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血染的珍貴照片
2021年01月20日06:17

原標題:一張血染的珍貴照片

    鄭州二七紀念館內,京漢鐵路總工會鄭州分工會委員長高斌烈士僅存的遺照。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潘誌賢/攝
鄭州二七紀念館內,京漢鐵路總工會鄭州分工會委員長高斌烈士僅存的遺照。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潘誌賢/攝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潘誌賢/整理 製圖:程璨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潘誌賢/整理 製圖:程璨

掃一掃 看視頻

在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鄭州二七紀念塔內,珍藏有一張血染的照片,這是京漢鐵路總工會鄭州分工會委員長高斌烈士僅存的遺照。

1923年2月5日,京漢鐵路工人大罷工鄭州分工會委員長高斌被逮捕,敵人對其軟硬兼施未能奏效。出獄不久他便離開人世,只留給妻女一張血染的照片。這張照片是高斌在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大會會期臨近時拍的,既是為了紀念大會即將成立,也是為了給後人留下一個念想。

“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前夕,工會為了統一時間,給每一個人都發了一塊懷錶,我父親覺得要紀念一下這個時刻,於是就拍了這張照片。”高斌之女高玉霞生前接受鄭州二七紀念館工作人員訪談時這樣說。

“會期臨近,父親高斌感到這是他一生中最隆重而難忘的時刻,他頭戴淺煙色氈禮帽,上身穿著中式黑粗布棉襖,下身穿著黑粗布棉褲,褲腳紮著腿帶,腳蹬圓口黑粗布鞋,左手叉腰,右手握著布傘,懷錶鏈垂在胸前,劍眉稍揚,來到照相館攝影留念,這是他一生留給後人的唯一的遺照。”高玉霞生前撰文寫道。

京漢鐵路總工會原定於1923年2月1日在鄭州當時最大的戲園“普樂園”舉行成立大會。曾經通電“保護勞動”的軍閥吳佩孚竟下令軍方“製止開會”。2月1日,高斌首先率隊衝破敵人封鎖,衝進“普樂園”,躍上主席台大聲宣佈京漢鐵路總工會成立!

2月4日9時,高斌按照總工會的指示,下達了總罷工命令。2月5日軍閥逮捕高斌,逼其下復工令,遭到高斌斷然拒絕,最後他被迫害致死,時年30歲。高斌臨終前將妻子高氏叫到床前,交給她一張帶血的照片,要她一定將自己在總工會成立大會前夕的這張照片保存好,以昭示後人繼承自己的遺誌將鬥爭進行到底。

1942年,天災人禍,乾旱蝗災,高斌妻子帶女兒高玉霞逃荒來到河南密縣少溝一帶。母親病倒了,臨終前,從其棉襖中取出高斌這張唯一的照片,向女兒高玉霞講述了照片的來曆和高斌參加二七大罷工的事蹟。

母親將這張照片縫進了高玉霞的棉襖里,囑咐女兒要保存好父親的遺像,永誌不忘。並叮嚀道:“要保管好這張照片,無論如何都不能丟失它。”

“文革”期間,紅衛兵搜家,從高玉霞的陪嫁箱子裡搜出了這張照片,他們猜疑,一個工人家庭里怎麼會有這張頭戴禮帽胸前掛懷錶的人物?肯定是反革命特務頭子,不由分說,將高玉霞的丈夫帶到單位保衛科交代問題。

1975年春,鄭州二七紀念塔管理處兩位工作人員來到高玉霞家裡收集二七烈士的遺物,高玉霞將這張僅存的父親遺照鄭重地捐獻給了二七紀念館。

如今,鄭州二七紀念館在展廳內專門為高斌烈士塑造了雕像,高斌僅存的遺照也成為鄭州二七紀念館的重要珍藏之一。“昭示後人們繼承和發揚二七革命傳統,不要忘記京漢鐵路工人二七大罷工的英雄事蹟和犧牲的二七烈士!”高玉霞寫道。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潘誌賢 實習生 付留慧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1月20日 04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