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幫民營經濟、中小企業解決最直接的困難,金融機構要敢貸、願貸、能貸、會貸
2021年01月21日23:33

原標題:劉鶴:幫民營經濟、中小企業解決最直接的困難,金融機構要敢貸、願貸、能貸、會貸

1月21日,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第七次會議在北京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國務院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劉鶴主持會議並講話。

會議指出,中小企業和民營經濟高度重疊,是保市場主體、保就業的主力軍,當前全球疫情和世界經濟存在較大不確定性,民營經濟、中小企業仍面臨市場有效需求不足、原材料和用工成本上升等諸多困難,需要加強有針對性的精準幫扶。要努力幫助民營經濟、中小企業解決最直接的現實困難。

面對疫情嚴重衝擊,為幫助民營企業、中小企業渡過難關,我國去年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不過近期多項應對疫情的階段性稅費減免措施即將到期。受訪專家認為,今年全球疫情和世界經濟仍面臨嚴峻挑戰,有效需求疲弱的局面仍未完全改觀,對於中小企業的紓困政策要分類調整,設置過渡期,把握好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

上述會議要求,圍繞抓好政策體系、服務體系、發展環境三個領域,聚焦著力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著力加強中小企業合法權益保護兩個重點,緊盯提升中小企業創新能力和專業化水平這一目標,努力構建中小企業“321”工作體系。

作為扶持中小企業的工作綱領,中小企業“321”工作體系將在今年持續推進。中國將加快“十四五”促進中小企業發展規劃編製和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修訂,抓好中小企業發展環境第三方評估實施中小企業專業化能力提升工程,通過3~5年時間,帶動孵化百萬家創新型中小企業,培育十萬家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

而針對中小企企業面臨的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會議強調,金融機構要不斷提升能力,做到敢貸、願貸、能貸、會貸。

要做到這一點,歸根到底是解決銀行服務小微企業的內生動力問題。這需要依託大數據等技術創新,出台一系列差異化的監管激勵政策和引導措施,逐一解決金融機構對中小企業惜貸、懼貸的難題。

幫民營經濟、中小企業解決最直接的現實困難

會議認為,中小企業的韌性是我國經濟韌性的重要基礎。中小企業和民營經濟高度重疊,是保市場主體、保就業的主力軍,是提升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和競爭力的關鍵環節,是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的重要力量,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有力支撐,具有舉足輕重、事關全局的重要作用。

會議指出,當前全球疫情和世界經濟存在較大不確定性,中小企業仍面臨市場有效需求不足、原材料和用工成本上升等諸多困難,需要加強有針對性的精準幫扶。

會議強調,要解放思想、提高認識,努力幫助民營經濟、中小企業解決最直接的現實困難。要把握好政策的連續性、穩定性和可持續性,鼓勵、支援、引導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健康發展。

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肖亞慶近日在接受採訪時指出,保市場主體的關鍵是保中小企業的生存與發展,面對疫情嚴重衝擊,為了幫助民營企業、中小企業渡過難關,中國果斷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做好稅費和欠款的“減法”、信貸和服務的“加法”,全力助企紓困。

比如,加大國有企業拖欠民營和中小企業賬款清償力度,2020年1月至11月,全國累計清償拖欠賬款1841億元。實施對中小微企業貸款階段性延期還本付息、加大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援等政策,惠及310多萬戶企業。

工信部中小企業局在2020年的工作總結中也指出,去年各部門推動各地出台了多項相關惠企政策、加大幫扶力度。通過稅費減免、降低企業用電用氣價格、減免房租等措施為企業減負,預計全年新增減稅降費規模超2.5萬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應對疫情的稅負減免政策即將或已經到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王一鳴1月19日向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今年必須高度關注宏觀指標大幅轉好,而微觀主體卻面臨較大困難的問題。

他指出,當前疫情不確定性仍然較大,世界經濟形勢仍然複雜嚴峻,有效需求疲弱的局面仍未完全改觀。去年,中小企業和民營企業受疫情衝擊更為嚴重,目前市場需求不足、原材料成本提高、用工成本上升等因素,使得小微企業經營更加困難,虧損面仍然居高不下。因而,應對疫情的階段性的稅費減免緩政策,要分類調整,有個過渡期。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經濟研究部研究員張立群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當前尤其需要關注的是,近期原材料等成本大幅上漲對中小企業的擠壓效應,2020年12月主要原材料購進價格指數和出廠價格指數分別為68.0%和58.9%,高於上月5.4和2.4個百分點,均為2020年全年高點。原材料價格快速上漲加大了企業成本壓力,12月反映原材料成本高的企業佔比為49.4%,為近兩年高點。

張立群指出,當前小型企業的恢復弱於大型企業,數量眾多的小型企業和民營企業大都身處產業鏈下遊,在上遊原材料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其利潤空間會受到擠壓,對此應予以關注與幫扶。

構建中小企業“321”工作體系

會議指出,要堅定不移地貫徹“兩個毫不動搖”,鼓勵、支援、引導民營經濟和中小企業健康發展,圍繞抓好政策體系、服務體系、發展環境三個領域,聚焦著力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著力加強中小企業合法權益保護兩個重點,緊盯提升中小企業創新能力和專業化水平這一目標,努力構建中小企業“321”工作體系。

肖亞慶在近日的採訪中指出,2021年助力中小企業政策將持續升級,其核心就是構建中小企業“321”工作體系,即圍繞“政策、環境、服務”三個領域,聚焦“融資、權益保護”兩個重點,緊盯“中小企業專業化能力和水平提升”一個目標,著力構建中小企業“321”工作體系。

具體包括如下內容:一是狠抓政策落實以及環境和服務優化。深化中小企業發展環境第三方評估,完善中小企業公共服務一體化平台,健全中小企業誌願服務體系,深入培育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範平台和小型微型企業創業創新示範基地。

二是加強融資服務和權益保護。加強政銀企對接,深化產融合作,研究完善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降費獎補政策,加強對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政策引導。落實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防範新增拖欠。

三是實施中小企業專業化能力提升工程。健全優質企業梯度培育體系,力爭通過3年至5年時間,遴選公告萬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十萬家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帶動孵化百萬家創新型中小企業。

四是促進大中小企業融通創新。實施企業管理創新提升專項行動和中小企業數字化賦能專項行動。推動龍頭企業與“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合作,加快形成創新協同、產能共享、供應鏈互通的融通創新產業生態。

工信部中小企業局一位工作人員向21世紀經濟報導介紹,在政策惠企上,今年將圍繞“一法(《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小企業促進法》),一條例(《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兩意見(中辦國辦《關於促進中小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17部門《關於健全支援中小企業發展製度的若干意見》)”,不斷完善政策體系,加快“十四五”促進中小企業發展規劃編製和中小企業劃型標準規定修訂工作。

在優化發展環境上,今年工信部將發揮領導小組辦公室作用,加強部門聯動和統籌協調,推動各地強化促進中小企業發展協調機製建設,推動惠企政策落地見效。抓好中小企業發展環境第三方評估,推動各地開展本地區第三方評估工作,形成上下聯動、橫向協同、覆蓋全國的評估體系。

在服務體繫上,去年工信部培育國家小型微型企業創業創新示範基地117家,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範平台214家。今年工信部將繼續培育認定國家中小企業公共服務示範平台和國家小型微型企業創業創新示範基地。完善中小企業公共服務一體化平台,發展中小企業誌願服務專家隊伍,為中小企業發展提供全方位服務。

在加強中小企業合法權益保護上,今年將切實抓好《保障中小企業款項支付條例》的貫徹落實,優化違約拖欠款項登記(投訴)平台功能,製定投訴處理辦法。搭建中小企業規模類型測試平台,研究製定中小企業規模類型認定辦法,便利各地認定自測、匹配相應政策。繼續實施中小企業知識產權戰略推進工程,保護中小企業創新成果。將中小企業權益保護情況納入中小企業發展環境評估,壓實責任,推動各地做好工作。

在提升中小企業專業化能力和水平上,今年將實施中小企業專業化能力提升工程,通過3~5年時間,帶動孵化百萬家創新型中小企業,培育十萬家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遴選公告萬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金融機構要“敢貸、願貸、能貸、會貸”

對於中小微企業而言,融資難、融資貴是個繞不開的難題。

本次會議強調,金融機構要不斷提升能力,做到敢貸、願貸、能貸、會貸。

在過去的2020年,工信部聯合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保監會等部門出台了對中小微企業貸款階段性延期還本付息、強化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加大小微企業信用貸款支援、規範發展供應鏈金融等一系列文件。

截至2020年9月末,普惠小微貸款餘額達14.6萬億元,同比增長29.6%。工信部聯合財政部對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實施了降費獎補,平均年化擔保費率降至1.43%。

在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上,今年中國將落實金融惠企政策,加強政企銀對接,及時推動出台金融支援中小企業接續政策。推動加大對小微企業信貸投放,擴大首貸、信用貸、無還本續貸政策惠及面,降低融資成本。

工信部還將聯合財政部研究完善小微企業融資擔保業務降費獎補政策。拓寬中小企業直接融資渠道,發揮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引領作用,加強優質中小企業上市培育,加大對種子期、初創期成長型中小企業的支援力度。

中國社科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航燕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指出,近期工業企業的利潤有所回升,但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的應收賬款仍然居高不下,這反映大量中小企業仍然存在著資金周轉上的困難,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陳乃醒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此次會議高度重視中小企業的融資問題,切中了中小企業發展最大的痛點,在解決這一問題上需要“動大手術”,而如何促進金融機構形成“敢貸、願貸、能貸、會貸”的製度和機製是一項系統工作。

“引導建立‘敢貸、願貸、能貸、會貸’機製,一直是監管政策的一大特點。建立健全對小微企業敢貸、願貸的機製,歸根到底是解決銀行服務小微企業的內生動力問題。”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一級巡視員毛紅軍說

他介紹,“近期銀保監會正在出台一系列差異化監管激勵政策和引導措施,就是為了逐一解決‘惜貸’和‘懼貸’問題。”

一是資金端的差異化。通過引導商業銀行內部資金轉移定價中對小微企業貸款給予優惠,解決銀行基層做小微不划算的問題。目前,全國性商業銀行對小微企業的貸款,在內部資金轉移定價中均按照不低於50個基點給予優惠,一些銀行的優惠力度還達到了100個基點以上。

二是內部考核差異化。要求商業銀行把普惠金融指標在其分支行績效考核的權重提升到10%以上,解決小微條線沒有績效的問題。

三是針對不良高的問題,實行風險管理的差異化。監管政策上已經明確提出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的不良率可以高於各項貸款不良率3個百分點以內的容忍度。在這個基礎上考慮銀行根據不同分支機構的實際情況,差別化地製定內部容忍度。

四是針對“怕問責”,實行盡職免責的差異化。銀保監會對小微企業授信盡職免責工作製定了監管指導性的文件,要求商業銀行細化授信盡職免責的內部製度,建立明確的工作機製和申訴異議渠道,為基層員工解除做小微的後顧之憂。

毛紅軍指出,銀行業金融機構將持續加大創新力度,依託大數據、雲計算等技術,改進風控模型和業務流程。同時,進一步完善內部績效考核和激勵約束機製,暢通政策傳導渠道,調動基層人員積極性,逐步建立完善“敢貸、願貸、能貸、會貸”機製。

(作者:夏旭田 編輯:李博)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