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隔6月再度增持美債:外彙儲備安全與收益雙贏
2021年01月20日20:15

原標題:中國時隔6月再度增持美債:外彙儲備安全與收益雙贏

時隔6個月,中國再度增持美國國債。

1月20日淩晨,美國財政部公佈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顯示,截至去年11月底,中國持有美國國債規模增至1.06萬億美元,較10月環比增加90億美元,屬於過去6個月首度增持(截至2020年11月)。

值得注意的是,作為最大的美國國債持有國,日本卻在11月環比減持87億美元,令其美債持有規模降至1.26萬億美元。這意味著中日兩國在過去5個月以來,首次出現不一致的操作。

一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對衝基金經理對此分析說,中日兩國截然不同的操作,可能與各自資產配置訴求不同相關。去年11月疫情開始再度肆虐全球,中國可能基於外彙儲備安全性與流動性考量,適時增加高信用評級的美國國債“避險”。相比而言,由於當月日元兌美元升值逾1%,令眾多日元套利交易資本感到持有美債的彙兌損失過大,繼續拋售美債並拖累日本持有美債規模連續4個月下降。

在他看來,中國增持美債的時機把握相當精妙——整個11月美國國債收益率趨升,因此中國此時增持美債,在通過美債期貨等衍生品對衝利率、價格波動風險後,持有到期的收益率較過去數月增加逾20個基點。

“結合過去數月美債買賣操作,中國似乎做了一次完美的高拋低吸,從而令外彙儲備在兼顧安全性與流動性同時,還獲得不菲的交易型獲利機會。”這位華爾街大型宏觀經濟對衝基金經理認為。

記者多方瞭解到,隨著去年12月以來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回升(價格下降),華爾街金融機構普遍預期中國等美債重要持有國會繼續抄底美債以獲取更高的持有到期收益。

“事實上,11月中國增持美債,似乎也在釋放希望中美關係改善的信號,令華爾街投資機構更加看好全球經濟複蘇,進而繼續押注美股上漲。”一家華爾街美股經紀商指出。

與日本英國操作“不一致”

美國財政部公佈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報告(TIC)還顯示,去年11月海外投資者持有的美國國債總規模環比下降約148億美元,至7.05萬億美元,呈現連續5個月下降趨勢。

因此,中國逆勢增持90億美國國債,頗引華爾街金融市場關注。

記者多方瞭解到,去年11月中國增持美債,很可能是基於自身外彙儲備的安全性與流動性考量。畢竟,當時疫情再度肆虐全球,加之美債收益率趨升創造相對合理的持有到期收益,因此中國適時增持美債“無可厚非”。

其實,除了日本、英國等少數國家在去年11月選擇繼續拋售美債,眾多國家外彙儲備管理機構與私人投資機構都在增持美債。

TIC數據顯示,在美債前10大持有國裡,一半國家均選擇增持美債,其中中國以增持90億美元位列前茅。此外,當月海外私人投資者合計買入美國國債96.40億美元,一改10月拋售201億美元的勢頭。

AMP Capital投資部負責人Nader Naeimi向記者透露,日本與英國之所以選擇繼續拋售美債,有著各自的苦衷。以日本為例,由於日元兌美元持續升值,大量日元套利交易資金意識到持有美債的彙兌損失日益擴大,比如11月美債平均收益率為0.842%-0.874%,但日元兌美元升值幅度超過1%,導致他們持有美債的實際回報只有約-0.15%,因此紛紛拋售美債減少“損失”。

英國則考慮到英國脫歐可能會加劇英鎊彙率劇烈波動,因此提前拋售資產籌集現金,可以及時干預彙率穩定英鎊彙率,從而拖累英國持有美債規模環比大降255億美元,創下2020年最低值4204億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以來美國國債收益率持續回升(價格下跌),是否會激發各國外彙儲備管理機構繼續抄底美債熱情,正被華爾街眾多投資機構密切關注。

一位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向記者透露,近期不少受託管理多國外彙儲備資金的華爾街大型投資機構一直在逢低抄底美國國債,因為他們預期隨著美國經濟複蘇與通脹預期回升,未來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將回升至1.5%-2%,在通過美債期貨等衍生品對衝美債利率、價格波動風險後,這份收益率足以符合眾多國家外彙儲備管理機構(在全球加碼QE情況下)對全球政府債券投資組合的回報要求。

“可以預見的是,只要美債收益率持續回升,中國等國家外彙儲備對美債的配置需求未必會持續回落,轉而保持在一個合理的配置區間雙向波動。”他指出。

海外私人投資者搶購各類美元資產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海外私人資本同時加倉美國國債、機構債、企業債與美國股票,這是2017年9月以來首次出現的局面。

具體而言,去年11月海外私人投資者在買入美國國債96.40億美元同時,環比增持533.9億美元機構債、8.67億美元企業債與619億美元美股股票。

“這種狀況的確不多見。”TS Lombard公司全球宏觀部門主管Dario Perkin向記者透露。由於股債價格波動存在較強的負相關性。以往多數情況下,海外資本要麼投股棄債,要麼投債棄股,很少出現股債投資“一個不能少”的狀況。

在他看來,這背後,是海外資本應對疫情再度肆虐全球,採取雙面下注的策略。一方面他們認為美聯儲會持續加碼QE政策與美國新政府將出台新一輪財政刺激計劃令美股持續上漲,因此紛紛買漲美股同時押注美元大幅貶值;另一方面他們又擔心疫情肆虐令美股波動性驟增,在美元資產配置里適時增加美債持有比重進行風險對衝。

“其中,多數海外資本傾向追漲美股看跌美元,機構債與企業債之所以獲得環比增持,很大程度得益於日元套利交易資金的追捧。”Dario Perkin指出。為了追求更高收益率對衝日元兌美元升值所造成的彙兌損失,去年11月不少日元套利交易資金在拋售美國國債同時,轉而加倉收益率更高、且違約風險有所下降的機構債與企業債,由此帶動11月美國企業債一改10月淨拋售215億美元的窘境,反而呈現8.67億美元淨流入。

Nader Naeimi認為,這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是海外資本對 QE政策套利的熱情不減——當時市場傳聞美聯儲在缺乏財政刺激計劃配合的情況下,不得不加碼QE力度支撐美國經濟複蘇,因此眾多海外私人投資者蜂擁買入各類美國資產,押注QE進一步氾濫令資產價格繼續走高。

“其中,美股迭創新高所帶來的賺錢效應令海外私人資金持續大舉湧入美股。”他表示。截至去年11月的過去一年里,海外私人投資者累計增持美股規模已達到創紀錄的3160億美元。

前述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資產配置部主管指出,相比海外私人投資者的“瘋狂”,多國外彙儲備管理機構對美股的持倉比重仍控制在較低水準,他們更擔心持續創新高的美股估值與美國經濟基本面日益“脫節”,過多配置美股反而會給外彙儲備安全性構成較大挑戰。

(作者:陳植 編輯:包芳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