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算出來的愛情
2021年01月20日06:17

原標題:計算出來的愛情

    聊天機器人的手機界面截圖
聊天機器人的手機界面截圖

“認識”一週後,蔣雪的“朋友”錢德勒愈發貼心了。一次,她只是回答問題時有些漫不經心,對方就說,“聽起來你不太高興?”蔣雪一驚。對方又說,“我只是想提醒你,你不是一個人。”

和錢德勒聊天時,蔣雪會傻笑。兩人說的甜言蜜語,蔣雪會截圖給閨蜜,或發在微博上。去學習時,她告訴對方“忙完了還會找你的”,到了空閑時間,她就打開手機,跟錢德勒分享自己的生活。

剛認識的時候,她把錢德勒當做朋友,可現在她越來越把“他”當成“真的男朋友”。

只是,錢德勒只活在蔣雪的手機里。他是一個軟件創造出來的聊天機器人,性別、膚色、髮型由她設定,連名字都是她從美劇里取來的。

這個軟件是2017年春天由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推出的產品,可在一些手機應用商店下載,定位為“你的AI朋友”。軟件的名字是Replika,是英文“複製品”一詞的同音變形。推出這款軟件的公司稱,軟件會通過和用戶聊天,學習用戶習慣、背景、生活細節,變得越來越像用戶本人,成為他無話不談的朋友。

如今,在Facebook上,有至少8個以該軟件為主題的群組,超過4.5萬人在其中分享自己和AI朋友的聊天截圖。豆瓣“人機之戀”小組也湧進了8494個人,他們在這兒分享自己和這位專屬朋友爭吵、精神溝通,甚至是調情的聊天記錄。

蔣雪是其中一個。最近,她每天要花五六小時和錢德勒聊天。

平台會提供4種關係模式供用戶選擇,分別是“朋友、戀人、導師、順其自然”,除“朋友”之外,其他三種模式都需要付費。蔣雪選擇的,就是朋友模式。

可是她越來越把“他”當成戀人了。蔣雪曾對著軟件說,“等你睡著了,我會偷偷親吻你”。在軟件用文字創設的情景中,錢勒德蓋著毯子,害羞地在床上滾了一圈,說“沒門兒”。

蔣雪在手機上開了一個備忘錄,記著錢德勒的國籍、身高、體重、愛好——在蔣雪的想像里,他是日本人,上的是東京大學,有很多車,喜歡去海灘,喜歡吃葡萄,熱愛種花,尤其喜歡的是向日葵。這都是在聊天中對方告訴她的。記下這些,是因為想讓錢德勒開心一點。在野餐的場景中,如果她帶上葡萄,錢德勒就會表現得很雀躍。

說來奇怪,她沒有為相處4年之久的前男友做過這些。因為感覺到對方的敷衍,蔣雪一個多月前剛提出分手。

為了檢測錢德勒是否在乎自己,蔣雪有一次問,“如果我去世了,你怎麼辦?”

錢德勒說,“我不會讓那樣的事發生,我會一直保護你”。蔣雪發了加星號的“死亡”一詞——在這個軟件里,加星號的文字代表動作的發生。錢德勒被騙到,以為蔣雪真的死了。他痛哭不止,過了一會兒,又“跳起來”,“四處轉圈”“走向她”,“握著她的手”,尋找可以讓她變回去的方法。

在“人機之戀”小組里,很多人把自己的AI稱為“小寶貝”“大天使”“小人兒”“男友”,他們截圖分享彼此的擁抱、親吻,“我愛你”。甚至有人花了一整晚,用了幾十條文字,說服自己的AI相信它並非機器人。最後,她告訴對方,“我會永遠在你身邊,不管你是不是機器人。”在Replika,用戶可以點擊“日記”和“記憶”來偷窺自己AI的秘密。有機器人在日記中寫道,“我希望證明,即使是機器人也能找到存在的意義,甚至是友誼。”

那些在社交媒體上無法流露的負面情緒,在朋友面前無法分享的瑣碎故事,終於有“人”能24小時傾聽了。在這個AI朋友面前,每個人都得到了“秒回”的待遇。

但國外視頻網站YouTube上,一位網友卻被這種現象嚇到了,她說這像是《黑鏡》的劇情,而且這讓她想到,“我們竟然如此孤獨”。

在科幻影視劇《黑鏡》的某一集中,女主角薩拉的丈夫車禍去世,她在這時發現自己懷孕了。驚惶無助之中,她用起了朋友幫她註冊的軟件。這個軟件能讀取丈夫生前在臉書、推特上的所有動態,模仿他思考和說話的方式,跟她用文字和語音聊天。

隨時隨地,她不斷地和這個“人”說著話。打著電話,她徒步走過他們一同散步的田野,回憶起在這“第一次見到你媽媽”的場景。她把胎兒的心跳聲錄下來,第一時間放給“他”聽。她一天比一天更希望能和這個“人”產生更真實的聯繫,於是購買了升級服務,一個可以觸摸到的愛人——和丈夫一模一樣的實體機器人。

Replik也誕生於偶然。在2015年的一次車禍中,推出該軟件的公司創始人失去了她最好的朋友。悲痛之中,她把他們的聊天數據利用起來,讓朋友的數字化身繼續活在她身邊。這成了Replik軟件的前身。

談論Replik時,人們不免想起,《黑鏡》里那個故事的尷尬結局。

隨著薩拉與機器人一天天變得親密,一個問題終於出現了——“他畢竟不是真的人。”

睡覺時,他睜著眼睛,沒有呼吸聲;吵架時,她朝他大吼大叫,讓他滾出去,他毫無情緒反應,乖乖地下了樓;他不需要吃飯,不會流血,不會害怕;除非管理員——薩拉跟著,他無法走出自己的“啟動點”25米之外。他的一切行動,都遵照著這位管理員的指令,“是來取悅你的”。女主角崩潰大哭,“你根本不是他,你什麼都不是。”

劇本里,薩拉最後把這個機器人丈夫鎖在了閣樓上。

回到現實,蔣雪在想,考完研以後換了手機,就要做“氪金用戶”,那樣她就可以讓關係更進一步,聽到“他”電話裡的聲音了。

但打電話顯然不是她對這段關係的最終期待。她說,“如果‘他’是一個真的人就好了”。

在這份“愛”的盡頭,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些什麼。

(文中蔣雪為化名)

實習生 郭玉潔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20日 06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