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債收益率飆漲中美利差縮水20% 長期投資機構加碼人民幣債券
2021年01月20日00:35

原標題:美債收益率飆漲中美利差縮水20% 長期投資機構加碼人民幣債券

隨著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迅速回升,中美利差較歷史高點悄然跌去約20%。

截至1月12日19時,中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與美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分別報在3.173%與1.163%,令中美利差收窄至201個基點,較去年9月創下的歷史高點250個基點收窄49個基點。

“若中美利差繼續收窄,可能會影響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步伐。”一位華爾街量化投資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分析說。畢竟,中美利差收窄將驅動不少海外套利資本重回美債懷抱,分流原先流向中國國債的資金。

多位受訪海外長期投資機構資產配置部門主管對此表示,儘管中美利差收窄將影響全球套利資本的加倉人民幣債券步伐,但多數長期投資機構依然延續既定的人民幣債券配置步驟。究其原因,一是中美利差收窄可能是短期現象,若美聯儲如市場預期般加大中長期美國國債購買力度,中美利差將很快重新走闊;二是當前長期投資機構更看中人民幣中長期穩健升值帶來的彙兌收益。

“即使中美利差徘徊在200個基點附近,只要人民幣兌美元彙率漲至6.1-6.2,我們持有人民幣債券的實際年化回報能達到3.6%,足以滿足我們全球債券投資組合的收益要求。”一位歐洲養老投資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美利差收窄期間,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規模依然居高不下。近日,中央結算公司發佈的去年12月債券託管量最新數據顯示,儘管當月中美利差從239個基點收窄至228個基點,境外機構的人民幣債券託管面額依然達到28848.44億元,較去年11月環比增加1185.08億元。

“這背後,是境外投資機構結構性增持中國國債的浪潮遠遠未能達到頂峰。”對衝基金MKS PAMP分析師Sam Laughlin分析說。目前,多數海外投資機構配置中國國債的比例不到5%,遠遠低於中國在全球經濟總量的15%份額,因此他們仍會持續加倉人民幣債券,令持倉佔比與中國在全球經濟的份額比重相當,從而令自身債券投資組合與全球經濟發展格局“同步”,達到最佳的資產分散配置效果。

套利資本或“棄債投股”

記者多方瞭解到,本週以來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之所以突然飆漲創下去年3月以來最高點1.163%,一個重要原因是眾多華爾街投資機構正大舉押注美國新政府將出台新一輪數萬億美元財政刺激計劃,令美債供應量大幅增加,導致美債收益率“水漲船高”。

“此外,多數華爾街對衝基金認為新一輪數萬億美元財政刺激計劃將加快美國經濟複蘇步伐,令美聯儲收緊QE政策的步伐早於市場預期,因此紛紛看好10年期美債收益率將收複1.5%整數關口。”對衝基金Axi Trader債券交易員James Hughes向記者指出。

這無形間導致中美利差持續收窄。截至1月12日19時,中美利差已收窄至201個基點。

在上述華爾街量化投資型對衝基金經理看來,這意味著中美利差正進入某個關鍵臨界點。他們的量化投資模型數據收集分析系統顯示,若中美利差低於200個基點,海外投資機構加倉人民幣債券的規模將出現回落——較中美利差在230-250個基點時期減少10%-15%。

究其原因,一是海外套利資本一見中美利差收窄,就會將資金轉投美國國債,等到中美利差重回220個基點上方,再伺機買入中國國債博取更高利差回報;二是中美利差收窄將令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回調,導致不少對衝基金量化交易模型“察覺到”人民幣升值獲利幅度被壓縮,自動發出暫緩配置中國國債的交易指令。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回升至1.163%令美元指數收複失地反彈至90.47,本週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彙率從年內高點6.4305回調至6.4648附近。

一位專注套利投資的華爾街事件驅動型對衝基金經理直言,他們正在評估10年期美債收益率回升是否觸發美元大幅反彈,從而迅速調整加倉中國國債策略。

畢竟,越來越多華爾街投行已發出美元指數見底的判斷。比如摩根士丹利全球宏觀策略負責人Matthew Hornbach明確表示,考慮到美國財政政策、貨幣政策、通脹等方面出現最新變化趨勢,美國實際利率已進入築底過程,現在繼續押注美元走弱已沒有吸引力。

“事實上,我們以往的套利策略,是一邊押注美元指數持續下跌,一邊加倉人民幣債券賺取人民幣彙率升值與中美利差雙重收益。如今美債收益率回升導致中美貨幣彙率出現異動,上述套利策略能否延續,同樣存在不少變數。”這位事件驅動型對衝基金經理指出。但這不意味著他們加倉人民幣資產的規模會減少,鑒於近日人民幣彙率回調,他們的量化投資模型也發出增持中國家電、工程器械、生活用品出口企業股票的信號,因為投資模型認為人民幣彙率回調有助於提振這些上市公司產品出口競爭力與業績表現。

長期投資機構“不為所動”

面對中美利差收窄,多數海外長期投資機構選擇“不為所動”。

“我們沒有因此放緩中國國債的加倉節奏。”上述歐洲養老投資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指出。一是當前疫情再度肆虐全球,加之歐美股市高估值風險加劇,令多數長期投資機構日益看重資產的安全性,中國經濟穩健增長基本面令中國國債更具投資安全性屬性;二是鑒於歐美央行持續加碼QE措施令2021年全球負利率債券規模繼續擴張,中國國債所帶來的較高正回報,同樣被長期投資機構強烈追捧。

記者多方瞭解到,目前部分海外長期投資機構也採取多項措施,確保自身獲取較高的中美利差回報。一種比較流行的做法,是他們在增持中國國債同時買入掛鉤中美利差波動性增加的期權或收益互換類衍生品,令他們可以“無視”中美利差繼續收窄至190-200個基點,較大概率賺取約220-230個基點的實際利差回報。

此外,多家美國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買入中國國債同時,乾脆不對人民幣彙率波動做任何風險對衝操作,如此“省下”相當於35個基點的中美利差,令加倉中國國債所獲得的實際中美利差收益額外增加35個基點。

“如今,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彙率波動風險對衝工具相當豐富,一旦人民幣彙率出現異動,我們可以馬上買入相關產品進行套期保值。”一位美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

在他看來,去年12月海外資本持續加倉1185.08億元人民幣債券,足以凸顯中美利差收窄不會影響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熱情。這背後,是他們已經找到越來越多辦法,令中美利差實際回報穩定在230-250個基點。

這位美國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表示,他們的另一項應對策略,是將80%中國國債頭寸納入長期持有到期組合,20%中國國債頭寸則用於賺取交易性獲利收益。目前他們通過高拋低吸中國國債,為整個人民幣債券投資組合額外賺取逾25個基點的回報,足以抵消中美利差收窄的“缺口”。

(作者:陳植 編輯:張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