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少年阻止校園霸淩反被毆致死案開庭,家屬:希望頂格處理兇手
2021年01月21日08:11

原標題:南通少年阻止校園霸淩反被毆致死案開庭,家屬:希望頂格處理兇手

1月18日,經曆200多個日夜,多少次以淚洗面,葛汝芳(化名)終於等來為兒子伸張正義的一天——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不公開方式開庭審理南通15歲少年被毆致死案。

2020年5月,葛汝芳的兒子南通市小海中學初三學生小盛因與14歲同學範某發生矛盾,後被範某夥同社會人員蔡某在校外毆打致死。

圖受害人小盛
圖受害人小盛
該案當時曾引發公眾的高度關注,並又一次讓青少年霸淩的“毒果”震驚眾人。在首次開庭審理後,作為被害少年小盛的母親,葛汝芳希望可以頂格判處兩名犯罪嫌疑人,通過法庭的正義審判,讓兒子能夠瞑目,也希望這種悲劇不再重演。同時她還表示,庭審中兩名犯罪嫌疑人只是輕描淡寫背書一般道歉,自己至今未收到對方任何賠償。記者瞭解到,本案中兩名犯罪嫌疑人是否構成自首,成為辯護雙方爭論的焦點。
圖受害人小盛
圖受害人小盛

圖受害人小盛

案情:好心勸阻校園暴力,少年卻惹禍上身

2020年5月7日,南通市小海中學14歲的學生範某與小盛發生矛盾後,後夥同19歲的社會人員蔡某,在校外將其毆打致死。據南通警方通報,毆打小盛致死的範某和蔡某被依法刑拘。葛汝芳回憶,事發前,範某原本要打一名初一男生,小盛得知後,在勸說無效的情況下,將消息傳了出去,此舉惹怒兇手,導致了悲劇的發生。

小盛出事時,葛汝芳在工廠上班,兒子原本要到校參加模擬考試,但到中午時,她收到班主任消息,問及兒子為何沒去學校。當天下午六點多,葛汝芳再次收到消息,這次不是因為小盛缺考,而是他出了事。葛汝芳迅速趕到醫院,卻得知兒子被診斷為腦死亡,最終經搶救無效後去世。警方出具的法醫鑒定通知書顯示,小盛系頭面部遭受鈍性暴力作用致外傷性蛛網膜下腔出血死亡。

根據南通市人民檢察院的起訴書顯示,5月6日晚,被告人範某與小盛等人在微信群表示欲教訓該校初一年級某男生,後小盛將此信息告知了兩人的朋友胡某,引起胡某對範某的不滿,被告人範某遂對小盛懷恨在心欲予報復。

5月7日下午,被告人範某放學後至理髮店找小盛,後在店門外遇被告人蔡某。其表示願意幫助範某教訓小盛,被告人範某表示同意。後被告人蔡某、範某先後用腳踢小盛,範某用手摟住盛某脖子往下摁欲將其摔倒,蔡某從後面用拳頭連續猛擊小盛頭部致小盛受傷倒地。範某用腳踢小盛身體,見他失去知覺。範某、蔡某和宋某、田某等人一起將小盛送往衛生院搶救。

案發後,範某、蔡某在衛生院醫生報警後在現場等候,到案後兩被告人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6月10日,經檢察院批準,犯罪嫌疑人範軍和蔡偉被逮捕。

葛汝芳和丈夫常年外出做生意,小盛也隨之到外地讀書,2019年9月,因為需要回原籍參加中考,葛汝芳才帶兒子回到老家,所以轉學至南通市小海中學。她怎麼也沒有料到隨後悲劇的發生,一個鮮活的生命就這樣“凋零”了。“希望我兒子的悲劇從此不再上演,原本是見義勇為,現在竟然成了.......”葛汝芳痛心地表示,兒子只是試圖阻止一場可能發生的校園欺淩事件,沒想到卻因此送了命。

庭審:嫌犯是否自首成焦點

死者母親:兇手至今未賠償

1月18日,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通過支雲科技法庭,在如皋看守所遠程審理了該案,因涉及未成年人保護,該案以不公開方式庭審。從上午10點持續到晚上7點多,漫長的庭審後,回到家的葛汝芳卻難以入眠。

葛汝芳告訴記者,公訴方認為,兩名犯罪嫌疑人事發後曾撥打過120,同時兩人來到醫院後,並沒有想要逃離,屬於有自首的表現。對此,葛汝芳並不認同,在她看來,種種跡象表明兇手的“自首”並不屬實。據她介紹,庭審現場播放的衛生院錄像里,清楚記錄著醫院大門關閉,而且由醫院門衛和醫務人員把手,防止嫌犯逃跑。另外根據該院院長證詞,曾警告嫌犯不能離醫院。“兇手沒有逃離,是被動的行為,他們相當於也被‘ 軟禁’了”。葛汝芳說。

同時,據葛汝芳介紹,兩名嫌犯在被醫生告知小盛無法救活,並已撥打110的情況下,指揮所有知情者刪除QQ微信等一切聊天記錄和視頻照片。另外還讓同居女友去查看事發地到衛生院一路上的監控,害怕是否被拍到。葛汝芳認為這是非常“老到”的表現,故意逃避偵察的行為。

此外,葛汝芳表示,兩名嫌犯在庭審時的道歉有些輕描淡寫,就跟背書一般,只是表面上的,看不出悔意。兇手的家長也只是在庭審結束後,在走廊里簡單地說了句“對不起”,至今也未對自己有過任何賠償。

家屬:頂格處理兇手,早日遏製青少年欺淩

擔任本案原告方的援助律師告訴記者,家屬認為兩名嫌犯故意傷害致人死亡,行徑特別惡劣,被告一方沒有任何賠償,只是簡單道歉。希望對兩名被告給予頂格處罰,根據刑法規定,最高可判處死刑,已滿14週歲未滿16週歲的自然人最高刑期為無期徒刑。

他同時還表示,預防青少年欺淩現象,還有許多死角,一些黑暗的地方沒有被學校、家長、社會所掌握,這種隱性的欺淩隱蔽性很強,欺淩和被欺淩關係長期存在。

“我真誠的希望以後不要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學校哪怕開個校會引以為戒。”葛汝芳希望學校從兒子這件事上吸取教訓,不要僅僅只抓教學質量,還要抓孩子們的道德品質,全面發展。“要管得嚴一點,不要聽之任之。”

據瞭解,在庭審期間,被告人蔡某表示自己從該校畢業,在校期間也曾有過多次受欺淩或者欺淩別人的經曆,並想以此博得被害家屬和法官的同情。但葛汝芳堅決認為,若要遏製青少年欺淩現象,必須對兩名兇手進行嚴懲。

據悉,該案目前有待進一步核實,葛汝芳表示,全家至今仍沉浸在悲傷中,她唯一的心思是為兒子討回公道。

來源|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朱亞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