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談汽車芯片“斷供”:高端汽車衝擊大 不會成為下一個手機芯片
2021年01月19日15:49

  原標題:專家談汽車芯片“斷供”:高端汽車受衝擊較大,汽車芯片不會成為下一個手機芯片  

  作者:夏旭田

  近日,愈演愈烈的“汽車芯片荒”備受關注,不少整車企業因芯片段供而被迫停產或減產。

  1月19日,在國經中心舉辦的以“2020年經濟形勢回顧與2021年展望”為主題的經濟每月談上,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就此回應稱,2020年,全球汽車芯片市場規模或下降至460億美元,其中,汽車的高端芯片90%集中在美日歐,中國的汽車芯片產業僅有20多億美元的規模。

  她認為,當前,受衝擊較大的主要是芯片密集的中高端汽車,造成汽車芯片產量不足的主要原因是8寸晶圓緊缺,並非美國的製裁所致,全球汽車芯片30%的市場在中國,汽車芯片不會成為下一個手機芯片。

  繼2020年12月南北大眾被爆出芯片短缺而減產的消息之後,近日豐田、福特、菲亞特等車企也紛紛宣佈減產。雖然通用汽車、寶馬和戴姆勒等車企還沒有宣佈調整生產,但也在密切關注芯片供應問題。

  事實上,全球汽車製造商均面臨著不同程度的芯片短缺問題。由於芯片供應短缺,部分企業的生產可能在2021年第一季度受到較大影響。

  陳文玲就此回應稱,下半年受疫情影響,全球晶圓緊缺,特別是8寸晶圓緊缺,導致汽車芯片產量不足,2019年,全球汽車芯片的市場規模是465億美元,折合人民幣3000多億,預計2020年將下降至460億美元。而國產汽車芯片還不足150億人民幣,即20多億美元,占國際市場的份額太低,而全球汽車芯片30%的市場都在中國。

  她強調,美國在芯片領域對華實施的製裁主要集中在手機芯片領域,並未在汽車芯片上對中國進行製裁,歐洲、日本等區域也都是因疫情造成了生產下降,這是暫時性的,汽車芯片不會成為下一個手機芯片。

  在她看來,芯片短缺對中低檔汽車的衝擊相對有限,影響較大的主要是中高端汽車,後者半導體芯片使用比重更高,技術也更複雜。

  她援引一組數據指出,一輛高端汽車,僅自動駕駛系統的代碼就超過1億行,軟件的計算量達到每秒鍾10萬億次,操作的量級已經遠超過手機、飛機和互聯網軟件。

  值得注意的是,陳文玲指出,不論是生產端、還是消費端,中國汽車產業都在加速向中高端轉型升級,特別是立足5G等新基礎設施的無人駕駛汽車、智能網聯汽車正在快速發展,半導體芯片是這些汽車的神經系統,而其斷供或在短期內影響汽車行業向高端化、智能化、自動化、網絡化的升級。

  汽車芯片大致分為三類:第一類負責算力,具體為處理器和控製器芯片,比如中控、ADAS(高級駕駛輔助系統)和自動駕駛系統,以及發動機、底盤和車身控制等;第二類負責功率轉換,用於電源和接口,比如EV用的IGBT(絕緣柵雙極型晶體管)功率芯片;第三類是傳感器,主要用於各種雷達、氣囊、胎壓檢測。

  據介紹,此次芯片短缺主要分為兩種,一種是應用於ESP(電子穩定控制系統)的MCU(微控制單元)。在中國市場,一般10萬元以上的車型,特別是中高端車型都會配備ESP。它是汽車主動安全系統的一部分,能起到防側滑作用。另一種是ECU(電子控制單元)中的MCU。ECU廣泛應用於汽車各控制系統中,被喻為“行車電腦”。

  中汽協表示,歐洲和東南亞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主要芯片供應商降低產能或關停工廠的事件陸續發生,進一步加劇了芯片供需失衡,導致部分下遊企業出現芯片短缺甚至斷供的風險。而中國汽車市場的複蘇超預期,也進一步推動了芯片需求增長。

  此外,在5G技術發展推動之下,消費電子領域對芯片的需求在快速增加,芯片產能遇到挑戰,搶占了部分汽車芯片的產能。

  這對中國經濟意味著什麼?陳文玲介紹,2019年,全球乘用車生產6714.9萬輛,中國汽車的產量和銷量都占世界總量的32%左右,2019,中國汽車的生產值大約2萬億人民幣,銷售額大約4萬億人民幣,兩者相加大約是6萬億,2019年中國GDP大約是100萬億,汽車產銷在GDP中的比重大約占6%。

  她認為,芯片段供不會對整體經濟產生較大沖擊,而且這種短缺是暫時性的,隨著世界經濟的複蘇,汽車芯片的供應有望恢復到正常的供應水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