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鐵漢,佐敦死敵,場外破事讓鄭爽都甘拜下風
2021年01月20日16:12

  鄭爽的瓜大家想必這兩天也都吃的目瞪口呆了。

  代孕孩子當成網上購物,一個不高興就鬧著無理由退貨,知道棄養違反美國法律了還口吐芬芳,住著上億的豪宅在電話裡居然說養不起,幾分鐘的電話錄音不斷刷新人們心中的道德底線。

  在最新的聲明中,她還聲稱自己“在中國國土之上沒有違背國家的指示,在境外也尊重一切的法律法規。”

  羅翔教授說的好:人們本身不需要普法,因為法律只是對人最低的道德要求,如果一個人標榜自己遵紀守法,那麼這個人完全有可能是人渣。

  在NBA中,也有一位曾經的超級巨星,幹過的事情一點不遜色與鄭爽,咖位對比鄭爽在娛樂圈甚至來的更大,今天就來講一個NBA極品渣男的故事。

  卡爾-馬龍,是NBA歷史最偉大的大前鋒之一,在鄧肯出現之前,我們甚至可以把“之一”去掉。

  他11次入選NBA最佳陣容一陣,兩次拿到常規賽MVP,在NBA歷史的總得分榜上僅次於渣巴排名第二。

  猶他爵士在90年代和芝加哥公牛分庭抗爭,雖然兩次在總決賽落敗,可馬龍硬漢的形象深入人心。

  在97年,馬龍毫無懸念的入選了NBA歷史五十大巨星。論江湖地位,把馬龍排在NBA歷史前二十的球員中絲毫不為過。

  職業生涯幾乎一直在NBA最小的城市鹽湖城度過,馬龍給人留下的場外印象也有點與世無爭、淡泊名利。

  休賽期他最大的愛好就是釣魚打獵,哈雷摩托,去健身房雷打不動的錘煉他那近乎完美的身材。

  作為NBA的超級明星,他自然不缺美女垂青,1988年的愛荷華州選美冠軍Kay Kinsey在1990年嫁給了馬龍,並為他在八年間生下了四個孩子。

  有錢有名有美女相擁,馬龍那令人羨慕的人生背後,卻還有著不為人知的黑暗歷史。

  “我把它當作是我母親去了趟精子庫。我不恨他,反正他也沒有出現在我的生活中。這些破事情讓我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儘管那個人在籃球場上受人頂禮膜拜,是萬眾矚目的超級球星,但在米特雷斯-貝爾的眼中,他不過是一個毫無感情的冷血DNA分配器。

  貝爾在馬龍的故鄉路易斯安那州長大,從小就能看到馬龍和他親生女兒的旅遊廣告牌掛在高速路的兩旁,他知道那個人是他血緣上的爸爸,可他們從未有過任何人生上的交集。

  “我是在一群好人身邊長大的,”貝爾說。“我從來沒有求助於一個父親的形象。我很幸運。我不需要他。”

  每三個美國黑人兒童中就有兩個在家中沒有父親的情況下成長。這事情在美國來說並不新鮮,但是和一個13歲的少女?哦,13歲,我們只能稱之為孩子吧?

  當馬龍在路易斯安那理工大學讀大二的時候,20歲的他和13歲的貝爾母親格洛麗亞-貝爾發生了性行為。

  馬龍提上褲子就閃了,隨著馬龍在NCAA聲名鵲起,他也壓根不記得格洛麗亞是誰,以及他與她還有個孩子了。

  貝爾的祖父母把後來被爵士選中的馬龍告上了法庭,要求他每週支付200美元的撫養費。

  經過親子鑒定,馬龍被證實是孩子的生父,法庭也判定馬龍每週需向家人支付125美元的撫養費,加上一些生孩子期間的醫療費用。

  對於年薪上百萬,這輩子光在球場上就賺了1.04億的馬龍來說,這點錢撐死了九牛一毛吧?沒想到馬龍一口回絕:125美元太多了,我不給。

  1988到1989年間,馬龍和貝爾的家人達成了秘密的和解,具體支付了多少錢我們就不清楚了。

  貝爾並不是馬龍唯一的私生子,馬龍的另外兩個私生女是雙胞胎達里爾-福特和謝里爾-福特。她們的母親在17歲的時候和馬龍一夜激情後生下了他們。

  馬龍和對待貝爾一樣,一開始並不承認這對雙胞胎是自己的孩子,直到1998年他才鬆口說她們也是自己的孩子。

  前密歇根五虎,幫助溜馬殺入總決賽的杰倫-路斯說:“我實在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不承認自己的孩子。”

  路斯和父親占美-獲加幾乎毫無交集,占美-獲加是普羅維登斯大學的籃球傳奇人物,也是1967年NBA的選秀狀元。

  1999年,杰倫-路斯才第一次與父親交談,但他是幸運的,因為父親打球的時候,NBA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流行並富有,老獲加也沒有馬龍那樣傑出的職業生涯。

  “我知道煤油加熱器、糖奶和糖漿三明治的味道(美國最便宜的食物)。”路斯說:“那些日子是苦澀的。但我上了大學,殺入NCAA決賽,並且擁有了不錯的NBA生涯。我意識到這是上帝對我的計劃。”

  路斯承認,在他成長的過程中,父親的遺棄促使他既要成為一名優秀的球員,又要成為一名優秀的學生。

  他想讓父親知道,自己沒有參與到他的生活中,是犯了多麼大的錯誤。這也是路斯在底特律西南高中時選擇42號的原因。

  他知道他父親穿的是24號。

  “我很想讓他知道我的名字,然後在他臉上蹭一蹭,告訴他他錯過了什麼。”路斯說。

  馬龍的這三個私生子也有著和路斯相同的心態,他們都繼承了馬龍強健的體魄,成為了優秀的運動員。謝麗爾是WNBA的探花秀,入選了4次全明星陣容,率隊拿過三次WNBA總冠軍。

  貝爾在西北州立大學時曾試過籃球,後來改打橄欖球,他是當時NCAA歷史上僅有的四個在橄欖球和籃球上都有出場記錄的球員,足見他的運動天賦有多高。

  進入NFL後,他被高比最愛的球隊費城鷹隊隊選中,五年的職業生涯他也賺到了上千萬美元。

  2014年開始,馬龍試圖修復他和貝爾的關係,兩人也逐漸放下隔閡,有了更密切的交流。

  馬龍在後來說:“我沒能處理好和孩子的關係,這件事我做錯了,等你發現時間是賊,你也不能讓他歸還你要的愛。”

  幸好馬龍這些他不願承認的孩子們,都像杰倫-路斯一樣有著屬於自己燦爛的人生。

  放下隔閡後,他們或許還會感謝馬龍給他們的DNA。但是無論如何,和13歲的孩子生孩子還不願付贍養費?叫馬龍一聲NBA鄭爽不過分吧?

  (塞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