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手機外殼到零食包裝……“萌文化”衍生“萌經濟”
2021年01月20日02:39

  來源:工人日報

  既有手機外殼、玩具玩偶等傳統產品,又有貓爪杯等網紅產品

  “萌經濟”的生意經:從賣萌到“賣”萌

  本報記者 周懌

  從手機外殼到零食包裝,從玩具玩偶到貓爪杯,“萌經濟”已悄然崛起,成為一種新的經濟業態。不過,專家指出,產品僅有“萌”點是不夠的,只有嚴把產品質量關,用心做好產品,才能真正紅下去。

  玩偶、海報、掛件、服飾……在90後於子涵的臥室里,隨處都能看到比卡超的“身影”,她每年收藏比卡超玩偶及購買周邊產品都要花費上千元。

  像於子涵一樣,不少人對萌物毫無抵抗力。“萌”不但是喜歡愛好,更是生產力。如今,從手機外殼到零食包裝,從玩具玩偶到貓爪杯,“萌經濟”已悄然崛起,成為一種新的經濟業態。

  “萌文化”衍生“萌經濟”

  “比卡超特別萌,在影視裡面性格也特別可愛,工作一天回到家看到它心情就特別好。”談及為何會喜歡比卡超,於子涵說。

  記者在某大型電商平台輸入“比卡超”進行搜索,各式各樣的比卡超周邊產品出現在眼前,可謂是五花八門。據悉,電影《大偵探比卡超》2019年上映時,穩坐單日票房冠軍長達十幾天,票房突破5億元。有數據顯示,過去的20多年里,以比卡超為代表的Pokémon(寵物小精靈)產品版權方通過產品售賣、衍生授權等,累計獲利超過900億美元,位列影視動漫遊戲類IP第一。

  一個小小的比卡超,竟有如此大的吸金能力,究其原因,是得益於比卡超背後的“萌文化”和由此衍生的“萌經濟”。

  “萌經濟”是由“萌文化”衍生而來的。一般認為,“萌文化”最早起源於日本動漫,逐漸形成一股都市文化潮流。如今,借助互聯網平台,“萌文化”相關的消費熱席捲全球。

  “‘萌文化’之所以能夠快速傳播和興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滿足了人們尤其是年輕人的心理情感訴求。因此,‘萌經濟’是一種基於滿足消費者情感訴求的全新營銷模式,並且新媒體的快速發展也助其一臂之力。”中國科學院大學新聞傳播學教授張增一說。

  “萌經濟”成拉動消費重要力量

  2019年夏天,Uniqlo與KAWS聯名推出系列T恤“KAWS:SUMMER”,一經上線便掀起了一股搶購狂潮,狂熱的粉絲們擠進各家Uniqlo門店搶購。

  同樣是在2019年,星巴克中國門店推出了一款櫻花粉的貓爪杯,雖然價格不菲,但同樣成為年輕人瘋搶的對象。

  小豬佩奇在2016年創造了11億美元的零售額,日本熊本縣的吉祥物熊本熊在2011年到2013年間,貢獻了68億元人民幣的經濟收益……近幾年,“萌經濟”迅速發展,已經成為拉動消費的重要力量。

  雖然“萌文化”源於國外,但在我國也很受追捧。說起我國“萌經濟”,就不得不提寵物經濟。

  天眼查去年11月發佈的《寵物行業企業數據報告(2020)》顯示,我國共有超過67萬家寵物相關企業,2020年前10月新增數量同比增長超76%。隨著寵物消費越來越呈現專業化和精細化的趨勢,相關企業增長態勢也愈發火爆,如我國擁有42萬家寵物用品相關企業、近20萬家寵物食品相關企業及6.2萬家寵物美容相關企業。

  “我們每年光買貓糧就得3000多元,加上驅蟲、體檢、看病等,一年花費都快上萬了。”養貓多年的趙婉琪告訴記者,多的時候她家養過3隻貓,“不算不知道,一算還真不少。”

  此外,近幾年,故宮也開始變得“ 萌萌噠”,成為“萌經濟”中的重要一員。無論是一年賣出10億元的故宮“萌娃娃”,還是大批以故宮經典IP為素材創作的系列表情包。正是借助萌文化,600歲的故宮變得越來越年輕,越來越時尚,越來越接地氣。

  如何讓“萌經濟”走得更遠?

  業內人士指出,走好“賣”萌之路,深挖“萌經濟”大有可為。那麼, “賣”萌之路如何才能走得更遠呢?

  張增一建議,商家和企業可以將“賣”萌與體驗式消費結合起來,注重與消費者的交流互動,吸引顧客參與。特別是通過新媒體開展娛樂化營銷,吸納顧客主動參與營銷過程。

  “當消費者與產品產生情感共鳴,他們不僅不會反感營銷活動,反而會有極大的參與熱情和傳播意願。長此以往,便能積累消費者對萌物的忠誠度,增加用戶黏性。商家也可以借此機會打造產品品牌文化,將消費者凝聚起來,使他們形成一種社區歸屬感,進而主動介入到產品傳播和消費中。”張增一說。

  在“萌經濟”中,一位業內人士最看好動漫的發展潛力。該人士指出,動漫是文創產業中極富創造力、和新時代的消費審美偏好非常貼近的一種新興文創產業。

  “文創產業或者數字創意產業中最核心的資產應該是IP,動漫產業是一個典型的創造知識產權的產業,因為動漫無論是塑造的形象,還是基於世界觀講的故事,其實都是最典型的知識產權。動漫產業圍繞著知識產權,可以形成很長的產業鏈。我們看所有的文創產業裡面,衍生品開發最好的是動漫產業,因為它有非常清晰的知識產權,它在做周邊產品、衍生品開發的時候,相對來說也最成熟、最便利。”該業內人士說。

  同時,張增一表示,產品僅有“萌”點是不夠的,要明白產品質量是安身立命之本,只有用心做好產品,才能真正紅下去;如果不在產品質量上下功夫,“賣”萌之路就本末倒置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