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D專利戰
2021年01月23日00:29

原標題:LED專利戰

“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知識產權日益成為國際競爭的焦點,提升知識產權意識,有利於企業開拓國際市場,掌握專利戰略的主動權;對於國內市場,可以激發企業生產研發的積極性,促進企業聚焦核心競爭力的發展。”北京...

知識產權爭端逐步加入到市場化競爭中來。

國內LED芯片行業市場份額第一的三安光電股份有限公司(600703.SH,下稱“三安光電”)和排名第二的華燦光電股份有限公司(300323.SZ,下稱“華燦光電”)捲入的一起涉及LED芯片基礎技術的專利糾紛,被業內列為2020年大事件之一。

2020年9月3日,三安光電對華燦光電及其下屬公司提起兩起專利侵權訴訟,要求華燦光電方面賠償經濟損失共8000萬元。相關資料顯示,此次三安光電指控華燦光電、華燦光電(浙江)有限公司、華燦光電(蘇州)有限公司等侵犯其第ZL201210286901.2號發明專利和第ZL02142952.9號發明專利,專利名稱分別為“氮化物半導體發光器件以及製造其的方法”和“半導體發光元件和半導體發光裝置”。

上述兩項專利涉及LED芯片製造的基礎技術。三安光電認為,華燦光電侵犯了其在氮化物LED製造中提高光提取效率和提高空穴注入效率方面的專利技術。華燦光電則表示:“經過公司分析,公司生產的相關產品不存在專利侵權,公司已委託相關代理律師積極應對,維護公司合法權益。”

對於三安光電的起訴,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已經出具了受理通知書。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瞭解到,截至1月22日,案件正按照法定程式推進中,尚未開庭審理。

“此次的專利侵權訴訟是知識產權直接參與市場競爭的一種體現。”北京市證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周學騰1月18日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採訪表示,從2019年LED芯片市場份額及營收規模來看,三安光電與華燦光電均排在行業的頭部,兩家上市公司長期存在市場競爭關係。

在周學騰看來,三安光電和華燦光電作為行業龍頭公司,行業集中趨勢明顯。“在行業發展層面,此次的訴訟會影響兩企業潛在或現實的市場份額,根據案件的後續進展,兩企業可能會簽訂和解、合作協議,加速行業的集中化程度;在經濟層面,此次訴訟會造成雙方公司的股價波動,被侵權的企業可能會獲取相關侵權賠償;在知識產權佈局層面,兩企業在日後一定會更加重視商標、專利、商業秘密等無形資產;在商譽層面,此次訴訟會提升消費者對LED行業、產品性能及兩企業品牌的認知度。”

有行業專家指出,三安光電和華燦光電的知識產權爭端反映出中國LED行業對創新的日益重視,從長遠來看有利於中國LED產業整體實力的提升。“這一標誌性事件也表明整個行業的競爭邏輯正在改寫,具備強大研發能力的頭部公司將更加受益於新的競爭邏輯,中小公司的競爭力會被進一步削弱。”

“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知識產權日益成為國際競爭的焦點,提升知識產權意識,有利於企業開拓國際市場,掌握專利戰略的主動權;對於國內市場,可以激發企業生產研發的積極性,促進企業聚焦核心競爭力的發展。”北京市證信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周學騰如是說道。

對簿公堂

此次兩家同屬中國大陸的LED行業頭部公司之間爆發的知識產權衝突屬於首次發生。

訴訟中涉及的LED外延是LED芯片的基底材料,是由多層半導體材料堆疊組合形成的發光材料層,通過調整半導體材料層可提高發光效果;LED芯片即是在外延基底材料上經過各種圖案設計、電極設計以及研磨、切割、劃片、分選等工序,從而形成的單個LED發光體,通過對其中涉及的電極結構進行調整,可以提高空穴注入效率,進一步提升發光效果。

有業內人士指出:“發光效果對於LED芯片至關重要,上述基礎性技術對製造LED芯片不可缺少,其產品應用領域非常廣泛。Mini LED芯片也涉及上述技術。”

根據三安光電訴訟中提出的訴求,其要求華燦光電停止製造、許諾銷售和銷售侵犯上述專利的應用包括電視背光、消費顯示背光、車載顯示背光、顯示和照明領域的LED芯片,銷毀全部用於生產侵權產品的設備以及相關模具,並賠償三安光電經濟損失共8000萬元。華燦光電則認為公司生產的相關產品不存在專利侵權。

儘管未來案件走向仍未可知,但就目前來看,對華燦光電的負面影響有限。臨近春節,華燦光電相關人士日前表示公司已發佈通知,今年春節不停產。此前,華燦光電披露了2020年全年業績盈利預告。2019年,華燦光電虧損10.48億元,而2020年預計能夠實現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1600萬-2400萬元,扭虧為盈。

從價格戰到專利戰

在市場加速集中的過程中,研發能力逐漸成為頭部公司提升占有率的“殺手鐧”,也導致知識產權糾紛的訴訟不斷。

三安光電和華燦光電同為LED芯片行業第一梯隊企業,此次兩大龍頭企業之間的專利糾紛,意味著國內芯片龍頭企業之間的競爭已從價格戰推進為專利戰。在龍頭企業之間,專利大戰增多是必然的趨勢,這將成為LED行業頭部企業的競爭常態,凸顯知識產權壁壘的重要性。

事實上,LED行業頭部公司最近幾年不斷加碼研發投入。2017-2019年,三安光電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6.34%、9.64%、8.69%;同期,華燦光電研發投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也達到了4.9%、6.73%、7.9%。

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20年6月底,三安光電擁有國內外專利2100餘項,並仍在加大研發力度,完善專利佈局。華燦光電在專利佈局上同樣重視。截至2020年12月31日,華燦光電共申請專利超千項,擁有授權有效專利663項,其中發明類型專利共583項。

三安光電和華燦光電在專利方面你追我趕也從側面說明LED行業正在“分層”,如果將行業競爭比喻為一場馬拉松比賽的話,兩家公司處於第一方陣,這兩家公司也已經從簡單的價格、規模競爭進入知識產權的競爭階段,行業格局正在發生變化。

華燦光電作為LED業內重要芯片供應商,在LED芯片特別是新產品新應用如Mini /Micro LED,以及前瞻性技術等領域建立知識產權護城河。而三安光電也在知識產權保護體系不斷加碼,並展示出頭部的自主研發水平和能力。

華燦光電表示,目前訴訟對公司生產經營沒有產生影響。“2020年前三季度,受益於產品結構調整以及公司精細管理,公司背光產品市場占有率大幅增長,Mini LED出貨量持續快速提升,公司堅持與客戶合作共贏,在多個細分市場上優於競爭對手持續保持領先地位。”

專利爭端頻現

作為企業核心無形資產,知識產權的市場化競爭態勢甚至會影響企業的IPO進程。

2019年,另一家國內企業安翰科技曾因被重慶金山起訴侵犯其8項專利權利,其IPO進程被迫中止。

當年3月22日,安翰科技的上市申請獲得受理,同年5月20日,重慶金山以安翰科技侵犯其8項專利權利為由,向重慶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索賠5000萬元,雙方專利案由此展開。案件還影響了安翰科技的IPO進程,安翰科技稱,受專利案影響不得不撤回上市申請。

據周學騰分析,對於高科技企業來講,上市融資是其獲得資金很好的途徑,企業借力資本市場可以使企業規模迅速的壯大起來,同時也可能給競爭對手帶來壓力。“科技型企業在科創板上市過程中往往會遭到來自同行競爭對手的專利訴訟,中斷IPO流程往往增加企業上市的不確定性,暴露企業發展的潛在問題,從而將影響企業拓展融資渠道,造成企業傾向性減少在工廠和設備上的投資金額,減少上市準備階段的專利申請。”

2020年8月,安翰科技勝訴。但對於其再次申請上市,一切進程依然未可知。周學騰指出:“安翰科技作為科創板首批受理的九家企業之一,受到了極高的關注度,結合安翰科技的招股書及上海證券交易所2020年11號監管措施決定書《關於對保薦代表人傅承、沈韜予以監管警示的決定》,安翰科技作為一家以膠囊內鏡為主的企業,在客戶來源、產品結構、創收盈利模式及財務監管上都存在完善的空間,如無法解決問詢的問題,將影響安翰科技再次申請上市的進程。”

根據公開的科創板問詢資料顯示,面對存在知識產權糾紛的企業,審核問詢主要側重關注企業是否具備核心技術、創新實力以及企業持續創收盈利和持續經營的能力。因此,在知識產權戰略佈局上,科創企業應當加強專利、商標、專有技術、特許經營權、數據、商業秘密等無形財產的維護與構建,具體可以從專業團隊組建、製度建設、知識產權保護措施儲備等方面入手,提前佈局知識產權工作。

“對於已存在知識產權問題,且在上市過程中因知識產權訴訟中面臨被動局面的企業,可以首先通過風險聲明、實際控制人承諾、風險剝離等手段降低被訴負面影響,並聘請律師團隊應對‘專利狙擊’,常見的方式有律師提供不侵權分析;對涉案知識產權進行無效或異議;及發起反訴或尋求和解的方式進行化解等等。”周學騰向擬IPO企業提供了一種可能的解決方案。

知識產權保衛戰

近年來,國家對於知識產權保護力度不斷加碼。

2019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識產權法庭揭牌成立。2020年9月14日,最高人民法院印發《關於依法加大知識產權侵權行為懲治力度的意見》,規定和完善知識產權司法救濟措施,以有效阻遏侵權行為。

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兼知識產權法庭庭長羅東川介紹,2019年,知識產權法庭依法公正高效審結了一批專業技術性較強的知識產權案件,進一步推動了技術類知識產權案件裁判尺度的統一,為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

以LED行業為例,在周學騰看來,LED行業所產生的知識產權糾紛主要類型是專利侵權糾紛。“近年來,LED企業不斷走出去,不光國內訴訟案件,涉外或國際間的訴訟也比較普遍;其中,案件的主要訴求集中在停止侵權及賠償損失,賠償金額往往較高。這類案件的難點在於我國的LED生產企業早期處於產業鏈下遊,與美國、日本相比在早期、基礎核心技術上存在專利的缺失,在訴訟中需要做好前期的專利識別與篩查。其次,光電子技術作為高新技術,更新速度快、週期短,其保護期限比較特殊,因此在訴訟中需要結合企業的實際需求進行有策略地維權。與此同時,專利審查過程需要的專業性更強,每個案件均需要在前期進行技術特徵比對、標準對應性分析、在先使用證據蒐集和分析等工作。”

另一方面,近年隨著中國創新能力逐年提升,中國企業在高新技術創新領域發展迅猛,很容易對國際上的競爭對手造成威脅。所以在出口產品過程中經常會存在各種各樣的貿易壁壘,成為專利侵權的投訴對象,試圖通過“專利阻擊”防止我國企業進入外國市場。

“中國企業在走出去之前,可聘請專業的律師團隊、公司內部或外部專業機構研究,提前進行知識產權戰略佈局,明確中國與目標市場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法律體繫上的不同,一方面加強國際專利的申請,及時對創新成果採取知識產權保護,對於需要出口的核心產品,儘可能獲得國際或目標市場國認可的專利;另一方面做好目標市場國的知識產權調查分析,避免侵犯他人知識產權;對於經過分析可能被認定侵權的情況,可以嚐試與外商合作,通過OEM、獲取專利許可或成立合資企業等形式打入外國市場從而實現雙贏。”周學騰補充道。

在企業的知識產權保衛戰中,周學騰建議企業本身應當組建具有創新能力的研發團隊;其次,企業應當結合經營方針規劃企業的知識產權的佈局,逐步製定和完善知識產權製度;提升知識產權意識,在研發工作同步開展知識產權佈局,定期對企業核心業務風險預警。

“此外,企業知識產權管理體系的搭建,除了依靠企業自身發力,還可以借助外部專業機構力量更高效地完成。”周學騰補充道,比如,在早期籌謀知識產權專業後援團隊,聘請具有專利檢索、撰寫能力,以及專利訴訟相關經驗的專業人員或專業機構助力;聘請具有高新科技(AI技術)的知識產權服務機構,進行知識產權領域的風險預警,對企業相關知識產權進行系統化風險篩查,及時通過採取無效、異議、規避設計、不侵權確認等方式把訴訟風險消除在萌芽狀態。

(作者:陳紅霞,姚煜嵐 編輯:張偉賢)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