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美股財報系列之一丨華爾街六大行四季報盤點:投行商行業務冰火兩重天,總資產年增15%
2021年01月22日15:36

原標題:解碼美股財報系列之一丨華爾街六大行四季報盤點:投行商行業務冰火兩重天,總資產年增15%

華爾街資產規模最大的六隻銀行“巨獸”,已全數交出“成績單”。六大行一年內總資產額合計再增1.64萬億或15%。70%分析師繼續看多。

截至當地時間1月20日,隨著摩根士丹利發佈2020年四季度業績報告,美國總資產最大的六隻銀行“巨獸”,包括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富國銀行、高盛、摩根士丹利,已全數交出“成績單”。期內,得益於投資銀行、FICC(固定收益、貨幣和大宗商品)和證券業務的火熱行情,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高盛期內淨利潤按年分別大增42.44%、51.18%、135.05%。然而在疫情影響下,銀行業對貸款業務進行謹慎化管理,減少了對零售客戶和中小企業的放貸,相關業務拖累美銀、花旗在期內的淨利潤分別按年跌21.8%和7%,富國銀行期內淨利潤按年微升4.14%。

在過去三個月內狂漲約40%的美股大銀行板塊,在四季報發佈後的本週內,遭到不同程度的拋售,花旗最受沽壓,累跌超過10%。然而,投行分析師卻沒有理睬銀行高管的風險提示,依然在最新的投資推薦中對銀行股票回購、經濟複蘇和投行業務的興旺抱有希望,繼續對大銀行投下“買入”的賭注。

投行商行業務兩重天

綜合六大行最新的季報發現,由於去年第四季度環球多個股票市場火熱、大宗商品迎來週期性上升行情、兼併收購業務增多,多家銀行的投行家和交易員可算是迎來豐收。不過,面臨美聯儲嚴厲的壓力測試,銀行們普遍不願意放鬆信貸業務,也反映了銀行“晴天送傘、雨天收傘”的業務特徵,令遭受疫情打擊的零售客戶和中小企業難以運用銀行杠杆渡過財務難關。

摩根大通為“最賺錢的銀行”,期內淨收入和淨利潤分別高達292.24億和121.4億美元。該銀行2020年全年淨利潤為291.31億美元,換言之,最後一季度的淨利潤為全年貢獻近42%。

在第四季的業務分類上,客戶與社區銀行、公司與投資銀行對淨收入分別貢獻42%和38%、對淨利潤分別貢獻36%和44%。上述數字反映“大投行”業務的利潤率顯著比商業銀行類別的業務要高。

高盛的投行家、交易員在季內收穫頗豐。該銀行2020年第四季淨收入為117.4億,其中投資銀行和全球市場業務增長強勁,分別按年大增27%和23%,至26.13億和42.65億美元。

該銀行稱,在投資銀行方面,期內併購業務帶來的投資顧問收入、股票保薦收入增長強勁。而在全球市場進行的包括股票、債券和大宗商品的各類交易活動中,股票的交易業務是最好的,收入按年暴增83%,其中衍生品的交易量也大漲。

摩根士丹利期內淨收入和淨利潤分別為136億美元、34億美元。與高盛相仿,摩根士丹利併購、股票保薦帶來了豐厚的投行業務收益,股票衍生品也驅動了交易業務強勁增長。綜合而言,這些“大投行”業務被歸類在“機構證券”這一業務板塊中,是摩根士丹利收入佔比約50%的第一大板塊。

不過,該行第二大重點板塊是為收入貢獻42%的資產管理,顯然反映了該行的激進擴張計劃。該公司於2020年10月2日完成收購網上理財公司E*TRADE,以獲得更多的客戶以及收取管理費的資產管理賬戶。這起併購作價高達130億美元,是2020年全球範圍內第三大金融併購案,足見摩根士丹利對資產管理業務的看重。

於上述三家偏重大投行業務的銀行相比,偏重商業銀行業務的銀行則在第四季度依然頗為艱難。儘管期內的壞賬撥備相對沒有那麼緊張,然而“審慎”依然是各家銀行放貸時的主旋律。

富國銀行方面,四季度的總收入和淨利潤分別為179.3億美元、30億美元,按年分別跌9.17%和微升4.14%。作為美國擁有最龐大支行網絡的商業性銀行之一,富國銀行的業績反映了零售客戶、企業獲得銀行貸款的行情。期內,富國銀行針對零售客戶(consumer banking and lending)和針對企業客戶(commercial banking)的平均貸款餘額分別按年下跌2%和15%。

富國銀行首席執行官Charlie Scharf稱,期內業績“繼續遭受前所未有的經營環境以及歷史遺留問題的影響”。富國銀行曾在2015年位居全球市值最大的銀行,然而,近幾年在“反洗錢”等風控管理中行為不當,屢屢遭到監管巨額罰款。

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期內總收入201億美元、淨利潤55億美元,按年分別下跌1%、上漲12%。

花旗銀行期內總收入165億美元、淨利潤46億美元,按年分別下跌10%、下跌7%。在公佈業績後,花旗銀行連跌四日,累跌10.3%。

按照花旗銀行的業務分類,在針對全球零售客戶的業務上,該行收入按年跌14%至73億美元,主要反映新冠疫情下,零售客戶無論是使用借記卡還是信用卡消費的業務都大幅收縮。在針對全球機構客戶的業務上,該行收入按年微跌1%至93億美元,業績反映了該行在併購、債券承保方面的疲弱。

行業集中度繼續提升,投資者密集建倉

過去三個月中,美股投資者也展開了對美國銀行股的一輪密集建倉,令上述六大行累計升幅介於33%和50%,動態市盈率從單位數升至10倍至13倍。

在此期間,利好銀行股的消息不斷,一方面在2020年12月18日,美聯儲在完成了對大銀行年內第二輪壓力測試後,出於對測試結果的樂觀,表示對銀行股票回購進行放行;另一方面,被視為無風險利率的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一路狂飆,自去年10月末至今年1月20日,從0.8%左右一路上升到1.1%,升幅高達約30個基點。

1月22日,根據彭博最新蒐集的市場分析師綜合意見,約70%的分析師仍然繼續給予摩根大通、花旗、高盛、摩根士丹利相當於“跑贏大市”的評級;不到10%的分析師認為,目前應該賣出手中的大行股票。顯然,上述接受調查的賣方分析師們沒有理睬來自銀行們自身的勸諭。

事實上,高盛的管理層在四季報後的電話會上警告投資者,2021年並不太可能延續去年的交易盛況,摩根士丹利首席財務官Jon Pruzan表示“2021年不會複製2020年”,而摩根大通首席財務官Jennifer Piepszak則對商業銀行部分提出擔憂,指出仍要防範未來的進一步風險,並稱“得知道目前鞏固的‘橋’(指壞賬撥備)是否夠長”。銀行高管的表態顯然表明,疫情帶來的風險尚未完全離開銀行業。

此外,美國銀行業在2020年顯示出行業高度集中的問題,也引發了監管的高度重視,可能因此招致更高的管理成本,監管的陰雲徘徊在行業上空,隨時可能“下雨”。除了美聯儲外,美國的立法機構也在密切監督銀行們的舉動。

目前,堅定的華爾街批評者、參議員Sherrod Brown,是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主席的大熱候選人。市場分析認為,他的成功當選將結束共和黨領導了5年的銀行委員會“親商業”氛圍,將給華爾街銀行們帶來更多的頭疼因素。Sherrod Brown在1月初稱:“美國的銀行能量巨大,得進一步瞭解他們的從業情況。”他認為,美國參議院長久以來政策傾向華爾街,但在民主黨領導下,他將“更多為其他人工作,把勞動者、他們的家人、以及更多生計相關的事物放在我們工作的中心。”

最新數據顯示,摩根大通、美國銀行、花旗、富國銀行、摩根士丹利、高盛六大行在2020年繼續以驚人的速度增加體量,一年內總資產額合計再增1.64萬億或15%,至12.54萬億美元。其中,規模最大的是摩根大通,總資產規模達到3.4萬億美元,最小的摩根士丹利也有9559.4億美元。

根據美聯儲網站的資料,總資產規模超過1000億美元的銀行已經被美聯儲認為是需要進行額外系統性風險管理的“大銀行”,這樣的銀行在美國合計有約16家,合計資產規模達到15.72萬億美元。相較之下,在美國上市的其餘932家本土銀行合計資產規模為16.36萬億美元,剛剛能與這16家巨頭進行抗衡。

(作者:南方財經全媒體記者江月 編輯:李豔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