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漲後又一夜蒸發1500億 矽谷老字號英特爾發生了什麼?
2021年01月24日15:03

  原標題:暴漲後又一夜蒸發1500億,一份財報讓資本市場分裂,矽谷老字號發生了什麼?

  來源:創業邦  

  作者:周峰

  過去幾天,老牌芯片巨頭英特爾的股價經曆了一次過山車般的震盪。

  1月22日,英特爾發佈2020年第四季度以及全年財務報告後,公司股價上漲6%,達到了近10年來的最高點。但第二天,情況就急轉直下,股價在一天內跌去了9.29%,一夜間市值蒸發238億美元(人民幣超1500億元)。

  資本市場的反應體現出了英特爾現狀和未來之間的矛盾。

  到頭來,還是得靠PC

  一方面,既有業績超出預期。財報顯示,英特爾第四季度總營收199.78億美元,超出公司預計的174億美元。擴大到2020財年全年,英特爾總收入788.67億美元,超出華爾街平均預期的754億美元,同比增加8.2%。這也是英特爾歷史最高的全年營收。

  不過,這顯然是看天吃飯:由於疫情使遠程辦公和居家辦公需求激增,原本衰退中的全球PC市場2020年迎來了複蘇,進而推動了英特爾PC業務的增長。

  據研究機構IDC數據,2020年全球PC市場出貨量同比增長13.1,其中第四季度增長26.1%。

  財報顯示,PC業務所在的客戶端計算業務(CCG)本季度營收109.39億元,占全季度營收的54.76%,環比上季度增長11.09%,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9.28%。

  而從全年的數據上看,該業務營收達到400.57億美元,占公司全年營收51.44%,相比前一年增長7.85%。

  和PC業務的成功相比,英特爾的其他業務相對暗淡。

  由於錯失移動互聯網機遇,英特爾從2015年起開始轉向多元化的發展戰略,試圖擺脫對PC業務的依賴。自此之後,數據中心、物聯網等業務在公司營收中的比重逐漸提升,其中數據中心業務佔比逐年提升,已經成為僅次於PC業務的第二大支柱。

  然而本季度,英特爾的非PC業務幾乎全部出現了大規模下滑。其中數據中心業務營收暴跌15.6%,物聯網業務和可編程解決方案營收也都同比縮水了15%以上。

  早在上季度財報發佈時,英特爾就對數據中心業務下滑作出過預警。英特爾CFO喬治·戴維斯(George Davis)當時表示,來自雲服務器的訂單正在放緩。

  英特爾沒有對2021年全年營收作出預期。連同財報會議上透露出的信息,還有除PC外其他業務的現狀,這家矽谷老字號的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把7nm製程牙膏擠到2023年

  在財報發佈後的電話會議上,尚未就職的帕特·蓋爾辛格(Pat Gelsinger)與現任CEO司睿博(Bob Swan)一同出席。本月早些時候,英特爾任命帕特·蓋爾辛格出任公司第8任CEO,生效時間是2021年2月15日。

  對於英特爾而言,蓋爾辛格不算新人。他在英特爾工作長達30年,是公司成立後的首任CTO,幾乎見證了英特爾通過x86架構在計算機芯片市場建立霸權的全部過程。

  與之相對的是,公司現任CEO司睿博之前的職務是英特爾CFO。2018年,時任首席執行官布萊恩·科再奇(Brian Krzanich)涉嫌緋聞離職後,司睿博被董事會任命成為臨時CEO,管理公司至今。

  司睿博是英特爾首個非技術出身的CEO。在他任上,英特爾喪失了處理器製造技術的領先地位。

  運算速度只是芯片產品競爭力的一方面。在同樣的性能表現下,體積更小、能耗更低的產品往往具有更高的競爭力。這就需要芯片廠商持續不斷地研發,在同一塊矽晶片上安裝更多的晶體管。

  到今天,芯片中晶體管的尺寸已經到了納米級別,芯片製造已經成為原子層面上的工程難題。目前最先進的技術是5nm製程,應用在Apple、高通、Samsung等廠商的手機芯片上。

  與之相比,英特爾的芯片技術在10nm上止步多年。計劃中的下一代7nm製程技術,也被延期到了2023年。也正因為擠牙膏般的產品更新速度,英特爾被冠上了“牙膏廠”的綽號。

蓋爾辛格曾任英特爾首任CTO,他的回歸被解讀成英特爾希望奪回技術領先地位。圖片來源:網絡
蓋爾辛格曾任英特爾首任CTO,他的回歸被解讀成英特爾希望奪回技術領先地位。圖片來源:網絡

  雖然在官方口徑里,CEO更換和公司業績無關,但蓋爾辛格的回歸還是被解讀成英特爾重新爭奪技術領先地位的信號。在此次財報會議上,7nm芯片的生產計劃也成了華爾街關注的焦點。

  司睿博在財報會議上坦言,英特爾的7nm製程工藝在最初定義時就已經存在問題。去年7月,英特爾宣佈7nm製程延期後,開始重新設計技術流程,精簡工藝結構,以確保產品能在2023年順利推出。

  據悉,芯片代工巨頭台積電計劃從2022年開始製造3nm芯片,並且已經開始和英偉達、AMD等廠商接觸。即便英特爾能在2023年推出第一款7nm產品,還是會落後於競爭對手。

  由於英特爾在製程技術上的落後,已經有激進投資者建議英特爾剝離自身的芯片製造業務,轉型成為專門的芯片設計企業——這一模式對資金依賴程度更低,利潤率也會有所提升。

  蓋爾辛格在財報會議上否認了這種可能性。面對華爾街的疑問,他表示,英特爾的目標不只是追趕,還要在製程方面恢復領先地位。在他看來,保持芯片製造能力可以讓英特爾在滿足用戶需求方面擁有更強的控制力。

  不過,英特爾還是將產品外包提上了日程。有韓國媒體稱,Samsung電子得到了來自英特爾的訂單,將會代工生產英特爾的南橋芯片組。而台積電也受到了英特爾的委託,為其代工GPU芯片。

  在談及與競爭對手關係時,蓋爾辛格表示,英特爾的大部分投入會在7nm製程技術上,為了推出市場領先產品,公司也會不斷增加代工廠的產能。

  自動駕駛可以一搏?

  蓋爾辛格在向華爾街解釋保留芯片製造業務的優點時,完全可以提及Mobileye。

  這是英特爾2017年收購的自動駕駛芯片公司。到如今,高級輔助駕駛功能幾乎是中高級轎車的標配,這其中超過70%的市場份額被Mobileye佔據。

  與其他非PC業務相比,Mobileye或許是英特爾本季度財報中唯一的亮點。財報顯示,Mobileye營收同比增長38.75%,運營利潤也同比增長了92.98%。

  而就全年來看,Mobileye的表現也可圈可點。2020年,受疫情打擊,全球汽車產業遭受重創。但在這種環境下,Mobileye全年出貨量仍然較前一年增長了10%。

  就在本月,這家公司更是宣佈將在2025年,將自動駕駛徹底推向商業化。

  Mobileye的方案是一款集成了激光雷達的車載芯片。在今年CES上,公司CEO阿姆農·沙書亞(Amnon Shashua)通過在線發佈會展示了這款產品。它的大小與智能手機相當,計劃在2025年投入量產。

Mobileye CEO在2021年CES期間展示激光雷達芯片,圖片來源:英特爾
Mobileye CEO在2021年CES期間展示激光雷達芯片,圖片來源:英特爾

  激光雷達能讓車輛更精細地感知周圍環境,被普遍認為是實現自動駕駛的必備元器件。它經常出現在各種自動駕駛原型車上,體型和水桶相當。但在Mobileye這裏,激光雷達元件的體積縮減到了僅有指尖大小。

  根據官方提供的資料,Mobileye激光雷達芯片體積如此之小的原因,是採用了矽光子學製造技術。

  簡單來說,這項技術可以取代傳統芯片使用的電信號,讓計算單元用光信號處理信息——在光纖通信、量子計算等依靠光路傳輸信息的領域中,能有效縮小設備體積。依賴光學信息獲取數據的激光雷達自然也能利用該技術瘦身。

  對半導體行業而言,這是一項已經成熟的技術。英特爾自身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就有一所矽光子學製造設施,用於生產數據中心傳輸器。Mobileye的激光雷達芯片製造技術也來源於此。

  由於採用了相對成熟的製造技術,最終產品的成本也會更低。沙書亞預計,到2025年量產時,芯片的成本會下降到每塊數百美元——相較於當下的同類產品而言,這個價格極具競爭力。

  談及激光雷達芯片製造時,沙書亞表示:“有能力製造這種電路的工廠是極少數的,這意味著英特爾在激光雷達製造領域具備顯著優勢。”這或許在某種程度上說明了蓋爾辛基不願讓英特爾放棄芯片製造的原因。

  另一方面,Mobileye也開始涉足Robotaxi領域。英特爾公司副總裁,Mobileye產品及戰略執行副總裁埃雷茲·達岡(Erez Dagan)曾經向媒體表示,公司計劃2022年在以色列部署真正的自動駕駛服務。業務運營也會效仿雲計算產業,細分出出行即服務(MaaS)、車輛即服務(VaaS)和駕乘即服務(RaaS)多種模式。

  實際上,英特爾在自動駕駛領域的佈局由來已久。除153億美元併購Mobileye以外,公司還在FPGA芯片、自動駕駛訓練芯片、圖像處理技術和出行即服務方面收購了Altera、Nervana System、Movidius、Moovit等公司。

  根據創業邦的不完全統計,英特爾在自動駕駛技術相關的併購上,已經累計投入約336億美元,超出通用汽車市值的一半。

  不過,Mobileye營收規模仍然很小,只占到英特爾的1.67%。它的體量難以撐起帝國的沉重身軀。

  當然,誰也不敢說自動駕駛不會在未來數年內飛速增長,重現當年智能手機的輝煌,英特爾屆時也會通過在自動駕駛技術上的佈局擺脫困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