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深度|揭秘海外代孕黑產鏈:是什麼催生了龐大代孕產業?
2021年01月20日20:20

原標題:21深度|揭秘海外代孕黑產鏈:是什麼催生了龐大代孕產業?

鄭爽“海外代孕棄養”事件不斷髮酵,也引發了人們對海外代孕的關注與熱議。

事實上,目前在全世界範圍內,代孕產業因商業代孕的插足已逐漸“變形”。這一最初旨在解決不孕不育夫婦和失獨家庭生育難題的醫療手段,正漸漸成為不法分子的生財工具,卵子與胚胎更多成為了代孕中介非法交易的砝碼。而在這其中,非法中介是最大的推手。

此外也有網友熱議,反對非法代孕的同時,我們也應當對女性生育有更具體的關愛。

01 醫學手段的商業化“變形”

據中國科學院分子細胞科學卓越創新中心2019年12月發佈的《發現精子發育過程中蛋白質翻譯激活重要機製》一文披露,據不完全統計,我國的不孕不育率持續升高,近20年從6.9%升至17.1%,其中近50%是男性因素導致。

諮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調研預計,我國不孕不育率到2023年或將增長到18.2%。

人工生殖科技術的迅速發展之下,代孕成為失獨以及生育困難家庭的救命稻草,是解決不孕症的一種臨床選擇,而允許人工輔助生殖也是對不孕夫婦生育權的尊重。

2015年12月27日,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八次會議表決通過的《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正案》也刪除了“禁止以任何形式實施代孕”這一條例,表示不孕不育夫婦可在衛生行政部門批準的醫療機構中實施代孕行為,必須以醫療為目的,並符合國家計劃生育政策、倫理原則和有關法律規定。

而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底,國內經批準開展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的醫療機構達498家,絕大多數為公立醫院。

但原本正常的醫療手段在非法地下代孕機構與公司的經營下,已形成了一條完善的黑色產業鏈。

有代孕中介機構人士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國外代孕合法的地區也會審核尋求代孕的夫婦是否具備生育能力,但據我們瞭解,確實會有黑中介幫助客戶解決證明問題。不過真正以醫療為目的的正規中介不會接待鄭爽這樣的客戶。”

早在2004年創辦了一家代孕網站並對外宣稱自己是中國從事代孕產業第一人的呂進峰則對媒體表示,“刨除風險成本,代孕業務的利潤率僅有10%左右。風險成本是沒辦法核算的,我們平均風險成本在20萬元左右,給代孕母親的報酬是25-26萬元,再加上房租和保姆費等費用,每單成本需要60萬元,還要算上10萬元的醫療成本,所以我們實際上的利潤率是很低的。這個行業現在雖然看起來很混亂,但我相信在大浪淘沙之下,一定會走向正規化,可以更好地為人民服務。”

02 代孕中介成為重要一環

我國在《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與《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正案》明確規定,嚴禁商業代孕。代孕只能在衛生行政部門批準的醫療機構中實施,且只能以醫療為目的。

這便限定了合法代孕行為只能在已經批準的醫療機構中進行。但代孕中介與代理孕母以及所謂“捐卵者”並不屬於此主體,也不在此辦法的涵蓋範圍內。作為主導中國代孕產業化的主體,法律卻無法處罰二者。

在武漢某代孕機構的官網上,21新健康記者看到其有標註“與三甲醫院合作”等信息。在詢問中,該機構工作人員表示:“我們自己有實驗室,就是像初排(進行胚胎性別選擇)這樣的都是由三甲醫院醫生進行的。”

根據地區與“捐卵者”的不同,代孕價格相去甚遠。“目前國內或者東南亞,包成功在85-120人民幣;美國價格在15-20萬美元,包成功價格30萬美元起,不算捐(卵)。看你們具體需求來定。”一負責海外代孕的中介工作人員介紹道。

對於卵子情況,中介機構向21新健康記者介紹道:“卵子有真人捐,有凍卵提供。凍卵1000美元一枚。真人捐卵價格不等,常規學曆身高使用得多的,價格在1.5-2萬美元居多。特殊要求的更高,比如學曆博士,長得漂亮,幾十萬人民幣都有。”

代孕中介作為需求方與代理孕母的橋樑,從卵子到性別選擇,都會層層盤剝,所獲利益巨大。在黑中介的運營之下,在印度,代孕媽媽只能拿到總報酬的15%-25%。

由於國內明令禁止代孕,海外代孕的第三方機構在國內不會做任何操作,只給客戶提供方案,所有合同文件都以發生地為準,比如在美國去代孕,客戶需要跟美國的醫院簽合同。

此前據瞭解此類信息的人士向媒體披露,在代孕價位上,不同地區、診所、代孕媽媽、年齡、人種,費用都不一樣。平均來看,美國代孕收費在100萬-200萬元之間,烏克蘭和俄羅斯代孕大約是80萬元,代孕媽媽、醫院、第三方機構分別能拿到錢的比例約是3:4:3。

此外,在代孕合法的國家,各種商業性與非盈利性代孕機構和組織也數量繁多。

國際非營利組織“MenHaving Babies(MHB)”就是一家致力於為男同性戀者提供教育和經濟支援的機構,幫助他們通過代孕成為父母。該組織的同性戀養育援助計劃(GPAP)每年為數百對夫婦提供超過100萬美元的現金贈款、折扣和70多名誌願者者提供的免費服務。該機構也對美國與加拿大的的代孕機構進行了簡單的排名。

數據顯示,加拿大與美國代孕費用自90,000美元至170,000美元不等,花費巨大。

03 是什麼催生了代孕產業?

生育下一代的過程中充滿了死亡風險,猶如鬼門關走一遭。2017年的“榆林產婦跳樓”案還曆曆在目,女性在生育過程中甚至是生育結束後,都遭受著巨大的生理與心理痛苦。

公開資料顯示,2019年每10萬名孕婦中,就有17.8人因生育而死亡。

一名就職於某三甲醫院的90後婦產科醫生對21健康記者表示,自己在產後也差點死亡,孩子是順產生下來了,但是生產以後大出血止不住,輸血大概有7000-8000cc,還是不行,最後把子宮切掉了,才把命保住。

另一方面,女性在面對巨大生育壓力的同時,多數企業也會因女性員工的生育情況進行“性別選擇”,九月懷胎對於事業上升期的職業女性無疑是一大重負。

就職於上海某跨國企業的職工張玉(化名)對21新健康記者表示,她36歲時因為高齡生產,一年在家什麼也沒做,懷孕期間患有嚴重的抑鬱症和妊娠反應,只能辭職一年在家安胎生孩子,不僅和社會割裂,職業生涯受到了影響,身體和心理都備受打擊,對自己來說是人生中最黑暗的一段時間。

到底是什麼催生了龐大的代孕產業?不孕不育家庭的增多是其中一個原因,但另一方面也有來自健康職業女性的的顧慮。

此外,廣州某三甲醫院醫生也對21新健康記者直言,不能否認目前的公立醫療體系中因為條件的限製,很多時候生產過程中的服務很難做到盡善盡美,無論是無痛分娩還是對於產婦生理和心理的照顧,都有很大提升的空間。

商業代孕問題背後,映射的是女性保護問題。女性權利與健康如何保障,不僅要在代孕問題上劃重點,關鍵是健全整個社會保障女性權益的體系,才可能讓代孕回歸初衷,減少“恐婚恐孕”的社會認知。

本文首發於21新健康(Healthnews21)

(作者:唐唯珂,張祥怡 編輯:徐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