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出國旅行,我在地圖上“跳舞”
2021年01月22日18:50

原標題:無法出國旅行,我在地圖上“跳舞”

原創 倩兮 三明治 收錄於話題#三明治 · 每日書58個

因為疫情的關係,出國旅行變成了一項遙遙無期的日程。這個月在德國的倩兮寫下了之前在歐洲各國旅遊的經曆,稱其為“在地圖上跳舞”。坐在家裡用文字到其他城市再去旅遊一次,想來也是魔幻和治癒並存的主題了。

文|倩兮

編輯|二維醬

在阿姆斯特丹體驗致幻蘑菇

出國第一年聖誕去了阿姆斯特丹。

坐了超過6小時的火車慢悠悠晃到荷蘭,路上一邊看著德村清冷的冬日風光,一邊想像著阿姆斯特丹會有怎樣的不同。臨近傍晚,車窗外的樓房漸漸變得排列整齊和明亮通透,也開始看到越來越多騎著自行車的人們,我知道要到達目的地了。荷蘭是著名的自行車大國,也是世界上人均身高最高的國家。當我走在街頭看到一米八九的大高個兒騎著輛單車飛馳的時候,感覺自己站在邊上像一隻小矮人。

雖然聖誕也如德村一樣刮著冷風,陽光如預期般沒有露過臉,並不如想像中溫暖多情,但這座以自由開放而出名的城市吸引我的地方,首先是紅燈區和coffee shop。在阿姆,大麻是真的隨處可買,合法國度里我才敢去嚐試一下。街邊隨意一家coffeeshop並不是咖啡店,而是合法賣+抽大麻的地方。

我和旅伴在smartshop買了一款入門級別的致幻蘑菇叫Mexicana,說明手冊上寫著,它將會帶你走向生活中陽光的一面,給你絢麗多彩的視覺體驗(但體驗感是好是壞實際取決於個人情況)。吃過晚飯後兩小時,我吃下了兩顆半完整的蘑菇,味道嘛,真的像在吃土。然後靜坐在椅子上翻雜誌等它起效。前二十分鐘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還和同伴吐槽這蘑菇是不是假的。等過了快半小時,腦子終於進入奇幻新世界。手臂開始傳來一陣陣酥麻的感覺,緊接著是心臟的失重感,話開始變多,但是無法順利地說成完整有邏輯的句子,還抑製不住想笑。期間伴隨著頭腦四肢昏沉,在地板上站不穩的感覺。心裡閃過許多個朋友同學的名字,嗯喜歡他和她,啊不喜歡他和她,這樣的思緒反複持續了大概五分鐘。

接著我掏出手機想要記錄下自己的狀態,卻發現手機屏幕上的字變成了彩色,並且仔細盯著看的話,它們是在跳動的。當時心情變得很愉悅,之前所有不好的情緒在藥效存在的期間完全沒有被想起。再坐下盯著天花板,由於燈光光線的問題,陰影與光亮間的層次變成了3D狀態呈現在我眼前,這瞬間有點想通了抽像派印象派的作品,或許是在這樣的狀態下才能領略到它們的意思。之後我在吱吱呀呀的木地板上來回走動,聽著歌想跳舞,平日裡挺弱的表達慾望在那天被放大,什麼心裡話都想和別人傾訴。就這樣,蘑菇的藥效持續了四個小時左右,大腦的奇幻之旅結束了。

第二天醒來的感覺好似宿醉過後,腦袋昏昏沉沉的,還和學生物的同伴總結了一下經驗,通過食用蘑菇所獲得的暫時性愉悅固然能釋放部分掩藏的心性,達到“清理情緒”的目的,但作為成年人真實面對自己內心的每一面,有問題的時候選擇解決而不是逃避,才是我們應有的姿態和必備技能吧。簡而言之,放縱的滋味一次就夠。

賣蘑菇的商店,和普通食品商店沒什麼差別,

除了蘑菇外還有大麻棒棒糖等等大麻製品

去柏林度過一個週末

如果想逃離焦慮,去柏林度過一個週末吧。作為歐盟第三大人口城市,這裏包含了超過190個國家的人口,文化多樣性在這座包容的城市里擦出了不同火花。

走過不同街區,你可以先看到氣勢恢弘的教堂、博物館和宮殿,而在下一個路口遇見的可能就是畫滿塗鴉的破爛牆體;白天可以穿著正裝去聽一場音樂會,傍晚便裝到Warschauer Str.附近的夜店放自我。新和舊,整潔又髒亂,端莊亦嬉皮,這是柏林。如果你問德國人,最不像德國的城市是哪一座?相信80%都會投給柏林。

第一次去柏林在夏天。ICE上坐在我後排的大媽啤酒喝嗨了,大聲和全車廂的人聊天:“需不需要來一支菸?”(然而ICE上禁菸);“你們的家鄉在哪裡?.....噢,我沒聽過,但我想那裡肯定比我在的地方漂亮。畢竟東德風景比西德好。”還有鼓掌大合唱,氣氛可以說是十分歡樂了。

作為見證東西德歷史的柏林牆,是全世界遊客必經之地。現在他們變成了藝術家宣揚政治主張的地盤。走過一幅幅塗鴉畫作前,不斷出現與自由、和平、推倒牆體相關的詞彙和畫面。曾經的柏林牆兩側是同一個國家的人民,經曆過28年分離,他們對於自由民主和平的熱烈追求程度可見一斑。

沒有人生來好戰,更沒有人擅長分離。

這一片屬於東柏林,街區並不整潔。無論是街頭band或是來消磨時光的年輕人都自帶一種“全街區我最屌”的BGM,在牆東側的施普雷河邊躺滿了人,放音樂/烤肉/跳舞或是抽水煙,完全看不出有什麼生活壓力。在附近就有好幾個大型夜店,想釋放壓力的話千萬不要錯過柏林精彩的夜生活。哦還有,這裏的夜店不歡迎穿得太整齊的人們,隨意一點,不然很有可能被拒之門外。

要問柏林哪裡適合看夕陽,我投位於博物館島中的Bode-Museum門前一票。傍晚散步來這裏,遠處夕陽美得不像話。就像電影《喜歡你》末尾金城武和周冬雨坐在一起同看夕陽的場景,浪漫又讓人心動。

附近有一個露天舞池,行人走過邊上也不由自主跟著節奏扭動身體。不少上了年紀的老人們非常享受,探戈拉丁恰恰自由切換舞種。舞池中央的兩個年輕男孩則是青年人主力,旁若無人地狂舞。最主要的還是顏值在線很有感染力!

走累了我們就地坐在Bode-Museum門口看街頭表演。旁邊的叔叔阿姨一手拿麵包一手抽著煙在聊孩子和工作;幾個年輕人赤腳圍坐在一起喝啤酒;有跟我們一樣遊客模樣的男孩背著登山包靠在門前的柱子上認真發呆或是拍照。

在柏林放下包袱的時候,會發現其實人生才沒有那麼多“必須要……”的規定,不必過於在意別人指手畫腳的評論,也鮮有人會認為你穿得破破爛爛的就是奇怪不正常。你決定你要做一個什麼樣的人。聽起來挺雞湯的,但卻是大實話。

博物館島上看夕陽,遠處的是柏林電視塔

在歐洲逛跳蚤市場

在歐洲,逛跳蚤市場是提升生活幸福感的途徑之一。久仰柏林牆公園跳蚤市場(Flohmarkt am Mauerpark)的盛名,我意空出週日的安排來好好逛一逛。

德國是個資源回收執行程度非常高的國家。超市里有塑料瓶+酒瓶回收機,可以換成購物折扣,因此也常常能看到失業閑散人員或是難民在路邊的垃圾桶里翻水瓶,換購少量生活必需品;校園里和住宅區會有“二手物品角”各取所需,我的城市每年3月和10月底人們會在固定一天,將家裡閑置的大件傢俱集中放在社區回收處,這期間可以去搜刮自己所需的二手傢俱,剩下的大型垃圾將由清潔機構統一處理,當然啦,租房時也必須交相對高的Nebenkosten(雜物費包含垃圾處理費,公共設施維護費等),權利與義務永遠是對等的。德國人更喜歡把不再需要的物品換出去而不是扔掉,也因此有遍地的二手成衣店和二手書店,跳蚤市場則是他們的集合。

乍一看跳蚤市場賣的東西都是些二手“破銅爛鐵”,除了便宜這一點之外,對於生活講究實用主義的人來說並沒有太大吸引力。但如果有耐心慢慢逛下去,多少會收穫點什麼。有意思的是,跳蚤市場里每位攤主都是收集故事的高手,並且從穿著能看出他們的個人性格。有些濃烈得跟whiskey一樣,有些沉穩得像生活在上世紀的王室。只要你隨手拿起一件小物品,他們能滔滔不絕侃上好一會。

換句話說,想要瞭解當地的生活和歷史,本地跳蚤市場有很多免費的“公開課”可以上。

一個20年前的盤子,一節殘碎的鹿角,在創意攤主手裡能變成新穎獨特的家居裝飾品,並且很有可能是只此一件的孤品。我不由想到,如果被名牌消費觀念和精緻消費主義限製了對美的想像,實在是件可惜的事。

我喜歡跳蚤市場的一點是,除去日常工作生活以外,你所想的個人情懷能在這找到。比如,我對膠片機的喜愛和收藏欲就在二手膠片機攤位上找到了落腳之處;另外還有不少二手古著買手店,絕對是小眾穿搭買手的寶藏地……這裏是多元文化、包容的社會環境與心態的體現。它更像是一個不被現代商業腐蝕,理想主義永存的陣地。當失去生活興趣和耐心時,來這裏走一走能收穫不少靈感。

跳蚤市場里人聲鼎沸,外面的Mauerpark熱鬧非凡。不論是頭髮花白的老人家還是打扮超酷的年輕人都有一個特質:熱愛日光浴。他們在草坪上喝酒唱歌,就算擁有不一樣的年齡,在一起跳舞的畫風依舊很搭。畢竟年齡和性別從不是限製人生的理由,能開心做自己最重要。
看起來要去變裝party的人們

去巴黎聽五月天演唱會

去巴黎的起因是為了聽一場五月天演唱會,於是在18年2月底歐洲寒潮來襲的時候跟Lina去了法國,真的很會挑天氣出門啊。

當飛機飛過巴黎上空時,星羅密佈的樓房和霧濛濛的天氣讓我想起上海。16年10月,路人粉我和真迷妹悅悅在八萬人體育館一起聽了第一場五月天live。後來只要再有他們的演唱會,我倆會在線相互直播。經過時間沉澱下來的友情很奇妙,彼此之間存在著長時間沒見面,但生活中遇到某一場景某一事物能夠立馬想起對方,並且透過手機屏幕和她說一堆廢話也能得到熱烈呼應的默契。

巴黎白天和夜晚展現著不同的風情。塞納河畔坐落著埃菲爾鐵塔、巴黎聖母院、盧浮宮、奧賽博物館、莎士比亞書店等一系列耳熟能詳的巴黎代表性地標。走在這座經常被貼上“文藝浪漫”標籤的都市里,讀書時,書里看的圖片和文字都活生生地出現在眼前了,感覺新鮮且奇妙。

莎士比亞書店坐落在塞納河左岸。如果有看過電影《愛在日落黃昏前》的朋友,對這家書店應該不陌生,電影第一幕Jesse和Celine的重逢就發生在這。我,一個顏狗,當然對這種好看的書店有著瘋狂的熱愛啦!店裡裝潢並沒有很刻意的痕跡,只是一間普通的閣樓式小屋。從屋內樓梯和木質橫樑的陳舊程度不難想像,這間即將滿一百歲的書店所經曆的風雨。二層閣樓有沙發和一打開就能看到巴黎聖母院的窗戶,不知過去有多少文豪曾坐在這裏感悟人生。

零下十一度的天氣里,穿梭在巴黎第九區里,這一區佈滿了名勝景點。距離老佛爺不遠的巴黎歌劇院門前,有好些模特兒在擺拍。剛好是巴黎時裝周,我們在著名的景點總能看到不少光鮮亮麗的模特和團隊在取景,有些開著instagram直播,有些更專業地擁有打光板和職業攝影師,在附近來回擺pose。走過他們身邊,忽然想起海明威筆下的巴黎:“巴黎永遠沒有個完……我們總會回到那裡,不管我們是什麼人,她怎麼變,也不管你到達那兒有多困難或者容易,巴黎永遠是值得你去的,不管你帶給她什麼,你總會得到回報。”

我想巴黎至今仍是一場流動的盛宴,無論定居或是流浪,每個人對它都會有幻想。

在巴黎的倒數第二天,我們去演出場館附近吃了一家越南河粉。特意在入場前買了兩杯奶茶,嚐試復刻在國內看演唱會的感覺。當在陌生的城市為原本輕而易舉就能完成的儀式感努力時,恍然領悟到國內生活日常的可貴。提前一小時到場館外已經排起了長龍,面孔有95%的同胞,不知裡面有多少是專程從別的國家來看他們的fans呢。兩次看五月天都是和好朋友,也因此在五月天的歌曲裡品出來更多陪伴的珍貴吧。

回去的路上,車里放著《玫瑰人生》,曖昧的法語聽得有些睏倦。倚在窗上看飄過的街景,一邊想自己將來的打算。城市里每天發生著數以百計的故事,真正與自己相關的那些小事才是潛移默化拚湊成自己人生的字節。像阿信唱的那樣,年輕時候“我們都想離開這邊追尋另一邊”,真正到了自己選擇的“另一邊”後,偶爾會質疑當時的初心。

但我在旅途中遇到三觀相符的朋友,看到讀書時期喜愛的作品真實出現在眼前時,內心的滿足感是無以倫比的。The world is the best paper,等看過經曆過更多,關於你想要的答案自然會寫滿這張紙。

本文來自每日書常規班。在每日書,記錄你的生活和情緒。2月每日書將開設心理學主題弗洛伊德班,和遊戲主題頭號玩家班。每日書點擊下方“三明治寫作學院”小程式參加。或點擊瞭解:是怎樣一個世界。

原標題:《無法出國旅行,我在地圖上“跳舞”|三明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