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錫文:鄉村振興不是簡單地加快鄉村發展
2021年01月22日21:05

原標題:陳錫文:鄉村振興不是簡單地加快鄉村發展

2020年12月30日,北京大學2020年鄉村振興論壇在京召開。此次論壇由北京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主辦,以“新形勢下的農業農村轉型與發展”為主題。全國人大農業與農村委員會主任委員陳錫文參會併發表了題為“鄉村振興與鄉村功能發揮”的演講。

我們都知道,城市和鄉村都有不同的功能,而這種不同的功能對於一個國家的發展來說都是必不可少的功能。所以從這個角度講,城鄉之間存在著一種相互依存的共同體的關係。這就跟一個人一樣,一個人有五臟六腑,有五官四肢,哪一個都不能少,因為哪一個都有他自己特定的功能,人的臟器或者器官如果在某一個方面不能發揮功能的話,那麼這個人就成了病人了,甚至成了殘疾人。對於一個國家來說也是一樣。城市和鄉村無論是哪方面,只要他的獨特功能沒能得到很好地發揮,那麼這個國家發展的進程在一定程度上就會呈現出病態甚至殘缺的現象。

理解鄉村振興,除了要認識到鄉村振興必然包含著要加快鄉村發展之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方面就是必須充分地發揮好鄉村自己獨有的功能。鄉村獨有的功能就在於這種功能是城市所沒有的,而這種功能又是在國家現代化進程中不可或缺的。所以發揮鄉村的功能可能是鄉村振興最該振興的地方,也就是振興鄉村應有的功能。

鄉村的功能和城市的功能不一樣。城市的功能更多的是體現在要素的集聚和融合的基礎上去推進各種各樣的創新。所謂城市一定是人口集聚、資金集聚的地方。那麼在這種要素集聚的基礎上不斷地進行融合、創新,推出新的技術、新的產品、新的理念、新的生產方式、新的生活方式,以此來引領一個國家乃至一個地區社會的增長,成為一個地區一個國家的增長極,這是城市的功能。但鄉村的功能有很大的差別。鄉村的功能在很大的程度上體現在守護和傳承這個國家乃至這個民族生存和發展的根脈,並且在這個基礎上不斷夯實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發展的根基。

具體來說,我一直認為鄉村的最主要的功能體現在三個方面。

第一個功能,就是必須確保糧食和重要農產品的供給。

這是鄉村特有的功能,是城市所沒有的,當然也是這個國家不能或缺的功能。城市越發展,城市集聚的人口越多,鄉村所承擔的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品供給的職能就會越來越重要。

第二個方面的功能就是鄉村承擔著為整個國家,當然也為城市和鄉村自己,提供生態屏障和生態產品的功能。

城鎮算在一起在整個國家的版圖上所占的比重不會太大。像我們國家,600多個城市,1500多個縣城,再加上2萬多個建製鎮,這些城鎮所佔用的建成區面積,到目前大概是12萬平方公里,對於960萬平方公里的國土來講,城市所占的比重當然就相當低,總體來看,在2%到3%之間,那麼也就是說國土的97%以上是鄉村。正是從這個角度去講,保護生態環境、維護生態安全這個重點任務顯然不在城市,承擔起這個職能的主體是鄉村。

鄉村應當承擔的第三個重要的功能就是傳承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地域的優秀的傳統文化。

我們都知道城市是人口和要素集聚的地方,也是各種文化碰撞和融合的地方。所以城市的文化是融合型的,多元化、多樣化。而鄉村的文化,更多地體現在這個民族、這個地域的歷史的傳統,是一種比較純粹的文化。所以國家、民族優秀的傳統文化能不能夠傳承下去,很大的責任也在於鄉村。

在推進鄉村振興的過程中,需要認真地去解釋一下鄉村的這些主要功能到底發揮得如何,因為這不僅僅決定鄉村的發展,而且決定整個現代化的進程。

對於第一個功能,就是從糧食和重要農產品的供給這個角度去看,應該說我們的鄉村還是很了不起的。

中國的人口現在增長到了14億,但是基本上我們吃飯穿衣以及其他需要農產品的地方,絕大多數還是都能得到滿足。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農業的發展是舉世矚目。就像今年遭受了這麼嚴重的新冠疫情的衝擊,造成了這麼嚴重的自然災害,但是糧食還是創造了歷史新高,今年的糧食總產量是13390億斤,折過來,就是接近6.7億噸。這是歷史最高水平。但是今年糧食的進口,包括大豆在內可能也會創歷史的新高。從目前瞭解到的情況看,前10個月大豆進口量已經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17.7%。到了11月份末,大豆進口已經超過9000萬噸,因此全年很有可能在1億噸上下,這也是歷史新高。小麥、玉米、高粱,這幾個穀物品種的進口,前10個月的進口量都已經超過了去年的全年進口量。總體上說明我們的糧食現在還是總量不足,結構矛盾突出。

口糧沒有問題,但是飼料糧有問題,大豆、玉米、高粱都要進口。更多的還表現在我們很多重要的附屬品上,比如說植物油去年的進口量超過了900萬噸,糖去年的進口量300多萬噸,今年的豬肉進口有可能達到400萬噸左右,大概要占到國內消費量的10%,牛肉的進口量大概要占到國內消費量的20%。此外還有奶。從這些角度去看,我們確實面臨著某種挑戰,就是我們現在的農業生產力水平以及現在的農業資源實際上不能完全滿足我們自己的消費,這是個基本事實。當然我們也並不追求什麼東西都要滿足自身的消費,但有很多情況是我們需要深思的,因為人口還有一定程度的增長,而人民的生活水平在不斷地提高。那麼對於消費,除了主食糧食,對其他重要副食品的消費數量正在急劇地增加,這對我們構成了相當大的壓力。

我曾經測算過,我們現在已經在境外用了差不多10億畝農作物播種面積才能滿足我們現在的需求。國內一年的農作物播種面積大約是24億到25億,如果在境外要用人家10億,那麼坦率說,我們今天能夠過上這樣水平的生活,是需要將近35億畝的農作物播種面積才能滿足,但我們只有不到25億,農業資源的自有率大約只占70%左右。中國作為一個人口大國來說,不能把寶都押在境外,就像總書記講的,中國人要把飯碗端在自己手裡,而且要裝自己的糧食。從這個角度去看,我們在發揮好鄉村承擔起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品供給這個功能方面還有很多努力需要去付出,才能真正滿足我們這個國家現代化發展的需要。

那麼第二方面的功能就是鄉村怎麼能發揮好生態屏障、提供生態產品的功能。

特別是總書記提出綠水青山也是金山銀山的這個兩山理論以來,確實對於全民提高環境保護、維護生態的意識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但是問題還很突出,因為長期以來,我們對於環境施加壓力太大,對資源施加壓力太大。所以在相當程度上,對資源環境造成了很嚴重的破壞,想要恢復當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農業的可持續發展,我們現在還是在積極地探索道路。雖然我們已經做到了化肥農藥等實現了零增長甚至正在減少使用量,但是在相當程度上還沒有真正探索到新的路數。

在《四千年農夫》這本書中,111年前當時的美國農業部土壤局局長威斯康星大學的教授富蘭克林金教授帶著妻子到東亞來考察農業,對中國農民和中國農業評價說,中國人像是整個生態平衡里的一環,這個循環就是人和土的循環,人從土裡出生,食物取之以土,泄物還之於土,一生結束又回到土地,一代又一代,周而複始。靠著這個自然循環,人類在這塊土地上生活了5000年,人成為這個循環的一部分。他們的農業不是和土地對立的農業,而是和諧的農業。他還寫到如果能像全人類推廣東亞三國的可持續農業經驗,那麼農業便可以當之無愧地成為最具發展意義、教育意義和社會意義的產業,各國人民的生活將更加富足。

科技在發展,社會在進步,這100多年來,我們的農業以及所處的生態和環境發生了一些什麼樣深刻的變化?如果再不警醒,再不想辦法去維護,那麼將來會面臨什麼樣的問題?

我國耕地實際上的狀況是南方的土壤酸化,北方的土壤鹽堿化,東北的黑土地退化,這三化現象像3把刀子架在我們農業發展的道路上。全國農業耕地的平均等級是4.76,剛剛跨過5級還到不了4級,就是這麼一個水平。我們的祖先在這塊土地上耕耘了5000年,交給我們的還是良好的土壤,那我們留給子孫什麼樣的土壤,我覺得這是我們值得深思的問題。

第三個應當發揮的功能,就是鄉村承擔著傳承和弘揚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和一個地區所特有的優秀傳統文化的功能。

要去看一個特定的民族的文化,無論到哪個國家,都必須找到鄉村。因為城里已經產生了一種融合的或者說雜交的文化。那麼到鄉村去看,文化如何體現?大概可以分三個層面去理解。

一個層面是理念,

就是做人的道理,就是作為一個人待人接物處事的準則。這是人們經過長期的生產生活實踐概括出來的一種民族的品格。比如說天人合一的理念,師法自然的理念,比如說勤儉持家、敬老愛幼、鄰里和睦等,這些重要的理念構成了中華民族在農耕文明中相互之間處理人處理事的一些理論。但我們現在經常到鄉村旅遊去看到的,所謂在文化層面的傳承,經常是一種表象的描述或者說表象的臨摹。每一個儀式、每一個程式表達了什麼含義,沒有發掘出來。因此我們應當發掘鄉村文化中的很重要的理念層面的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華,不斷地弘揚。

第二層面是知識。

知識的傳承是通過文化這個脈絡流傳下來。冬至、小寒這些二十四節氣,是我們的老祖宗在長期的生產生活中積累出來、傳承下來的東西,到現在大家一聽還都是管用的東西。當然這裏頭文人也起了很大的作用,老百姓在口口相傳,文人給他記載下來。中國有大量的古農書,老百姓民間有大量的古農諺,這些都是關於生產技術的傳承,不僅老百姓如此,甚至是皇家也是如此。正是因為有這樣一些知識的傳承,才能使得我國古代的農耕文明達到這樣一種輝煌的程度。

第三個層面的文化是製度。

當然很多人講製度和法律有相當大的關係。因為製度有成文的,也有不成文的,法律也是有成文法,有習慣法,還有很多鄉規民約。這些製度實際上對我們的生活以及這個基本的社會交往、經濟交往有很多規則性的東西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認真去發掘的話,你能發現裡面確實是一個巨大的寶藏。在中國古代,政府對於糧食市場的品種採取兩個手段,一個叫糴,一個叫糶。政府通過糴糶這兩個手段來保持市場的平穩。

總書記在農村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明確講到,民族要複興,鄉村必振興。所以從民族複興、鄉村振興本身的要求來說,我想必然包含著要求鄉村的功能得到更充分更好的發揮這樣一個內涵。對鄉村自己的價值來說,它存在的價值是要把鄉村的功能得到更好的發揮。所以不能簡單地把鄉村振興理解為一般地加快鄉村發展,而是要突出鄉村功能的振興。而振興的這些功能應當是鄉村所特有的,城市所不具備的,而國家現代化所不可或缺的這些功能。

本文來源:新華思客

註明:本公眾號轉載文章僅用於分享,不用於任何商業用途。如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後台聯絡授權或議定合作,我們會按照版權法規定第一時間為您妥善處理。

原標題:《陳錫文:鄉村振興不是簡單地加快鄉村發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