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爽“棄嬰”背後:起底海外代孕,灰產提供本土化服務
2021年01月19日15:22

原標題:鄭爽“棄嬰”背後:起底海外代孕,灰產提供本土化服務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棱鏡(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 弗也王凡純子丁山

1月18日,娛樂圈爆出了本年度最大話題,主人公是娛樂明星鄭爽。

當天中午,鄭爽前男友張恒在微博中表示,過去一年多時間里,自己遭遇到了嚴重的網絡暴力,關於他涉嫌詐騙、借高利貸、逃避債款、攜款潛逃至美國的言論都是謠言。他表示自己確實人在美國,但之所以滯留一年多,是因為要照顧“兩個年幼無辜的小生命”。

網友很快將焦點鎖定在了“兩個年幼無辜的小生命”上,並結合此前的信息得出結論:“兩個小生命”,很有可能是張恒與鄭爽通過“代孕”所生。

這一信息直接將話題送上了微博熱搜榜首。當天晚上,網易娛樂繼續爆出一段音頻,音頻中疑似鄭爽及其父母提出要棄養兩個孩子,女方甚至爆粗口:“這孩子真的打不掉了,TMD,我都煩死了。”

這直接將話題推向了一個高潮,關於“代孕”的討論引爆了全網輿論,一些代孕機構中介甚至以此為契機,在朋友圈里宣傳自家業務。

18日當天,作者在朋友圈中發現一位代孕中介這樣寫道:“美國疫情去不了,來找我,不用去美國就能幫您實現兒女雙全的夢。”

鄭爽事件當天,已有中介借此推銷產品
鄭爽事件當天,已有中介借此推銷產品

鄭爽風波背後,代孕這個市場廣闊的灰色行業,已經不僅限於遠赴海外的中介代理,在國內,也同樣形成了完整產業鏈。

千奇百怪的代孕官司

在鄭爽“代孕門”中,引起軒然大波的是鄭爽及其父母“棄嬰”的想法,不少粉絲指責鄭爽在這起事件中冷血無情。

事實上,在代孕市場里,這種“退貨”的現象時常發生。根據《時代週報》等多家媒體報導,一位47歲的代孕媽媽因為遭遇“退貨”,生下的孩子無法上戶口。為了給孩子上戶口,這位代孕媽媽想購買出生證明,但是又遭遇了多次被騙。

在這起案例中,客戶“退貨”是因為這位代孕媽媽在懷孕期間被檢查出患有梅毒。

根據公開信息,嬰兒的性別、健康沒有達到客戶要求、夫妻雙方感情破裂等,都是客戶“退貨”的主要原因。在鄭爽代孕門事件中,鄭爽及其父母想要“棄嬰”,就是因為他們認為鄭爽與張恒兩人的感情已經破裂。

根據裁判文書網中的一份判決書,作者發現了一個因孩子健康問題想要“退款”的案例。

2018年8月,湖南一對年近四十的夫婦找到了一家代孕公司,希望通過代孕實現擁有孩子的願望。根據雙方簽訂的協議,如果順利生育一個完全健康的男嬰,這對夫婦要向代孕公司支付85萬元的費用,並且明確規定,如果是女嬰的話,代孕公司則退回所有費用。

2019年9月,代孕公司在上海為這對夫婦生育了一個男嬰,這對夫婦支付了74萬元給代孕公司,但是隨後這個男嬰被檢查存在聽力較弱的缺陷。於是,雙方產生了糾紛,這對夫婦要求代孕公司返還此前支付的費用,而代孕公司則要求他們補繳賸餘的尾款。

實際上,“棄嬰”在代孕產業里並非新鮮事,作者獲得的一份代孕機構的宣傳廣告就專門對“棄嬰”的問題做解答,並會協助買家“合法棄嬰”。

如今,在新冠疫情期間,受到簽證暫停和旅行禁令的影響,多國的代孕產業都出現準父母無法入境,導致嬰兒滯留的情況,這也作為直接導火索,讓代孕中隱藏的“棄嬰”和“退貨”問題集中爆發。

根據裁判文書網信息,因為代孕而產生的法律官司和糾紛不局限於棄嬰,眾多奇葩案例層出不窮、原因千奇百怪。

例如,一份判決書記錄了這樣一起代孕事件:2019年1月,來自深圳的單身未婚女性張某,有做試管嬰兒和代孕的意願,2018年6月,她找到了一家代孕公司,希望對方可以為她尋找身高不低於175、外觀帥氣、聰明、高學曆的亞洲男性配合她代孕,並要保證生產出來的是個男性,隨她落戶。

在這次代孕中,張某共花費了384193元,其中,7萬元支付給了提供精子的男性誌願者,5萬元付給了代孕媽媽。還有一些費用包括檢查、手術費用,以及28天泰國豪華住宿費用、由高級廚師烹飪的一日三餐等。但是,由於代孕失敗,張某要求代孕機構返還一定的費用,雙方對簿公堂。

還有一起案件中,女方趙某和男方陳某為男女朋友關係,他們決定去美國代孕,但女方在花費上百萬元在美國加州完成凍卵後,卻發現男方與其交往期間實際上已經結婚,於是向法院起訴,要求男方支付代孕費用和未來可能存在的孩子的撫養費用,男方給予了女方一部分現金和房產,但在女方繼續索要後,男方反訴女方。

在上述國內發生的眾多案件中,由於代孕在我國不被法律支援,法院對於關於“代孕”方面的法律訴求均不表示支援,只是以其他名義支援了相對代孕費用而言金額有限的民事賠償。

真實的美國代孕產業

在中國仍然受到嚴格監管的生殖服務,在美國卻已經形成產業鏈。

位於紐約的全球輔助生殖及基因檢測中心(Global Fertility Genetics,簡稱“GFG”)創始人Annie Liu對作者表示,在美國,商業代孕產業已經規範化。標準化操作包括,準父母和“代母”從代孕程式的一開始就會各自聘請律師,簽署代孕合同,合同簽署生效後,診所才會開始醫學操作。

“合同會把雙方的法律責任界定清晰,可能多達幾百頁。合法代孕收費包括診所、藥物、代母、律師費等,平均費用在20萬美元左右,單胞或雙胞的費用差別並不大。”Annie的機構除了代孕之外,也提供捐卵,試管嬰兒等生殖輔助的服務。

一些中國錯過最佳生育年齡的企業家或是高淨值人群會借助海外機構,完成擁有孩子的夢想。Annie表示,和美國本土的客戶不同,中國來的準父母,需要在孩子出生後完成親子鑒定,三級認證以及辦理孩子的美國護照和旅行證,才能將孩子帶出境外。

“如果是準父母自己的精子或卵子的話,需要通過親子鑒定證明孩子沒有抱錯。如果卵子和精子都是受捐的話,需要提供‘胚胎捐贈’憑證,這也是這個行業標準化的一部分。”Annie表示。

在新冠疫情期間,受到簽證暫停和旅行禁令的影響,多國的代孕產業都出現準父母無法入境,導致嬰兒滯留的情況。對此,Annie表示,如果是合法的機構在進入代孕合同期間,會讓準父母列出美國本土的臨時監護人,以防出現滯留在醫學機構的情況。

相關律師在一場國際生殖法律論壇上表示,實際情況中,律師會為海外的準父母申請簽證特批,獲批機率大,主要也是因為美國的醫療體系疫情中面臨床位短缺,傾向於允許法律意義上的父母將孩子帶離醫院或離境撫養。

至於如果準父母中途反悔孩子會什麼結局,美國業內人士對作者表示,這種不幸的情況比較少,一般合法代孕機構會對準父母進行心理測試和跟蹤訪談,以確保其明確撫養的義務。而一位美國生殖法律師在公司官網上公開表示,如果準父母反悔,代母可以要求準父母執行代孕合約,否則可以告準父母,但同時面臨耗時的處境。

美國各州對代孕的態度並不相同。其中,西海岸的加州、內華達州和東北部的康州、緬因州相對開放,促使更多代孕機構集中開始在這些州。紐約此前不承認代孕合同的合法性,因此當地的代孕機構會聯繫周邊州府的醫療機構和代母。但最新的《代孕者權利法案》允許紐約州公民從2021年2月15日起,簽定有償代孕合同。

曾經嚐試使用海外代孕的王芳(化名)對作者表示,找到合適的代母並不容易,自己前前後後花費了好幾年,根據是否有代孕成功經驗,也會收費不同,比如有過代孕經驗的大約是5萬美元。

因此,有過生育歷史且有家庭的年輕女性會成為市場中的熱門。一般來說,代母的收費在4-6萬美元(約25萬-39萬元)不等。簽署代孕合同的代母以白人、西班牙裔居多,亞裔較少。

除了獲得收入之外,一位美國生殖機構的工作者對作者表示,部分代母也抱著“為他們幫忙的心願,特別是針對那些生殖困難的夫妻”。

美國名人中也有因為種種原因,公開求助於代孕的。

比如,著名脫口秀主持人吉米·法倫( Jimmy Fallon )和擔任荷李活製片人的妻子通過代孕迎來了兩個女兒。因為美國疫情的居家令,兩個孩子還會出現在他被迫在家錄製的節目中。2015年,51歲的華裔女明星劉玉玲通過代孕迎來了兒子,她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表示,“每一天都是奇蹟”。2020年5月,美國CNN電視台知名主持人安德森·庫伯公開表示,通過代孕和同性戀人擁有了一個孩子。

有公司靠代孕服務上市

不僅代孕,凍卵也並非完全開放。公開資料顯示,在內地,目前只有當女性身患癌症、影響後續卵巢功能時,才能進行冷凍卵子;與內地相比,香港法律允許單身女性冷凍卵子,冷凍週期為10年或者到55歲,若需解凍再培養成胚胎,則一定需要已婚且只使用配偶精子情況下進行。

2013年3月,廣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曾經做過一項關於代孕的問卷調查。令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對於“政府應將代孕行為合法化、規範管理”這條意見,支援者達到45%,而反對者只有42%。

支援者的理由包括組建完整家庭、解決不育的問題、可減少人口販賣、自願的金錢交易等。根據公開信息整理,有代孕需求的人群主要集中在不孕不育者、同性戀者、對基因有更要求者、擔心生育影響事業者等。

不孕不育人群的迅速增長,是推動代孕行業發展的重要原因之一。《中國新聞週刊》在2017年的一篇報導中提到,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一份調查數據顯示,國內育齡人群中的不孕不育率僅為3%-5%,遠低於發達國家的比例;但是,到2009年的另一份報告則顯示,國內育齡人群的不孕不育率已經攀升到了12.5%-15%,接近發達國家比例。

鄭爽代孕門發生之後,有網友指出,鄭爽之所以選擇代孕,可能是擔心十月懷胎會影響自己的演藝事業。代孕在國內沒有獲得法律的支援,2001年8月1日起施行的《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和《人類精子庫管理辦法》,明確禁止以任何形式買賣配子、合子、胚胎。

雖然被明令禁止,但由於市場需求廣闊,這個行業不僅存在海外代理,在國內也形成了一條灰色產業鏈。利潤的驅使下,一些代孕機構私下推出了本地代孕業務。

一家自稱擁有全球最大代孕媽媽基地的代孕機構中介人員告訴作者,他們已經成立了15年,總部位於上海,此外在廣州也擁有自己的基地。在向作者介紹業務時,工作人員就明確表示,可以在廣州基地實現代孕,不用出國。

作者發現,在網上檢索代孕、代孕媽媽等關鍵詞,可以找到大量提供相關業務的公司,這些公司有的是海外公司在國內的分公司,有的就是國內公司,其中有些在國內提供代孕服務,有的是中介機構,在法律允許的國家提供代孕服務。

上述自稱擁有全球最大代孕媽媽基地的代孕機構中介人員告訴作者,做指定性別的試管嬰兒(自己生)費用16萬元,不包成功;如果要包成功,35歲以下的客戶價格在30萬元,35歲以上的客戶價格為36萬元。

如果找人代孕,價格則在65萬元-98萬元不等,其中,98萬元可以包代孕成功。

該機構的一份宣傳手冊顯示,其服務內容包括代孕母國內婦產科醫院建檔、代孕母整個孕期全程監控管理、代孕母分娩住院醫療等項目。其運作IVF-ET(體外受精-胚胎移植)近6000個週期,服務客戶5000多例。

根據《中國新聞週刊》在2017年的一份報導,代孕產業的利潤非常豐厚,一單業務的利潤可以達到30%-60%。由於單價很高,不少代孕公司每年的收益都在上億元。

國內垂直社交平台Blued的母公司“藍城兄弟”上市時,曾對外披露了一些其代孕業務的數據。

2017年,藍城兄弟啟動了家庭計劃業務“藍色寶貝”(family planning services,或稱計劃生育服務)。到2019年,這一業務收入約921萬元,占總收入的1.2%,但2020年第一季度收入就達到了413萬,約占總收入的2%。

事實上,藍城兄弟並不僅僅通過藍色寶貝提供輔助生殖服務,它還在2018年花費2060萬收購了中介機構“夢美生命”8.15%的股份,目的是“以拓展自身的家庭計劃業務。”

招股書顯示,通過藍色寶貝,藍城兄弟向客戶提供綜合性的諮詢和行政服務,以獲得家庭計劃服務的收入。主要業務是向國內客戶提供海外輔助生殖技術服務,具體服務包括安排體檢、與當地專家的遠程會議、提供簽證申請支援以及海外旅行的地接服務。

藍色寶貝在其官方網站表示,其向生殖障礙者、單身主義者、同性戀群體、HIV感染者以及其他“特定需求者”提供包括基因篩查、凍精凍卵、試管嬰兒內在的海外輔助生殖方案,幫助這些群體獲得下一代。

藍城兄弟在招股書中引用了諮詢機構弗雷斯特沙利文的報告,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輔助生殖諮詢市場接近三分之一的份額,由尋求海外生殖服務的國內客戶貢獻;到2023年,該市場貢獻度預計將達到41.6%。

此外,報告還寫到,輔助生殖技術在2018年有248億美元的市場,自2014年算起,年均復合增長率為5.1%。輔助生殖諮詢服務在2018年有1.674億美元的市場,自2014年算起,年均復合增長率為20.4%。

遊走於灰色地帶,藍城兄弟也在招股書中提到,如果這一服務不被社會廣泛接受或受到限製,有可能對藍城兄弟的品牌產生不利影響。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