯克斯-科普卡(Brooks Koepka)都早早就承諾參加農夫保險公開賽。

張新軍
張新軍

  至於中國球員,所有的目光都將集中在張新軍身上,他將第三次參加農夫保險公開賽,上賽季他獲得並列第55名,2018年首次參賽則未能晉級。中華台北選手潘政琮也將第四次出戰多利松毬場,2017的排名並列第二,將激勵他在這裏爭取自己的第二場美巡賽勝利。

  雖然農夫保險公開賽同時使用南場和北場進行前兩輪比賽,但說起多利鬆,人們想到的是前者,這也打開了懷舊的閘門。最直接的,是關於上一次美國公開賽到訪多利鬆的特殊記憶——2008年,那一次的老虎-Tiger Woods,已經被寫入傳奇的歷史

  當年32歲的Tiger Woods因膝部疼痛而蹣跚而行,那是他在當賽季的第六場比賽。Tiger Woods在第72洞抓下小鳥,與洛克-梅迪亞特(Rocco Mediate)進入18洞的延長賽。第二天,Tiger Woods又在最後一洞又打出小鳥球,以71杆的成績逼平對手。雙方進入驟死延長賽後,Tiger Woods在Par 4的第7洞擊敗了梅迪亞特,贏得了自己的第三個美國公開賽冠軍、第14個大滿貫冠軍。

Tiger Woods將缺席
Tiger Woods將缺席

  幾天后,Tiger Woods的左膝做了手術,在當賽季餘下的時間里缺席。

  一個不太引人注目的註腳是,Tiger Woods在四個半月前還贏得了農夫保險公開賽(當時叫別克邀請賽),在同一年的多利松毬場兩次贏得冠軍。不過Tiger Woods以前也不是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

  最著名的是在2000年,Tiger Woods在2月份以不可思議的表現贏下了AT&T圓石灘職業-業餘配對賽。然後在6月,他在圓石灘的美國公開賽中將所有人遠遠拋在身後。

  我們就介紹到這裏。Tiger Woods在1月19日宣佈退出農夫保險公開賽,以及即將到來的捷恩斯邀請賽。Tiger Woods上一次參加比賽是在11月的美國大師賽,他已經拿到了今年夏天晚些時候美國公開賽的參賽資格。這並不是說,他沒什麼希望重現自己在2008年所做的事情——雖然他今年已經45歲,球技也會略顯生疏。是的,他在多利鬆贏得了八次(七次農夫保險公開賽和那次美國公開賽),但是最後一次勝利是在2013年,此後的六次比賽中,他只有一次進入前十。

  然而,在馬克羅伊、拉姆、科普卡和謝奧菲勒等一眾名將的簇擁下,我們值得重新回顧2008年和2000年Tiger Woods在這裏獲得的勝利。偉大的球員都會不走尋常路,以傑克-尼克勞斯為例。1972年,他贏得了AT&T圓石灘職業-業餘配對賽賽,然後在6月的圓石灘,他奪得了他四次美國公開賽中的第三次。

  而本-霍根在1948年的洛杉磯里維埃拉公開賽上取得了勝利,這比他在那裡贏得美國公開賽的冠軍還要早幾個月。難怪他們稱它為 "霍根的小徑"。 就在那場美國公開賽的勝利之後,查爾斯・柯蒂斯在《洛杉磯時報》上寫了這樣一段話: "他們隨時會讓他成為太平洋帕利塞德的市長,並把球會的鑰匙交給他。"

  然而,霍根拒絕接受他在里維埃拉不可戰勝的說法,即使他在1947年也曾在那裡贏得洛杉磯公開賽。"我閱讀果嶺的能力是我在里維埃拉的最好資本,"他在1948年贏得兩場勝利中的第二場之後,勉強地說道,"但是,關於高爾夫球手在任何一個特定的高爾夫球場上都能得心應手,這件事簡直是無稽之談。"

  當然,霍根自己也做了很多事情來反駁自己的邏輯,1972年(在圓石灘球場)的尼克勞斯和2000年(圓石灘球場)和2008年(多利松毬場)的Tiger Woods,都證明了他們在自己可能主宰場地,肯定都有一些主宰的力量。

  2021年,隨著參賽陣容的深度增強,和這麼多年輕天才的崛起,這種主人翁的感覺可能不存在了。但仍然有一個簡單的原因,證明了為什麼一次探路之旅是值得的。

  "你永遠不會嫌自己學到太多,"馬克-歐米拉(Mark O’Meara)曾經說過,"你在一個高爾夫球場打得越多,我想肯定越好。"

  馬克羅伊可能會接受這種哲學。他將第三次來到多利鬆,希望他最近的成功(去年並列第三,2019年並列第五)是一個好兆頭。斯科特唯一一次參加農夫保險公開賽的結果是在2019年的亞軍。科普卡是兩屆美國公開賽冠軍,在兩場平淡的表現(2015年並列第41,2017年沒能晉級)之後,他失去對多利鬆的興趣,可是他又回來了。

  農夫保險公開賽的內容足夠豐富,也足夠有味道,即使與2021年美國公開賽比起來也不甘其後。但球員們又不會不知道,這趟旅行還會有多一位乘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