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風反腐就在身邊》揭示響水化工園區爆炸事故沉重教訓
2021年01月21日21:54

原標題:《正風反腐就在身邊》揭示響水化工園區爆炸事故沉重教訓

央視新聞客戶端1月21日消息,四集電視專題片《正風反腐就在身邊》21日晚在央視綜合頻道播出第一集《政治監督》。本集講述了江蘇鹽城響水化工園區爆炸事故的調查經過,以及追責問責的過程。對這一特別重大安全事故嚴肅問責,也是警示和推動各地各級黨委政府和相關職能部門,一定要切實落實黨中央重大決策部署,守土盡責。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一時間成立事故責任追究審查調查組趕赴響水,與國務院事故調查組密切溝通對接,在國務院調查組認定的事故原因基礎上開展審查調查工作,一一查清了事故背後的政治責任、工作責任、紀律責任、法律責任,兩名中管幹部和江蘇省46名省管及以下幹部被嚴肅問責,另有15名黨員幹部和公職人員因玩忽職守罪、受賄罪被判刑。
這種黃色粉末就是爆炸的元兇,它是天嘉宜公司在生產過程中產生的硝化廢料,是應當及時處置的危險廢物,一旦失水乾燥就非常易燃易爆。天嘉宜公司明知其危險性,卻為了節省每月100萬元的處理費用,長達七年里陸續將大量硝化廢料違法儲存。爆炸的倉庫里大量硝化廢料長期堆積,自分解產生的熱量無法散出,溫度逐漸爬升,最終導致自燃。監控視頻記錄下事發一刻:硝化廢料所在的倉庫先是冒出大量白煙,繼而局部起火,迅速蔓延開來,發生爆炸。
張越(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十一監督檢查室副主任):七年之久,我們相關的監管部門,應該說是多次地到企業去檢查,嚴重地存在著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檢查很多,沒有成效。

在接受調查時,起初各部門紛紛推卸責任,都說與自己無關。響水縣應急管理局甚至還事先組織排練,預想調查組會問哪些問題,在紙上列出統一口徑要求本局人員都照此回答。這些準備到真正面對調查時漏洞百出,反而暴露出對抗組織調查的意圖。

之所以要推卸責任,正是因為明知自己負有責任。硝化廢料既是危險化學品,又是固體廢物,應急管理部門和生態環境部門負有最直接的監管責任。兩家的多名執法人員後來承認,到企業檢查時都看到過這些硝化廢料,但卻都沒有重視。

天嘉宜公司蓄意隱瞞實情,生態環境部門來檢查時,把硝化廢料說成是要回收利用的原料,應急管理部門來檢查時,又反過來說這是固體廢物。兩家部門也就對企業說法照單全收,本來都能管、都該管,實際卻變成了都不管。

當企業膨脹的逐利心,遇上執法者萎縮的責任心,風險在暗處悄然累積。而腐敗和作風問題也摻雜其中,讓風險進一步增長。被判刑的15名公職人員,都被發現收受過化工企業的現金、購物卡、禮品,時任響水縣環境保護局局長溫勁鬆,就曾收受天嘉宜公司總經理張勤嶽的10萬元現金賄賂,執法立場自然再難端正。

個別人為了利益,甚至主動幫企業隱瞞問題。聖寶亮,從2011年起就具體負責天嘉宜公司環境監察工作,為了承接工程撈取好處,他居然主動建議企業違法鋪設暗管,從中收取好處費和封口費30多萬元。2016年,天嘉宜公司偷偷填埋硝化廢料,被群眾舉報。聖寶亮不僅沒去現場查看,也沒對企業立案處罰,而是私下和企業通氣,讓他們自己趕緊挖出來就算了結。
響水縣應急管理局安全生產執法二分局直接負責對響水化工園區的監管,時任局長劉陽卻多次指使下屬,瞞報專家在檢查中發現的部分安全隱患。調查組調取了大量各部門會議記錄、工作記錄、執法記錄,詳細查閱,發現了不少失職瀆職的客觀證據。2018年,響水縣新設立了一個響水化工園區安監局,就在園區內辦公,意在落實日常監管,但從這個局的安全記錄本里看出,一些工作人員極度不負責任,根本不到企業實地檢查,就坐在辦公室里憑空填寫。
2018年1月,原國家安監總局組織專家專程到天嘉宜公司進行安全檢查,發現十多條安全隱患,要求江蘇省督促全面整改並進行處罰。原江蘇省安監局發文要求予以停產整改,但原響水縣安監局弄虛作假,根本沒有讓天嘉宜公司停產,而是偽造了一整套執法文書,向上級報告已停產整改完畢。

隨著調查的深入,揭示出除了具體的瀆職和腐敗問題,還有更深層次的政績觀、發展觀問題。響水化工園區建於2002年,當時大多是引進其他地區淘汰的企業,規模小,層次低,安全隱患突出,十多年過去了,已經顯然不適應新時代的要求。但各級黨委政府落實新發展理念明顯不到位,既沒有下決心讓它關停退出,也沒有及時採取有效措施整改提升。

樊金龍(江蘇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出了這麼大的事,所以確實我們反思,就在落實新發展理念上是不落實的後果。
馮京友(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響水化工園區,實際上它從成立之初一直到最後發生事故,中間也不管是國家層面的,省裡面層面都多次點出了它存在的一些問題,包括它一些行業佈局,如果說是它落實總書記的新發展理念,早就整改,我想也有可能不會發生這起事故。

2018年,鹽城市研究決定要取消響水化工園區,甚至已經和省財政廳協調落實了補償資金,但響水縣一直拖而不辦,直到拖出了大事故。

張善榮(時任響水縣副縣長):中央三番五次提出來要高質量發展,我們江蘇也是很早就提這個事情了,完全可以早早叫它出局。如果早早出局了,它也不至於出這個問題,沒有下這個決心。
看似突如其來的事故,其實回頭追溯,悲劇一步步鑄成的軌跡清晰可見。當改寫劇情的機會一再被錯失,2019年3月21日,這顆早就埋下的定時炸彈,終於引爆了。張善榮(時任響水縣副縣長):我那個負罪感,我一直是很重的,我當時看到的是兒子炸死了,父母來了,父母五六十歲了,就一個小孩,我就看到那種撕心裂肺的感覺,還有就是丈夫炸死了,三十多歲,老婆就趴在身邊痛哭,一直在頭腦里,一幕一幕地想這個,我說哪一個環節我們認真一下子,或者我們每個部門哪一家站起來,履行一下責任,就是盯住了,認真、講規則,那這個事情,都不至於出這個事情。
針對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的紀檢監察建議,江蘇省委省政府提出把化工行業的專項整治和產業轉型統籌推進。對新建化工園區以及化工園區外新建化工企業一律不予批準;沿長江干支流兩側1公里範圍內、且在園區外的化工生產企業,原則上2020年底前全部退出或搬遷,並嚴禁新建、擴建化工園區和化工項目。江蘇省53家化工園區,通過整治提升要有60%逐步退出。

(原題為《失職瀆職、貪汙瞞報……《正風反腐就在身邊》揭示響水化工園區爆炸事故沉重教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