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通道建設到產業聚集——中歐班列“長安號”開行七年溢出效應觀察
2021年01月19日22:29

原標題:從通道建設到產業聚集——中歐班列“長安號”開行七年溢出效應觀察

  新華社西安1月19日電 題:從通道建設到產業聚集——中歐班列“長安號”開行七年溢出效應觀察

  新華社記者孫波、劉書雲、李華

  18日,西安市政府公佈了去年中歐班列“長安號”成績單:全年開行3720列,是2019年的1.7倍,較初期開行量增長約80倍;運送貨物總量達281.1萬噸,較2019年增長60%,與開行初期相比,增長約40倍,開行量、重箱率、貨運量等核心指標穩居全國第一。

  記者調研發現,自2013年11月底開行以來,中歐班列“長安號”不斷提速、擴線,實現了從零散開行到常態化運營,從單一出口到雙向互濟轉變,溢出效應逐漸凸顯,成為暢通國內國際雙循環的重要物流通道。

  經受疫情考驗 實現跨越增長

  西安是古絲綢之路的起點,位於我國地理版圖的幾何中心,特殊的地理位置賦予中歐班列“長安號”集散八方、輻射全國的區位優勢。通過“鐵鐵聯運”“公鐵聯運”,西安國際港務區把區位優勢轉換為貨源優勢,國內20多個省份的貨物在這裏集結、分撥。

  “面對國際疫情影響和複雜多變的國際貿易形勢,中歐班列‘長安號’危中尋機,再次實現跨越式增長,歸功於班列近幾年不斷蓄能,實現了從零散開行到常態化運營、輻射範圍由‘線’到‘面’的轉變。”西安市副市長和文全說。

  “長安號”常態化運行經受住了疫情的考驗。尤其是去年二三月份,從空運、海運轉陸運的貨物,占“長安號”新增貨運量40%左右。開行密度已由初期的周均2到3列,增長到日均10到12列,實現了由集貨待發到貨至即發的提升。

  西安國際港務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孫藝民介紹,疫情期間,中歐班列“長安號”還拓展了西安至維也納、伊斯坦堡、意大利北部城市維羅納等多條新線路。截至目前,中歐班列“長安號”常態化開行面向中亞、南亞、西亞及歐洲的15條幹線通道,覆蓋歐亞大陸全境。

  與此同時,班列開行質量也有了顯著提升。去年,中歐班列“長安號”回程列數達到1311列,重箱率連續多年保持在100%。為推動班列高質量發展,去年還開通了西安至歐洲的公共班列,即每天兩去兩回,基本實現了鐵路貿易的良性互動。

  集散八方輻射全國 “+西歐”不斷擴線

  為高標準建設中歐班列(西安)集結中心,構建國內國際雙循環物流通道,西安國際港務區去年密集開行了連接周邊節點城市的中歐班列,通過“干支結合”的方式,為各地貨物打開了一條走向世界的貿易通道。

  去年12月份,他們攜手省內兄弟城市,相繼開通了連接陝南、陝北的“安西歐”和“榆西歐”,助力陝南秦巴山區的特色農產品和社區工廠生產的毛絨玩具、陝北的化工產品和輕工百貨等產品順利“出海”。

  去年,貴州省的茶葉和白酒開始搭乘中歐班列“長安號”遠銷到俄羅斯和中亞五國。參與組織“貴西歐”貨源的陸海新通道運營貴州有限公司董事長阮閎表示,“搭乘‘長安號’到達塔什干、明斯克等城市,總體時間成本比以往節約了三分之一,為我們集結貴州及周邊產品提供了重要支撐。”

  據統計,西安國際港務區目前已開行襄西歐、徐西歐、蚌西歐等12條集結線路,基本實現了西安港與長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等主要貨源地的互聯互通。

  虹吸效應漸顯 部分沿海產業向西轉移

  隨著中歐班列“長安號”物流通道做大做強,東南沿海一些企業看到這裏內陸港、綜合保稅區和中歐班列的疊加功能和政策優勢,逐漸將一些產能轉移到西安及周邊地區。

  位於西安綜合保稅區的陝西思贏電子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生產電腦顯示器的企業。2018年,企業創始人把企業從深圳遷到西安,借助“長安號”便利的運輸條件,企業不僅穩住了韓國、日本、中亞等傳統市場,疫情期間還開拓了波蘭、杜拜和阿根廷等新市場。

  西安港是取得國際、國內雙代碼的內陸港,與絲路沿線10多個城市實現通關一體化。借此優勢,西安港內的綜合保稅區和臨港產業園成為承接東部產業的主陣地。目前,共有40多家電子產品加工企業將部分產能轉移到西安國際港務區。“從最初只轉移生產加工,到如今工廠和研發集體轉移,這些企業也看到了西安豐富的科教資源和人力資源。”孫藝民說。

  如今,中歐班列“長安號”的溢出效應逐漸凸顯,西安國際港務區正聯合央企建設現代物流產業示範區、臨港金融貿易園,打造國際化、現代化大宗商品交易中心等,以推動港貿、港產、港城一體化發展。

【糾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