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隔離酒店坍塌事故內幕揭開:誰該為這29名死者負責?
2021年01月24日11:09

原標題:泉州隔離酒店坍塌事故內幕揭開:誰該為這29名死者負責?

四集電視專題片《正風反腐就在身邊》23日晚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第三集《堅守鐵規》,揭開了福建泉州欣佳酒店“3·7”坍塌事故背後的內幕。

2020年3月7日,用作集中隔離的泉州欣佳酒店發生坍塌,事發時樓內共有71人被困,大多是從外地來泉州的需要進行集中隔離健康觀察的人員,經過救援,42人得以生還,另外29人不幸遇難。

國務院事故調查組的調查結論表明,這是一起主要因違法違規建設、改建和加固施工導致建築物坍塌的重大生產安全責任事故。隨著調查的深入,一些黨員幹部、公職人員搞形式、走過場,失職瀆職,沒有守住安全底線,最終釀成慘烈事故的整個過程被逐步揭開。

行賄一萬元順利建起違章建築

調查結果顯示,坍塌的欣佳酒店,從2012年地基開挖的第一天起,就是一棟違章建築,它從一開始就不應該存在。

楊金鏘是欣佳酒店建築的業主,事故的直接責任人。2012年7月,楊金鏘要建設一棟四層鋼結構的建築,為了慳錢省事,他沒有辦理任何法定手續,將工程包給無資質人員就直接開工了。

為了先建後批,楊金鏘找到時任泉州市鯉城區常泰街道辦事處黨工委書記的張惠良,希望他和城管打招呼,並當場送上一萬元。楊金鏘還請託張惠良,希望他向區里申報“特殊情況建房政策”審批。這個所謂的政策,是以會議意見代替行政許可,違規越權審批建設項目,嚴重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有了這個擋箭牌,這個違章建築順利建起來了,未經竣工驗收備案就投入了使用,相關部門也沒有進行後續的督促監管。

違法改建埋下重大隱患消防部門幹部受賄十萬幫忙通過審核

2016年,楊金鏘又私自違法改建,在建築內部增加夾層,從四層改為七層,隔出了多個房間。正是這次改建,埋下了最終導致建築坍塌的重大隱患。泉州市各級住建部門對建築活動和工程質量負有監管主體責任,但對於欣佳酒店建築的長期違法違規行為從未發現和查處。

消防部門也負有重大責任。當時消防備案採取的是抽檢製度,楊金鏘知道自己的建築不合法,一旦被抽中肯定通不過。於是,他找到消防中隊對面開茶葉店的黃誌圖,提出把消防工程包給他做,條件是幫他順利過檢。

黃誌圖找來常來茶葉店的消防部門幹部劉德禮幫忙,劉德禮收受了楊金鏘十萬元賄賂,就採取一些手段使得他沒有被抽中檢查,自動審核通過。

調查發現,劉德禮不止一次幫助楊金鏘矇混過關。到2018年,楊金鏘對建築加層改建之後打算開酒店,就必須再次經過竣工驗收消防備案,拿到消防安全檢查合格證,才能到公安部門申請特種行業許可證。楊金鏘於是再次找到劉德禮,向他要了一張空白合格證,自己製成了一張假證。

到2020年3月7日酒店倒塌時,劉德禮作為消防人員也參加了現場救援,那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造成了多麼嚴重的後果。

時任泉州市消防支隊後勤處戰勤保障大隊副大隊長 劉德禮:七天救援,我們都在現場。我們的職責是救人,反而因為我的徇私舞弊,害了這麼多人。人生一下子全部顛覆了,全都沒了。

申報材料造假、缺失當地公安局把關不力層層失守

楊金鏘提交的申報材料存在嚴重造假和多項缺失,如果認真審核絕不可能獲批。調查人員卻發現,鯉城公安局從窗口到專管民警,再到副大隊長、副局長,每個經手的人都沒有認真審核,導致層層失守。

收件窗口是第一關,按照職責要對材料進行核驗,但窗口工作人員實際上卻只收件,不核驗。隨後的第二關是到現場檢查,但也變成了走過場。

有著明顯錯誤的檢查驗收意見表和楊金鏘提供的存在諸多問題的材料,隨後又經過了鯉城公安分局治安大隊領導、分管副局長兩級審批,但他們都是隨便翻了翻就直接簽字。就這樣,楊金鏘獲得了特種行業許可證。2018年6月,在這棟有嚴重安全隱患的建築里,欣佳酒店正式營業。

有關部門草率選址存有嚴重隱患的欣佳酒店被選為隔離酒店到了2020年1月10日,楊金鏘對建築局部重新裝修時,發現有三根鋼柱嚴重變形,楊金鏘卻要求工人不要聲張。楊金鏘毫無安全意識和責任心,自認為加固一下就沒有問題。由於春節工人要回家,他就決定春節後再加固,不料春節前後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由於相對遠離居民密集區,欣佳酒店就被選為外來人員集中隔離健康觀察點。實際上,這一選點未經認真調研、安全排查就草率作出,各級領導也都沒有到現場檢查。

事故發生前三天,楊金鏘還組織工人到酒店開始進行銲接加固作業,連續三天隨意進出集中隔離健康觀察點施工,也無人來過問。

2020年3月7日,這棟建築的結構長期嚴重超荷載,早已不堪重負,不專業的銲接加固作業的擾動,最終打破了處於臨界點的脆弱平衡,引發連續坍塌,29個鮮活的生命隨之驟然而逝。

副省長抗疫走過場終釀惡果:很內疚!

在欣佳酒店倒塌前不久,福建省委原常委、省政府原常務副省長張誌南還曾到泉州市檢查疫情防控工作。然而,張誌南既沒有到防疫隔離點檢查,也沒有就相關工作對當地作出任何佈置、提醒。

張誌南:我們平時下基層調研,基本上都是被安排,就變成了一種形式主義的慣性,也是一種官僚主義。

圍繞這起事故,紀檢監察機關對49名公職人員進行了追責問責,其中7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41人受到黨紀政務處分,1人受到誡勉。在這49人中,從楊金鏘那裡收受過財物的人只有少數幾人,絕大多數人並沒有利益關聯,卻由於工作不認真不盡責,共同造就了這座違法違規的奪命建築。

形式主義、官僚主義這種隱性作風問題,難以發現和整治,一旦顯現出來又往往容易釀成嚴重後果,必須警鍾長鳴。

來源:央視新聞(ID:cctvnewscenter)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